第二十章 【地精贵族?】

   (今天第一更~)

  第二十章【地精贵族?】

  和这个土鳖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夏亚浑然没有理会可怜虫心中的怨念,既然谈判不成,他直接选择了最干脆的解决办法:暴力!

  人类的某个哲人曾经说过一句话:暴力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很幸运的是,老家伙在教育夏亚的时候也曾经提过这句话,不过老家伙的评价很另类:

  “说这句话的家伙一定是那种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的傻瓜!暴力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是可以解决大部分问题!如果有人和你过不去,那么这种时候和对方谈论哲学以德服人,简直就是脱裤子放屁,换做是我,直接冲上去几个大嘴巴打得他满地找牙,让他以后一看见你就双腿发抖大小便失禁——这种蠢话就好像是那种感叹‘钱不是万能’的傻瓜一样!

  小子,你记住了,如果有人告诉你‘钱不是万能的’,那么这种人一定是那种穷酸而且喜欢装逼的傻冒。如果有人告诉你‘暴力不能解决问题’,那么这种家伙一定是经常被人用暴力欺负,满肚子酸气。”

  很显然,在这点上老家伙对夏亚的教育是成功的。所以夏亚结束了谈判之后,很干脆的提着斧头冲了上去。

  地精们还在激烈的争论着,它们的意见并不统一,它们还在争论一个关键的问题:谁先上去打前锋。

  在地精的传统里,前锋的意思就是炮灰。它们的格言就是:打仗跑在最后,抢战利品冲在最前。

  这一条也是地精虽然数量众多,但是在野火原上不论是面对矮人族还是面对人类,在正规作战之中屡屡失败的更本原因。

  所以,当夏亚居然主动提着斧头扑上来的时候,这些地精的第一个反应居然是傻掉了。

  直到夏亚冲到了跟前,一脚踹在了一个地精头目的脑袋上,把那根粗大的如胡萝卜一样的大鼻子踹得整个儿凹进了脑袋里的时候,其他的地精才带着“欧克欧克”的尖叫轰然散开。

  夏亚兴奋的大吼一声,战斧化作无数道寒光,横劈竖劈斜劈乱劈……四招“劈柴式”使完之后,原本在他身边的几个地精已经没有能站着的了。其余的地精在惊慌之后也有还击,这些家伙叫嚷着,用手里的短矛和破刀反击,但是夏亚一手挺着大盾,将半个身体都藏在了盾牌后面。

  那面盾牌是从王城四秀里的巨汉倪古尔手中夺来的,盾牌就足足有一米多高,面对这种盾牌,地精们很无奈:它们太矮了,这面盾牌竖在它们面前,简直就如同一面墙,地精们要想攻击到夏亚,必须可笑的不停的蹦跳,然后将武器越过盾牌去攻击夏亚。否则的话,就只能撒开腿绕着奔跑——可偏偏地精短小的身材,实在不擅长奔跑。

  于是,混战之中出现了可笑的一幕:夏亚身材高大,如鹤立鸡群,一手持斧一手持盾,而周围一帮地精尖叫着围绕着他蹦蹦跳跳。

  开始的时候夏亚占据了绝对上风。他一口气干倒了十几个地精,然后这些家伙开始学狡猾了。几个到底的地精发现了夏亚的弱点:他举起盾牌的时候,脚就露了出来。

  于是,地精们开始在地上打滚,一面滚来滚去,一面试图用武器去刺夏亚的脚。

  场面顿时一变,变成了夏亚一个人站在那儿蹦蹦跳跳不停多少,而周围一帮地精在地上满地打滚。

  可怜虫在远处已经完全看呆了……

  这土鳖实在是一个宝贝:明明是一场生死决战,他却打出差点让人笑破了肚子的效果来了。

  不过可怜虫很快也笑不出来了。地精里面也有脑子比较聪明的,它们眼看同伴围攻这个强悍的人类武士,却看见了旁边还有一个可怜虫——可怜虫的身高虽然也很吓人,但是至少可怜虫看上去没有拿斧头的这个家伙那么魁梧,而且……可怜虫手里也没有让地精们吃尽了苦头的那种巨盾。

  几个地精挥舞着刀子围上了可怜虫。

  夏亚正奋力的表演踢踏舞,他已经将几个地精踹晕了过去,可是自己的小腿上也被砍了好几下,一个地精的一招滚地刀,差点把他的半个脚掌砍了下去。他正跳得不亦乐乎,就听见了可怜虫的一声惶恐的尖叫,回头看去,就看见可怜虫被几个地精围住了。

  开什么玩笑,那可是大爷我准备用来对付龙的诱饵!

  夏亚瞪着眼睛牛叫了一嗓子——呃,用文雅一点的词语应该是:夏亚目光如电,一声长啸。然后他把手里的斧头丢了过去。

  战斧在半空划出了一条寒光,噗的一声,将冲到可怜虫面前最前面的一个地精连人带武器和铠甲一起劈成了两半!

  碧绿的鲜血喷洒在了可怜虫的身上,这个家伙居然很没用的直接尖叫了一声晕了过去。

  夏亚没有了武器,举着大盾凭借自己的蛮力将几个地精撞飞,他的力气实在不小,凡是被他撞飞的地精都纷纷骨头断裂,然后他一口气冲了回去,拔出插在腰间的火叉子,一叉子刺进了一个地精的屁股上,将那个地精整个儿挑飞,然后挡开旁边砍来的一刀,盾牌奋力撞过去,将那个地精撞的口中喷血。

  当夏亚跑回了可怜虫的身边,重新在那个被劈成两半的家伙身上将自己的斧头拔起来的时候,地精们终于耗尽了勇气,它们大叫着“欧克欧克”,掉头开始逃窜。

  夏亚并没有追赶那些逃跑的,而是从包袱里拿出一捆绳子丢给了最早被自己俘虏的那个流浪者,指了指地上那些被自己打倒的地精战士,比划了几下。

  流浪者已经完全吓傻了,直到夏亚踹了它一个跟头之后,它才醒悟,赶紧跳起来拿着绳子工作去了。这个流浪者显然继承了地精的优良传统:喜欢欺负同类。

  虽然它自己的遭遇就已经很凄惨了,但是看到这些比它更惨的地精战士,它显然很开心,将那些家伙捆得又紧又狠,有不少躺在地上头破血流骨头断裂的地精战士还挨了它不少黑脚。

  夏亚把可怜虫拉了起来,在她的脸上用力打了两个耳光,将可怜虫唤醒,然后怒道:“我知道你很没用!可我以为你身为一个人类,至少能打败一个地精,可是你除了会尖叫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本事?”

  可怜虫脸红红的……也不知道是羞愧还是因为挨了夏亚的耳光,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

  夏亚不理她了,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流浪者地精,发现这个家伙正在不停的下黑拳欺负那些受伤的地精战士,凡是没断气的,都被它捆得仿佛新年礼物一样。夏亚没有丝毫客气,指了指流浪者地精,又指了指旁边地上的绳子。

  那个家伙一呆,迟疑了一下,但是看见夏亚脸上的怒气,赶紧缩了缩脑袋,拿起绳子,主动将自己的捆了起来。

  费了一点力气将俘虏们并排扔在了一起,夏亚踢了踢第一个俘虏:“会说人类的话吗?”

  那个地精欧克欧克的叫了几声,夏亚直接把它提了起来,一脚踹在它的屁股上。然后他走到第二个地精面前:“会说人类的话吗?”

  那个地精可怜兮兮的看了看夏亚,然后茫然的摇头。

  夏亚也不客气,也将它提了起来,一脚踹在它的屁股上。

  第三个地精看见夏亚来到自己面前,不等夏亚问话,就尖叫了一声,主动转过身去对着夏亚撅起屁股。

  夏亚被气得乐了,一巴掌把这个善解人意的地精扇飞,怒道:“就没有一个会说人类话的吗?!”

  他问了两遍,终于有回答了。

  那个最早的流浪者地精畏缩的伸了伸脑袋:“欧克,我,人类话,说。最强的人,不踢。”

  夏亚有些意外,站在了流浪者的面前,好奇的打量了一会儿这个家伙:“我,夏亚,人类,强大的!你呢?”

  流浪者睁着那对绿豆一样的眼睛胆怯的看着夏亚:“我,奥克斯,地精,自由的。”

  夏亚看了它一眼,摇头:“你,奥克斯,地精,索索,我的!”(索索:战利品,俘虏。)

  这个叫奥克斯的家伙眼神很复杂,挣扎了一下,居然壮着胆子:“不,我,奥克斯,地精,自由的。”

  夏亚抬手做势欲打:“你,索索,我的!”

  “我,地精,自由的。”奥克斯明显畏惧之极,却依然争辩。眼看夏亚要发怒,这个家伙赶紧把脑袋缩了回去,恐惧的看着夏亚:“我,奥克斯,地精,贵族!索索,不是!”

  地精贵族?

  夏亚有些意外了,这个家伙明显就是一个地精流浪者嘛。

  “你,贵族,地精?”

  这个奥克斯明显眼神里闪过了一丝幽怨,嘟囔道:“我,奥克斯,贵族,地精领主……”

  地精领主?

  夏亚也有些意外,可这个奥克斯却并没有说完。

  它的后半句是:“……地精领主……王妃。”

  夏亚傻眼了,就连旁边捂着脸的可怜虫也傻眼了。

  地精领主的……王妃?!

  难道这个奥克斯是个母的?!!

  “你?地精?王妃?”夏亚瞪大了眼睛:“你,地精,女的?”

  奥克斯立刻露出愤愤的表情:“我,地精,男的!!”

  夏亚明白了,恍然大悟:“地精,领主,女的?所以,王妃,男的?”

  奥克斯满脸羞愤,咬牙切齿状:“领主,男的!王妃,男的,也是!所以……逃跑!”

  “…………”

  夏亚崩溃了……可怜虫也崩溃了……

  ——————分割线——————

  ^_^,我编得吊不吊~哼哼

  现在,还有人愿意申请去客串那个地精领主么?(邪恶的笑~)

  拿出票票来吧~~~砸吧砸吧,砸死我吧~~

  欧克~欧克~欧克~

  `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