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规矩】(奋力求票!)

   `

  第十章【规矩】

  可怜虫已经完全傻掉了。

  之前在可怜虫看来,这个土鳖除了粗鄙了一些之外,似乎并不算是一个坏蛋——本来就是这样,夏亚雷鸣的相貌很具有欺骗姓子,尤其是他笑起来的模样很有几分山民的淳朴,就连他的眼神,只要不是发怒的时候,也都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土是土了一点,不过应该算是一个厚道人。更何况,这个土鳖还救了自己两次。

  但是,可怜虫却大概没听说过一句话:穷山恶水出刁民!

  别以为乡下人都是淳朴的,事实上,乡下人大多都有一种农民式的狡猾。

  更何况,夏亚出身野火原,从小混迹在野火镇那种男盗女娼的鬼地方。

  看看野火镇上都是一些什么人吧:强盗,小偷,歼商,通缉犯,记女,皮条客,走私贩子……

  五十个金币,哪怕在野火镇上,也算是一笔巨款了!

  劣质的黑麦饼大约铜板一块。而普通的面包则要三个铜板。

  而三个铜板换来的面包,就足够一个人两天的粮食消耗。

  以帝国的货币兑换,一百个铜板等于一个银币,十个银币等于一个金币。

  一个银币就足够一个普通人两个月的伙食费。

  五十个金币么,如果只是用来吃面包的话,足够夏亚吃上二十年!!

  这么一笔巨款,足够让人铤而走险了。

  甚至夏亚雷鸣知道,在野火镇上,你花钱买凶杀一个人,黑市的行价也不过是一个金币而已。

  雇佣佣兵当保镖的话,五十个金币就足够让一队全副武装身手彪悍的职业佣兵来保护你一年!

  更何况……

  夏亚雷鸣故意笑得很恶劣的样子,看着可怜虫苍白的脸色:“何况,你的这个皮袋里好像不止五十个金币吧?”

  的确不止,差不多有八十多个吧。

  夏亚雷鸣很坦然弯腰蹲了下去,将一把一把的金币重新装进了袋子里,掂量了几下,沉甸甸的。他笑道:“难怪昨天我觉得你那么沉,原来你身上还带了这么些钱。”

  他毫不客气的将皮袋塞进了自己的怀里,神色坦然,没有半点不好意思。

  他的确用不着不好意思。

  在夏亚雷鸣的理解之中,自己丝毫不理亏。

  但凡行走在野火原上的人,不管是商人还是冒险者或者是猎魔人……不管是任何人,都遵循一个规矩。

  如果你在野外遇生命危险,而这个时候有人救了你的命,那么救你命的人有权力拿走你身上任何财物。

  因为如果别人不救你,你死了也就死了。

  这不算黑吃黑……如果杀了你,才叫黑吃黑。

  野火原上不讲温情,讲究的是最赤裸裸的弱肉强食的法则。

  在那些习惯行走在危险之中的冒险者看来,遇到了一个落难的人,如果还带着财物的话,不杀了你已经很仁慈了,如果肯出手相救,那么拿走对方全部的财物,已经算是难得的善心。

  遇到一些心狠的,直接补上一刀,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

  通常情况下,如果正常状态遇到其他冒险者,黑吃黑的事情也常有发生。

  看着可怜虫被吓得差不多了,夏亚雷鸣才哈哈一笑。

  钱他是一定拿走的,不过刚才那“挖个坑埋掉”却是吓唬这个家伙的。谁叫他那么不守规矩?明明身上带了这么多钱,自己还救了他两次,居然都不拿出来报答一下救命恩人?简直就是太不上道啦。

  “放心,逗逗你的。”夏亚雷鸣伸手在可怜虫的脸上拍了两下,大概是吓傻了,可怜虫居然忘记了躲闪,任凭这个土鳖粗糙的手拍在了自己细嫩的脸蛋上,听见对方满是嘲弄的语气:“吓唬你的。钱归我的,不过我不会杀掉你的。”

  “你……”略微回过了一点神,可怜虫畏惧的看着夏亚,他有心想发火,但是却忽然想起刚才这个家伙格杀了一条凶猛的嗜血狂狼,当时表现出来的那种狰狞和彪悍的气质,不由得有些担心:“你,你准备把我……”

  “你什么你。”夏亚很不屑的看着这个家伙:“真不明白,你这种人怎么回跑到野火原上来,一点规矩都不懂么?你的钱现在都归我了!”

  说着,他三言两语把规矩解释了一下,最后补充道:“我不杀你已经算仁慈了,换了别的心狠的家伙,拿了你的钱还说不定把你卖给矮人去当奴隶。”

  可怜虫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眼睛里迅速充满了泪水,表情委屈的随时都会大哭出来。

  夏亚有些厌烦的看了这个家伙一眼——身为一个男人,长得这么丑也就算了,怎么还这么爱哭?难道有钱人都时这种模样么?

  幸好他没有想到“娘娘腔”这种词语,因为在夏亚的标准看来,既便是女人也远比这个可怜虫要坚强得多。

  “你……你这人,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可怜虫委屈的扁着嘴:“我以为你是好人……”

  夏亚不管他,转身坐了回去休息,任凭这个家伙自己落泪。

  可怜虫低声啜泣了一会儿,然后终于无奈的发现,这个家伙丝毫没有半点怜悯之心,然后猛然想起,这个土鳖倒现在都还以为自己是个男人——而且还是比较丑陋的那种。

  “喂!”

  哭了好一会儿之后,可怜虫喊了一声。

  可是夏亚不理会,夏亚已经拿着斧头站在了那头巨狼的尸体旁,对着狼尸比划了一会儿之后,然后动手了。

  他用斧头轻易的割开了狼腹,沿着狼腹部的中线切开了一条口子,到了后股的地方才小心的往两边切了下去……

  他的动作飞快,坚韧的狼尸在他的斧头之下就仿佛是脆弱的豆腐一样。夏亚很快就将狼尸分解,一块完整的狼皮就被连皮带肉剥了下来。

  然后他挥舞着斧头,轻易的将剩下的狼尸分解。巨狼的骨头非常坚硬,但是在夏亚的斧头之下,却总是能灵巧的找到骨骼关节之处最脆弱的部位,很快,狼的骨架就被他支解掉了,甚至大部分骨骼都还保持了完整。

  这种血腥的场面之下,夏亚飞快的挥动斧头,却举重若轻,斧头在他的挥舞之下,甚至散发出了一种奇特而残忍的美感来。每一斧下去,都毫无半点浪费力气,每一斧,都落在最最巧妙的部位,斧头在他手里,就仿佛是一个艺术家手里的雕刻刀一样!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仿佛似乎经过了千锤百炼之后才达到的随心所欲。

  明明是血腥的场面,可到了最后,就连可怜虫都看得呆住了!

  这个家伙分解一头狼的时候,丝毫不像是一个屠夫,倒更像是一个艺术雕刻大师!

  因为包袱无法装下所有的东西,所以夏亚只能忍痛丢弃了狼尸的大部分。

  他把剥下来的狼皮卷好包了起来,还有几根狼的完整的后腿骨,又将狼牙齿全部拔了下来装好。

  最后,割下了几块狼腿上的肉。还有一个额外的收获是,这是一条公狼,夏亚略微迟疑了一下,挥斧将狼后胯下的那根东西齐根切了下来。

  听说野火镇上有商人收购这种东西,可以拿回去泡酒。

  最后,毕竟也受了伤,夏亚雷鸣略微喘息了会儿,才扭头看了一眼可怜虫:“好了,如果你哭够了的话,准备一下,我们上路。”

  可怜虫立刻用一种委屈而畏惧的眼神看着夏亚雷鸣:“你,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哪里?”夏亚故意哼了一声,然后才笑道:“回野火镇。”

  “……呃?”可怜虫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夏亚。

  “哼,别这么看着我,我可不是发善心。”夏亚不屑的将斧头收好:“之前我不肯回去是真的。可是么,现在情况就不同了。”说着,他拍了拍怀里鼓鼓的那个皮袋:“有了这么多钱,我觉得还是先回野火镇一趟比较好。毕竟,有了这些钱,我就可以买一些更好的装备来用。身为一个猎魔人,我需要更好的武器和防具。从前是没这个条件,只能硬着头皮出来拼一拼,现在既然有钱了,当然要先把自己武装好,以免遇到厉害的魔兽也能自保的能力——我的命也不是白拣来的,能珍惜的时候我自然要珍惜。”

  “可是,你……”可怜虫有些惊喜了:“那么,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可以送我回去了?”

  夏亚雷鸣笑了笑,正要说话,忽然他耳朵一动,顺着风声,远远隐隐的传来了一些奇怪的动静。

  夏亚的脸色立刻严肃的起来,以他行走在野外的丰富经验,立刻听出了那是人行走的时候踩断了地上树枝的沙沙声。而且,听声音,肯定不止一个人。

  夏亚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他飞快的跑了过去,一把将可怜虫抱了起来,伸手捂住了可怜虫的嘴巴,冒着腰迈着小碎步就窜进了旁边的林子里。

  “不想死就闭嘴,别发出任何声音!有人来了!!”

  可怜虫被这个土鳖抱了起来,心中羞愤,一听是有人来了,就要争辩,夏亚已经压着嗓子冷笑:“你可别干傻事,在野火原上,很多情况下,遇到人,可比遇到魔兽更危险呢!”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