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夏亚和可怜虫】

   第六章【夏亚和可怜虫】

  这一次夏亚雷鸣帮他扳开捕兽夹,这个可怜的家伙已经连呼痛的力气都没有了,双手死死的抱着靴子颤抖。

  “喂,松开手吧,我帮你看看伤口。”夏亚雷鸣喊了一声,这个家伙没反应,他干脆用力扳开对方的手,然后强行将他的两只靴子脱了下来。

  两条小腿上被尖齿咬住的地方,是一圈伤口,已经血肉模糊,鲜血汩汩流淌。不过幸运的是,夏亚雷鸣捏了捏他的小腿,骨头没断。

  “唉,你运气好。”夏亚雷鸣叹了口气,拿出准备好的吹箭,将几根松针扎进了对方小腿的伤处。

  “啊!!”那个家伙惨叫了一声,用颤抖的声音怒道:“你,你干什么!”

  “别乱动弹,我是帮你止疼。”夏亚雷鸣有些心疼自己的松针——唉,现在这个季节,泥蛙可不太容易找了。这些毒针本来是给狮兽准备的,现在倒是先拿来救人了。

  泥蛙的麻痹毒液见效非常快,不到一会儿,那个家伙的呻吟声就渐渐的停了下来,这个可怜虫感觉到了小腿渐渐麻痹,疼痛感减轻了不少,抬起头来惊恐的看着夏亚雷鸣:“你,你对我的腿做了什么!!”

  不等夏亚雷鸣说话,他就忽然抬起手指,手指颤抖指着夏亚雷鸣尖叫道:“啊!我知道了!你!你是要锯掉我的腿!!不要,不要!!!!”

  说着,双手拼命的挥舞挣扎,手指差点划破了夏亚雷鸣的脸。

  夏亚雷鸣有些不耐烦,怒道:“你乱叫什么!什么锯断你的腿,你这人脑子有毛病吗?!”

  这个可怜虫却忽然就流下了眼泪,用绝望的语气涩然道:“你不用骗我了!这么重的伤……我听说过,要做手术的时候,都是要先用麻药的,你……”

  “白痴!”夏亚雷鸣懒得和他废话,左右四顾了一会儿,起身几步,从地上抓起了一把锯齿状的绿叶子,一把塞进嘴巴里用力咀嚼了几下,嚼成了糊状吐出来,抹在了这个家伙的小腿伤处。

  顿时,伤处的血流就减缓了下来。

  “你给我老老实实别乱动!不想锯腿的话就别嚷嚷!”夏亚雷鸣干脆恐吓对方,然后手脚麻利的扯出了两根绳子,看了看对方身上的那件袍子,也不问对方,伸出两只大手过去,嗤嗤两声,就从对方的身上撕下了两片衣角。

  那个家伙大概已经吓傻了,张大了嘴巴,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夏亚雷鸣,直到自己的衣服被撕破了,才陡然“啊!!!”的尖叫了出来。

  这次叫的声音,居然比刚才踩中了捕兽夹的时候声音更大了一倍!音色尖锐凄惨,这种声音,就好像一只被人踩了尾巴的野猫一样。

  呼!

  夏亚雷鸣反手将剩下的药糊糊塞进了对方张大了嘴巴里,然后飞快的用皮片将他的两条腿包好,用绳子扎上后,站了起来,不屑的看着这个家伙:“好了!别叫了!你死不了的!”

  这个人用一双充满惊恐的眼睛瞪着夏亚雷鸣,大概整个人都已经完全傻掉了。足足过了好一会儿,才猛烈的咳嗽起来,拼命的将嘴巴里的药糊吐出来。

  “呸呸呸!好臭!!你,你怎么能对我做这种事情!你,你吃过的东西,往我嘴巴里……”

  “臭?”夏亚雷鸣摸了摸脑袋:“是药的味道吧,我可没有口臭。”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说着,他顺手把那些药糊又抹了一把在这个人的脑门上的伤口,然后笑道:“喂,我救了你,你就算不说一句谢谢,也不用骂人吧。”

  “救……”这个家伙晃了晃脑袋,眼神有些畏缩的样子,终于定下了神来,犹豫了一会儿,才小声说了一句:“……谢谢。”

  “免啦。”夏亚雷鸣很豪爽的摆了摆手,转身就要离去。才走了两步,身后那个家伙就叫道:“喂!等一下!”

  “还有什么事?”夏亚雷鸣皱眉,他心里还想着猎魔兽的事情呢。

  “你……”这个人似乎对夏亚雷鸣的粗鲁举动有些害怕,却无奈的低声道:“你……你就这么走了?我怎么办?”他鼓足勇气盯着夏亚雷鸣的眼睛:“我的意思是,我的腿受伤了,走不了路,这里又是荒郊野外,就算我没饿死,万一来了一条狼,我恐怕就……”

  夏亚雷鸣不耐烦的皱眉,迟疑了一会儿,终于叹了口气,跺脚道:“怕了你啦!不管怎么说,总是一条命。救人救到底吧!先说好,你不许乱叫了!这里很危险的,你乱叫,万一引来什么凶猛的魔兽可就糟糕了!”

  说着,他伸过手去,将这个家伙架了起来。

  有了夏亚雷鸣的恐吓,这个家伙明明疼得额头都冒了冷汗,却死死的咬着嘴唇不肯出声。不过他站起来后,让夏亚雷鸣吃惊的是,这个家伙的身高真的不低啊!

  夏亚雷鸣自己十八岁,在野火镇上已经算是身材高大的了,而这个家伙,居然比自己都还略高了一点!只是似乎看上去肩膀略微窄了一点,有些弱不禁风的样子。

  “白长了这么高的个头,瘦成这样……唉。”夏亚雷鸣架着他走了几步,感觉到对方的身体却十分沉重,不由得笑道:“哈哈,不过瘦归瘦,骨头里面长肌肉啊。你分量够沉的!”

  “你……你才沉!”这个人忍不住辩驳。

  顿了一下却又忍不住问了一句:“我,我真的很重么?”

  这个古怪的家伙,似乎对自己伤势不太担心,却对体重的问题十分担忧。

  ……

  …………

  架着这个被自己砸破了脑袋的可怜虫走了小半天,天就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夏亚雷鸣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周围的地形,终于挑了一块背风凹地把这个可怜虫放下。

  “我们今晚住在这里。”他拍了拍手,然后跑到周围捡了一堆干树枝回来堆成两堆,用火石点了火。

  夜幕降临,野火原上还是十分寒冷的,那个家伙显然很受不得冻,忍不住往火堆近前凑了凑。这个举动又让夏亚雷鸣心中对他多了一个评价:娇生惯养的家伙。

  嗯,这个家伙显然不是什么来野火原发财的冒险者。

  看他的样子,吃不得苦,又怕疼又怕冷,脾气又古怪得很。还有,他的穿戴,身上的那件皮袍,以夏亚雷鸣这个经验丰富的猎人的眼光,一眼就看出是上等的黑山羊皮,就连那双破靴子,都是上等的鹿皮。

  擦去了脸上的血污和灰尘之后,这个家伙露出了本来的面目——皮肤白净细腻,一看就没有吃过苦。就连那双手,一个老茧都没有。

  夷……还有,他的眼睛怎么生得那么大?嘴巴却那么小?

  夏亚雷鸣盯着这个可怜虫看的太久,对方似乎有些不自在,努力的缩了缩身体,用警惕的眼神回视着夏亚雷鸣。

  (糟糕了,这个家伙不会看到了我的相貌,对我起了坏心思吧……嗯,一定是的!!如果,如果他敢欺负我,我就和他拼了!!)

  某人心中暗暗警惕,双手握紧了拳头,狠狠的盯着夏亚雷鸣,那恶狠狠的眼神反而让夏亚有些茫然。

  “我说,你这么瞪着我干什么?难道我脸上有东西吗?”夏亚摸了摸自己的脸。

  “……没什么。”

  可怜虫的眼神躲闪开。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咕噜”,落入两人的耳朵里。

  夏亚雷鸣一呆,随后又是“咕噜咕噜”两声。可怜虫的脸顿时涨红,脑袋深深的埋了下去。

  “夷?今晚的泥蛙叫的声音好奇怪啊。”夏亚雷鸣故意左右四顾。

  “……不,不是泥蛙,是我的肚子!”可怜虫恶狠狠的握紧道:“喂,难道……难道你就不吃晚饭的吗?”

  夏亚雷鸣大笑,从怀里摸出了一块黑麦饼来,扯下一小块丢了过去。他脸上笑得豪迈,心中却委实有些肉疼,这饼原本只够自己吃两天,现在多了一个人,只怕明天就要想办法找食物了。

  看来,老家伙从前说的没错,当好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可怜虫抓过了这块黑糊糊硬邦邦的面饼,捏在手里左看右看,却迟迟不动嘴。夏亚雷鸣看不下去了:“喂,难道你不知道,饼是用来吃的,不是用来看的么?”

  “你,你说什么?!”这个可怜虫惊呼了起来:“这个东西,这个东西是给人吃的?!!”

  夏亚雷鸣怒了:“废话,不是吃的难道是拉的?!”

  可怜虫再次语塞,涨红了脸瞪着夏亚雷鸣。

  “要么你吃下去,要么你就饿死!反正我只有这个东西可以吃。”夏亚雷鸣不满的怒道:“你知道不知道,你现在手里拿着的是我全部家当的十分之一!呸!你不吃就还我!”

  说着,他伸手就要抢,可怜虫顿时急了,他倒真的是没见过这种黑麦饼,眼看夏亚雷鸣要夺食物,赶紧抓住张口就用力一咬。

  这一咬,就坏了……

  他真的是饿惨了,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以他的身份,这一辈子活到现在也不曾吃过这种苦啊,所以这一咬,实在是用出了生平的力气。

  而同时呢,这种黑麦饼原本就粗硬,为了利于长期保存,更是发酵的又干又硬,加上此刻正是冬天,野火原上气候冰冷,早把这个东西冻得如石头一样了。

  咔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当可怜虫张开嘴巴的时候,那块坚硬的饼完好无损,而一粒雪白的牙齿,却从他嘴里掉到了地上。

  “……”

  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一声呼天抢地的悲鸣。

  “呜呜呜……我的牙齿!!!!!!”

  ……

  这是夏亚和“可怜虫”的第一次相遇。和所有的传奇故事里的浪漫色彩不同的是,第一次遇见夏亚,“可怜虫”不但断了两条腿,还被夏亚打破了脑袋,更可悲的是,还损失了一粒宝贵的门牙。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