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章 【夏亚雷鸣】

   第零章【夏亚雷鸣】

  总的来说,夏亚雷鸣算是一个标准的“土鳖”。

  土鳖的意思是指,他出身草莽,或者干脆点,他就是一个出生山野的孤陋寡闻的粗人。

  比如,他每顿吃饭无肉不欢,最擅长的才艺是劈柴和打猎,而且一直到他十六岁的时候,还认为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是镇子上那个抱着娃娃,腰部有酒桶那么粗的一位卖菜的索非亚大婶,尽管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

  还有他的名字:夏亚雷鸣。

  这个名字仿佛颇有几分东方人的神秘色彩,其实只不过是在夏亚雷鸣三岁的时候,还没有名字,老爹某一天喝醉了一拍脑袋,想起自己身为父亲的职责来,抬头看了看天,那天正好是夏天,而且还正好在打雷。于是,夏亚雷鸣有了自己的名字……

  由此可以想像,这个当爹的是如何的不负责任了。幸好取名的那天只是打雷,如果是下冰雹或者起沙尘暴的话……说不定他只能顶着“春沙尘暴”或者“冬冰雹”之类的名字钻到某个山洞里耻辱的过一辈子了。

  同时,夏亚雷鸣的粗鄙还表现在,他认为粗麻布比丝绸更好更结实耐用——当然,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夏亚雷鸣穷得叮当响,基本买不起丝绸。你可以把这种心态理解成为吃不到葡萄的酸葡萄心态。

  当然,他很穷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的大部分打猎来的收入,都要消耗掉一大半给老家伙换酒——老家伙就是夏亚雷鸣的老爹,不过八岁的时候,夏亚雷鸣就知道这个老家伙根本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八岁的年纪虽然还不算太大,但是至少已经足够知道一些常识了,至少,从遗传上来说,这个蓝色眼珠的老家伙,绝对不可能生出一个黑色眼珠的儿子。

  所以,八岁之后,他就拒绝再喊老家伙“爹”。

  至于夏亚雷鸣的身世,老家伙也说不清楚。用他的话来说:“在多年前的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老人家在野外烧烤,刚烤好一只野鸡,才转过大树去撒了泡尿,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你小子趴在我的火堆旁,一条烤好的鸡腿就只剩下一半了。你知道当时我看见才只有一丁点大的小家伙抱着啃了一半的鸡腿,我脑子里想到的第一个念头是什么吗?”

  每次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都会故意的摇晃两下脑袋,然后一脸鄙意的看着夏亚雷鸣:“我想到的是……你这个小子,那么小年纪就这么能吃,将来一定会把老子吃穷!”

  顺便说一下,老家伙是一个老酒鬼,夏亚雷鸣则是一个小酒鬼。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是,夏亚雷鸣小的时候,某一次饿极的大哭,这个无耻的老家伙居然为了偷懒,就拿了酒来灌给小家伙吃。结果小家伙还没断奶,就被老家伙开始了酒鬼养成计划。这个原因使得小家伙的酒量增加极为恐怖,十三岁的时候,老家伙就已经喝不过他了。也使得两年前,这穷困的家里实在无法同时养活两个海量酒鬼,老家伙就很无耻的宣布了对夏亚雷鸣的禁酒令。

  再顺便说一下,夏亚雷鸣最引以为自豪的本事之一就是:劈柴。

  可这一点,也是他鄙视老家伙的重要原因。

  原因是,老家伙当初总是不停的吹嘘自己是大陆上响当当的剑士强者,可惜夏亚雷鸣一辈子没看老家伙用过剑。事实上他们家里也没有剑,家里所有的东西里,从造型上和剑最接近的东西,是丢在炉膛里的那把黑黢黢的火叉。

  当年纪略微大一点之后,男孩子总是喜欢舞蹈弄枪的,结果夏亚雷鸣听信的老家伙的自吹自擂,表示想向老家伙学武,开始这个老东西还拿架子,可按耐不住夏亚雷鸣的软磨硬泡,才终于勉强答应,就此开始了一段长达十多年的惨痛人生。

  什么站桩挑水打熬筋骨也就罢了,至于每天用一种臭得能直接把人熏昏过去得草药泡澡,夏亚雷鸣也忍过来了。

  最最让他痛恨的是,老家伙明明自称是剑道高手,却不肯教自己使剑!

  镇子上的酒馆曾经来过一个落魄的巡游诗人,讲过几个大陆上著名的剑客的传奇故事,当时让年幼的夏亚雷鸣听得如痴如醉,做梦都想像故事里那些孤傲高洁的剑客那样,白衣如雪,玄衣如铁,手提一柄锋利长剑,快意恩仇……那是何等的拉风啊!

  可老家伙自称是剑道高手,可教会夏亚雷鸣用的唯一的武器是:斧头!

  别误会,不是传说之中那些高人用的战斧或者斧枪。

  就是镇子上铁匠铺里卖的那种六个铜板一把,附近山野村夫上山劈柴的标配。

  至于斧技练得到底如何,夏亚雷鸣也不知道。老家伙曾经说过,他教夏亚雷鸣的这套斧技,其实走的是反朴归甄的路子,一般使用斧头的人讲究的通常是准和狠,而老头子则对夏亚雷鸣说:你什么时候能把斧头练出一个“巧”字来,就算到家了。

  准和狠,夏亚雷鸣知道是什么意思。他十三岁的时候,就可以在五十步之外,一斧掷过去将一只奔跑中的兔子的尾巴斩断。

  可是到底怎么才算是练出“巧”字诀,那就见仁见智了。至少,按照老头子说的,要提着二十多斤重的斧头,在豆腐上雕出一朵ju花来——这明显就是刁难人嘛。

  其实夏亚雷鸣一直对老家伙教自己的那套斧技有些怀疑,因为他每天练功的全部内容就是:劈柴,切豆腐,外加把打回来的猎物开膛破肚,分筋去肉剁骨头。

  虽然心里怀疑,不过这套“斧技”夏亚雷鸣还是练了足足十年。他练得很勤奋,但是每次练功的时候,老头子都不做评价,最多就是抱个酒瓶子蹲在一旁边喝边看,眼神里也没有赞赏或者不满,永远都是醉眼朦胧。

  直到一年多前,老家伙病死之前,他才终于肯开口评价一下自己这个养子的武技了。只是,当时他说的话,却让夏亚雷鸣想了三天都无法确定,老家伙到底是在夸自己,还是在变着法子拐弯抹角的骂自己——他自己倒是怀疑第二种猜测。因为在老家伙最后卧病在床的那段时间想喝酒,夏亚雷鸣考虑到老家伙的身体健康拒绝了这种要求——也是因为家里实在穷得揭不开锅了。

  大概因此招来了老家伙的愤慨吧。

  嗯,老家伙临死之前是这么说的。

  当时他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望着自己的养子,叹了口气:

  “我这套‘破杀千军’能被你练成这种样子,也算是他妈的有创意了——我死之后,不许你碰斧头,其他的什么刀枪剑棍都可以,就是不许你碰斧头,免得老子死不瞑目。”

  【新书需要支持,还请大家能收藏本书,多多砸票!!】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