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8章 班花与女博士

   “什么黑魔法,根本没一点效果,就他,也配说是伦敦的地下之王?哈。”

  第二天下午,暖暖的曰光洒在人身上只有温暖舒适的感觉,伦敦眼附近,街边一座临街摆设的餐厅,坐在周明落对面的熊昆斜眼看了下身侧的安克尔,眼中全是玩味和嘲弄之色。

  一句话,曾经的地下之王有些凄白的脸颊瞬间就微微涨红,但很快还是低下头,默默无声。

  悲剧啊,他安克尔以前在这里可是受无数人敬仰,敬畏的存在,随便摆个脸色都能吓得无数人战战兢兢屁滚尿流的,可现在,却只剩下被嘲弄的份了么?

  但怎么说呢,对于这嘲弄神色,安克尔并没有被羞辱的恼怒什么的,有的只是崩溃,变态啊,这一帮家伙全是变态。

  原本以为服了周明落之后,他怎么着也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最多听周明落的话而已,谁知道这位[***]oss转手就把他交给了另外几个家伙管理,对于周明落他服,对于小周手下几个跟班的?他当然不服。

  以他的能力就算做小弟也得是最牛逼,最有话语权的小弟吧,所以对于熊昆等人的教导之类,安克尔却是嘻嘻哈哈并不怎么放在心上,结果……地下之王悲剧了。

  短短不到24小时时间,被熊昆几个收拾的欲仙欲死,只差跪下哭爹喊娘了。

  一开始被收拾,他还因为顾忌周明落的心思而不敢反抗,当时虽然被收拾,但心下却绝对不服的,后来试探着准备调动黑魔法收拾一下熊昆等人,又见小周根本不理会,这才大胆起来,正准备靠着黑魔法让这几个家伙知道厉害呢,结果却更惨。

  以往无往而不利的黑魔法,在这几个妖孽身上根本没作用,尼玛,反而让这几个家伙火大,百般玩法一一在他身上上演,可把安克尔弄得想死都死不掉,彻底成了悲剧。

  这不科学啊,黑暗之吻之类催情魔法,在人家身上根本不起一点作用,其他黑暗触手、黑暗梦魇等可以让普通人衰弱的只剩呼吸能力、又或者能唤起一个人所有阴暗情绪,暴虐凶残、丧失所有理智等等,根本全无效果。

  也怪不得他堂堂伦敦地下之王被鄙视的一塌糊涂了。

  而就算被鄙视他也毫无办法,只能乖乖捏着鼻子认了,谁让这里一大帮子全是变态呢。

  “收起你那点小心思,免得哪天熊老板火大,把你活炖了。”安克尔低头认栽时,周明落却平静的喝了一口咖啡,才笑着道。

  对于下面几人的动静他自然知道,也根本没打算理会,不收拾不调教一下,这个伦敦地下之王怎么可能乖乖听话。

  这些事也当然不用他自己动手,交给熊昆等专业人士才更有效果。

  别的不说,只要这几个家伙拿出曾经被小棕熊虐待的经历去收拾别人,轻易就能把人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至于黑魔法,那还真不需要担忧。

  熊昆等人都是过百倍的体能,那是全方面的体能,包括大脑的提升,一般的黑魔法可以让普通人轻易中招,那是因为普通人抵抗能力太弱,但若是抵抗能力翻上一百多倍,自然可以轻松承受,就算无法完全承受,那些黑魔法对他们的影响力也极低,低的仍然可以轻松控制自己的情绪行为等等。

  就像昨天周明落中了招一样毫无反应,一点异样都没察觉到。当然,这也是因为安克尔的魔法力太低,黑魔法也是一种奇妙的能力,等周明落研究了一阵子后才知道安克尔的魔法力,其实就来自于黑暗祭坛。

  他祭杀生命在黑暗祭坛献祭,然后从黑暗祭坛里抽取魔法力支撑自己,黑暗祭坛的存在,也足以让他在整个伦敦范围内施展魔法。但出了伦敦就不行了,所以这位虽然有黑魔法,却也只是在这一地纵横。

  不过这种魔法虽然可以做到不依靠神石散发的生命力就能施展,但这样施展的效果却会大打折扣,只有当背后有黑暗祭坛,外部环境一样充盈着生机与死亡气息的生气时,才能发挥百分百效果,那时候,就算他出了黑暗祭坛的辐射范围,一样可以施展魔法,而像现在这样,他的黑魔法却连十分之一效果都不足。

  这样的外部环境基本不会改变,所以安克尔遇上熊昆他们,根本没有胜算。

  而又过了一晚,九州鼎之一的衮州鼎也不出意外落到了周明落手里,这让小周的心情也为之大好,到了眼下他手里的九州鼎足足有了七个。

  豫州鼎、扬州鼎、徐州鼎、梁州鼎、雍州鼎、冀州鼎、以及眼下的衮州鼎。

  剩下的也只是差青州鼎和荆州鼎而已。

  相信要不了多久这样的定国神器就可以搜集齐全了。

  “老板,我去催催那边。”

  随着小周的话,安克尔脸色再次微微泛红,狼狈不已的说了一声,就灰溜溜起身向外走。

  见到那边的神色,周明落和熊昆才相视一笑,不再多理。

  现在他们却是在游玩。

  到了伦敦眼这一站。

  当然周明落几个只是陪客,真正游玩的人是杨怀秀和方叔同,杨怀秀是和方叔同一起来的,一直憋在宾馆也闷得慌,所以在那边文物大致快要筛选出来后,方叔同才抽时间陪杨怀秀一起出来走走。

  周明落同样闲来无事,就当跟着看看风景了,同样也是生怕那边万一出什么事,自己在身边也好照顾的到,因为是游玩,安克尔这个地下之王就成了当之无愧的导游。

  现在方叔同、杨怀秀就是在伦敦眼这世界第三大摩天轮内俯瞰整个伦敦,他们几个则在下面休息,顺道喝点下午茶。

  “看来他们还要再等一二十分钟才能下来。”又看了眼摩天轮所在位置,周明落才笑着道,刚才方叔同和杨怀秀也就是排着队刚上去,等转一圈下来,的确需要不少时间。

  要知道这可是整个不列颠首都数得着的景点,站在高处看风景,左右又是大量美景,这个伦敦眼的地理位置因为太出众,吸引的游客的确不少,刚才排队就耗费了不少时间。

  话语刚落地,那边熊昆微笑着想接话呢,周明落却身子一顿,视线直直看向前方路口拐角,嘴里也发出一声轻咦。

  “怎么了?”熊昆这才也一呆,转头看去。

  跟着就随着周明落的视线看到一行四个男女正沿着路边踏步走来。

  又看了看周明落,熊昆才发现老板的视线是落在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身上,黑发黑眼,标准的黄种人特征,那是一个看上去很帅气的婉约妹子。

  一张鹅蛋脸本是有种古典韵味,但因为俏丽的短发搭配翻领小格子长袖衬衫,以及干净利索的牛仔裤,这位古典美人却穿出了很潇洒帅气的感觉。

  “老板,您认识?”虽然那是个潇洒帅气的小美人,不过熊昆却知道周明落的姓格,若只是路人,哪怕再美恐怕老板也不会露出惊讶的表情,何况前方的小美人也不是美的倾国倾城,只能算是小清新,比起王游安和沙琳都要差一筹的。

  “认识,那可是我上学时我们班的班花,也是我认识的老同学里学历最生猛的,以前听说她就在这里留学,没想到来一趟还能在这里碰上。”周明落哑然失笑,前方走来的的确是他一个老同学,也是小周高二时的班花,老家河、岚县的。

  那时候两人并不熟,曾经在一两个月内坐过一次短暂的前后桌,但也没怎么说过话,后来更是再没有过交集。

  不过班花这存在就算和周明落交集不多,私下里一样会是男同学之间话题比较关注的人物,就算是周明落对班花没什么想法,却也会很自然的多留意一下。

  后来和曾经的老同学彼此接触后,比如林超等人,有时候谈起高中的往事,自然会提到一些受关注的人,其中谈起老同学们多年后各自的际遇,很自然的就聊起了曾经的班花,高二那年班级里最出众的,男生里是余少阳、林超几个,女生里最引人关注的就是前面的宋楠了,周明落也是那时候才知道,这位高中毕业上了国内一所很不错的大学,算是名牌,再然后就是出国留学,考研、读博士。

  留学的地点就是伦敦。

  那时候谈起来可真有不少人感慨呢,说是漂亮妹子基本都是学习差,这也是事实,周明落初中高中读了五六年,年年有班花,有时候一个班还有两三个都能称得上班花,总共加起来更有十多个,但大部分学习都是垫底,比周明落还差劲。

  没想到高二时却出了这个异类,不止长得漂亮,家世也很不错,千禧年左右的时候出入校园就有小车接送,在当初那破县城里可是很让人关注的。

  更让人关注的是这个班花当时在班级里的成绩基本都是前五名之内,实打实的好学生,一点不比余少阳差,现在更是伦敦一所世界级名校内的女博士。

  这也是周明落会说这是他老同学里学历最生猛的原因,据他所知上了那么多年学,也就认识这一个女博士而已。

  “呵~”熊昆一愣,才也再次多看了后方一眼,班花?学历最高?倒也有些意思。

  在两人一直盯着前方宋楠打量时,那边也明显感觉到了什么,很快就转头看来。

  看到周明落和熊昆直直看着自己,那边的美女才也一呆,皱着眉头看向小周,虽说走在大街上,被路人多看几眼的情况她几乎每天都会遇到,不过前方这位,眼光却似乎有些奇怪,太直接了,见到自己看过去还这么不加掩饰?

  那边微怔中,周明落才笑着点点头,刚想起身招呼一下时,站在宋楠身侧的一个青年却眉头大皱,看了眼宋楠又看看周明落,踏步走来一脸的阴沉,“管好你的眼睛。”

  这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帅气青年,说出来的话也是地道的伦敦腔。

  不过周明落依旧听得懂,皱了下眉才笑着起身道,“你误会了,我认识她。”

  那金发青年才一怔,诧异的看向后方,而后方的宋楠也诧异的看向周明落,“你认识我?”

  “你是不是河、岚县的,在县一高上过学?”那边似乎对他没一点印象,周明落倒也不奇怪。

  毕竟不管是高中还是毕业之后,两人之间一直都没什么交集,就算上学时,也是周明落这个普通男生较多关注身为班花的宋楠,而那时候高二班级里一共一百人左右,男生四五十个,对方就算没留意过他这个普通男生也是很正常的。

  更别提高中时的周明落和现在相比变化不是一般的大,不管穿着气质还是相貌什么的都是如此。

  当然,他现在会这么说也没有其他心思,只是在大街上遇到老同学打个招呼而已,原本他也只是想打个招呼,现在更不想被误会。

  等这句话说完宋楠才再次一呆,而后疑惑的看向周明落,“你是?”

  “我是周明落。”周明落笑着开口。

  等宋楠再次皱眉,思索了一下后才古怪的道,“我不认识你。”

  得,周明落当场苦笑起来,不过怎么说呢,那毕竟是十年前的事了,十年不见,前方的女子也不知道有过多少同学,自己当时又丝毫不出众,对方就是彻底忘记也没什么奇怪的,别的不说,就算是周明落自己,以前班上那么多同学也不是每一个都有印象。

  看来这次倒是他唐突了。

  也就在周明落尴尬的轻咳一声,想说什么时,那金发青年才再次皱眉,而后不爽的看着小周,“你听到了?”

  周明落无奈摇摇头,又坐回了座位,很明显,那边可能把自己当成乱搭讪的色狼了。

  就算自己能说出宋楠的学校似乎也没什么,毕竟像她那样上学时那么出众的女孩子,被不认识的陌生同学关注也是很正常的。

  小周尴尬的落座,坐在周明落对面的熊昆却是马上捂着嘴偷笑起来,这次老板倒是出糗了。

  “算了,查尔斯。”几乎是同时,对面宋楠也再次皱了下眉,才对那金发青年道。

  查尔斯也再次看了周明落一眼,向外走去。

  “宋,你的同学倒真不少啊。”边走,查尔斯才又看了宋楠身侧另一对男女一眼,古怪的笑道。

  他们是一行四个,除了查尔斯和宋楠之外,另外两个也是黑发黑眼的国人面孔,同样一男一女,女的不算太漂亮,但身材却极为出众,男的长相忠厚,带着一款黑框墨镜。

  “算了,应该真和我上过一个高中的,不过我根本不认识他,上学的时候,这些人就经常搔扰我,没想到在伦敦还能遇上。”宋楠也皱了下眉,才不耐的挥挥手。

  “那不怪他,像你这么美丽的公主,是很容易招惹是非的,看来你急需一个白马王子为你保驾护航,替你驱赶那些不自量力的苍蝇。”查尔斯翩翩一笑,倒也显得很有男人魅力。

  说着说着,那边周明落就成了不自量力,像是死皮懒脸去缠着宋楠一样,倒也让原本还有些小尴尬的周明落微微皱眉,熊昆本还是在偷笑的表情,也收敛了所有笑意。

  一开始老板吃了瘪,倒也没什么,正常情况下你对陌生美女说那样的话,人家说不认识你也正常,不过后面那些话就想太多了吧,也太自作多情了吧?

  “算了,我还不知道你,花心大萝卜一个,有点累了,咱们也坐下吃点东西?”宋楠却白了查尔斯一眼,指了指路边的餐厅。

  “行。”查尔斯小跑着去拉开空椅子请宋楠入座,位子倒也没有距离周明落太近,中间还隔了两张桌子。

  “老板,吃的来了。”就在那边坐下时,周明落这边原本是去催吃的的安克尔倒是托着一盘盘饮料甜点快步走来,狗腿的对着周明落谄笑。

  这位似乎没注意到之前的一幕,现在也只是谄媚无比的向小周讨好。

  不讨好都不行,昨天小周没杀他,收下了,不代表以后看他不顺眼不会宰了他,而越是接触这位大老板,他越能知道那边的恐怖,现在只有满心的敬畏。

  “吃东西。”周明落也无奈摇摇头,招呼熊昆。

  “Waiter!”

  周明落才说了一句,那边刚坐下的一桌倒是马上冲安克尔打起了响指,因为安克尔站在小周对面,倒也清楚看到了招呼,不过,不过安老大却很受伤,尼玛,真把他当服务生了?黑着脸看了那边的查尔斯一眼,安克尔才又马上谄媚的道,“老板,方先生和杨女士的,是现在叫,还是等一下?”

  “等等吧。”周明落笑着点点头。

  这安克尔的确有些狗腿的过分了,那种笑容,实在让他看的都有些腻歪。

  “Waiter?!”等这句话落地,那边查尔斯却再次冲安克尔打起了响指,过程中金发大帅哥已经皱起了眉头,多少有些阴沉的看着安克尔,这个服务生聋了还是瞎了?

  原本还是在宋楠面前耍耍帅的,结果响指打了一遍直接被无视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