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1章 是不是听错了?

   杜春山再次一愣,他过来抢这个电话并不是想听,只是想抢下来,狠狠摔在地上,再给这小子一些教训罢了。

  却没想到对方会是这种反应,那平淡中带着一丝嘲弄的语气,当场让杜春山一怔,莫非自己看走眼了?这还是个人物?

  顺着周明落的推送,杜春山愕然的接过手机,一眼看到打出去的名字竟然是唐民庆,他才又一怔,唐民庆?哪个唐民庆?他倒是知道一个人叫唐民庆,就是中州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

  这小子认识唐书记?不可能吧。

  这一下,杜春山眼中才闪过一丝骇然,抓起电话就放在了耳边,电话那边也蓦地传来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明落,有什么事想起老哥了,呵,刚才在忙,差点没听到你这个电话。”

  这声音再次让杜春山身子一颤,如果他没听错,这竟然真是的唐局长,而且那边对周明落的语气,很是亲切随和,仿佛就是和自家兄弟说话一样。

  杜春山身子一抖,眼中再次闪过一丝骇然,深深看了周明落一眼,真是走眼了,这家伙竟然还认识唐民庆,听起来关系还很不错,那如果他真要替林家强出头,这事恐怕不好办啊,唐民庆也是尊神啊,虽然还不至于让他吓得面无血色,但如果唐民庆要出面对他也是大麻烦。

  一念及此,杜春山默默就把手机递还给了周明落,脸上的凶历也彻底消散,转而皱起了眉头,仿佛很蛋疼一样。

  走眼了,真的走眼了,他真没想到这小子不止是想骗妹子上床的小混混那么简单,而是真的有来头。

  周明落倒也在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他并不知道杜春山的来历,林依白向他求助时,也只是说了那边是个有钱人,很有钱,连名字她都不知道,或许是家里不想让她知道太多,做出傻事吧,所以若想继续帮忙,周明落也得来问林父林母情况。

  而现在看杜春山的脸色,他明显听出了现在和他对话的是谁,但知道那边是谁,这位竟然只是皱眉而已?

  诧异了一下周明落却也不以为意,杜总有来头,他早就有心理准备,毕竟能做出那种事的,不可能是一般的工薪阶层,而就算杜总来头很大这对他依旧没有压力,笑着拿起电话,而后他才走向一侧,开始和唐局长对话,既然杜春山知道对方,知道了也不是特别害怕而只是皱眉,想来在中州真不是小人物,那他想从唐局长那里打听这位的来历,恐怕也不会太困难,问一下对方是谁,看是干什么的。

  这倒不是周明落顾忌做这事的人的背景,既然决定插手了,他就不怕这些,这么做只是要弄明白之后,才能决定通过什么方式下手了。

  对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处理方式,这也是必然的。

  见那边走开,一直站在杜春山身后的青年倒是狐疑的看了一眼过去,“山哥,他?”

  “这次有些麻烦了,这家伙竟然认识唐民庆,关系还很不错,如果他非要替里面出头的话,这件事恐怕就捂不住了,我虽然不是特别怕,可也是麻烦。”杜春山才也郁闷的看了周明落一眼,林家那种出身,怎么可能认识这种人?那边能认识杜春山,关系还这么好,他虽然不怕,可也不是能随便忽视的。

  “那怎么办?”青年也一怔,似乎也知道了唐民庆是谁。

  “哼,大不了算了,我把东西还回去,陪林家一点医药费,事情当扯平了,唐民庆出面的话这个面子要给,毕竟我们在省城混。”杜春山再次眉头大皱,一脸的郁闷。

  说着说着那边的电话似乎也打完了,而周明落也笑着收起手机走了回来,杜春山这才摆摆手,止住了话语,更是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虽然这笑容有些勉强,还有些虚伪,可的确是笑了,眼中的凶历之色也消退了下去,不等周明落开口,这位就淡然道,“明落是吧?咱们也算不打不相识,既然你认识唐书记,唐书记的面子我要给,事情就算了,那个林栋杰我会把他弄出来,这边医药费我包了,事情就这么算了。”

  说出这话杜春山绝对是满肚子窝火,恨不得给周明落脸上来几拳的,奈何这也只能是想想,他背后的靠山,绝对是不惧怕杜春山的,说起来杜总能在省城混得风生水起,也的确不止是自己的努力,主要还是他和省里一位副省长有渊源,怎么说呢……他妹妹,就是那么副省长的情妇,而且非常得宠。

  有这样一层关系,虽然杜总算是不学无术,痞子一样的家伙,这从他的做事风格大致就能看出,但一样能轻而易举成为体面人,一个副省长,当然是不惧怕一个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

  问题是他背后那位副省长也不是省委常委,只是普通副省长,而唐民庆背后却是市委书记,是那位中州市一哥的亲信,而省城的市委书记,却基本都挂着省委常委的头衔。

  看周明落和唐民庆的关系,他可真不想和那边闹的太僵,毕竟就算是副省长,也未必会为了他和一个省委常委的得力干将闹的太僵啊。

  尤其唐民庆还是省城的公安局局长,政法体系一把手,真要得罪了这位,他以后有的是麻烦。

  所以哪怕肉疼憋屈的厉害,一上来这位还是很能认清状况的。

  而自己这么说也算是做了极大的让步了,以他杜总的脾姓,能把吃进去的东西吐出来,然后再负责医药费,这在平时就是不可想象的事,他也相信自己这么说了以后,那边会妥协的,毕竟他既然和唐民庆打电话,应该也能知道的自己身份,他也不是泥捏的。

  却没想到等这句话落地,那边走来的周明落倒是一怔,而后才在嘴角闪过一丝轻笑,“算了?杜总好大的魄力,要不要我也把你腿打断,再赔你一点医药费?”

  轻笑中周明落眼中却难掩心底的厌恶,这厌恶之色赤裸裸显露在外,丝毫不加掩饰,他的确已经知道了杜总的背景,虽然不是特别清楚,但也听唐局长说了这位和省里一位非常委副省长关系极深。

  但就算如此又如何,冲这家伙办的事,周明落不是一般的厌恶,决定出手他就没打算让那边善了,东西拿出来?废话,那本就是林栋杰的东西,再至于医药费那也是废话,你打断了别人的腿,还是那么恶意,赔偿本就是理所当然,可对方却只想做了这些就没事了,那也未免太天真了。

  “你?”一听这话,外加那赤裸裸的厌恶之色,杜春山当场脸色大变,怎么,这家伙还不领情?真当自己怕了那边?

  “小子,别以为认识唐民庆就有多了不起,别给自己找麻烦,山哥肯这么做,已经很给你背后的唐局长面子了!!”就连那青年也是勃然大怒,恶狠狠的盯上周明落。

  “他给我面子?他还不配。”周明落却又嗤笑一声,说完理也不理,转头就走向病房。刚才的电话他可不止是打听了这位的来历,而且已经思索好该怎么出手了,这样的人抓进去就是。

  不然若是换成吴献那一类的家伙恐怕他也只能私底下下黑手了,虽然吴献那一类人并不多。

  但怎么说呢,此刻的杜春山却应该庆幸他背后的靠山不是特别恐怖,否则真要惹得周明落自己下黑手,那绝对比坐牢还恐怖的。

  “艹,真以为认识唐民庆就逆天了?”看着周明落冷脸相待,杜春山真是火大了,呼的身子一动,就想真揍了周明落似的,可惜这冲动还是被他勉强压制了下来。

  但就算压了下去杜总脸色依旧难看的要死,只是死死盯着周明落,眼中凶光也是不停闪烁,他是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不然对他也是麻烦,可要是那边死逼下来,那也不要怪他心狠手辣了,他杜总,也真不是特别怕一个唐民庆。

  唐民庆背后能有省委常委做靠山,他“妹夫”难道就是泥捏的?

  “我们走!”黑着脸开口,杜春山再次阴森的盯了周明落背影一眼,才踏步就走,而那边青年一样如此。

  “山哥?”走出两步,青年才阴着脸道。

  “他自己找死,就算唐民庆怎么了,唐民庆背后有人,我那位走到今天能没人,艹,老子就不信,他会看着我被整。”杜春山怒火中烧,低低的喝骂着,额头也是青筋毕现。

  他真打算善了的,可是那个周明落竟然如此不识抬举,那就别怪他了。

  大踏步走向外,直到出了住院部杜春山才深吸一口气,而后拿出了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始拨号,但这个号码拨出去后,杜春山的脸色就彻底变了,变得忐忑和紧张,说起来那位靠山虽然是他“妹夫”,对他也算颇有照顾,但那毕竟只是一个情妇。

  他这样的人,在那边真的是没有丝毫地位的。

  不过让杜春山松了一口气的是这电话还是很快打通了,而后对面就传来一声淡淡的话音,“又有什么事?”

  声音似乎有些不太爽快,多少还有中飘离的味道,但杜春山还是精神一振,急忙道,“没打扰您吧?”

  “说吧。”对面这次语气倒是听不出喜怒了。

  杜春山也急忙压低了声音,用一种可怜而又无助的声音道,“您要替我做主啊,这次我被逼到绝路了,他们就算欺负人,也要看看您的面子啊,做事真不能太过分……”

  啰里啰嗦一大推,那边一直听着,直到他话说完还是没有透漏一点事情的缘由,还有究竟是什么事情,电话那边才传来一阵略显不耐的话音,“说重点。”

  “我因为一件小事做错了,得罪了一个人,我已经知道错了,已经赔礼道歉了,可是那边非要把小事化大,咬着我不放,想把我往死里整,他认识唐民庆关系很好,唐民庆怎么了,难道就可以不把您放在眼里么?”杜春山才急忙又低低的开口,又是一副怨怼和不忿的语气。

  这一句话才让电话对面沉默了几个呼吸,略带一丝严厉道,“叮嘱过你多少次了,最近老实一点!!不是看在她只有你这一个亲人……算了,唐民庆,唐民庆,他姓唐的还不是市委书记呢。”

  杜春山当即大喜,有了这句话他就知道自己这次绝对没事了,那个周明落的不是非要和他磕下去么,他就让对方看看,自己究竟能发挥多大的能量。

  你认识唐民庆,他还认识副省长呢,唐民庆是某省委常委的得力干将,但他背后那位副省长也不是无根的野草。

  虽然听起来那位对再次给他擦屁股很是不满,很是严厉,但他却也知道那位其实是很重情义的人,这只从对方对他的态度就知道了。

  “我知道了,我错了,我以后一定……”满心的欢喜,杜春山才又急忙诚恳的表态,仿佛真的为自己给对方惹麻烦而感到极度的不安和羞耻一样。

  “好了,你得罪的究竟是谁?”但这又很快被那边打断,又有了不耐,仿佛很头疼有这么一个关系在一样。

  “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他叫明落,这家伙只是仗着认识姓唐的,就……”杜春山再次开口,刚想搬弄下什么,却没想到那边突然一滞,“明落?姓什么?”

  “不知道。”杜春山一呆,他真不知道周明落姓什么,只是听唐民庆提过一声明落而已。

  “哦,长的什么样子?”那边再次开口。

  “二十四五,个子挺高,有一米八吧,看上去挺斯文的,不过这小子也就是看着……”杜春生再次解释,眼神也有些怨毒。

  而这一次那边却是任他形容,再没有开口打断,就是等他说完那边还没有声息,就在杜春山也有些疑惑时,电话对面才突然传来一声幽幽的话语,“去查下看他是不是姓周,如果是,他让你怎么做你就照办吧。”

  “啊~”杜春山一呆,彻底愣了,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