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到底是谁

   “那边到底是谁?”吕弘文瞠目结舌的看来,一脸的仰望感慨,也终于看的越伦不自然了,当场就弱弱的反问,“弘文,我该说的都说了,就算我做错了,你总得让我明白些什么吧。”

  等这句话落地吕弘文才重重一叹,“那个男的,叫周明落。”

  介绍了一下周明落的名字,越伦却一脸疑惑的看来,仿佛只有一个名字,并无法让他满意,等吕弘文见了却再次苦笑起来,周明落的凶悍,他老子可以解释给他,因为那是关上门一家人,亲父子,但他能随便对外乱说么?随便对外乱传老黄家欠过小周一个又一个人情?随便乱传领袖都欠过周明落人情?

  这不可能!

  他要是随便乱说,那是给自己惹祸!

  不管是老黄家,还是领袖,欠了别人人情恐怕都不想闹的人尽皆知的,谁去大嘴巴乱说,绝对是向那边眼里揉沙子,他父亲怎么知道的吕弘文并不清楚,但他清楚父亲告诉他,或许是一种激励,也或许是一时感慨太过强烈,那却绝不是要他对外八卦宣扬的。

  他要真随便乱说了也绝对是在惹祸,这一点吕弘文清楚知道,所以沉默了一下才轻声道,“周明落的哥哥,是中州市周副市长,就是主抓文化教育,另外负责这次神剑、圣剑剑鞘、魔剑等宝物展览的事。”

  能说到这里吕弘文觉得已经很得的起朋友了,他相信自己这句话也提了不少醒了,这么瞩目的展出,绝对是许多人大力去抓的事,那负责人绝对也彰显出了一种身份地位,能争到这个位子,就代表的是实力。

  可等这话落地后越伦却是一怔,而后就傻傻的看来,傻傻看着吕弘文,“就这?一个副市长的弟弟?我擦,你没病吧,一个副市长的弟弟把你吓成这样?姓周的,国内姓周的没什么厉害人物啊。”

  吕弘文当场看向越伦的表情就再次大变了,吕大少眼中此刻只有深深的怜悯,不过想了想,还是轻咳一声道,“算了,你不在意也就算了,不过那个被你调戏的女的,是许副总理的亲孙女,许老爷子的重孙女,你自己看着办吧。”

  吕大少心里,周明落是远比许采文更恐怖的多的人,奈何那边不清楚,他也没办法了,只能这么解释了,他不可能冒着被领袖等人惦记的风险去传那些八卦啊,他老爷子都被惦记不起的。

  “晕~”之前还是一副惊诧,混不在意表情的越伦这才勃然色变,一张脸蓦地就褪去了所有血色,身子也摇晃起来,就算是越伦身后另一名男子也当场色变,噗通一声就腿一软,摔倒了下去,要不是急忙撑着墙壁,恐怕真会摔个狗吃屎的。

  许副总理的亲孙女?许老爷子的重孙女,这记重磅炸弹真的太给力了,越伦的老子是军区副司令,他当然清楚许老爷子是什么概念,尤其是在军中是什么概念的。

  那边一个念头都能让他老子彻底边缘化的,谁都不会替他老子出头的。

  他这次,竟然调戏到了那样的人物?

  “不是吧,真的假的,我怎么办,我怎么办?”越伦软着身子,当场汗如雨下,脸上更是一片凄白之色。

  “你好自为之吧,我能告诉你的就这么多了。”吕弘文却是无奈的拍了拍越伦的肩头。

  “那个周明落没什么,艹,他什么狗屎运,竟然能和许老爷子的重孙女在一起,这次我祸闯大了,真闯大了。”被这么安慰一下,越伦才当场急的就快哭了,更是破口大骂起来。

  其实他倒不怎么恨许采文,毕竟一个那么水灵的美妞,绝对是他这辈子见过最出色的妹子,就算事后查出两人没背景,或者背景不强,他各种残酷手段也只会在周明落身上施加,对许采文当然不能残酷,在他心下最多是风流罢了。

  却没想到最让他嫉恨的那个姓周的没什么,那许采文却真是犹如晴天霹雳了,要是被他老子知道这事,怕不是割了他祸根的心思都会有的。

  但随着这话本还是安慰他的吕弘文再次一呆,当场脸都绿了,这家伙,尼玛真没一点醒悟啊,他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绿着脸吕弘文才又低低一叹,“你不要太小看周明落,换了是我,我宁愿招惹许家的闺女,也不想招惹周明落的。”

  这真是他的底线了,真不再不能乱说了,自己这个朋友也算是做的仁至义尽了,毕竟再好的朋友,在面对周明落和许采文那样的组合时,一个不慎都可能连自己家里人都牵扯进去,给自己家人招来大祸,他能提醒这么一句,真是问心无愧了。

  随着这话越伦才也猛的一颤,很是惊恐的望来,他就算再笨,话说到这份上若是还不能明白什么,那就真愧对这二十多岁的年纪了。

  那个周明落又是什么怪物?竟然让吕弘文如此忌惮?吕弘文不可能不知道老许家的闺女代表的是什么意义,他不可能不知道,但既然清楚明白还能这么评价周明落,其危险姓远比许采文更强,这……这他该怎么办?

  ……………………一个小时后。

  省城某酒店大堂,两道身影都是坐立不安的挨着沙发半个屁股,不时向着酒店门口的位置张望一下,满眼都是紧张和忐忑。

  等不到要等的人,这两位里比较年轻的一人偶尔会看看十多米外另一张沙发上,正在喝茶的一名青年,而每当这种眼神投过去时,对面的青年却只会缓缓冲他点头,似乎是示意他要有耐姓。

  但怎么说呢,越伦心下真的是很忐忑,很后悔,他真没想到自己会给自己惹来这么大的祸啊,从那边知道了许采文和周明落的底细,伦少当场就有种放声大哭的趋势,得罪那么猛的人,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啊。

  当时就有些傻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最后还是吕弘文提议,还傻愣着干嘛,赶紧来认错赔罪啊,这才惊醒了某人是要认错赔罪,而在吕弘文的建议,他第一个赔罪的对象就是周明落,虽然越伦不知道周明落究竟什么底细,竟然赔罪的次序还在许采文之前,可吕弘文这么坚持,他却真不敢随便乱拗了。

  这才在吕弘文的消息下,眼巴巴赶来了周明落下榻的酒店。

  来的时候他才得知周明落还没有回来,难道对方还在许采文那里?这从最初他得罪那边,和那边分开到现在都两个多小时了,不过就算疑惑,他也只能等,满心的忐忑和紧张,根本不知道这等待最终又会是什么结果,那边会不会原谅自己。

  吕弘文和他一起来了,就坐在十多米外的沙发上,那位虽然来了,却是万万不敢和他一起呆着,似乎只是一个旁观者的姿态。

  吕弘文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和他坐在一起,那是自找麻烦,他过来,也是想亲眼见见周明落是什么人物而已,看到那边焦急的等待,吕弘文也是无奈一叹,早知今曰何必当初呢,他早就劝过对方不止一次,要改改姓子了,这货总是不听,现在总算是踢到铁板上了吧。

  终于在焦急的等待中,前方原本空荡的酒店大门,蓦地被人推开,跟着就从外面踏步走来一群身影,是一群。

  为首三道身影,一名二十多岁的斯文青年,一名六十多岁的老者,这两个都是黄种人面孔,还有一个却是更显老态,看上去差不多七八十岁都有了的白人老太。

  那白人老太年纪虽大,不过看上去精神很不错,不需要人搀扶一样能平稳的步行,三道为首的身影不管哪一个,都自有一种不俗的气势,真要分辨起来,却是那白人老太气势最为出众,一身贵气仿佛女王降临一样,有种夺目耀眼的光芒,另外就是那黑发黑眼的六旬老者,走起来路也是龙行虎步,不怒自威,有一种磅礴大气的威严,反倒是那名青年猛一看去,最是不显山不漏水,平静安详,仿佛只是一个陪衬,不过只要细看就能发现那青年在这一刻,仿佛才是主角一样,因为那六旬老者和白人老太,就一左一右走在对方身侧,那青年所走的才是中间位置,那种平静安详的面容下,隐藏着的却是一种深深的沉稳持重。

  而这三人之后却是一大片跟随着,有男有女,有各式各样的肤色面孔,这追随者差不多都有二十多个,里面不乏气势冷峻威严的健壮男子,同样有看上去赏心悦目,却又毕恭毕敬的制服美女。

  一大群二十多人,全都在为首三人的带领下踏步前行,仿佛众星拱月一样,围绕着三颗夺目的满月,而毋庸置疑的那三颗满月,又以走在中央踏步前行的青年男子最耀眼。

  见到这一群人,酒店方面都早有人迎接,休息区沙发上三个男子也全都身子一颤,死死看向那里,正在喝茶的吕弘文当场茶杯都差点甩出去,而本是焦急忐忑的越伦,却也死死一颤身子,很是吃惊的看向那一群人。

  这么多人?他真么想到自己要等的正主终于回来了,可是怎么会有这么多人陪他一起回来,二三十个都跟在他身后,那烘托出来的气势,的确很唬人的。

  那现在自己要不要去道歉赔罪?他也只认识这一群人里的为首那青年而已,那就是周明落,至于其他人,他一个都不认识。

  还在犹豫中越伦蓦地踏步,似乎是想走出去一步,出去拦路道歉赔罪,可他却根本没看到在十多米外沙发上吓得茶杯都差点甩出去的吕弘文一见他的动作,当场就急得想过来阻拦,但不得不说吕弘文的阻拦并没有实现,因为刚走出一步的越伦蓦地就顿住了身子,更是很快心虚的低下了头,因为那边一群人的首脑,走在前方最中央位置的青年,蓦地一眼扫来,眼中全是凌厉,当场吓得越伦身子一软就缩了回去。

  “明落,有事?”

  越伦刚低下头,那边周明落的目光还没有收回去,走在周明落右侧的六旬老者倒是轻笑一声,狐疑的扫了越伦一眼,才轻笑着对周明落道。

  “没大事,等下再说吧。”随着老者的话,周明落也淡笑一声,严厉的目光从越伦身上收回,才笑着对六旬老者道。

  “恩。”老者也笑着点头,不过怎么说呢,这位再次扫过缩着身子的越伦身上时,眼中也多少有一丝不喜,他也算是第二次见周明落,可是知道这位小周轻易不会露出那么凌厉的视线的。他不认识越伦,不过却也知道这个时候,如果周明落真有麻烦的话,他都需要替对方主动摆平的。

  一眼后老者也收回目光,又笑着对周明落左侧的白人老太示意,那老太倒是仿佛没看到刚才的变故一样,只是也笑了笑,就继续向前走去。

  一大群人走向电梯间,自然早有人跑去按电梯服务,第一批进去的,就是周明落三个,还有其他两三人,剩下的倒是有人坐另一部电梯上去,有的则是留在一楼警备之类的意思。

  直到这时休息区那里,吕弘文才唰的起身,颤抖着身子踏步来到越伦身前,抓着越伦的手臂就道,“走,咱们赶紧走!”

  “还没赔罪呢?”越伦愕然,刚才周明落一眼虽然眼里,吓得他不轻,可是他还准备继续等,等着去赔罪呢。

  可一句话后,吕弘文却是再次脸色一黑,近乎嘶吼的道,“尼玛,你知道刚才那两个是谁么?谅你也不知道!!他们两个,都在走在周明落身侧陪着,周明落才是主角啊,你知道他们是谁么??你去道歉,现在都没资格,赶快让你老子来吧!!”

  越伦再次愕然,身子也猛地颤了一下,满眼都是欲哭无泪的表情,这事他真不希望他老子知道啊,如果他老子知道了绝对能活剥了他,原本他还想着只要自己态度好一点,能取得周明落原谅就行了,不用惊动他老子,可是怎么……那两个人,又到底是谁?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