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生子当如周明落

   吕弘文的反应和动作,却让屋子里本是在等待着的越伦一怔,而后也唰的一下站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骇然。

  怎么回事,吕弘文怎么听了电话吓得起身就走?难道他打探出来的消息,都让吕弘文吓的魂不附体么,但这怎么可能?

  “弘文,你给我站住!”骇然中越伦大喝一声,也马上闪开身子就冲了出去,小跑着到了吕弘文身侧,一把抓住了吕弘文的手臂,“艹,你这是什么意思?”

  喝骂了一句吕弘文才一怔,而后脸上闪过一丝犹豫,最终还是止住了步子,可接下去这位脸上就全是苦笑了,满满的苦笑,更是带着一丝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向越伦,“伦少,我的伦少,你到底怎么招惹他们了?想让我给你解释也可以,但你首先要把你怎么招惹他们的经过说一下,记住,不要隐瞒我什么,不然我马上就走。”

  吕弘文刚才是真的被吓走了。

  只因为帮他打探消息的人,打探出来的东西太恐怖了,那边所说吕弘文让调查的人里,那名男子,就是中州市新任主抓文化教育,以及主抓这次宝物展览的周副市长的弟弟,周明落,光这一个名字,就让吕弘文吓得目瞪口呆。

  周明落?那个周明落!

  周明落是谁以前他真是丝毫不知道,但记得不久前,他有天从外面回家的时候,见到自己老子,也就是中合省省委常委、组织部吕部长正坐在沙发上拿着一份资料凝思沉默,资料上是什么东西,他不知道。

  只是他老子一脸复杂凝重的表情让他疑惑,因为他很少见到老子会是那种表情的。

  但当时他也根本不敢多问,吕部长的事,他能怎么问。

  也就在他准备离去时,他老子似乎是太过入神,仿佛都没有发现他回来似的,对着那履历就是长长一叹,“生子当如周明落。”

  说这话时,吕部长语气中的羡慕简直都是无法遮掩的外露,当场就差点把吕弘文吓尿了,周明落是谁,能让他老子用这种语气说话?说的还是那样的话?就算这是私人场合,能被他老子,一个省委组织部部长这么羡慕不已的感慨,也够惊人的了吧。

  所以原本不打算问什么的,可心下太过好奇,他还是忍不住轻咳一声打断了吕部长的感慨,小声的问了下。

  结果吕部长倒先是对他不知不觉回家表达了一下愕然,而后面对那问题,却是耻笑一声,你这小子,要是比得上那周明落百分之一的能耐,我就满足了。

  好吧,这话又把吕弘文给打击的不轻,他自诩也是个青年才俊的,虽然家世不错,可也没怎么仗着吕部长的威严在外面胡来过,而且他是靠自己努力考上的名牌大学,这不管怎么看都是很不错的了,合着在自己老子心里,他都比不上那周明落百分之一的能耐?

  开始还是不服,多少较着劲和老子顶了一句,结果他老子耻笑的更厉害,简单列举说了两句话,就让吕弘文彻底蔫了,蔫的再没了一丝傲气。

  他老子当时说的话就是,“周明落25岁不到,普通出身,能让老黄家欠他一个又一个大人情,你能么?”

  老黄家是哪个,以吕弘文这种出身那是不可能不知道的,那是国内最庞大的政治家族之一,他老子都是需要依附和仰望的,可那么恐怖的庞然大物,竟然欠了周明落一个又一个大人情?能让他老子说是大人情的,能小么?

  但这只是一波冲击,第二波冲击时吕弘文还在发愣,他老子又不屑的来了一句,“周明落25岁不到,能让领袖欠他人情,你能么?”

  这第二句也真再一次差点把吕弘文吓尿了,不是吧,领袖都欠过那个周明落人情?这怎么可能,这是一个25岁不到的青年的能做到的?还是普通出身?这一句话就倒足了对方没有背景。

  让老黄家欠他一个又一个大人情,让领袖也欠他一个人情,这……这也太恐怖了。

  好吧,自诩为青年才俊,平时还有些自傲和自负的吕弘文,被这两句彻彻底底打击的没了一丝傲气,有的只是傻眼和震撼。

  就算他老子对周明落说得不多,只说了这么两句,可这两句就足以把吕弘文这样的[***]压趴下了,因为他能深切的明白,当老黄家和领袖同时欠过一个人的人情,而且还不是小人情时,这意味着什么。

  这绝对是他老子这样的人物,都绝对会羡慕妒忌恨的。

  两句话的打击后他老子转身就走,临走前还是一副羡慕不已的神情,而吕弘文则是在原地愣了好片刻,才上前去看他老子刚才看的资料,结果才发现那是一个体制内的人的履历。

  这人叫周光磊,是新任的省城主抓文化教育的副市长。

  周光磊,周明落?

  想起这两个名字,吕弘文再次呆了一下,等继续看完这份履历后,又一次被轰的魂不附体,因为周光磊的履历上,以前还算是可以,但后来从县长到县委书记,从县委书记到副市长,这么重要的坎,这家伙竟然只坐了两年而已,尤其是这货一上来就负责展览这样的大事,明摆着是拣政绩的。

  想起老子的感慨,吕弘文真的明白了什么,当场就无语的放下履历,默默转身离去,对周明落的名字,他也真是记到了骨子里。

  这绝对是一个凶猛的无法形容的家伙啊,凶猛到他老子见了都得客客气气的,凶猛的他虽然想表达一下羡慕妒忌或是不屑之类的情绪,都明白自己没有那个资格。

  也是那件事,让他对周明落记忆极为深刻,可现在,那边打探来的消息,越伦得罪的人竟然是周明落?这又要让他如何不骇然?

  他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是自己得罪了周明落,他老子万一知道了,恐怕不止不会包庇他,恐怕得抽他一耳光,让他主动去赔礼道歉的。

  那样的人物,老黄家欠了对方一个又一个人情,领袖也欠了人家人情,估计那边巴不得什么时候把这人情还上呢吧,谁在这个时候往枪口上撞,那就是绝对的找死。

  吕弘文不想死,也不想连累的老子去死,所以一听到那边越伦得罪的是谁,他当场就有了跑路的念头,他虽然和越伦关系不错,却也远不足以让陪对方一起去送死,甚至连累他家里人的份上。

  甚至这还不止是周明落了,当他派去打探的人,查出另外一名女姓的身后背景后,吕弘文真是想死的都有了,那个在酒店那里住宿登记的妹子,叫许采文的家伙,竟然是老许家,许老爷子的重孙女,也是许副总理的亲孙女,好吧,吕弘文完全不知道这两位是怎么在一起的,可一个周明落都把他吓尿了,再加上一个许老爷子的重孙女,这样的组合,吕弘文要是不逃,除非他脑子进水了。

  他这一刻真是想给越伦一巴掌的,你这厮真牛啊,平时喜欢惹事闯祸也就算了,你在东海省闯祸惹事总算能有人给你擦屁股,可是你刚来中合省第一天,就又这么搞,还惹到了这两位头上,有你这么能折腾的么?

  就是越伦那位时任省军区副司令员的老子知道这样的事后,也得汗如雨下的吧,可不是,黄老爷子和许老爷子在军中的影响力,两个加起来,差不多就能影响整个军队七八成高层了,被这两位盯上的话,你一个省军区副司令,当场坐蜡吧。

  其他领袖什么得就别提了。

  所以这一刻吕弘文是真的怕了,如果越伦不讲清楚究竟怎么招惹对方的,他是绝对不会多留下片刻了,他们关系是不错,但那种关系影响下,他也最多是告诉对方真相而已,而这一样有前提,前提得是越伦把事情也毫无保留的告诉他。

  “怎么,那两个人真有大背景?”一见吕弘文认真凝重的样子,越伦也再次呆了,很是惊疑不定的看去。

  一句话就让吕弘文滞了一下,哭笑不得的看着越伦,那边哪里是真有大背景,那是已经大的没边了。

  而且许采文或许还能说是有大背景,那个周明落才是最让人惊粟的,人家完全是自己拼出来的,拼到了一点不比许采文身后背景差的,而且人家还不到25岁,这尼玛和他一比,吕弘文这样的[***]都惭愧的想自杀的。

  如果非要惹上一个不可的话,他宁愿惹了许采文,也绝对不愿意去招惹周明落的,就算许采文是许老爷子最疼爱的重孙女,其杀伤力也远不如周明落的。

  在吕弘文甚至都带着一丝鄙夷的注视下,越伦才终于明白事情恐怕真的不简单了,自己可能真的惹了祸,还不是小祸,那他当时的行为真要说出来的话,岂不是自己找死?可……可真要隐瞒的话,恐怕吕弘文当场就会掉头就走吧,因为对方深知他的姓格。

  沉默了一下,越伦才吭吭哧哧的道,“我就是见那个妹子太漂亮,当街调戏了一下……也没太过分,还没真的吃到她豆腐呢。”

  吕弘文直接眼睛一凸,死死看着越伦,身子都软了,当街调戏了一下?他这一刻,脑海中竟是只有一个奇怪的念头,那就是身前这个家伙真是太凶悍了,知道越伦的为人,他不用多问,也能知道对方的调戏会下流到什么地步。

  他真是谁都敢调戏啊!!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