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爱怎么地就怎么地吧

   “你到底要说什么?不就是你跟他们学过武术,会什么四两拨千金,借力打力么,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下次再敢做这样的事,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省的以后伤心,你自己看着办吧!”半个多小时后,曼谷某家知名的星级酒店,宽敞的客房内,看着周明落欲言又止的模样,丁淑英依旧是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看了也不看周明落,只是冷着脸道。

  “我也是这么说,帮人是对的,但要分清深浅,力所能及的帮人是大善,但是冒着生命危险去帮人或许会得到一时的赞扬,可是我和你妈,却要替你承受后果,你还没做父亲,根本不了解若是自己的孩子有意外的话,做父母会是什么心态。”周中元也是坐在沙发上,无奈的看着周明落,深深吸了一口烟,嘴里却根本没有冒出一丝烟气。

  他真不是反对小儿子有传统美德在身而乐于助人,说起来周中元一家也算是好人,看到无依无靠的人需要帮助时,只要是自己力所能及,也绝不会吝啬出手,这或许也是大部分国人的正常情况,这个世界总是好人居多些,比如当年的萧明,无依无靠的时候,根本不需要其他人开口,他们就会主动去帮。

  但这事换成自己儿子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人,一不小心都可能吧自己的命搭进去,他们就绝对不乐意了,别人的命是命,你的命救不是命了?你万一救人的时候吧自己的命搭进去,那可就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到时候哭的只有他们二老。

  这或许很自私,见死不救,万一传扬出去是要背负不少负面眼光和骂名的,但为了儿子的安全,他们宁愿自己背这些骂名,也不愿周明落去冒险。

  随着二老的又一番说辞,一直都是站在前方的周明落也再次苦笑,怎么说呢,从路上在车里自己打开话夹后,父母一直都是这样的态度,他也没办法。

  不过刚才在车里不好解释,现在到了封闭的酒店套房内,这可就能好好解释了。

  而他想要解释,什么语言无疑都是不好一言说清的,这种解释,无疑是行动最合适。

  “爸、妈,你们看好了,我会证明做那些事,真的对我没一点威胁的。”苦笑一声,简单说了一句周明落踏步走向落地的大玻璃窗,这次他所在的地方,还是酒店顶楼,因为视野宽阔,而且就算喊来大海雕,因为位置够高,也不容易被太多人发现。

  拉开大大的落地玻璃窗,周明落一声口哨吹过,就踏步走回了房间里,此刻房间里也只有他们一家三口,佣兵们都是住在隔壁房间,所以在自己两人的斥责下,周明落却是走过去开窗户、吹口哨,也让周中元和丁淑英一阵狐疑,面面相觑了一下,周中元才轻咳一声,“你搞什么鬼把戏,别想转移话题啊,当时小连他们在,我们不好说,不过……”

  周中元话才讲了一半,就蓦地嘎然而止,而后身子也蓦地从沙发上站起,死死看向打开的窗户,就连丁淑英也是蓦地瞪圆了眼睛,死死看向窗户处。

  因为那原本是敞开的窗户此刻竟然蓦地飞来一头庞然大物,双足站在那里,足有两米多高,一个身躯魁梧雄壮,一身漂亮华丽的羽翼,看上去更像是披着云霞一样漂亮夺目,高高的脑袋直直昂着,顶着一个雪白的头颅直立。

  好大的鸟!!

  周中元只有一米七的身高,丁淑英也差不多,那头大鸟站在那里,却足有两米多,比他们高了一头都不止,而当那头大鸟伸开羽翼后,更是足足有四米多的长度,这么恐怖的鸟,真是让他们傻眼了。

  这头大鸟猛一看去却是比之前那头五六米长的大鳄鱼更神骏的多,气势上也更有压迫感,这是一种直觉,哪怕什么都不懂,看着那头鸟高傲的站在那里,蔑视一切的眼神,周中元和丁淑英心下也蓦地升起了一股直觉,这东西绝对不简单,如果和那个大鳄鱼想都,恐怕那头大鳄鱼都不堪一击的。

  只因为这东西眼神太傲了,神态从容,仿佛鸟瞰整个世界的眼神,都足以让任何人惊粟的,如果说那头大鳄鱼是地上爬行的凶兽,那么这只鸟,只这眼神,都给人一种万兽之王的感觉。

  “过来,见过我老爸老妈。”在父母发呆中周明落却轻笑一声,冲着大海雕招手,而后大家伙也马上踏着步子走了过来,先是亲昵的用雪白的头颅在周明落头上弯腰蹭了一下,才蓦地蹲下,直勾勾的看着周中元和丁淑英。

  “小落,这……”

  “这是什么?老鹰??也太大了吧!!”

  …………在大海雕坐下时,周中元和丁淑英才终于从震惊中苏醒,而后就傻傻看着大海雕,一脸的目瞪口呆,这个东西不止是大,刚才呢,刚才竟然那么听话?

  周明落说一句人话,这个大鸟竟然像是可以听懂一样?

  “爸,其实它已经跟在你们身边快一年了,一直在保护你们的安全,不过一直都是暗中保护,所以你们可能不知道,这个大家伙,可不是普通的鸟类,它比人还要聪明的,除了不会说话,咱们说话他都能听懂。”周明落却再次笑笑,一挥手,手里突然就多出了一把黑洞洞的手枪,而后没有丝毫犹豫,嘭的一声就冲着大海雕开了枪,而大海雕却是一仰头,呼的就咬住了子弹,没有丝毫停顿,吃炒豆一样就把一个子弹吞了下去。

  而对于周明落所说它比人还要聪明,大家伙更是高傲的一仰头,深以为然的样子。

  以前周明落一直放着大海雕不管,让他自己在高空保护自己的家人,大家伙还没学会多少人类语言,不过这一个春节在家时,却也有不少人教他语言,可是老早就变得聪明起来,毕竟这神兽眼下的智慧,想要学什么东西的话,可真不是一般的好用。

  “那……那是枪?你怎么有枪?”看到这样子,周中元却唰的鼓起了眼睛,死死看着周明落手里的黑枪,满眼都是呆滞。

  他怎么也无法想象自己小儿子竟然有枪,这可不是违法犯罪么,而更让他惊粟的是,儿子拿枪朝着那只大鸟开了一枪,那大鸟竟然把射出去的子弹直接吃了?这,这得是多么恐怖的是啊,毕竟生活在这个年代的人,尤其是在国内这样枪支管制严格的地方,手枪对于普通人,真的是既神秘又充满了威慑力。

  “呵呵~枪没什么,这些都是小东西。”周明落却淡淡一笑,一扬手,从手心里瞬间喷射出一道惊人的雷电,直奔着大海雕而去。

  面对这道雷电,大海雕眼中依旧是不以为意的样子,只是一扇翅膀,那一捧手臂粗细的雷电瞬间就被它击的四散而开,瞬间消散在了空气中。

  说的也是,哪怕是吸纳自自然的雷电,如果不增加神石去增幅,其威力也就是把一个正常的普通人劈晕吧,这对于跟了周明落快一年的神兽而言,绝对是没有丝毫影响。

  可是……可是那边的周中元和丁淑英却全都又一鼓眼睛,彻底傻眼了,二老都是死死看着周明落的手心,傻傻的一片痴呆。

  开什么玩笑,刚才他们看到儿子一扬手,竟然从手心里喷射出一道雷电?

  就算那雷电只有成年人的手臂粗细,但毕竟是雷电啊,那滋滋滋,向外闪烁的无数火花,足以让任何人望而生畏的,可是,可是这样恐怖的雷电,在那头大鸟身上竟然仿佛饶痒痒一样?

  “我之前若想抓住那头鳄鱼,根本不需要费力,一个念头就能做到,不过当时是因为人太多,不能暴漏太多奇怪的事,才用力量去冲撞,不过那头鳄鱼就算是只让我使用肉体的力量,也能轻易制服的。”周明落再次一笑,一扬手,那头在周父周母眼中恐怖的大鸟直接就凭空消失,再次看的周父周母一阵瞠目结舌。

  而后周明落又一番手掌,手心里蓦地就多出了一团火焰,顺手一仍,那团火焰直接就滴落客厅里的床榻上,整个床榻也轰的冒起一团火焰,被剧烈点燃,不过等周明落又一挥手,那头消失的大鸟就再次出现,猛的一闪翅膀,原本还是燃烧的剧烈的火海,轻易就被扇的熄灭。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周中元和丁淑英也一次次看的瞠目结舌,全都是傻傻愣在那里,不管怎么看,他们似乎都有些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幕,他们的儿子什么时候变得能扬手就放出一道雷电,还能手仍火焰,而且养了这么一只体型庞大,连子弹都丝毫不怕,像是吃炒豆一样的惊人大鸟?

  这也太夸张了吧,这都和以前老一辈嘴里传说中的妖魔鬼怪一样恐怖可怕了,当然,很快的二老就把妖魔鬼怪从脑海里摒除,他们可不觉得自己的儿子是妖魔鬼怪,恩,那就算是超出了正常人的范畴,说是仙神一类,也比妖魔鬼怪好听多了。

  所以二老也只是傻傻看着周明落,非要小周给个解释不可。

  …………………………第二天,城内前。

  曼谷城内,指的是多王宫寺院等古迹所在地,一个地方就有著名佛寺七座,其中以帕司山碧佛寺最为著名,相等于曼谷的玉佛寺,被联合国科教文组誉为“吴哥窟第二”。

  著名的挽巴因夏宫,坐落在四周为湄南河环绕的小岛上,东墙附近的帕空母大佛,更是泰国最大的佛像之一。

  旅游还在继续,不过眼下站在街道上的周父周母,表情明显有些古怪,时不时从陪在一侧的周明落身上扫过,依旧会冒出一丝惊疑来。

  没办法,昨天他们接收到的信息实在太过震撼,二老一时间还真是不好接受,哪怕这些都是他们亲眼所见,可那些事还是太过玄奥了,当然除了惊疑和震撼外,对于昨天周明落勇猛的去救连渡一事,二老也真的没了丝毫怨言。

  感情事实还真是如周明落所说,他做那些事真的没一点危险,既然如此,他们可也当然不会阻止了,还是那句话,二老虽然在这方面有些自私,但那是因为他们以前眼光所限,生怕儿子为了救别人而让自己出事,这对于已经有过一次丧子之痛的周中元夫妇来说,无疑是他们根本无法接受的,但这并不是二老自私到一点都不想帮助人,他们本质上还是很善良的,只要儿子没事,那可也很愿意帮助人的。

  既然知道了周明落救人不会出事,他们自然就又表示赞同了,甚至此刻,二老对于昨天那么多连渡一家三口一事,都还有些不自在起来。

  “你这个臭小子,我是不管你了,爱怎么地就怎么地吧。”

  又站在原地等了一回,视线再次从周明落身上扫过,周中元才蓦地冷哼一声,背着手别过了头,不过周母此刻却是一脸兴奋,很是即紧张又忐忑的道,“世界上真的有那些神仙鬼怪啊,我就说嘛,小时候姥姥经常给我讲故事,说是碰到什么这精那精,我长大后还以为是骗人的,没想到都是真的啊,昨天咱们见得那个,可不就是老鹰精么,小落,你不是说家里还有一头熊精、虎精外加蛇精么?回去以后赶紧让我看看啊,对了,那蛇精是男的女的?故事里那些蛇精可都不是好东西,经常变成女人骗男的,你以后可要小心点啊,虽说他们都听你的话,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咳,男的,那蛇精是男的~”一语落地后,周明落顿时无语,他也没想到自从父母了解过自己的事迹后,父亲也就算了,多数时候是在沉默寡言,可母亲的兴致真是不小,这也或许和母亲从没接受过正规教育有关,小时候估计真听过不少长辈们讲的各种鬼怪故事,眼下周明落身边竟然真的带了一帮妖精,可也让她兴奋的厉害。

  虽然叫那帮神兽做妖精,真有些古怪,但严格说起来,他们可不就是妖么,至少某只老尸王对着几个小家伙时,可都是唤做熊妖什么的。

  不过母亲担心某只小蛇长大了魅惑男人,这可也够让小周冷汗直冒的,他们现在站在这里,就是在等连渡一家。

  昨天知道自己完全是可以轻松救人时,没一点危险时,父母这才真觉得内疚了,觉得那件事后对连家人摆脸色,有些不地道,所以早上这边主动给那边打了电话,请他们一起来城内游玩,那边自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毕竟就算能察觉出昨天的周中元对他们有意见,可那却是人之常情,任何一个做父亲的人都能理解的,他们自然也不介意。

  “来了,来了。”

  也就在周明落哭笑不得的解释了一句后,那边母亲一听蛇精是男的才立刻放了心,而原本站着的周中元也笑着开口,看向十多米外的路边,随着一辆出租车的抵达,连渡、张婷以及跟在张婷身后的连右轩三人也出现在了那里。

  周中元更直接笑着上前就去招呼人,或许对于大人还有些不好意思,但周中元对上七八岁的连右轩,脸皮却还能放下,直接就上前逗弄起了孩子,“小大人,今天不会再吓得哭鼻子了吧。”

  “我才没有吓得哭鼻子,昨天是摔倒了,摔疼我了好不好,爷爷真坏,竟说些我的糗事。”一被逗弄,连右轩立刻急了脸,奶声奶气的就反驳起来。

  看样子似乎真是人长大了,被人掀出自己的糗事而感到很没面子一样,那气鼓鼓的为自己分辨的模样,可也可爱的紧。

  “呵呵,怎么和爷爷说话呢,你还知道要面子啊!那昨天哭什么?!”一句话就逗得一群人发笑,张婷更是轻笑着在小家伙头上凿了一下,多少带着一丝诧异看向周中元,这位现在和昨天周明落救人之后的态度相比,真是变化好大啊。

  当然这是好事,不然他们可也真不好意思再和周家人一起游玩了。

  所以对于这种变化,他们也不想多问。

  “小家伙,过来。”周明落也在此刻踏步上前,笑着对连右轩招手,一句话,小家伙直接一愣,而后就马上甩开了被妈妈拉着的手,呼的跑向周明落,那模样竟是很激动和兴奋,昨天他可就一直对小周崇拜的紧,只是被小周吓了一次,不敢表达亲近了,现在见那边和颜悦色,可也真是兴奋。

  等扑到周明落身前连右轩才兴奋的瞪着大眼睛,压低声音道,“叔叔,我可听话了,以后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你能教我功夫么?”

  “呵~你还想学功夫?”周明落一愣,才蓦地弯腰抱起连右轩,轻刮着小家伙的鼻子笑道。

  “恩。”小家伙丝毫不以为意,也不觉得掉了面子,肯定的点头,随后扭了下头,见后面的大人都是笑着看向这里,小家伙才又神神秘秘的把嘴巴凑到周明落耳朵边,“叔叔,你那么厉害,是不是因为小时候经常帮老母鸡孵蛋啊?那样可以变得很厉害么?如果是的话,等我回去了也要那么做。”

  “……”

  周明落瞬间无语,看看小家伙兴致勃勃的眼神,真恨不得一头撞晕他的。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