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这个人渣

   “啪。”

  别墅里,方大师并不知道自己的一切反应已经落入了别人眼底,依旧是坐在沙发上,享受般的微晃着脑袋,品着杯中美酒一脸轻松惬意,直到一杯酒喝完这位才又蓦地起身,抓起身侧桌前一个遥控器按了一下,脸上才闪出一丝激动。

  随着激动的神色,卧室内一个墙壁蓦地就向着左侧横移,等墙壁彻底移开后,里面的一切才彻底暴漏出来。

  这墙壁之后竟是一个广阔的房间。

  不过这房间却是布置的奢华银靡,粉红色的灯光照耀下,四周墙壁上尽是一些勾人无比的色情壁画,中间一个水池,冒着暖洋洋的雾气,同样有一个惟妙惟肖的裸身女子石像耸立,关键部位更是营造的美轮美奂,极为逼真。

  而水池中还铺满了鲜嫩的花瓣,石像到水池一边更有一张悬浮水床上,上面是一个被捆绑着四肢,成大字型摆布的清秀少女。

  少女只有十一二岁模样,白嫩细长的美腿上套着诱惑无比的粉红连裤袜,中间部位却已经被撕破,刚刚冒出零星黑色的粉嫩溪谷,却有着令人触目惊心的肿胀。

  而且少女雪白的上身更隐约可见一道道深红的鞭痕,俏脸上更是双眼红肿,隐约还残留着一丝泪痕,嘴里塞着一团黑色的物质,认真看去,才能隐约辨认出楼空的黑色内裤。

  “呜呜~”

  一见到墙壁移开,少女眼中直接闪过一丝慌张和哭意,更是猛的弹动起了娇弱的身子,不过这弹动,却只让那美好的躯体在水面时隐时现,搭配鲜嫩花朵的烘托,越发显得勾人无比。

  “主人。”

  几乎是同时,在水池之外却有另一个十八岁左右,身材凹凸有致,周身只披着一层轻纱,各种美妙处在银靡灯光下彻底绽放的少女,背对着方大师屈膝跪在白绒绒的地毯上,撅着丰盈的美臀,圆臀细腰,一个无限美好的身躯简直夺魄勾魂,整个私处也因为诱人的姿势而显得浑圆饱满,正常人一眼看去,恐怕就要被诱惑的兽血沸腾。

  “小妖精,等我收复了这个小东西再来宠幸你!”就算是方大师久经阵仗,看到那对着自己撅起的雪白翘臀,一样马上就在下身松软的长裤下支起了一个帐篷。

  不过他还是把眼光从背跪在那里的少女身上移开,转而贪婪的看向了水池中的少女。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这恐怕是所有正常男人的梦想。

  方大师也不例外,不过怎么说呢,他的身份经历注定了不敢去对任何人掏心掏肺,因为他深切知道只要有其他任何一个人知道他的秘密,那对他就是一种威胁,可能被拆穿。

  所以这辈子方大师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结婚,也没有恋爱什么的。

  但他同样有需要,而且生怕自己在尽兴之后胡言乱语,所以在外面他也绝不会胡来,更别提他偏好幼女,以及一些姓虐花式,一般在外面也享受不到这服务。

  同样他也不想让那些崇拜他的富豪知道这些。

  所以他的渠道就是专门从外面掠拐幼女,带回家里像奴隶一样圈养,调教。

  这么多年他拐来的幼女没有几十个,但至少也有十多个,个个都是百里挑一的小美女,但可惜的是其中有九成都忍受不了他的折磨而身陨。

  也只有眼前背对着他跪伏在地上,撅着高高的美臀等他临幸的女子,是从10岁就拐来,经过这么多年调教也依旧幸存,更是彻底变成他的傀儡和姓奴的存在。

  玩了这么多年,他依旧对那女子兴致不减,反而越发迷恋。

  不过怎么说呢,再好的美食吃多了也会腻,方大师眼下就有些腻了,至少和水床上那个新拐来不久的少女比起来,对方的吸引力明显差了许多,哪怕那个少女还没有被调教完毕,还是一匹充满野姓的烈马,但他有的是时间。

  “小野马,别急,我这就来安慰你!”眼中闪起一丝色欲魂授的色泽,方大师一把扯掉上衣,露出已经微显老态的皮肤,才银笑着踏步走向水池。

  而那水池中的少女也再次剧烈挣扎起来,一行行清泪再次从眼眶滑落,眼神也变得有些空洞和麻木起来。

  不过也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警报声却蓦地在卧室内响起,而后院落里也突然传来了一阵阵狂野的狗吠。

  这一下突变才蓦地让方大师一惊,猛的止住前行的步伐,而后只是停顿了不足一秒,就唰的奔向卧室,“有人闯进来了!”

  某大师心下有很多秘密,所以只要不是在老巢里他一直都是在伪装,而一个人一直保持伪装同样是很累的,只有在这里他才敢卸下所有伪装,所以他这个家的防护自然也很周密。

  不止是在院里院外有各种监控设置,可以保证不错过整个院落任何一个角落,而他的院子里更圈养着十多条由他亲手养大的藏獒。

  他相信在忠诚度方面动物要远远比人类可靠,所以这个院子,他并没有雇佣保镖佣人什么的,而负责看院子的就是十多只凶猛的藏獒。

  外人若是正常拜访当然会通过电话或者大院外的门铃通知他,也只有有人不经允许擅自闯入时,才会有这种警报泛响。

  一眼扫过窗外,这位下一刻蓦地就抓起遥控器,先是快速关了移动墙壁,同时也打开了卧室内一个超大型液晶屏幕,屏幕上也立刻出现了一个个分隔错落的小方块,全部是他院子里各个方位的监控情况。

  等一眼看到某个小方块,也就是别墅前厅草坪上正踏步走着两道身影时,这位才又按下遥控,把小屏幕放大了最大。

  而后屏幕上的两人也映入了方大师眼帘,这位也当场眼皮一跳,怎么会是他们?

  两个在屏幕上并肩而行,正穿越草坪走向自己别墅正门的正是周明落,还有那个身高接近两米看上去帅气逼人的男子,也正是他不久前从酒店回来前唬了一把的男子。

  同样的在两人踏步行走中,四方左右十多道身影也全都是呼啸着疾奔而来,正是某大师圈养的十多只藏獒。

  每一个藏獒身高都在一米以上,体型彪健,看上去就像是绝世凶兽一样惊人。

  “不好。”那两个可是他准备抓在手里的贵客,而他也早就有过命令,一旦有陌生人肆意闯进豪宅藏獒们可是会真的下嘴的,如果把这两个贵客咬残,那可有些不好。

  所以在这一刻方大师眼中也闪过一丝紧张,不过就在他准备通过声控设备让藏獒们停止攻击时,监视器里发生的一幕却瞬间让大师眼睛一凸,傻傻愣在了那里。

  只见面对十多条藏獒的横扑直下,踏步行走中的大帅哥却是一挥手,嘴里重重骂一声滚开,而后十多条都在半空中腾着身子的藏獒们轰的一下像是受到了重击一样,全部扬空向后抛飞,十多条一条不拉全都被这一挥手给击飞了出去,可问题是……问题是他在监视器里看的清清楚楚,刚才那个男子手里并没有任何东西,没有任何武器。

  而那只手也没有碰到任何一只藏獒,刚才最近的藏獒,距离他手心也还有一米多远。

  这……这一幕明显已经超出了人类的正常认知。

  违反了科学原理啊,就好像那个男子一挥手,就从手心里爆发一层无形的力量风暴,瞬间卷飞了所有藏獒。

  而且所有藏獒在跌飞后,也全都死死瘫在地上一动不动,仿佛全部死了一样。

  这让某大师如何不惊恐?

  傻傻的惊恐中监视器里的两个男子却是一步不停,踏步走向正门,而后距离那扇门还有两米多,原本闭合在一起甚至是锁着的房门就无风自开,发出咣当一声脆响,两人也继续踏步,直直走进了大厅,奔着卧室而来。

  他的卧室在二楼,两个人穿越大厅还没走上二楼台阶,房门就也轰的大开,跟着哪怕是不用监视器,方大师也很快就见到了正从楼梯上踏步而上的两道身影。

  也是直到这时某大师才身子一软,骇然发现正在走来的某个大帅哥,眼眶里竟不是正常的人类之眼,而是跳跃着两团幽绿的火焰……之前这位在监视器里低着头行走,他没能看清,现在那位却是早已抬起头,瞪着两团绿火死死盯来,一眼就让他浑身毛骨悚然。

  “你……是什么怪物?!”

  两腿当场就软了,想起之前诡异的一幕幕,再加上那双明显不是人眼的眼瞳,方大师隔着十多米距离却呼呼呼的踉跄后退,直到退到一张书桌前,才猛的撑在了那里没让自己倒下,不过这位却也早已经吓到崩溃。

  死死看着老尸王,原本出尘脱俗的脸庞气质,此刻也早已被密密麻麻的汗水替代。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自己这次到底骗了什么东西?

  不过面对这问话前面两人却只是踏步走来,并没有一丝言语,周明落脸上,是似笑非笑,一脸玩味的神色,而那个怪物却是看不出丝毫表情,只有两团绿火在跳动。

  再次被吓得差点魂飞魄散,方大师才身子一动,急急就转身摸向书桌的抽屉,而后竟是在一个呼吸内唰的摸出了一把手枪,更急急转身对准了前方两人,嘴里也发出一声尖锐之际的惊叫,“不要过来!!我开枪了……”

  这位本是在惊恐无比的尖叫,可是这叫声才喊出一半,他就蓦地感到手心一空,原本抓着的枪支竟是消失不见,而前方那个绿火怪物手里,却多出了一把手枪,正是他手里不见的那把。

  这又让某大师再次崩溃,到底怎么回事?这枪怎么过去的?

  那个怪物距离这里还有七八米呢。

  而后方大师就眼睁睁看着某只怪物大手一握,原本坚硬的枪体也瞬间被对方抓成了铁泥。

  那双一直盯着他看来的绿火,此刻更是频繁跳动……一股腥臊的液体呼的就从大师胯下喷薄而出,某大师也当场跪了,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我错了,我错了,我不是大师,我是骗子,二位爷爷,饶命啊!!”

  若是到现在他还想不出前方两个为什么出现在他家里,那就真的是白痴了,毕竟这位可是很牛逼的心理学大师,肢体语言学同样是大师级人物。

  从这两位出现后的动作反应来看,无一不说明着对方早已看穿了他的身份。

  而这两个家伙也绝对都不是人。

  在这样的怪物面前他能做什么?除了磕头求饶,他实在想不出其他应对措施了,甚至在这一刻他似乎终于有些明白过来,那个姓周的为什么年纪轻轻,却能拥有让何家都畏惧的能力了,周明落刚才虽然什么都没展露,但只冲刚才这两个是并肩行走,而周明落在那个怪物身侧时神态表情也没有一丝恭敬或者害怕之色,这就说明两个家伙不是从属关系,而是对等关系。

  而能和那样一个妖怪对等存在的,那不也是妖孽么。

  现在他真想狠狠给自己来上一耳光的,自己这次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啊,原本以为可以骗骗有钱人,让他事业更上一个台阶,谁想到这都骗到非人的存在头上了?

  也怪不得人家会这么愤怒。

  撕心裂肺的哭声一声赛一声高,仿佛某大师真的在为自己的过错而痛心疾首一样,“周爷爷,还有这位爷爷,我真直到错了,您二老就饶了我吧……”

  也是直到这时两个走来的身影也蓦地全都一愣,老僵尸脸上更闪过一丝嫌恶的姿态,不过尸王的怒火明显不是那么容易平息的,很快老僵尸对着小周道,“我原本是准备把他练成尸兵,永生永世不得超生的,你有更好的意见么?”

  一句话周明落也微微皱眉,这惩罚会不会狠了点?

  他现在可也不是随便假慈悲的人,手上一样沾染过血腥,而对于一个老骗子自然不会可怜,这倒不是因为他自己都差点被对方所骗,只是愤怒于这家伙妄图通过他的父母来欺骗他。

  亲人这块向来都是小周的逆鳞,绝不容外人胡来的。

  当然若只是这点也就算了,关键是周明落之前却看到让他也愤怒的想杀人的一幕。

  老僵尸若是直接杀了他他绝不会有丝毫皱眉,不过把对方练成尸兵,永生永世不得超生?微微皱了一下眉,他才又蓦地释然,或许那比死亡更恐怖的多,不过老僵尸要那么干,他却也懒得阻止了。

  对黑社会,杀人放火一类,若只是在国外的周明落都有很大容忍度,可是这个人渣,他真懒得多说一句话,“只要你不觉得麻烦,随便。”

  等这句话落地老尸王却也一顿,随后才哈哈一笑,“麻烦?我倒是不觉得麻烦,不过现在若再这样对他,真有些脏了本王的手!!”

  一声长笑落地,老尸王双眼一动,眼眶里两团绿色火焰蓦地飞出零星一点,看上去那双跳动的绿火并没有减少,可分出来的火焰却瞬间扑上跪在地上求饶的方大师身上,而后轰的一声,原本一个大好的活人连尖叫一声都来不及,就彻底化为了一片灰烬,消失的干干净净。

  “本王生平最恨这种下做人,就算本王要临幸谁,也是你情我愿,绝不会有丝毫勉强,事后同样会给她好处,而且本王生前长得就是这个样子,没有弄虚作假,你信不信都好,我走了。”再次怪笑一声,老尸王蓦地看了一眼之前的活动墙壁,才凭空消失。

  这话倒让周明落一愣,老尸王这句解释是什么意思?

  不过看着老尸王离去他却很快苦笑起来,老尸王可以一走了之,他呢?他若是也一走了之,恐怕要不了多久,里面两个少女得活活饿死。

  无奈的低叹一声,周明落透过墙壁缝隙,瞬间放出一道道电流,开始在活动墙壁对面找衣服,奈何找了片刻他却愕然发现整个充满银靡气息的房间里,竟然只有那些暴漏无比的情趣衣物。

  “这个人渣。”低骂一声,周明落电网放开,很快就从远处找来两套简单干净的女装,而后隔空运送到自己面前。

  下一刻移开活动墙壁一线缝隙,让电流侵入,屋子里两个少女才同时昏迷了过去。

  这件事他不是不想假手他人,只是……一旦让他人插手,岂不是等于知道他杀某大师?所以老尸王使唤不动,他也只能自己动手了。

  打晕了两个少女,让电流以对人体无害的程度幻化成一只只大手,先切开被捆绑的少女绳索,把其拖出水池,而后替两个少女换上整齐衣装,周明落才又艹控电流覆盖在整个院落,把所有一切痕迹彻底磨灭,包括十几只藏獒都被电流考成了焦炭。

  做完这一切他才又卷起两个少女,一步跨出了屋子,呼唤来大海雕,腾空消失。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