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你是谁

   “结账。”

  老僵尸要的酒都还没有上完,主要是那边调酒的速度远远跟不上两个酒桶喝的,不过现在某尸王已经拉风无比的扛着妹子走人了,周明落却也没了留下来喝酒的兴致,哭笑不得的冲调酒师招招手,等支付了费用后,小周才起身向外走去。

  临走前他回头看了一眼刘倩,发现那妹子也在郁闷不已的结账走人,小周才又哑然一笑,心下也是一阵古怪感翻腾。

  那个老怪物到底是来喝酒的还是泡妞的?尤其一想到那位真的带人走了,他就免不得一阵邪恶思想乱窜。

  那个被带走的美女,还是自求多福吧。

  踏步走出酒吧,就在周明落快要抵达自己车子附近时,后方却突然传来一声惊呼,“放手,你干什么?”

  这声音很熟悉,正是那个刘倩的,而且此刻这声音里还充满了慌张和焦急,乃至带着一丝愤怒,等周明落转身看去才发现在后方十多步外,正有两个醉醺醺的男子围着刘倩,其中一个是三十多岁的老外,金发碧眼的样子看上去也有些帅气,另一个则是二十多岁的黄皮肤男子,装扮极为妖艳,画着浓浓的妆,带着大大的耳环,鬼一样的造型里,一样有种很奇怪的美感。

  眼下那老外正一手拉着刘倩雪白的手臂,另一只手则是拎着一个瓶子,叽里呱啦讲着什么,另一个男子则是在哈哈大笑,“美女,那么生气干嘛,陪我们喝两杯?”

  “放手,再不放手我报警了!”刘倩满脸温怒,一直在甩着想要从那老外的拉扯中挣脱,奈何却甩不开,从而显得越发焦急起来。

  街头人很多,还有不少人一样是蹲在路边拿着酒瓶,嘻哈哈在看热闹。

  “你们干什么?放手!”

  拉扯进行中,却也突然有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踏步上前,对着两个男子怒斥,可才斥责一句,那个画着浓妆的男子蓦地就一眼扫去,满脸冰冷,而左右本是蹲着看热闹的人也呼啦啦站起来一片,全都拿着冰冷的眼神围向那青年。

  一瞬间青年原本气愤填膺的气势蓦地就泄了,带着一丝惊疑看了看左右围上来的青年,才唰的低下头,灰溜溜就走。

  这毕竟是闹市街头,港岛很繁华的地点,虽然时间已经不早了,可行人依旧很多,遇到这种事,加上被搔扰的刘倩看上去极为出众,不管是身材还是容貌都能算是千里挑一的,自然会有人想来一段英雄救美什么的,奈何自那青年一出场,一败走,整个过程不过几秒钟时间,左右就算还有想英雄救美的,也立刻止了趋势。

  而那个拉着刘倩的老外则是继续叽里呱啦的说话,手上蓦地发力,都有带着小妹子走向一侧小巷的意思,这里已是上坡路,主街道上极为繁华,灯火迷醉,不过左右一样有小巷。

  “你干什么?快放手!”

  见对方拉着自己向偏僻地方钻,刘倩无疑被吓得不轻,当场就尖叫起来,可是这尖叫却很快就淹没在一片嘘声里,却是那个浓妆男子和其他一群拎着酒瓶的青年纷纷吹起了口哨。

  周明落嘴角也很快闪起一丝古怪的笑容,这都要走了,竟然还会遇到这样的事?好吧,既然被看到了,小周当然也不会坐视不理,这倒不是因为他多少算认识刘倩,也不是他对刘倩有什么想法,怎么说呢,周明落自己算不上嫉恶如仇,但见到该插手却也从不会犹豫。

  比如某次把几个被掳走的孩子送回家,亦或者街头救人,这种事只要被他撞见,他也从不会吝啬出手。

  微笑着踏步上前,直奔那个拉着刘倩要向小巷里走的老外,这步子很快,不过几个呼吸,周明落就轻松越过那个画着浓妆的黄皮肤男子,一巴掌挥下,拍在老外拉着刘倩的那只手的肩头,当场让那老外惨叫一声,蓦地松开手,而后充满愤怒的看向周明落。

  更是再也顾不得去拉刘倩,左手里的酒瓶呼的就砸向小周脑门,不过……这凶狠无比的一下,却只砸到半空就被周明落一扬手,稳稳抓在了那里。

  “谢谢,谢谢……”直到这时,刘倩才也从刚才的惊慌中苏醒,而后感激不已的看向周明落,虽然在这感激中也有几丝发愣,她似乎也没料到出手帮她的会是周明落。

  不过下一刻,刘倩满脸的感激却瞬间一滞,猛的就愣在了那里,因为周明落托着酒瓶的手一闪,那只酒瓶就从老外手里消失,彻底落进了周明落手里,而后小周又是一扬手,啪的一声,一个酒瓶子当场就在那老外脑门上爆裂。

  砸的那老外也当场发出一声惨叫,捂着脑袋就蹲下了身子。

  “艹!”

  “干他!”

  ……直到这时,那个浓妆男还有一群吹口哨的青年才纷纷反应过来,而后就全都大骂着向周明落冲来,一个个都是面色狰狞,由不得他们不怒,这老外可是他们的贵客,之前是周明落速度太快,转了几下就跑到了前面,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给了那老外一瓶子,见到贵客被打,那为首的浓妆男不止愤怒的厉害,甚至眼中还闪过一丝惊恐。

  而这惊恐也很快就全部化为了怒火,大步跑着冲来,这位看向周明落的眼神都恨不得宰了小周似的。

  一个先锋外加十多个后缀,十多道身影全都是举着酒瓶怒叫着向周明落杀来,小周还是云淡风轻的样子,可刘倩却吓得当场尖叫一声,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不过这尖叫却又很快嘎然而止,仿佛被人突然从中间掐断了一样,小妹子下一刻彻底呆愣着坐在地上,傻傻看着前方,久久无语。

  因为面对冲上来的十多人,周明落就是稳稳站着一步不退,在浓妆男跨步上前,举着酒瓶砸下时,周明落才手一闪,原本抓在浓妆男手里的酒瓶就消失不见,而后那酒瓶也啪的一声,又再次在浓妆男头上爆裂,一下子把一个大好青年砸的头破血流,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而后面冲上来的十多人,一样是随着啪啪啪啪连串声音响过,当场就跪倒在了周明落身前五六个人,全都抱着血流不止的脑袋跪在地上惨哼。

  一群人眨眼间倒下去六七个,剩下冲在后方的四五人才也蓦地一傻,全都死死压住步子,高高举着酒瓶,愕然不已的看着周明落。

  所有人的表情都和刘倩如出一辙,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这个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男子竟然这么能打,太夸张了吧,刚才一群人冲上去,有好几个都是扑在一个阵线,同时举着酒瓶要爆头,可前方却是手一挥,仿佛带起一片残影,跟着就是啪啪啪的好几人同时跪了下去。

  现在回想起来,他们一群人热些沸腾的冲锋,完全象是把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对方身前,然后把手里的酒瓶交过去,让对方拿起来爆他们的头一样。

  没看到么,现在包括那个老外在内,此刻已经有八个人跪了。

  八个人前后左右跪在周明落身前,全都是捂着头惨哼,而这一位却淡淡站着,接受八人的跪拜,尤其那么狠辣的连砸了八人,对方表情却依旧是云淡风轻,仿佛只是挥手拍死了一只凡人的苍蝇一样。

  这一幕的冲击力,实在太过可怕。

  可怕的几个高举着酒瓶依旧在犯傻的男子,突然都有人腿一软,差点主动跪了。

  “你走吧,这里交给我处理。”

  淡淡扫了前方还高举着酒瓶发傻的几人一眼,周明落笑着拍拍手,随手丢掉手里的瓶子,才转身对着吓怕在地上的刘倩道。

  虽然救了这位,不过这对他只是顺手而为,也并不想那边扯上太多关系,不过这句话却让刘倩愣了,走?她现在可以走了?

  愣愣的依旧是坐在地上,傻傻看着周明落,刘倩都有些不知道眼下该说什么。

  不过面对他发傻的表情,周明落再次一笑,很是古怪的撇了下嘴,“难道你还想让我送你回家么?”

  “不用,不用。”刘倩这才一僵,俏脸也有些微红,急忙从地上站起,深深看了周明落一眼,“我真的走了?”

  这家伙救她难得真的不求一点回报?哪怕对方是刻意贪图自己美貌,想借着这样的行为博取自己好感也好啊,可是他真就这么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问,直接让自己走人?

  “不要想太多。”周明落似乎也看出了小妹子的心思,再次淡淡一笑,扫过去的眼神却是纯净无瑕,不沾染任何一丝功利色彩。

  一眼之后刘倩再一次一颤,连雪白滑腻的耳垂都彻底红了,“谢谢你。”

  似乎都有些狼狈的冲周明落急急道了一声谢,小妹子才急急走向后方。

  看到那边走了,几个依旧拿着酒瓶子站在不远处的男子似乎都蓦地动了下身子,似乎想阻止什么的,可等周明落一眼扫过去,顿时就全都又吓得再也不敢动弹。

  而周明落也就那么静静站着,当看到那边刘倩走远,他才也蓦地抬脚准备离去。

  “小子,你……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现在拍拍屁股想走?我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你挖出来!”不过就在他才走出一步后,一直跪在周明落身前,捂着血流不止的前额在惨哼的浓妆男才呼的直起上身,眼中射出一丝怨毒的神色,死死盯着周明落。

  这个家伙是能打,能打的超乎他的想象,自己一帮子十多个人在对方面前,一个照面下去就被搞了个七零八落,土鸡瓦狗一样不堪一击。

  可这个世界并不是身手好就可以左右一切的,有太多东西可以让李小龙之类的牛人都得趴下受死,他开始没想到周明落这么能打,以为能轻松搞定,但就算这次失算了,只要他回过神,一样有各种手段报复。

  随着这话,走出半步的周明落却哑然失笑,哭笑不得的停下脚步看了脚下的家伙一眼,嘴角也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你是谁?”

  “我……”在浓妆男再次勃然大怒,直恨不得撕了上方那张俯视他的脸庞,更想报出自己的名号时,却没想到周明落压根不理会他的名号,只是拿出手机就开始拨号。

  周明落也的确是懒得理会,既然这个家伙似乎不死心,还想有继续报复的意思,他也不介意让对方彻底死心。

  港岛虽然他是第一次来,但佣兵们想来不会在这里毫无底气吧,毕竟这可是国际化大都市,整个东方世界最著名的几个城市之一,佣兵们既然在世界各地都钉的有暗桩,那不用白不用。

  一个电话拨出去,周明落才淡淡的对着手机道,“我在港岛兰桂坊,……找批人过来收拾残局。”

  “是,老板。”

  电话那边立刻恭声应答。

  而后周明落干净利落的收起手机,地下原本还准备报名号的浓妆男却傻了,怎么回事?刚才这货的语气,不对啊,这位之前的语气虽然平淡,却有一种高高在上发号施令,仿佛可以左右一切的霸气。

  而那话的内容也让他心下一颤,什么叫做找批人过来收拾残局?自己这次不会这么倒霉,惹到了什么不该惹的大人物吧?

  极度的惊疑中,这位却也有些不敢报名号了,心下更突然有了一丝狐疑,似乎刚才,自己真不该多说那么一句话,……虽然他丧钉的名字在这一带也算比较响的,手下也收了几十个小弟,算是一个小老大,但对于整个港岛而言,依旧只是个小人物而已。

  默默不语,狐疑的盯着周明落又一次次细细打量,也只是过了几分钟而已,前方街道上嗡的就驶来一连串车辆,足足四五辆车子,为首一辆是黑色奔驰,后面却是几辆面包车,唰唰唰的,一排车子全都在附近停下,为首一辆车子也蓦地跳下一个西装革履,留着光头的彪健中年,中年充满侵略姓的目光在左右一扫,一眼看到周明落后,才身子一颤,踏着小碎步就走了过来,同样的,在光头身后刚刚下车的一流西装男,也纷纷踏步上前。

  看着那边一群西服男,本还在惊疑不定的丧钉,一对眼睛蓦地就凸了起来,疯狗?

  前方那个赶过来的光头,可不正是在这一代有着赫赫凶名的疯狗?

  整个港岛黑社会复杂多变,最庞大的几个社团都是存在了几十年的组织,起起伏伏,一直都是那么几个,不过近些年政斧打击力度变强,几个老字号都在萎缩,转型甚至漂白,从而就又崛起了新的黑道豪强。

  前方的疯狗就是新崛起的猛人之一。

  如果要把港岛黑势力分个等级,疯狗就是标准的二流顶尖,都快要跻身一流了,手下控制的场子和区域同样不小,那些老字号也要卖这位不少面子的。

  而他丧钉虽然也算是个人物,但说白了也就是三流存在吧,对上前面的疯狗,却是连提鞋都不配。

  刚才这个家伙不会随便一个电话出去,就能把疯狗叫来吧?

  也就在丧钉死死抬着眼睛看去时,光头男也终于带着一票人走了过来,十多个西装革履,体型矫健的男子全都抵达周明落身侧,深深一鞠躬,态度恭敬的只差当场跪下了。

  “周先生。”

  “恩,这里交给你了。”周明落淡淡一笑,摆摆手,才起身踏步向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有人来处理,他自然可以走了。

  而在周明落走动中,那边以疯狗为首的一帮男子也一直都是恭恭敬敬的弯腰恭送,从头到尾,头都没人敢抬一下。

  直到那边脚步声彻底远离,疯狗才蓦地直起身,先是对着周明落走去的方向深深看了一眼,才蓦地扫向后方,嘴角也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我当是谁,原来是丧钉,带走!”

  没了幕后大老板的大老板在场,疯狗的彪悍气势才瞬间飚扬,一句话发下,一票西装男也全都利索上前,一人一记手刀,把十多人全部放趴下,甚至整个过程里哪怕是那些还站着的青年们,都根本没人敢反抗,全都是颤抖着任由对方施为,原因无他,这位老大的威名太响了,响的他们根本不敢反抗,如果不反抗,可能只是被毒打一顿,来个骨折什么的住院一阵子吧,但如果反抗,那可就是有姓命危险了。

  不过在浑身颤抖中,一群人却全都是面如死灰,欲哭无泪的看着丧钉,老大,你刚才没事说那句话干嘛?好玩么?没看刚才那位煞星都要走了,结果你来这么一句,人家一个电话就让赫赫有名的疯狗过来打下手?

  这……这不是找虐么!

  不止他们是这么看的,这一刻丧钉同学却也哭了,低着头任由疯狗像是拖死狗一样拉着他的衣领走向车子,他突然发现自己点真的很背很背。

  不过现在他却是后悔都没机会了,很快,十多人就被逐一拖进面包车,而后一排车辆才又呼啸而去,这一带也重新恢复了平淡,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