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 面子也太大了

   “你那个周明落,到底是做什么??”

  喜宴进行中,林超和朱婷婷的婚宴,就摆在中华饭店一座专门用以宴会招待的大厅里,满满的大厅里足足摆了好几十桌酒席。

  右侧一桌酒席上,坐着的是七八个年轻身影,在此刻桌子旁的部分人是如常的说笑吃喝,但也有人一直都是心不在焉,整个人仿佛都没在酒桌上,只是拿着一种极度愕然的眼神看向不远处的几张桌子。

  看着看着,杜春来再也无法压制心下的震惊,更充满惊疑的在身侧的刘红面前低语。

  由不得他不震惊,早上看到林超准备的婚车,已经把他惊得目瞪口呆了,可那种震惊,也远远无法和眼下相比,毕竟那一溜超级好车,虽然谁都知道不可能轻易租来,因为北口市根本没有那么夸张的公司有那个实力。

  但北口市没有其他地方也没有么?说不定这是林超从其他地方租来的吧,那一定是租的,不然那一排价值一两亿的车队,哪是他们能买得出来的。

  所以早上时杜春来虽然震惊,觉得以前是小看了林超,那种车队恐怕他都租不来,但那种吃惊和眼下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看看现在远处的几桌人吧,一桌上是市公安局局长、财政局局长、工商局局长、一桌子七八个全是市里的重要单位一把手,或者他不认识的人,外加一个新郎这边出的陪客,而那个陪客,就是林超在省警察学院赶过来的室友,莫小奇。

  另外一桌上,就是市农业局局长、文化局局长等一帮子领导,甚至是市建委主任,他杜春来眼下所在单位的大老板都在场,那一样有几个他不认识的,还有另外一个陪客,一样是林超在是警察学院的室友,崔广超。

  再有就是第三桌,市政斧办主任,市委办主任等等……这桌子上的陪客一样是林超的同学,就是昨天和刘红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的王祥鹏。

  能认出这么多人,一是眼下的杜春来也是体制内的,总算是个科级,外加家学渊源,老子就是某市局副手,平曰里自然关注这些信息,可是,可是杜春来还真心希望自己没能认出的,主要是那边的一群人给人的压力太大了。

  这几桌随便拎出来一个,恩,陪客除外,都能把他吓趴下的,可是现在怎么全都参加了林超的婚礼?这也太夸张了吧!

  别说是他了,就算他老子过来都差得远,可以说都没资格上桌的,他老子只是个副手,还不是常务副,顶多算是局里三把手而已,见了一把手都差得远。

  可就算这样,这么几桌子大佬们这竟然还不是那边的主宴席,主宴席上才是周明落几个,那一桌的人就是周明落、另外两个青年,还有两个老外他都不认识,但被他认出来的两个,却把这位吓得呼吸都有些不怎么顺畅了,一个是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宋中平,另一个则是副市长张卫军。

  而看的出来,那一桌上的人明显是以周明落为尊的,只要小周举杯,其他人包括宋市长在内莫不是全部举杯,没一个怠慢的。

  除了周明落另外两个年轻人地位似乎一样丝毫不比两个副市长低?这又会是什么人?省里的大人物?

  这……真是让杜春来傻了,傻得想拿脑袋撞墙,只要能把自己撞得清醒过来,也比置身这么一串让人惊粟的噩梦里强多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一次应付式的随着女朋友来参加一次喜宴,甚至他都知道女朋友有带他来炫耀一把,抖一抖身份的意思,原本他也觉得自己很牛逼的,肯过来吃个喜酒,已经是给那边天大的面子了,可现在他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有多好笑。

  尤其是昨天那个被他无视的厉害,甚至是嘲弄不已的周明落,眼下一帮子市领导在他面前都丝毫不敢摆架子?反而姓周的在市领导面前,就算不刻意去摆,也被市领导们无形中烘托出了一种尊贵的气息。

  见到这一切杜春来哪还吃得下去饭,喝的下去酒啊,根本就是早傻了。

  “什么叫我那个周明落?你吃醋了?你不是说过不在意么?那都是以前的事。”杜春来傻眼的厉害,完全就是拿着筷子在发呆,刘红却也惊疑的厉害,她不是体制内的,也没有官方背景,怎么可能认识一帮子领导?今天来的人那么多,那帮领导坐在那里自顾自吃喝,除了看上去都是西装革履的样子外,也和其他酒席上的人没多少差别的。

  所以她至今都不知道太多,只是对于杜春来突然蹦出来一句你那个周明落,明显有些反应不过来,是啊,什么叫她那个周明落?她以前是喜欢过周明落,也算是第一次喜欢异姓,算是记忆很深,现在能有幸重逢,也想多知道些对方现在的情况,但那毕竟是以前的事了,已经过了那么多年,现在她也是有主的人,并没有再想太多,可听杜春来的话,是妒忌?嘲讽?还是揶揄?

  不过在疑惑中不管怎么看,她却发现这些情绪根本不在杜春来的话里。

  当这边质问之后,杜春来才终于有了一丝清醒,随后就是重重一叹,也不多做解释,只是崩溃不已的道,“吃醋,我哪敢啊,我算是明白他昨天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当一个人问另一个人有多少资产时,对方回答不清楚,不知道,套上昨天的背景,那很容易被人理解人钱少的不少意思说,不好意思说出来丢人。

  可现在看来,那绝对不是那回事啊。

  就冲那边这几桌酒席,都足以让他明白很多事了。

  现在的杜春来只有崩溃感和苦笑,甚至是深深的羡慕和妒忌,那么几桌子恐怖的宾客,他老子过去做陪客都不够资格的,他更是羡慕的心酸眼绿,恨不得一瓶换人家一杯酒都行,可他根本没这个资格,但是……但是王祥鹏、莫小奇几个,尼玛竟然就这么大摇大摆的陪着上桌,陪着一帮子领导吃吃喝喝,看上去那帮领导还对这几位也算客气,这叫什么事啊。

  他当然知道这完全是周明落的面子,毕竟那主席上市委常委都以小周为尊的意思,一帮局领导会出现在这里也就不奇怪了。

  现在他不止是崩溃和苦笑的厉害,更是想哭的心都有了,要是昨天他没那么蠢,说不定现在他也能上去喝几杯的,这可是他做梦都想要的待遇啊。

  奈何,现在那也只能是做梦了。

  至于吃醋什么的,那更是一点都没有,第一次知道周明落是刘红以前喜欢的人的时候,他也根本没吃醋,毕竟虽然他有些高傲,瞧不起那边,可有件事却的确很明白,那就是每个人都有过去,这一点是无法否认的,这方面,其实他看得很开。

  所以这种情绪在今天之前,一直都不曾有过,至于现在?他真是不敢吃醋啊,毕竟他也看得出来,那边的周明落和刘红之间根本什么都没有。

  “到底怎么回事?”等这句话落地,那边刘红再次一怔,才傻傻看向杜春来,刚才那句话,的确让人疑惑。

  “我也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呢。”杜春来却再一次,欲哭无泪。

  ……………………这边酒桌上有人欲哭无泪,喜宴某一处,同样有人正拿着一个计算器,震惊的满脸呆滞。

  而后看着计算器上的八位数字,站着的身子都有些站不稳,仿佛随时要滑倒一样,这位却是一个四十七八的男子,一张脸上虽然多有风霜之意,可却依旧能看得出年轻时帅气俊朗的面孔,正是林超的父亲林国辉。

  林国辉身侧是一个面貌上依稀也和林超有些相似的妇女,正是林超的母亲张茹萍。

  “国辉,你没算错吧,真有这么多?这也太……”此刻的张茹萍同样是满脸呆滞,因为她怎么也不可能想到,儿子结个婚罢了,竟然收到了一千多万礼钱。

  他们家就算是把眼下的房子卖了,也不可能有这么多钱啊,他们在市里买的房子也不过是贷款买的,两人做的小生意,一样不值一提。

  原本因为儿子结婚,家里的积蓄一下子也掏干了,外加还要替儿子贷款买个新房,外加装修什么的,现在林家财政都是负债状态,这婚礼办下来,或许会收到一定的礼钱,可他们最多也就觉得收个几千块上万块,那已经不少了。

  没想到这一下子收了一千多万,也太夸张了吧!!

  这不止能一下子把林超的房贷还了,再买辆车都绰绰有余,那还是指的好车。

  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却在一次婚礼上收礼钱就收到了,这让二老如何不震惊。

  虽然他们昨天也听儿子解释了,那是以前儿子高中时一个同学现在很猛,今天接车的车队就是一个见证,但收到这么多礼钱,还是出乎意料太多了。

  “我去问问他,这么多钱拿着烧手啊。”沉默了片刻,林国辉才蓦地身子一颤,踏步就走向就在带着新娘挨桌子敬酒的林超。

  等到了地点,林国辉先是冲桌子上的宾客道了下歉,才抓着林超就走,拉到一边后,林父也没有直接说话,只是盯着林超不住打量,直到看的林超都浑身不自在了,更是开口问了句怎么了,林国辉才惊疑不定的道,“小超,你那个姓周的同学,面子也太大了吧。”

  “怎么了?”林超再次一怔,而后等父亲拿着计算器递到他眼前,一眼看到上面的数字,林超当场也晕了。

  林国辉也直接苦笑道,“你那同学送的是一张银行卡,里面88万8888存款,另外还有五张银行卡全部是这个数字,六张卡加起来,就是五百多万礼钱……”

  “不是吧?”一听这话林超这直接晕了,他知道周明落送来的是银行卡,可开始也以为就是8888之类的数字吧,毕竟那么大一把钱也不好抓,送卡正常,可是,88万8888,六个八的数字也太夸张了吧。

  而且这样的卡他收了六张?恩,周明落一张,李东阳、熊昆、克莱门特各一张,今天过来的文森特、奥特各一张,这就是六张。

  “这还不止,还有什么赵总、王总、张总、李总,少的是八万八,多得是十八万八,你从哪认识这么多总的?都是冲那个周明落面子来的?这一帮子这总那总,加起来也送了六七百万,人太多了啊,什么总的就有三四十个,甚至还有这家中华饭店的老板,也送了一个八万八的红包,咱们今天这一顿也远远吃不了八万八啊,这还是纯银行卡的礼钱,还有现金……里面包着一千块的,咱们收了四五十份,我一样一个都不认识,又是四五万,比起来咱们亲戚什么送的,就……”林父再次一叹,说出来的也再次让林超晕了。

  这不算不知道,一算还真是吓一跳啊,毋庸置疑的,这些这总那总,全是冲周明落面子送的,甚至很多这总那总,估计周明落自己都不认识的,之前迎客的时候没见到么?周明落连这局那局局长都不认识,何况这么多总的?

  可他不认识,不代表人家不卖小周这个面子。

  这倒好,周明落一个面子,不止让他结婚的喜宴上来了一大群身份恐怖惊人的宾客,收到的礼钱一下子都上了八位数,尼玛快比他老丈人一家的总资产还多了。

  这钱,真烧手了!

  在林超猛的打了一个寒颤时那边新娘朱婷婷,还有原本已经坐下的朱父朱母,似乎也察觉出了这里的异样,基本都也走了过来。

  “小超,怎么了?”

  “出什么事了?”

  …………过来后那边都是狐疑的看来,而后……等林超苦笑着把事情解释一遍,所有人都瞬间傻眼了。朱父朱母先前已经受到了不少刺激,也算是觉得自己神经坚韧了,谁想到现在又被刺激了一把,女儿结个婚,女婿那边来了个贵客,然后冲着贵客的面子……送礼钱的加起来都送了上千万礼钱?上千万的纯现金,真是比他们公司总资产都多了。

  “这钱烧手啊,太多了,我去找他。”愣了好久,林超才终于反应过来,看了眼父亲,然后林国辉马上从身上取出来一大把红包,里面全是装的银行卡,就这些银行卡,就是一千多万的资产了。

  “明落,过来下。”抓着一大把红包走到小周所在的酒席钱,先是冲其他人笑了笑赔罪,而后林超才对周明落招手,等周明落带着一丝疑惑出来,林超才马上把事情讲了一遍,周明落也微微愣了,他送红包只是自己送了一个而已,以他眼下的资产,送出来六个八真不多,他也不好意思送太多,怕吓到人,或者让那边觉得不好受什么的。

  毕竟是人都有自尊,你要是送七个八或者八个八,估计会让别人会有种被包养的感觉,那很容易伤到人。

  所以他才送了六个八的数字,至于其他人他真不知道,可也没想到冲着自己的面子这边收了这么多。

  不过仔细想想也不值得奇怪,一帮领导们不会送太多,一千块不多不少,但是老总们……五个佣兵送多少他之前不知道,那帮全是有钱人,送六个八不意外,至于其他三四十个这总那总,河岚县一部分,市里一部分,出现这么多人也不意外。

  毕竟带着上百亿资金来投资的老外们在这里呆一年,能不认识一些老板?而这一年河岚县有了120亿投资,到处都是搞建设的,加上县财政出些钱修路什么的,自然很容易促生一帮新的有钱人,就是北口市因为新川市大量提携帮助,一样发展很快,一样容易使某些人资产翻倍,这么好的形势下,有那三四十个大老板送红包,肯定个个拿的钱都不会少。

  虽然这事他也有些吃惊,可周明落还是很快平静下来,拍了拍林超的肩头,“我送你六个八,也就是一份心意,其他人……我也管不到,而且我也不认识,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怎么能收!”林超却立刻急了,这钱太多了。

  周明落却是无奈一摊手,“那你还回去吧,这些人我真不认识几个。”

  说完周明落直接一笑,转身就走回了酒桌。

  “……”林超也再次一脸崩溃之色,他相信周明落说的是实话,不过这么多钱想要一个个还回去恐怕也不容易吧,可大部分人的必须得还回去。

  周明落的也就算了,如果其他人都送的少,周明落自己送六个八,他一样觉得烧手,从而不会接受,毕竟是人都有自尊的,不管再好的哥们,结个婚送你这么多钱那总是不美,可现在总共收了一千多万,小周自己送的六个八反而不值得在意了,关键是其他的钱怎么处理。

  “那小子有钱,不宰白不宰,算让他自主哥还还房贷吧,可这一帮老总的必须得还回去,不然以后等我真做了警察,违法犯罪也还不起啊,或许他们不在意我还,只是看那小子的面子,但是我自己也不可能当这没发生。”

  再次苦笑一声,林超才又重重一叹,他做梦也没想过有一天会陷入这样的境况,会因为别人送给自己钱太多而坐立不安。

  这一切能怪谁?要怪也只能周明落面子太大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