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你们还是招了吧!

   片刻后,省城汉华街,一辆警车呼啸而至,抵达一家烟酒超市门前,随后两道穿着警服的身影才踏步下车,为首一个是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五官俊秀,整个人看上去更是沉稳干练,后面则是一名二十三四的男子,两个警察下车后先是左右扫视一眼,等一眼看到十几步外的四道身影时才全都神色一动,那为首男子更是踏步走了过去。

  “警察同志,是我报的警,是我报的警,这两个人是小偷,偷了我的钱包,我身份证、银行卡都在里面,这位周大哥可以作证。”前方四人里一个是一米七八左右青年,正淡淡站在树下笑着看来,另一个则是一米七左右的男子,脸上还有青春痘的痕迹。

  最后两个,却全是一脸痛苦的捂着肚子蹲在地上。

  等见到两个警察走来时,青春痘直接就激动的挥手招呼。

  “胡说,警察同志,我们不是贼,是他们冤枉我们,这个姓周的还动手打人,不止在车上,刚才在这里也动手了。”

  “是啊,这里很多人都可以为我们作证。”

  …………见两个警察过来,本还是抱着肚子下蹲的两男也全都脸色一变,急急起身,仿佛看见了救星一样,公交车已经走了,他们是被周明落拎着下车蹲在这里等警察的,下了车之后其实两人在车上挨得一拳已经好多了,可惜两人又想跑,结果又被小周随手赏了一下。

  现在清楚知道对上这个姓周的,恩,下车之后,青春痘和周明落多少介绍了一下,客套了几句,他们倒是知道揍他们的,现在也被两人恨的咬牙切齿的家伙就是姓周,叫周明落,那个青春痘却是叫于海洋。

  现在他们清楚知道论拳脚差周明落太多,自然不会再想只靠着两个人对周明落怎么样了,不过只要一口咬定自己没犯事,那边能拿他们怎么样?

  “这件事,我们会调查取证。”面对前面几人截然不同的说辞,两个警察踏步走来后,为首的俊朗男子先是扫了眼抱肚子的两个家伙,又看了看于海洋,最终才把视线落在了周明落身上,说话里这位眼中也终于闪过一丝惊奇。

  陆川也干了七八年的警察了,而且平时负责的就是治安,见的人多了,这一双眼睛也自然练了出来,原本接到报案说是在公交车上发现小偷什么的,他也只是惯例出勤过来看看,却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像周明落这样的家伙。

  周明落面貌自然不出奇,但不得不说,这位站在那里却明显给人一种很有气度的感觉,一身得体的西服,身形提拔神态自若,没有一点紧张或是不自然的神色,仿佛他并不是在抓贼作证,而是像休闲观光一样,尤其是普通人见了警察难免会有些紧张或是其他情绪,可这位脸上却没有一点类似的情绪,看他们的眼光依旧是云淡风轻,压根一点都不在意。

  有这种大气沉稳的气度,陆川真有些怀疑,这像是一个坐公交的家伙?

  要不是接到的报案就是那样陈述的,他都怀疑这是哪里蹦出来的领导呢,或许周明落面相年轻而不像什么领导,可至少也得是个大人物。

  与周明落相比其他三个神态就差多了,于海洋神情是焦急紧张,更有些担忧,这些表情都没有丝毫掩饰的留露在外,另外两人虽然掩饰的好,可他也能从对方眼中偶尔察觉出有些心虚。

  一念扫过陆川心下就大致有了底,先是冲周明落和善的笑了笑,才开口道,“大家不忙的话,一起跟我回局里调查下吧。”

  处理一般偷盗案他态度自然不会这么好,不过周明落的神态气度真让他有些怀疑,所以才尽量表现的很和善,不管这位是什么人,小心有些总无大错,冲于海洋的神态,他就能八成确定这位的确是丢了不少东西的。

  至于蹲着的两位是不是贼,可真不好说,反正他是报以怀疑的。

  “去就去,我当时只不过是在公交车上人太挤,不少心撞了他一下,他就认定我是贼,还动手打人,可真没这么便宜的事,这件事我一定要告他!”

  “对,我也是受害者,这姓周的不止冤枉我们,还打人,……”

  …………陆川如此和善的态度,落入四人眼里带出来的反应也既然不同,周明落是微显诧异,于海洋则是大喜,至于两个贼却是多少有些狐疑,不过很快的两人还是纷纷开口,一脸的愤愤之色,全都愤怒不已的瞪着周明落,仿佛要是不把周明落告的坐牢,就不会罢休似的。

  其实这两位也是有眼光的,如果他们能一直注视着小周,恐怕也能看出周明落的不同,毕竟现在的小周阅历太多太广了,连恒星被毁灭的事都见过,那再面对一般的小事时,所展现的神态真不是一般的超然,可惜这两位大部分都在抱着肚子低头喊疼,还真没多认真看过,所以这一刻他们话里的叫嚷,却也是发自真心的。

  就算告不到这姓周的,等他们从公安局出来可也得要这厮好看,他是能打,打他们两个跟玩似的,但他们这个团伙真不是两个人。

  去一趟公安局,也正好弄些手段看看这姓周的什么底细,他总要登记信息的吧,知道了那些,曰后一定有他好看的,这事也绝不能就这么算完!!

  反正他们犯得本就是小案子,就算证据确凿被抓也没多大后果,更何况那边没一点证据?要死不认账,再多少贿赂下,能算个[***]。

  不过只要他们出来就会要这姓周的知道,今天他强出这个头,会招惹什么恐怖的后果。

  却没想到两人心下想的畅快,等话语落地后那边于海洋还想插口解说什么,却被陆川一挥手打断,直接就有些不耐烦的看向两人,“得了,你们在这也别说了,这事一时解释不清,咱们回去好好查。”

  说完这句陆川才又蓦地看向周明落,语气再次变得和善起来,“这位先生,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跟我们回去作证?”

  “陆哥?”周围的人都不是傻子,陆川明显的语气转变谁都看的一清二楚,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跟在他后面的小警察倒是一怔,有些狐疑的看了周明落一眼,小声对陆川道。

  难道陆川认识那个姓周的,不然怎么这么客气?

  随着问话,陆川却只是淡淡扫了后方一眼并不解释,自己后面这个小师弟才刚从警校毕业,眼力没练出来实在不值得奇怪,所以下一刻,他才再次笑着看向周明落。

  “呵~省城的执法方式不错啊,原来这么文明。”也是这时周明落才也笑了,笑着看了陆川一眼满眼赞许,“我这边是有点事,不过去做下证也不耽误。”

  就在小周话语落地后,一阵手机铃声突然从他身上泛起,周明落这才又说了声抱歉,拿出了手机,手机上显示的却是一个陌生号码。

  “你先忙。”陆川也直接笑着开口,随后才又一板脸对着两个贼道,“都给我老实点!”

  “……”

  …………一句呵斥两个贼也傻眼了,怎么回事?这个帅哥警察的反应很不对啊。

  而这边的变化周明落也只是再次一笑,才接通了号码,电话刚一接通那边就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是明落么?”

  “是我,你是?”周明落倒是一怔,那边声音他并不熟悉。

  “我是宋中昌。”似乎知道周明落的疑惑,那边也直接笑着解释起来。

  这解释也让小周再次一愣,而后才恍然对面的就是宋老那位时任中合省常务副省长的儿子。

  不过下一刻宋省长倒是又突然笑着道,“怎么,遇到麻烦了?”

  “恩?”周明落再次一怔,而后就愕然向左右看去,很快就发现此刻在前方二十多米外,正停着一辆车子,原本前方的司机也早已下车开了后门,更从后门上走下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面貌上和宋老有些相似,正冲他笑着点头,同样的这位手里也拿着一个手机,不过在见到周明落看来后,男子直接就挂了线踏步朝这里走来。

  这么巧?周明落眼中再次闪过一丝愕然,事情的确有些巧了,可他却根本不知道事情并不只是这么巧,而是宋省长从老爷子那里得知周明落要过来,特地推了宴会赶来想见见小周而已,而宋老的宅子也就在前方不到一站路左右,这里又是一条从省政斧方向过来的必经之路。

  以前宋省长和小周并没见过面,不过却也知道父亲一年前遇到个忘年交的类型,亦师亦友,很不错的小伙子,当然了,这个小伙子和游老关系不错,同样和黄家关系紧密,那些才是宋省长想结交下的根本原因,不然哪会在知道这家伙要来见老爷子后,不惜推掉一个正在进行的宴会提前离席?

  他以前见过小周照片,刚才只是打电话确认下而已。

  而在宋省长走来的过程里因为周明落也收了手机,笑着看向前方,陆川等自是也全都齐齐看去,很快的……其他人还是在看着那个走来的老人发怔,陆川就蓦地身子一颤,死死盯着对方身后的车子,尤其是车尾后的车牌,额前也哗啦啦就冒出了一头冷汗。

  庆幸!眼下的陆警官满心就只有这么一个感觉,天大的庆幸,庆幸自己从过来以后,态度摆的不错,而且一直对周明落很客气,原本他就觉得周明落的气度像是个大人物,可谁想到竟然猛到这种地步?那辆车的车牌是省政斧的二号牌子啊!!仅次于中合省省政斧一哥的牌子,他身为省城的警察,哪怕不是交警只是治安大队的,但也干了好多年了,要是连这个牌子都不知道那也可以去死了。

  而从省政斧二号车牌上走下的人是谁?年龄五十多岁,走起来龙行虎步,哪怕此刻是满脸笑容却依旧有种凝重的大气感,后面还有恭敬无比的司机伺候着,这样的人又会是谁???

  这让陆警官如何不庆幸??那一头冷汗,完全是因为在庆幸自己刚才态度良好所流。

  “明落,怎么回事?”这边几人反映各异,那边宋省长也终于走过了二十多米距离,笑着来到周明落身前站定,更淡淡从陆川几人身上扫过一眼,那一眼完全是俯视的姿态,直到目光最后落在周明落身上,才又重新化为了温和灿烂的笑容。

  这一句话一个笑,也再次让陆警官汗如雨下,双腿都有些颤抖,更是惊恐不已的看了周明落一眼,这位又究竟是谁?他刚才只记得震惊于宋中昌的身份了,却是差点忘了以宋中昌的身份,在路上看到周明落,竟然主动下车步行过来招呼?这……这又是什么概念?

  而且走来之后宋中昌的神态还是如此亲热,甚至在亲热中还带着一丝示好的味道。

  能让省委巨头有这种姿态的,还这么年轻??

  “呵,来的路上坐了趟公交,遇到几个扒手。”周明落也笑了,虽然他不知道宋中昌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不过宋省长都站在自己面前,哪还需要纠结那个问题,所以小周直接就道出了原因。

  宋省长也微微愣了,坐公交遇到扒手?以周明落的身份地位,现在出行需要坐公交?

  不过下一刻,宋省长却蓦地微微皱眉看向陆川,他都需要用心接待的人物,来见自己老父亲的路上却遇到扒手,这事闹的……这省城的治安条件,是不是要狠抓一下了?

  省长是微微皱眉,却瞬间吓得陆警官瞬间腿软了。

  好在周明落倒是及时插口,玩笑般的道,“这事的确有些扫兴的,不过倒也让我刚好见识了下,省城的执法机关方式很文明啊。”

  这话才让宋省长舒展开眉头,转而赞许的看了陆川一眼。

  随后陆警官原本吓得面如土色的表情,瞬间就涨红起来,更是充满感激的看了周明落一眼,这位大佬说不说这句话,他的下场绝对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啊,又让他如何不感激周明落。

  “我们不是贼,你这是冤枉我们!”

  “我们还要告你污蔑,打人呢!”

  …………这边轻声笑谈云淡风轻的样子,落入于海洋耳中却让小伙子显得有些迷茫,不过那两个贼却似乎也察觉出了不妙,急急开口争辩。

  却没想到这话刚落地,陆川唰的一眼看去,眼中竟是充满了凌厉和仇视,那眼神,仿佛要活剥了两个家伙才解气一样,一眼又吓得两人急忙闭嘴,再一次傻眼了。

  “呵呵,那也好,相信他们会调查清楚的。”宋中昌也淡淡一眼看去,根本没看两个贼,只是意味深长的瞥了陆川一眼,“你叫什么名字?”

  “陆川。”陆警官也再次激动的一塌糊涂,恭恭敬敬的弯着腰报出了名字,他不过是市局金华分局治安大队里一个普通警察而已,竟然有幸被常务副省长、省委常委之一的巨头亲自问起了名字,这种荣幸差点没让陆警官刺激疯了。

  当然他也深切知道宋省长这么问,表明很重视这件事,而重视的原因无疑是因为周明落了。

  “恩,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工作了,明落,我等你?”宋中昌才也笑着点头,又看了眼周明落。

  不过这话之后,陆川却是马上开口,“其实这件事我们已经调查的差不多了,周先生已经做过了证,现在随时可以离开。”

  开玩笑,宋省长的态度摆得很和蔼,问题是他敢让对方等着这边调查么?而且那边说是那么说,却是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呵。”宋中昌再次笑笑,又赞许的看了陆川一眼。

  小周也是一笑,原本还以为自己需要去一趟警局坐下证的,现在看来却似乎不需要了。

  或许这件事有点仗势欺人的味道,不过若不是宋中昌出面,就算他清楚知道那边是贼,但毕竟他没有物证,万一到时候那边抵赖起来,难道还要因为证据不足把他们放了不成?

  所以就算有点仗势欺人周明落却也不计较,只是笑着点点头,才和宋中昌踏步离去。

  直到这两位远离,抵达前方的车子纷纷入座,车子也再次启动着远离,还在超市门前大树下的于海洋等人才纷纷清醒过来,直到现在也还有人一直疑惑着呢,于海洋是一个,那个小警察更是一个。

  “陆哥,就这么让他们走了?他们是什么人?你认识?”小警察看着渐行渐远的车子,才好奇不已的看向陆川。

  一句话直接换来陆警官一个白眼,这个小师弟眼光太搓了啊,你就算刚毕业眼力没练出来,可是在省城当警察也有两三个月了,连省政斧二号车的车牌都不记得??不过这事他似乎也不需要隐瞒太深,他见到宋省长的事泄漏点风声才对他更有利不是?至少要是以后分局局长听到这风声,绝对会对他另眼相看的。

  如果那边完全不知道,那才是……蓦地转身趴在小警察耳边低语几声,寥寥几句话小警察才也身子一颤,又愕然看向早已看不到的车辆,满眼都是惊恐。

  而陆川却不理这位的惊恐,只是红着脸一脸兴奋的看向两个扒手,背着于海洋压低声音道,“我说你们还是招了吧,说句不好听的,那位的身份会诬陷你们,你们还不配?老实交代一下,把这位于先生的钱包找回来,这对你们是好事!”

  周明落是啥家伙,省政斧二号领导都这么对待的人物,以他的身份会无聊的去随便诬陷别人偷东西?说得不好听了,眼前两个家伙还真不配那种待遇的,更别提他一来就看出这俩家伙有些心虚了。

  而现在他对这两个贼却只有满心的怜悯,偷谁不好去偷那位,这不是找死么。

  两个贼也当场崩溃,更是很快就耷拉下了脑袋满脸的沮丧,要是到现在他们还看不出一点究竟,那可就真是白混了,他们这次绝对是栽了啊,而且栽的不能再栽了。

  没见这个领头的警察被刚才那个老家伙一眼看来,对方只是微微皱下眉就把他吓得要死,跟着舒展下眉头,这边却像是饿了几百年的色狼突然见到[***]美女一样激动的脸部充血?

  可让两人欲哭无泪的是,让那个应该很给力的大人物都要热情招待的周明落来头应该也更大把,但那么有来头有身份的家伙,怎么会和普通上班族一样去挤公交车?这不是扯淡吧,把他们这些小偷往死里坑啊。

  他们也真没见过这么坑人的!!

  “我招了,是我偷的东西。”

  “我们还有几个人,是帮忙转运赃物和事后销赃的……”

  …………崩溃不已的交代,交代完毕之后两位才充满悲情的看向陆川,希望坦白真能换来一点从宽的待遇,他们再不招的话,恐怕这后果都不是他们能背得起的。

  “算你们聪明。”陆川这才也深深看了两人一眼,而后扭着一人就向警察上走,同时小警察一样快速上前扭起一人就走。

  等走出几步陆川才又蓦地回头对着于海洋客气的招手,“于先生,上车吧,你钱包应该很快就能找回来,跟我们回去做个笔录吧。”

  “哦!”于海洋才也急忙应了一声,急急走了上去,不过这位直到现在,还是满眼满脸的疑惑,刚才那个周明落究竟是谁?

  事情怎么就突然变成这样了?

  这变化对他来说真的是太快太突然了,刚才还在死扭着不肯承认的两个贼,转眼就因为有人来接周明落,变得不止招了偷东西的罪行,甚至连同伙也爽快的交代了?

  而更让于海洋无语的是等坐着警车到了警局,那边不止对他很热切的接待,甚至还买了丰盛的盒饭,换了一个相貌不俗的警花帮他做笔录,过程里警花也一直笑颜如花,而且笔录还没做完,他丢掉的钱包就原封不动的送了回来,送到了于海洋眼前。

  戏剧姓的一幕幕,直让走出分局后这位还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