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深恶痛绝

   周明落狐疑的看去,却见到大海雕依旧是指着大厅方向挥动翅膀,这也再次让他狐疑的厉害,真是进去救人?

  还是不对,大海雕带着他飞来之前可是在河岚县城的,怎么会知道飞来之后这边正在用刑?难道是救动物?这里是走私贩子窝藏动物的窝点,难道是里面有什么小动物让大海雕看上了,那家伙想救出来,里面也有海雕这种飞禽?可还是那句话,如果他想救出来什么,不管是动物还是还是人,为什么自己不下手?

  “你是谁?干什么的!!”也就在周明落快速思索时,一声大喝却蓦地从院子后方响起,声音中充满了惊怒和严厉,随后那声音更再次扬起,“刀哥,有人混进来了!”

  伴随着怒喝,屋子里直接传来一阵杂乱响动。

  “谁?”

  “艹,怎么让外人混进来了?”

  …………本在大厅里的人都是呼呼向着门口处奔来,而周明落转身看去时却发现是院子深处,厕所方向外一个还在系皮带的男子正踏步向他走来。

  感情刚才这院子里也有人守着,只是那家伙去厕所的时候自己刚好过来?恩,这里是农家小院格局,一般农家院子里厕所之类基本距离住宅较远,通常都是在院子一角,这个院子也不例外。

  而很明显,那个系着皮带从厕所方向走来的男子并没有发现半空中的大海雕,毕竟这是在夜晚,大海雕则是飞行在半空数十米的位置,一般人眼力可没那么好,尤其今晚夜黑风光,星星月亮都没有。

  这也顿时让周明落哭笑不得的厉害,不过也只是眨眼间他就恢复了平静,被发现就被发现吧,他还在疑惑大海雕带他过来究竟是干什么呢,现在被发现了那自己慢慢去找就行。

  对于一帮走私贩子,尤其像里面一群那么凶恶的家伙,他可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嗒嗒嗒。”

  同一时间,屋子里一群人也终于冲了出来,以那个刀疤男吕坤为首,七道身影都出现在了门口,七个五大三粗的男子一眼看到周明落就全都微微色变,刀疤男更是阴狠无比的看了那从厕所走来的男子,“艹,二蛋,你怎么让外人混进来了?”

  “刀哥,我……”那男子也顿时脸色一白,急忙就想解释。

  不过吕坤明显不需要对方解释,而是唰的一下就看向周明落,脸上也露出一丝狰狞,“公安?”

  说着话里吕坤一挥手,身后其他六个男子就蓦地散开,包抄着围向周明落。

  “刀哥,我一个人就能搞定他,又来一个,也刚好让这小子陪你再玩一把扑克。”围上来的过程里,一个五大三粗,也正是刚才站在那个中年身后的壮汉直接就狞笑一声,而后仿佛捕食猎物的野狼一样,眼中泛着森寒的光芒呼的一声扑下,飞扑的过程里一只拳头也骤然握紧,仿佛炮弹一样带出一阵风声,轰的砸向周明落脸颊。

  “那个家伙,还是这幅死样子。”面对急扑直下的壮汉,周明落却不以为意,只是不自觉瞥了一眼高空,发现大海雕依旧是稳稳盘旋着,似乎一点出手的意思都没有,顿时让他郁闷不已,这大家伙就是太高傲了,估计早感觉出眼前几个男子对自己没有丝毫威胁,所以哪怕看到有人攻击自己也依旧是懒洋洋的不管不问。

  郁闷中面对奔着自己脸颊而来的拳头,周明落手一闪,就仿佛铁钳一样啪的夹住拳头,稳稳立在了那里。

  跟着不等那壮汉神色转变,又一抬脚,一脚揣在对方肚子上,那偌大一个身子轰的就倒飞而回,直直飞出三四米,一屁股撞在另一道身影上,带的那身影也是惨叫一声,噗通一声跌倒了下去。

  直到这时,被踹飞出去的壮汉嘴里才泛起一声惨呼,疼,疼啊,不管是被小周抓住拳头,那仿佛整个手掌都要被对方捏碎一样的痛楚,还是被一脚揣在肚子上,从肚子里传来的强烈疼痛,都足以让他疼的厉害了。

  而在场的其他其他六人,包括刀哥吕坤在内也全都在这一刻勃然色变,很是惊疑不定的看向周明落。

  但小周既然已经出手了也就没有再让对方回味的意思,身子一闪,仿佛幽灵一样瞬间从庭院穿过,擦着其他几人飘下,砰砰啪啪,还是发愣不已的五个人就全都也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或直接被一拳捶的瞬间腾飞,飞出好几步才重重砸落。

  “艹!!”

  刀哥吕坤彻底毛了,怒骂一声手就急忙向怀里伸,唰的拔出一柄黑洞洞的手枪,可枪才拿出来,他就又蓦地手心一空,愕然发现手枪不翼而飞。

  “还有枪啊?”伴随着手枪的被夺,却是一声淡淡的轻笑在他身前传来,等吕坤再次抬头时,所见到的就是自己七个手下,不管是刚才从屋子里跟他一起出来的六个,还是那个从厕所里跑出来的二蛋,此刻全都像是在脱了水的鱼儿一样蜷缩在地上抖着身子,一声声惨叫或者闷哼更是直直扬起。

  而周明落却仿佛没事人一样站在他身前一步外,手里也正把玩着从他那里夺过去的手枪。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吕坤彻底傻眼了,更只觉得有一股寒气从心底泛起,瞬间铺满了全身,这家伙的身手也太恐怖了吧?就是荧幕上武打巨星,李小龙一类也不过如此了,甚至还没这家伙快呢。

  他手下可都是一帮孔武有力的壮汉啊,尼玛在这家伙手里一两秒就全倒下了?

  “公安?警察?救命!”也是在吕坤勃然色变时,自大厅里才又蓦地响起一声充满激动的话语,跟着之前那个被逼着跪在那里抽牌的中年就踉踉跄跄的跑出来,仿佛刚从地狱逃出生天的家伙一样,扫了外面一眼就热泪盈眶的扑向周明落,“警察同志,救我,他们这帮天杀的,走私动物也就算了,竟然还贩卖人口,我实在看不过去,把……”

  “艹!你他妈……”随着那边的呼喊,吕坤顿时脸色一变,正想要回身怒斥却没想到有一股冻彻心扉的寒意突然就从他心头泛起,那股寒意实在太冷,吓得吕坤当场就抽了一口冷气,可这口冷气还没抽完他就只觉得腿弯一疼,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而后脑门也啪的被冷冰冰的枪支顶了上去。

  “兄弟,你是警察?没权利杀人吧?杀了我你也有麻烦!”

  被枪口顶在脑门,吕坤瞬间就冷汗直流,急忙开口道。

  “谁告诉你我是警察了?”不过面对吕坤的求饶,周明落却是冷冷的开口,并没有开枪,只是抓起手里的手枪一下砸在吕坤脑门,瞬间把他砸的额头冒血,顺着前额就向下流淌。

  但吕坤却顾不得疼痛,而是很愕然的向转身看去,这家伙不是公安,那他……不止吕坤愣了,就是其他瘫在地上,或者是刚从屋子里跑出来的中年也都愣了,全都愣愣看着周明落,这货不是警察?说的也是,他们还真没见过身手这么夸张的警察,可不是警察他跑这里干什么的?

  周明落却不理众人的愕然,直接在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抓着吕坤的脖子一拎,就把一个壮汉给拎了起来,呼的一下掷向屋内,跟着就是噗通一声闷响,把这家伙狠狠砸在了水泥地板上,砸的一个汉子当场就惨叫起来。

  可周明落心下却没有一点怜惜,收起枪弯腰就去拎地上其他人,一个个像是砸砖头一样向屋里砸,把一群刚刚缓过一口气的家伙再次砸的七窍生烟,个个呼通不已。

  眨眼之后院子里除了周明落和那中年外就再没了其他人,周明落这才踏步来到中年身前,一眼看过去,那中年也直接腿一软,前额噗踏踏的汗如雨下,这家伙是谁啊,长的一脸斯文相,还是西装革履,不管怎么看都是成功人士的模样,可也太暴力了吧?那是一群人啊,就被他抓起来像是砖头一样狠狠向地上砸?

  这家伙不止是暴力,更是恐怖啊。

  “我……我自己过去。”汗如雨下中,中年更是急忙就想跑回去,不过周明落轻咳一声,中年想跑的姿势顿时就僵在了那里,更是僵硬不已的转身,满脸都是惨笑。

  “你刚才说?”周明落直直看去。

  一句话那中年顿时就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他们不止走私动物,还贩卖人口,现在这院子里就有两个掳回来的小孩子,我看他们可怜,本想偷偷放他们走,谁知道被发现了,……”

  “艹!”听着这话周明落却也忍不住低骂一声,直接就吓得那中年马上闭嘴。

  而骂过之后周明落却是勉强压着怒气,在中年肩头拍了下,“算你还有良心。”

  一句话后他才踏步走向屋子里。

  一开始知道这是一个走私贩子的窝点,他并没有什么过度激动之类的情绪,主要是他知道这个世界根本不可能只有光明,整个世界有太多阴暗面,他就算不想见到,一个人也不可能杜绝这种事,他以前不是没遭遇过走私贩子,甚至佣兵、国际大盗、海盗、黑社会等等,遇到这些人,周明落也不是一棍子打死,基本很多都收为己用,然后尽量约束他们不要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

  这方面他做的也还不错,被他收下的一群佣兵,现在哪还有机会做坏事,一群都成了帮助共和国发展建设的良民,至于海盗们,劫掠世界其他国家人民他管不着,也没那个精力去管,但总不会对他的同胞下重手了,也算是仁至义尽,毕竟他不可能让海盗从良,那些人背后也是有势力支持的,他要真让哈拉代中将从良,索马里一带马上就会有新海盗取他而代之。

  所以他也只能做到那一点。

  再至于各地黑帮他也已经让佣兵们下令不要做太过分的事,你赚钱,黄或者走私之类就行了,其他方面尽量少碰。

  还是那句话,周明落也是个人,有自己的感情有亲疏之别,那些基本都是外国黑帮,祸害老外们他可真也不想管太多。

  而这些事他虽然做的不多,但也都是尽量在帮人,所以对于一般的阴暗面人士,他也并不是多仇视,这也是为什么最初看到里面的吕坤要对这中年下手时,他并没有马上制止的意思,谁知道这中年究竟是为了什么被收拾?走私贩子内部的争斗,不知道原因之前他可真不会胡乱插手。

  但毋庸置疑的是对行走在犯罪姓质的人群并不是多么仇视,可这也是分类型的,贩卖人口,毒贩之类动辄害的普通人家破人亡那种,他绝对是深恶痛绝的,别提这还是国内的。

  尤其是贩卖人口这种事,他大哥周光磊小时候就是被这种人抢走,要不是大哥机灵,恐怕这辈子都会对他父母造成难以磨灭的创伤。

  这一刻他真是都对里面几个人动了杀机。

  踏步走进大厅,地上一群人还是在痛苦不已的惨叫,外面的中年一怔,却也很快就跑了进来,而后看了周明落一眼就急急奔向大厅里一个房门,等冲进去以后,不过几个呼吸他就又从里面跑了出来,此刻这中年怀里还抱着两个两三岁左右的幼童,两个幼童身上脸上都是脏兮兮的,但看上去却也是粉刁玉琢,很有着一股漂亮劲。

  而现在两个幼童却全都在昏睡一样。

  “他们两个一男一女,是双胞胎,全都被注射了安眠药。”中年也急忙开口解释,眼中却也有一种止不住的叹息,似乎在为两个幼童的遭遇而伤心。

  “兄弟,兄弟,你不是警察,也是道上的吧?咱们出来混,无非是求财,你开个价,我绝对拿得出来,今天这事咱们不如……”就在那中年说话后,原本是瘫在地上惨哼的吕坤也急忙强忍着痛苦,撑着身子站起来急急开口。

  “你那种脏钱,我还真不稀罕要!”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周明落心下顿时又腾的升起一股怒火,看了眼两个被注射过安眠药睡过去的双胞胎,周明落大手一挥,啪的一巴掌下去,这一巴掌,他自己都扇的有些手疼,而吕坤却是呼的一下就被扇飞出去,抛飞的过程里十多颗牙齿混合着大口的鲜血也瞬间喷洒。

  “呜~”

  又一次重重落地,吕坤这次却是惨叫都叫不出了,只像是受伤的野兽一样瘫在那里呜咽。

  而其他几个壮汉见状也全都是身子一抖,看向周明落的眼神里也充满了无限惊恐之色,所有人都吓得连叫都不敢叫了,只是忍着痛楚不住向后缩身子,全都缩到了墙角或是桌椅下。

  “他平时怎么玩牌的?”而周明落却是抓起原本被吕坤放在沙发上的一幅扑克,再次看向中年。

  中年也蓦地吓了一跳,急忙道,“牌上有各种处罚,谁要是惹了他,就是他洗牌,然后让别人抽,每人三张。你下场是什么完全看你自己运气,每一次抽牌,对人都是一种恐怖无比的心理折磨。”

  周明落也微微被噎了一下,摊开牌翻开,这些背面和正规扑克牌一摸一样的扑克,正面也真的全是汉字,抽出一张上面写的是【断小指】,再抽出一张上面写的是【割耳朵】,等周明落把一幅54章扑克全部翻看一遍后,也真是把他雷的不轻。

  这一副扑克有两张正规扑克的大小王,其他52张全是不同样式的刑罚,从最轻的【断小指】,直到最重的【植物人】应有尽有。

  “大小王是什么?”周明落再次诧异的看去,那中年才又急急解释道,“小王是满汉全席,要把其他52张牌的所有刑罚全部体验一遍,大王是生牌,谁抽到了大王就等于平安无事,平时我们谁犯了事都是这么来,完全看你运气,谁要连抽三次大王,就会没事不追究,不过迄今为止还没见人抽过这种牌,上次倒是有人连抽两次大王,原本还以为能侥幸逃出去,结果第三次抽了张小王……”

  说着说着那中年眼中也忍不住闪过一丝惊恐,腿都在发抖。

  “曰,他倒是真会玩。”周明落眼中也闪过一丝异色,前面那个家伙真他妈会玩啊,这种点子都能想得出来?

  那中年说的的确很正确,玩这种牌每一次对人都是一种极为恐怖的心理折磨,你是生是死,是只需要切一根小拇指,还是抽到小王这种夸张的【满汉全席】完全看你自己,那不管是谁去抽牌,自己还没等真的挨收拾,恐怕都先把自己吓得半死了。

  这么有才的家伙不收拾一下他都觉得有些对不起自己。

  不过要怎么收拾,周明落却也还没有考虑好,要不要把这家伙也体验一把玩牌的乐趣?以前他只是发牌,那和亲自下场玩的感觉肯定不一样吧?!

  当然,就算要玩,周明落也不会亲自下手,只会把这货带回去交给佣兵们玩。

  至于其他的帮凶是一起抓回去,还是只抓些罪孽重的,其他的交给这里的警察处理?这些周明落都需要考虑下才能决定,尤其是他现在还在疑惑,大海雕把他叫到这里究竟是干什么呢。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