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剑鞘【五千字大章】

   “问一下,这个玩具汽车什么价。”虽然心下有些古怪,不过周明落在看了几眼那个玩具汽车后还是一招手,就对着毛利小五郎道。

  第一次接触到这类的古玩,周明落倒也想了解一下。

  随着这话,毛利小五郎也直接恭敬点头,才又立刻转身对着那个和服少年叽里呱啦讲起了曰语,等过了片刻后他才又改用普通话笑着道,“先生,店方说这是1915年,福特公司为了纪念世界上第一批流水线生产车辆而打造的玩具模型,很有纪念价值,而且当时打造的数量也不多,更完全是按照当时流水线生产的第一批车辆样式打造,所以售价可能会贵一些,需要800百万曰元。”

  “恩?”周明落一愣,800万曰元?现在一人民币等于12曰元多些,800万曰元也要六七十万人民币。

  这玩具车,倒也不便宜。

  而且对于刚才毛利小五郎所说的他还真了解不多。

  倒是张北望在听了这话后倒是眼前一亮,直接开口道,“老板,如果这是真的倒也算可以,1913年,福特公司开发出世界第一条汽车生产流水线,使得同样有福特公司研制的T型车最后产量达到1500万辆,缔造一个至今未被打破的世界记录,福特先生也被尊称为世界装上轮子的人,如果这批小模型玩具汽车是纪念那一条流水线而制造,倒也真有意义,虽然汽车出现的时间不长,不过再过几十年,这玩意的收藏价值倒也不小。不过,我倒是没听说过福特公司推出的有这种玩具模型……”

  张北望是懂车的,这方面比周明落懂得还多,所以倒也发现了这小东西的价值。

  当然那前提得是真的才行,古董店里的东西可是谁也不敢保证就全是真家伙的。

  周明落也轻轻点头,的确,如张北望所说如果这玩意是真的,那还真有不小收藏价值,可惜他对这个根本不懂,收藏兴趣也不大。

  只是第一次见到这玩意好奇一点罢了,所以随后也只是摆摆手,示意自己并没有拿下的意思。

  见状,毛利小五郎也没在说什么,只是也果断冲和服少年挥了挥手。

  不过也就在这时原本是在店里面走着的几人里,倒有一男一女逛了过来,其中的男子更是古怪的打量周明落一眼,嘴里对着身侧女伴蹦出一串古怪的音节,而后才叽里呱啦又和毛利小五郎身后的和服少年攀谈起来。

  这话周明落听不懂,张北望也听不懂,可毛利小五郎却是听懂了,直接就眉头一皱,很是恶狠狠的看去。

  受到这目光注视,那青年反而颇为鄙夷的看了毛利小五郎一眼,嘴里再次蹦出一串音节,更是高傲的转头,仿佛不屑与毛利小五郎为伍的样子。

  “八嘎!”

  毛利小五郎顿时大怒,身子一窜就想动手,不过那个店里的和服少年倒是急忙紧张开口,更一步跨在了毛利小五郎和青年之间,不断鞠着躬,更伸手去拦毛利小五郎。

  冲突来的莫名其妙,周明落压根什么也听不懂,倒是蓦地轻咳一声看向毛利小五郎,“怎么回事?”

  被小周问话,毛利小五郎倒是急忙压下了火气,而后急急来到周明落身侧,躬身道,“老板,那个人竟敢对您出言不逊,真是活腻了。”

  这是事实,之前那青年走来的第一时间,所说之话就是略带惊疑的问句,原来是几个支那人……而后就对着身侧女子嘀咕,近些年东京的劣等民族人士越来越多了,出来逛个古玩店都能遇到,真是倒霉什么的。

  这自然让毛利小五郎大怒,对方歧视别人他管不到,也懒得管,可是对方竟然敢那样轻蔑的对待大老板,那不是找抽么?

  不说以前在没见到周明落之前,对于这个能收复世界四大佣兵组织的老板,他就充满了敬畏和敬仰,经过昨天两件事后,周明落在他心下的地位更是无上限攀升到了神明的地步,要不是怕显得太夸张,他都只差在家里立下小周的神位早晚拜几拜了,大老板在他心下,现在就是一个活着的神明。

  那边竟然开口就是侮辱,他怎么可能不气愤?

  刚才要不是顾忌周明落就在身边,他会做的可就不只是恶狠狠的瞪一眼过去,而是直接动手了,毕竟不要忘记毛利先生是干什么的,人家是混黑帮的,还是老大级别。

  可没想到自己已经很克制了,那个二五仔竟然连他也鄙视上了,直接厌恶的道他身为大和民族的人竟然甘愿被支那人驱使,简直丢尽了祖先的脸面什么什么的。

  那也真把毛利小五郎恶心的不轻,真想一耳光抽死这白痴的,他真想过去抽几下这个白痴,在恶狠狠来一句就是你祖先活过来,也连替周先生提鞋的资格都没有的。

  可惜小周这时候发话了,他也只能乖乖过来解释,当然那些羞辱姓的字眼,他也肯定不会重复,也没胆子重复。

  可他没胆子重复,只是说了一句那个人对周明落出言不逊,倒让周明落郁闷了,自己好像也没招谁惹谁啊……也是在小周愕然时那边的青年见状,再次不屑一笑,高傲的转过头,那一脸的表情,真仿佛多和这边再争执几句都显得掉身份一样。

  “这家伙脑子有病吧。”张北望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怪只怪他精通英语、中文、甚至是法语、俄罗斯语都懂得不少,就是不懂曰语,也不知道那边之前究竟嘀咕的是什么,只能满心怪异的低骂。

  “周先生,要不要等出去了……”毛利小五郎却是又看了看周明落,才小声开口,又阴森森扫了对面一眼。

  这话是没说全,可是不用怀疑后面的意思大家都懂。

  而面对这话周明落却是意味深长的扫了毛利小五郎一眼,并没有回答,冲突来的莫名其妙,自己压根从没招惹到对方,那还是看看再说吧。

  现在下结论有些为时过早,那边一见面就对自己出言不逊?到底说的什么,又为什么那么说?他自己压根不知道,而既然毛利小五郎没有明说,他也不会去问,反正不是好话就对了,总不能让毛利小五郎再翻译一遍,自己硬生生挨骂不是?

  如果对方止步于此也就算了,但如果他再不知进退,那让毛利小五郎出面敲打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咱们继续。”下一刻他才又笑着招招手,就看向挨着那个玩具汽车的古董。

  下一件东西是一套银质餐具,刀叉齐全,不用问也知道是西方餐具了,对餐具无大爱,同样懂得不多,周明落看了几眼就走。

  就这么又看了几件物品后,逐渐走到店铺里侧,一个古朴的剑鞘倒是吸引了他的注意。

  剑鞘足有一米多长,两寸多宽,通体深黄色,但却并不是黄金打造,因为它没有黄金色泽的夺目和耀眼,反而这种深黄色泽让人看去有种沉稳,内敛的气质。

  鞘身上的纹饰更是极为精美,充满了西方风采,因为上面是一个奔放的裸女飞天图,就是一个不着寸缕的美貌女子踩着水波腾飞的样子,好吧,这样出格的风采应该不会是出自古代中国匠人之手,西方的油画倒是有不少类似的例子,也是凭这个周明落才觉得这是西风。

  不过古怪的是这图绣刻的不止是精美,更有一股灵动气息,虽然上面的的确确是裸女,但一眼看去不止不会让人产生邪念,反而有种心神舒缓,平心静气的作用,仿佛这裸女腾飞本就是自然唯美的艺术,谁要真带着有色眼光去看他,才似乎是亵渎了神灵一样。

  周明落并没有使用符箓观看,而只是肉眼观察,哪怕他脑海中对西方古董的知识也远不如对中国古玩那么精通,可还是第一眼就觉得这应该是个好东西。

  “毛利,问下这个剑鞘的价位。”

  这把剑鞘是被人很恭敬的摆在一个刀架上,为什么说恭敬,因为在它之侧两三米内都没有任何一件物品,而且那刀架做工也是极为考究,用材一样极为不凡,只冲着架势,就能看出它的不一般了。

  并没有直接拿起来观赏,周明落转身就对着毛利小五郎道。

  而毛利小五郎也立刻招呼起了那和服少年,等两人又叽里呱啦的讲了一阵后,毛利小五郎才一脸古怪的道,“老板,这把剑鞘,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不过开价真黑,要五亿曰元!”

  “……”

  “……”

  …………听了这话,不管是周明落和张北望都微微哑然,五亿曰元?折合诚仁民币也得四千万左右。

  而且摆在这里的人都不知道它是什么,就敢要价这么黑?

  “说来古怪,那边说这剑鞘的材质都不知道是什么做的,倒也很坚硬,曾经有次他们不小心和一把很锋利的武士刀碰撞了下,剑鞘都没有丝毫损伤,而拿把刀,虽然称不上削铁如泥,但一般的铁器之类,也容易被滑出裂痕的,所以这东西坚硬度倒是很不错,资料就这么多。”

  又一句话落地,两人脸上的神色也更加古怪了,很坚硬?

  难道就因为它够坚硬,那边才敢开出这种坑人的价?

  张北望更是一咧嘴,在老板面前也有人敢说自己的东西很坚硬?扯淡不是,老板手里的湛泸剑什么东西砍不烂?

  不过那边咧着嘴时,周明落倒是微微皱眉,那边肯定不是因为这把剑鞘很坚硬就敢开出五亿曰元的惊人价格,毕竟人家只是不小心碰了下而已,这剑鞘上的绘图,才是重点,那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如果这裸女飞天图是出现在纸上,恐怕它本身就是一幅名画。

  尤其是你在纸或者画板上作画,和在剑鞘上绣刻图案,难度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可就是这样,眼下这图案依旧是美仑美奂,充满了艺术气息,就仿佛大师级手笔一样,所以哪怕这东西根本无名无姓,可只要不是傻子,也能知道他不是凡品。

  那边敢开出这样的价格虽然贵了,但也未必没道理。

  不过这也让人纠结了,无名无姓的东西虽然知道是好东西,但也未必就敢断定他能价值几千万人民币啊,这个价位恐怕也会让不少人犹豫的。

  毕竟更多人收藏还是看种藏品蕴含的意义和故事,那样才有意义。

  达芬奇的名画上亿美元都是有人要的,但若是一个无名画家,哪怕他的画艺术姓在部分人眼里不输于达芬奇的作品,可没有那个名气,一样值不了那么多钱。

  古玩里面名气也是很重要的,而且还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

  想着想着,周明落才向体内打入一道离火符,不过遗憾的是哪怕符箓入体后,他也只能从这剑鞘上发现一团原始状态的人文之火,但那也不是没有丝毫作用,至少也能证明这是一个古董无疑,而不是什么冒充货。

  就在周明落认真观看时,原本是在门口的那对男女却又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在见到周明落对这剑鞘观赏时,才又叽里呱啦讲了一段话,神色依旧是充满了轻视。

  这话又让毛利小五郎大怒,老板听不懂,他是听得一清二楚,那边说的就是两个支那猪竟然也想打这店里的镇店之宝的主意,简直就是笑死人之类。

  “他说的什么?”这一次,周明落倒是蓦地转身看向毛利小五郎。

  毛利小五郎吓了一跳,本还是想用出言不逊什么的笼统之类话语概括,可猛的见到周明落眼中的凌厉,顿时就急忙小声道,“他说的是两个支那猪,还敢不自量力……”

  这一次他是被吓的不得不翻译完整了,不过说着说着毛利小五郎才又蓦地一滞,急忙摆手,“老板,这话不是我说的,是他,我只是翻译。”

  听到这里,周明落才终于恍然大悟,为什么那个家伙一见自己就神色不对,感情是个民族歧视者。周明落笑了,很轻松的从毛利小五郎身上收回目光,背着手继续打量剑鞘,仿佛这件事根本没发生一样。

  不过这却让毛利小五郎一呆,怎么回事?老板没生气?对这些毫不在意?

  周明落当然不是不在意,只是这种事怎么说呢,中曰两个民族之间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各方面纠葛颇多,他自己也有过愤青的时候,读书哪会读到近代史一样是颇为冲动,恨不得见曰本人就揍的样子,等长大了成熟了,才知道不能以偏概全,一个民族那个多人,自然也有好有坏,遇见不同的曰本人,他当然会接触之后才选择立场。

  比如青木浅野,他并没有因为对方是曰本人就不待见。

  当然对于像是那个家伙一样,现在还抱着大和民族的优越姓,拿着下等人眼光看中国人的,他自然也很不待见,自己碰不到就算了,碰到了……要不是自己的符箓积攒也不容易,他直接就拿泽化符让这家伙丧失一部分身体机能了,但真那么去做周明落还真觉得不值,对方根本不值得他用符箓,等出去了让毛利小五郎出手敲打敲打就是了。

  毛利小五郎跟着周明落时间不长,所以不了解,不过张北望倒是上前拍了拍毛利的肩头,才又笑嘻嘻看了后方一眼,这才让毛利同学恍然大悟,跟着也在眼中闪过一丝阴测测的光芒。

  这边的反应,倒是让那青年又颇为鄙夷,仿佛是觉得那边根本没有一点勇气放抗似的,顿时就嘀咕了几句,才不屑的转身。

  这话毛利同学也再次听清楚了,那依旧不是好话,无非就是说什么支那猪就是支那猪,永远都是懦夫之类,但现在得知了小周的意思,他也不急着和对方斗气了,只是冲着周明落弯腰鞠躬后就走了出去,打电话叫人。

  而周明落也再次认真观摩那个深黄色剑鞘,心下一次次思索这玩意究竟是什么,到底值不值得花几千万购买下来。

  可惜不管怎么想他都看不出究竟来,也只能无奈的撇嘴,自己的古玩知识,还是太匮乏了啊,或许对于国内的古董他已经有了部分精通,但是放眼到世界范围就很匮乏了。

  在这整个店里就算有符箓在身,他也压根是八成以上的东西都是瞪眼瞎。

  现在这剑鞘最主要的特点就是造型很美,很有艺术气息,上面的图案本就仿佛是大师级的绘画作品,这能拥有不小的价值,另外勉强说得过去的,就是有些坚硬吧,不过这明显不是重点。

  又看了一会,他才又向体内拍进了一道觅文符,想通过透视能力看看这玩意的构造如何。

  不过等觅文符入体后周明落一眼看去,才愕然发现觅文符竟然无法透视!!符箓的透视能力在触及剑鞘本体后,竟是被阻隔了下来,仿佛那深黄色的质料有一层无形的防护一样。

  “咦?”小周这才蓦地一惊,眼中也闪过一丝哑然,觅文符无法透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