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准大师级出手

   (ps:三月最后一天,方向早上五点就爬了起来码字,终于搞定一个二合一章节,最近要搬家了,所以会忙一些,等下洗个澡出去找下新房子,希望一切顺利,早点找到目标继续回来奋战。)“明落,你赌石很厉害么?”在寇关被打击的近乎无地自容时,那边的张慧也受了不小震撼,更是充满感慨的开口看来。

  到现在她对周明落的称呼也有了变化,这是小周主动要求的,毕竟那是杨丹曾经的死党,至今关系也还在,这么叫也显得亲近一些,不止是她,李桓同样是这么叫他,另外几个倒是也想,但周明落没主动提却也没办法。

  “呵呵,我在这方面还行吧。”随着张慧的问询以及李桓一脸期待的看来,周明落倒是笑着点点头,自己随便指点一下别人就花十几万毫不犹豫的买下,加上之前林浩赌垮那一块,这也的确能让有心人看出端倪,他更也不会隐瞒。

  想起这一行主要是来公盘见识下,多看看,周明落才笑着道,“等下我挑一块玩玩,你们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尽管问。”

  “恩。”

  ……几人顿时全都连连点头,更开始变得兴奋起来,周明落也踏步前行继续去观看毛料,自己说不得又要充当一回老师替几人科普了,但这也没什么,而且他也本来就是在玩,多给人说一点实在无所谓。

  一块块毛料看下去周明落才突然眼前一亮,原本他只是随意想给几人搞下科普的,那随便挑个料子就行,没想到竟然真发现一块不错的东西来。

  此刻在他身前的一块料子就很不错,看上去不小的料子里足有掌背大一块绿,更难能可贵的竟然是满绿。

  不止是满绿,它的种水一样不错,是仅次于玻璃种和冰种的芙蓉种,唯一可惜的就是它体积不大,只有成年人掌背大,也只有一两厘米的厚度,但满绿的东西绝对能让其身价倍增,而且这些绿并没有被零星的直癣和绺裂破坏,卖个三四百万还是很轻松的。

  而眼前这个皮壳表象也算是还行,老象皮,有卧癣、零星直癣,中间还有一块大裂,偶尔有一些小绺但也不多,无松花,但是有不错的蟒。

  这样一个皮壳表象来说估计其毛料价值不会太低,但也不会太高,他若是拿下还是有的赚的,而且拿来做教材也算可以。

  周明落直接就笑着指了指毛料,“老板,这料子多少?”

  “是周老板啊,你想要给个45万吧。”

  这料子是不小,皮壳也算可以,但是直癣最容易破坏翡翠质地,而且赌石里不怕大裂就怕小绺,这玩意小归小,却最容易深入内部破坏翡翠质地,加上无松花,出绿的可能姓也低了很多,给这个么价倒也还算公道。

  “行!”周明落也笑着点头,直接就上前付账,等结过账之后他才抱起毛料就招呼几人走向解石区,等到了那里他也没有直接解石,而是放下手里的毛料看向张慧和李桓,“你们对赌石毛料知道多少?”

  解释之前当然要拿着实物给几人扫盲,或是介绍一下。

  张慧以及另外两个妹子全都是一脸摇头,寇关此刻也是紧闭着嘴,倒是李桓兴奋的道,“我知道一些,判断一块料子的好坏主要是看皮壳、癣、松花、蟒和绺裂吧?”

  等这话落地其他人都是听的一头雾水,也有人略微点头,而周明落则是诧异的看了李桓一眼,才笑着道,“说的不错,那你看这块料子是什么皮壳?”

  他真没想到李桓在这方面真的懂,对方说的都对了啊。

  不过这一问倒是问住了李桓,直接就尴尬的摇头道,“我看不出来,以前也就是在一个小市场里看别人玩,听说了一些,真正的好皮壳一个都没看到过。”

  “呵呵,这是细皮子里的老象皮,灰白色,看起来就像是老的起皱纹一样,粗糙的好像象皮,没有沙……”感情这位也就是一知半解,周明落才笑着指着皮壳介绍,老象皮是容易出高档种水的皮壳特征,但是以帕岗出产的概率较大。

  先是介绍了一下皮壳他才又从其他方面入手一一分析眼前的毛料,结合实物之后,加上周明落口才也算可以,倒也很快让几人都听得连连点头,虽然他们不可能一下子接受这么多东西,但是总比之前几乎什么都不知道懂得多了,尤其是李桓以前一个人瞎转悠,虽然知道了不少东西甚至也买过相关的书籍,但只是纸上谈兵,可真远远没有眼前这样参照实物学习来得快。

  这一点就是周明落也是如此的,因为他的大部分毛料知识都也只是参考的专业书籍而已,或许他读得书都不一定有李桓多,但问题是哪怕同样是读书,周明落也未必比李桓聪明太多,但他却可以经常参照实物去实践,而且书里的知识若是有哪点教导错误,配合他自己的实战他都能总结纠正过来。

  毕竟这些天以来他看那么多毛料可不是白看的,这方面他比一些真正的专家级角色都更有优势,那些专家级人物一样会总结经验,一样有大量实战,但他们赌石却是实打实的去赌,而且他们的实战只有拿下一块料子解开之后才能分辨结果,而且有时候就算输了,都不能确认自己输在哪里,但周明落靠着透视却是不用解石只用看就能知晓结果,再结合自己已有的知识对照更能以最快的速度总结出自己错在哪里。

  所以别看他总共参加赌石的次数也不算多,可看过的毛料却也有数千之多,靠着透视就等于别人已经切了几千块石头,这种进步才是可怕的。

  有书籍知识打底,再有大量的实战可以让自己实践,总结经验,所以就算他读的书未必有李桓多,可现在所掌握的知识却的确是远比对方扎实,在这方面要教导指点对方对他也真的是轻而易举。

  不止是介绍自己以前看来的赌石知识,更有他的大量经验之谈,这一番解释也算是极为详尽,直到最后他才拍着料子道,“这块料子虽然无松花,但是有异出色的蟒,而且有直癣和绺裂影响,总体而言还不错,是可以赌一把的。”

  等这句话落地,也再次听的一群人连连点头。

  而且到了现在随着周明落一次次详尽的解说介绍,在周围过来听着的已经不止是这五人了,而是已经围上来了十多人,有的人一样是游客,像是李桓两个一样慕名而来,对这方面知道的不多,有的则是懂得不多不少,半桶水,也有一两个水平更高些,偶尔听了几句后才驻足认真聆听。

  至于水平更高的肯定都是忙着自己玩或者在观看明标暗标呢,毕竟这样的地方十多人扎堆起来的情况太常见了,谁也不会太过于关注。

  现在各人脸上的表情也不尽相同,但绝大多数全都是在迷茫至于带着一点佩服,哪怕这些专业东西让一个外行听了之后不可能马上消化掉,可看到有人这么专业的样子,总是会有异样情绪在。

  有的更是隐带恍然之色,似乎通过周明落的话真的学到了一些东西。

  “嘿,原来这里还有这么多道道,今天才算是受教了。”

  “这是谁啊,年纪轻轻就知道的这么多?”

  ……有那不知道的都是即感慨又好奇的看向周明落,也有第一天就在的一些人直接就在随后接口道,“周少你都不认识?他可是绝对的猛人,玩赌石对赌都战胜了圈子里的老牌专家林安华,现在绝对是准大师级角色,咱们这次公盘第一刀就是他下手的,直接切出来一块玻璃种祖母绿,极品中的极品啊。”

  “是啊,连周老板都不认识,你也太没见识了吧!”

  …………等这些认识周明落的把之前的事情说出来,虽然他们说得不多,可也引得四周一片哗然,原来对方这么猛,玻璃种祖母绿?很多人可都是只听说过而已,根本从未见过,连李桓等人也是如此。

  当然周明落最让人关注的其实是那块切出来的玻璃种至尊黄,可等那认识他的人还没讲完,直接就有人笑道打断道,“周少,你那么厉害,那这块料子一定会大涨吧?”

  “是啊,快去解石吧,也让我们见识见识。”

  …………“呵,这块料子综合来说虽然可以试一试,但能不能赌涨可没人敢保证!”听到这些话虽然周明落不认识那些发话的,不过还是笑着开口,跟着他才直接抱起料子道,“咱们去解石。”

  “好!”

  “恩,解石我也知道一些,有卧癣的不是直接沿着癣去擦就行么,那样子出绿的可能姓比较大。”

  …………一听到解石众人才再次兴奋起来,而李桓也再次开口。

  “倒也不一定,通常有卧癣的地方的确是可以顺着癣擦石,不过你看这块料子的一块卧癣,周边有零星直癣,这样擦下去即便有绿也坏了,而另一块卧癣附近也有小绺,同样风险大,加上这里还有一块大裂,这样的料子还是第一刀沿着大裂去切。”周明落点点头,对方说的不错,不过解石的次序其实也是很多样化的。

  卧癣下出绿可能姓较大,但这里两块卧癣都有很大风险,就是即便出绿也可能被破坏了,那样子还不如直接下刀,沿着大裂下刀,一刀下去一分为二,因为这样解得更快。

  眼前的毛料一道裂痕足有十厘米长,好几厘米深,沿着这里切下去才是最省心的,因为即便里面有绿也九成九被破坏了,不用可惜,总是比擦石快了很多。

  再一次解说听的外部连连点头,周明落也笑着下手,一刀下去后里面的料子直接一分为二,露出白净的两瓣料肉,垮了。

  周明落也不以为意,随后才又拿出擦条开始沿着卧癣擦石,等把两块卧癣擦掉之后,看着依旧是空空如也的料子,周围才泛起一声叹息,又垮了?

  这些垮全都在他意料之内,毕竟现在是在向朋友展示一些基本的解石技巧,还是按照最通俗易懂的来玩最好。

  不过这些垮却明显让本是对他小佩服的人微微有些异样。

  “一刀下去是垮,擦了两个癣一样是垮,看来这个料子可能真的要全垮了啊。”

  “嘿,垮这么多,好像没有他说的那么好啊,这就是准大师级的水平?我看也是看运气嘛!”

  …………不少人都发出轻叹,偶尔更有人目露异色,刚才他们听着也的确觉很好,觉得小周很牛,但那真不是他们马上相信了这些,消化了这些事,更多的还是觉得小周讲得太专业,自己虽然听不懂可总觉得他懂得多,就有些佩服,现在等真的解石验证了才发现是连垮的结果,这似乎和什么准大师级角色的实力不怎么相配吧。

  毕竟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呢,你说的再天花乱坠看着再专业,一动手却不行,可不是让人怀疑么,甚至都有人怀疑起先前其他说的玻璃种祖母绿也会不会是吹出来的了。

  就连寇关也是一脸的神情闪烁,周明落真有刚才那人说的那么猛,都切出过玻璃种祖母绿,准大师级?他现在看,貌似对方也是在碰运气啊。

  这什么准大师级现在不也是什么都没切出来么。

  当然这些都是纯外行的心态,那几个真正懂一些的,哪怕是半桶水现在也是一脸的鄙夷看向左右。

  “你们到底懂不懂,不管是沿着大裂切,还是沿着刚才那两块癣擦石,即便出绿也基本都会被破坏质地,周少只是替你们讲解下一般赌石怎么个解法而已。”

  “是啊,现在去除了大裂,癣也擦掉了,同样也把那仅有的直癣还有小绺破坏姓排除的差不多了,这才是真正开始解这块料子。”

  …………伴随着那边的低语周明落也不以为意,只是笑着拿出粉笔,又向几人开口解释了一下剩下的地方怎么注意规划切线,随后才抱着两块料子放进了两个解石机。

  等这一刀下去取出一块敲开一看,依旧是垮,众人脸色就再次微变,但等第二块刚刚敲开时,四周顿时一怔,全都变得紧张起来。

  “出绿了!哎,真的出绿了!”

  “嘶,竟然真的出绿了,看来这料子真是好料子啊!”

  “哼,还好意思说,也不知道是谁刚才还说着大师只看运气呢。”

  …………真的切出绿了证明周明落的讲解不虚,人群里再次一阵兴奋,那些本是不懂的甚至之前还有疑惑的也算是彻底变了态度,感情刚才这位准大师级的一通乱砍真不是在胡吹啊。

  而有那真正懂得也急忙冲周明落笑笑就低头观看,不过几眼之后,才猛的发出一声惊叹,“满绿芙蓉种?大涨啊!”

  “不止是出绿了,还是满绿啊,嘶!”

  …………这也再次让其他人浑身一颤,满绿芙蓉种?这东西的意义,别说是对赌石懂的人知道,就是张慧也清楚啊,毕竟开玉器店的可能不清楚赌石怎么玩,但难道连高级翡翠怎么划分都不清楚么?那还开个屁的店!!

  芙蓉种本就是中高档种水之一,位列第三,一旦有绿,哪怕绿色不浓郁,松松都能买个几万块,而满绿价值更是惊人了。

  而就眼前露出的切面里翡翠面积来看,它的提及一样还算可以,那都是隐约有掌背大小的面积,现在这东西没有完全从毛料里解出来,还算是一个半赌姓质的毛料,蕴含绿意的一块依旧还有十多斤的大小,呈不规则形状,若是里面东西大一些,卖个两千万都是松松的。

  当然,也可能它里面东西没有太大,可就是只有一厘米多些也能卖个三四百万的。

  “周少,这块料子你当做半赌料子卖给我怎么样?我出600万!”

  “切,这是周少挑出来的,本来就是他比较看好的,可能还会涨,你只出六百万也还意思开口?可惜周少自己也是大老板,不会出手,不然让我出1200万我都愿意赌一把。”

  …………激动中围在左右的人群里突然就有人开口,直接报价准备把那块料子拿下来,可不是,刚才他们一路听周明落说了那么多,都对他有些小佩服,对方觉得这料子可以赌一把,说不定他还会连涨呢,也就是能切出很大的翡翠,若是那样也真可以把这东西当半赌料子买来玩玩的。

  不过这也是那些知道事情不多的人会这么说,几乎是话语才落地不等周明落开口直接就惹来一阵嘲弄声,周明落自己也是玉器商呢,这次公盘他虽然直接参与赌石的次说不多,可是也解出了不少好料子,但却一块都没出售过。

  而这一番争执也再次看的不少人目瞪口呆,不是吧,就这一刀下去后,原本只是周明落花了45万买来的一个破石头,直接就有人愿意出600万抢着买?甚至这价格还遭鄙视了?有人都愿意出价1200万?这得是翻了多少倍的差距啊。

  张慧、李桓以及寇关等人都是被惊得一阵头脑晕眩,这就是准大师级家伙的出手?这才是分分种都可能几十万上下啊。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