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犯倔的老头

   “胡说八道,我怎么就比你差了?玉器雕琢,不管是大件还是小件,我杜定边出品的有哪件比你差?”

  时间一晃就到了晚上八点多,地点也从投标广场转移到了平洲一家规模档次都算不错的饭店内,宽敞大气的包房,足足坐着十多人。

  周明落,王锋芒、张老……黄晶晶、任立恒、林浩等等,除了这13人之外,新加入的却是两个老头子还有两个中青年,老头子分别是玉雕准大师级角色杜定边,以及在广场上嘲讽着杜定边在雕琢小件上比不上他的那位老者。

  这老者却也是来头甚猛,同样是整个南国数一数二的玉雕强人,论名头丝毫不下于杜定边。至于另外一中一青,则是跟随二老一起过来的。

  严格说起来在玉雕界倒是没有能被众人冠以王者称谓的牛人,整个国内玉雕界也不过是两名大师级角色,一南一北。

  不过在这两名公认的大师级之下,还有好几个准大师级,他们和大师级角色唯一的差别就是没有足以引起轰动的传世作品。

  毕竟玉雕不比赌石,赌石方面只要有足够多的毛料,你选料子的水平高境界高,连续赌涨的多赌垮的少,就能冠绝众人以称王,翡翠王或者白玉王。

  想在玉雕界出名,最重要的还是要有好材料,并且在你手里变成了可以传世的珍宝,比如收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馆里的那件白菜蝈蝈翡翠,若是谁能出产那样一个东西,绝对就是大师级水准了,但若是没有令人铭记的作品,就算你技艺高超可外人根本看不到,这也只能当做遗憾了。

  这一点倒是和历史上那些知名的诗人、书法家之类相似,能流传千古靠的就是作品。

  但这方面玉雕大师却又比诗人难了些,书法家之类只要有纸笔和自己的实力就行,这玉雕,却是除了要有实力更重要还要有材料。

  如今国内一南一北两个玉雕大师就是遇到过极品材料,曾经雕刻出过可以传世的珍宝,才被人共奉为大师,而准大师级人物,比如杜定边亦或者另外一个老者连崇或许是水平都到了,但一直无法遇到特别珍惜的材料,无法雕刻出太出色的东西。

  现在突然出了满色玻璃种至尊黄,这又要他们如何不激动,这料子的材质绝对是够了,只要能在他们手里变成可以传世的宝贝,那大师的名号也就水到渠成了。

  也正因为此两个老人才会不惜要抢着来做,全都是哪怕白干也要争取做这个玉雕工人,当然了,若只是这个原因的话还不至于让两个都是德高望重的老人家当面互相拆台,甚至一路上从广场那里争论到饭店,搞得脸红脖子粗。

  他们这么干只是早有积怨,至于什么恩怨外人却知道的并不多,很多人只知道这两位几十年都是这样,只要一见面很少有超过三分钟平静时间的,几乎是每次见面都要打嘴仗。

  这件玻璃种至尊黄虽然体积不算特别大,造型也是普普通通,没有任何形状可言,但落在两个顶尖人物眼中,恐怕也早就有各自的雕刻方案了,只等着真的下刀之后,哪怕是为此封刀也足够了。

  “哪件比我差?这还要我说么,简直太多了,我现在是不想你在小辈面前丢人罢了。”随着杜定边又一次吹胡子瞪眼,那边的连崇也是嗤笑一声,很是不屑的道。

  一句话也让杜定边再次气的脸红脖子粗,一挽上身唐装的袖子,似乎就想和对方干架似地,也直接吓得跟二老一起过来的一中一青急忙起身就去拉架。

  更是看得周明落等人颇为无语,两个老头子年纪都一大把了,竟然还这么冲动?

  王锋芒更是在哭笑不得之余,直接趴在周明落耳畔低语,“周老弟,真服了你了,前阵子还让我帮你介绍玉雕师呢,我就说嘛,只要你能在公盘上解出极品,肯定有的是人抢着来找人,但也没想到你猛到这地步,真让这两位都抢着给你白干。”

  王老板却是羡慕的眼都红了,说起来玉雕师傅对于玉器商,就像是铁匠对于兵器铺老板一样,基本是秤不离砣的,很多玩玉的自己也会一点玉雕,但真正的知名大师,也绝对是所有玉器商都要巴结着去笼络的人。

  一件大师出品的翡翠饰物绝对能让其身价倍增,也能让店的名气倍增。

  王锋芒今天上午还笑着说,只要周明落能解出好料子,肯定能吸引在玉雕方面很猛的人自己出来找他,说不定连玉雕大师也能吸引来。

  可后面的那一句话也只是说说而已,以他所想周明落能吸引来一些专家级就不错了,毕竟大师级人物哪是那么容易动心的?没想到现在却是一语中的,真的被小周吸引来两个准大师级抢着要白干。

  这样的两位人物,可也是他们整个泰和行都想巴结着笼络的猛人啊,奈何以前根本没啥机会,毕竟整个南国有多少省份?哪个省没有龙头级的玉器商?何况泰和行在边南省还不是龙头呢,而这两位却是整个南国十多省最凶猛的两位玉雕猛人啊。

  而现在在座之人羡慕周明落的何止王锋芒一个,李全中和付松更是脸都绿了。

  奈何随着这话,周明落却是无奈一叹古怪的道,“我看这事不好收场啊,要知道我这里就只有一块玻璃种至尊黄。”

  两个玉雕界猛人抢着要这一次机会,现在不管怎么看都是争执不下,到时候肯定是要周明落选择一个,那他不管选哪一个,估计都会让另一人吹胡子瞪眼的。

  “严重的鄙视你,你这是标准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啊。”但周明落的话却直接让李全中一瞪眼,他自然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不过这种事本身就是一种幸福啊。

  “周老弟,这次我也不帮你了,你这是赤裸裸的炫耀!”王锋芒更是落地有声。

  其实在两个老人争吵这么长时间里他们不是没有去劝架的意思,问题是根本劝不下来而已。

  “去死,我懒得和你吵!”这边无语中,那边的杜定边却是怒瞪着看了连崇片刻,才一转身走向周明落,“周先生,这件无价之宝是你的自然是由你做主,你说我们两个,哪一个更适合?”

  “是啊,周先生,我相信你的眼光肯定是极为出众的,肯定能选出一个最合适的人选来雕琢这件玻璃种至尊黄。”连崇随着杜定边的话也蓦地走到周明落身前,一脸的期盼。

  仿佛就等着小周宣布他才是最合适的人,只有他的技术才配得上这件极品,但这表情,却是和那边的杜老一摸一样。

  周明落直接无语,只能苦笑的看看两个老人,这要他怎么选啊。

  毋庸置疑的不管是他选谁,都会说明那是另一个老头子比不上对方,当然他也可以谁都不选,但那更会同时让两个老头子都气的吹胡子瞪眼的,这可真是个让人郁闷的难题啊。

  好在等两个老头子全都看着小周等答案时,一样发现了小周的无奈,才又蓦地看了彼此一眼,由杜定边耻笑一声道,“连老鬼,我看我是被你气糊涂了,咱们以前虽然有些名气,但也不是特别大,无凭无据的拿什么要周先生选择,这样吧,咱们就比试一把,看谁雕刻出来的东西够好,到时候凭作品取胜,周先生,你觉得怎么样?”

  先是冲连崇嗤笑后,杜定边才又看向周明落,却是拿出了比试较量的意味,也要和那边赌一把,赢了的人才有资格去雕琢这块珍宝。

  连崇也滞了一下才开口道,“比就比,我还怕你不成?咱们现在就开始,各自选择自己最拿手的东西雕刻一个,然后去找俞老点评,看那个更好,周先生,你觉得呢?”

  周明落也明显松了一口气,这样好啊,都是他们自己提出来的,自己也不用费神了。

  而且等两位老人家比试过后,不管是哪个输了都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他们找的裁判一样是外人,不是要小周负责,这可是最好的结果了,而对方口中的俞老周明落现在也知道了,那就是那位南方公认的玉雕大师,虽然眼前这两个也是老头子,不过他们也就是五六十岁的模样,而俞老却已经是七十多接近八十的高龄了,一样是德高望重。

  “好,既然两位这么说那就这么办吧。”明显是擦着冷汗,周明落才也笑着点头,他也是突然发现这些犯倔的老头也真不好对付啊。

  “行,那就这么定了,连崇,咱们之间的事也不能拖太久,我可事先告诉你时间也算在内,如果最后俞老对咱们的作品评价差别不大,那谁做出来的时间短就是谁胜。”听周明落点头,杜定边也是大喜,急忙就再次开口看向连崇。

  “那是当然。”连崇也毫不示弱,直接肯定的点头。

  而一件原本是争执不休的事竟然以这种方式落幕,倒也看得包房里其他人都是颇为无语,两个准玉雕大师之间的记忆较量?王锋芒等人在无语中甚至升起了无限的期待,真想亲眼目睹整个过程了,但可惜的是谁都知道他们不可能旁观,恐怕下一次出现那边都已经有了接过了,这事也只能是一种遗憾了。

  就连周明落也觉得有些遗憾,不过现在他却兴奋居多,事情总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有了这件事,他总算是结识了几位玉雕界猛人,恐怕以后再也不用为自家的玉器店缺玉雕师傅的事发愁了,还是那句话,他不可能请杜定边或者连崇一直在他店里做普通的玉器雕刻,但这两位难道没有什么徒子徒孙之流么?只要有就够了。

  “吃饭,吃饭,杜老、连老,快请入座。”

  “是啊,开席!”

  ……在周明落思索中,那边的王锋芒等人也笑着起来圆场。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