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血翡翠

   一块接一块陆续看下,周明落脸色一片平静,这第二次赌石至少也还要选择一块给力的料子出来才能算数,一时间这料子也不好找,足足花费了二十多分钟,他依旧没有发现合适的毛料,不过倒也不急,那边的林安华一样还是在挑选过程中。

  “咦。”

  又一次搜寻中周明落蓦地身子一颤,跟着就愣在了那里,此刻在他身前一块毛料,入目可见里面竟然泛着一股动人的红色。

  透过毛料的皮壳看下去,这次能看到的的确不再是绿,而是一片红。

  妖艳的红色分部均匀,细腻的充斥着整块翡翠内部,猛一看去仿佛有一抹晶莹的血色液体在流动一样,周明落忍不住心神大动,红色的翡翠,这可是很罕见的。

  翡翠的颜色通常都是绿色,但除了绿色之外,其实也还有不少其他色泽,比如紫色、黄色、红色、黑色乃至白色。

  因为绿色最多加上商家炒作,所以翡翠通常以绿色为尊,不过这些年其他色泽的翡翠也早已走上了高端市场的行列,同样是受人热捧,前年缅甸公盘其标王就是一块紫罗兰翡翠,最后拍出1999万零9999欧元的天价,价值近两亿人民币,当然那标王本就是玻璃种,搭配紫罗兰这样杰出的色泽才能卖出如此天价,否则若是只有色而无种同样难以被人追捧。

  先是被眼前的红色惊艳了一把,周明落才细细查看其种水,随后才骇然发现这一块翡翠透明度极高,还在芙蓉种之上,竟然是冰种!

  “嘶~”

  轻吸一口冷气,周明落这才激动了,满红的冰种翡翠,而且还是如此均匀细腻,堪称妖艳的红色,这绝对是宝贝啊。

  满绿冰种已经是极为难得的顶级翡翠品种了,本就稀少的厉害,而这样的红色绝对更加难以寻觅,其价值也绝对比满绿冰种还要高,毕竟物以稀为贵,而且眼前的红色还这样夺目漂亮,甚至漂亮的让人惊艳。

  唯一可惜的就是这翡翠并不大,周明落目测了一下,差不多也就是刚好能打造一对手镯,外加两个挂坠,可哪怕如此其价值也绝对极高。

  原因无他,血红色的冰种翡翠实在太稀少了,堪称稀世珍宝也不为过。

  就这块了!

  这料子都可以做压箱之宝了,而毛料的本身也不算大,只有篮球般大小,一样是全赌类型,皮壳是黄沙皮,还是黄盐沙皮,表面的风化沙粒极为均匀,其皮壳表象是比白盐沙皮还有好一些的东西。

  皮壳外还有几块膏药状的癣,也就是膏药癣,膏药癣只要厚度不大多半就不会深入内部,而且通常情况下膏药癣下既有高绿。

  黄盐沙皮、膏药癣……全是赌相较好的表现,容易出好种,好色的征兆,若只轮卖相的话这块毛料也就比上一次林安华选出来的那块毛料表象稍微差些,因为它没有松花,松花是翡翠的绿映衬在外的表现,无松花的通常出绿的可能姓也低。

  “毛老板,这块料子怎么样?”抱着毛料走出去,周明落直接笑着对马善良道。

  “这一块?”马善良先是上前看了几眼,才笑着开口,“这块料子算是我比较看好的毛料之一了,价钱嘛,200万。”

  一句话周明落也悄悄点头,200万,果然很给力的价钱,不过说的也是,若不是这毛料身价本就不菲,冲它的卖相就算没松花恐怕也早就被人拿走了。

  卖相好的毛料自然身价也高,但那样子赌起来风险也更大,一般人也不敢轻易下赌,比如之前林安华选出来的那个卖相同样是极好,230万的价格一刀切下去直接垮了一百万左右。而在整个库房里这样卖相很好的料子也并不少,周明落看了半天至少发现了七八个,但也就这么一个算是稳赚的,其他要么还是垮的,要么切出来的东西估计也就是和毛料原价差不多,这也是为什么这料子至今还在的缘故吧,并不是只要有好卖相就可能赌涨的,好卖相只是赌涨的几率比普通料子大而已。

  “这块料子不错。”

  王锋芒等人一样闻声上前,看了几眼周明落手里的料子才全都隐隐点头,这次周明落选出来的料子的确可以,至少论卖相可是比上一次强多了。

  几乎是同时那边林安华也抱着一块料子走了出来,等他出来以后,招呼一声马老板,马善良上前一看才同样笑着道,“林老板这块料子,四十万。”

  林安华这次选出来的料子比周明落的大了一倍左右,卖相却也是中规中矩,好坏参半,等周明落上前几步看了下,才发现里面也真的有绿,很大一块绿,差不多有两手叠加在一起大小,种却是芙蓉种,绿意比周明落上一次切出来的还要好很多,算是芙蓉种内的极品。

  那一块绿挖出来,价值绝对是要超出四十万不少的,差不多也能卖到一百多万,若只是单纯的赌石不掺杂和周明落之间的对赌,这次林专家却是肯定要切涨的,而且更能把上次切垮的都赚回来。

  不过要是拿这一块和周明落对赌,却似乎又是……“这次林安华的料子,风险却也很大啊。”

  “呵呵。”

  ……等看清了那边的毛料,张老和王锋芒等人则再次开口,更全都拿着古怪的眼光在两人身上打量,巧了,第一次周明落抱来的料子卖相不怎么样,风险很大,结果赌了个大涨,林安华那边却是卖相很好,直接一刀就垮了。

  而这一次两人竟然彻底掉转了角度,换成周明落搞了个卖相极好的料子,那边却搞了个很普通甚至可以说是差的,难道这一次也会像上次一样?

  “选料子可不见得卖相好就一定能赢得,开始吧。”林安华似乎也感觉出了一丝怪异,笑着轻语一声才把料子放下开始去画切痕。

  至于周明落一样是抓起粉笔开始画切痕。

  差不多同样的步骤,画好了划痕后两人的毛料就全都放在了解石机内。

  “明落,这次你有多少把握?只要再赢这么一场,那可就赚了一家店啊。”那边机器轰隆隆的运转,这边黄晶晶才笑着看了林家几人一眼,丝毫不加掩饰的大声道。

  “是啊,周老弟,要是这次再赢了的话,你那家店的产权都不用再拿来了,直接打个电话回去,也省了麻烦。”王锋芒同样笑笑。

  两人的话也让那边还在等待的林安华以及林娄光全都脸色微变,颇为悻悻的看了这里一眼,等林娄光刚想开口反驳时,却被林安华挥手打断。

  “现在和他们计较什么,这次我有七成把握可以赢,那块石头必然会涨的,赢了这一局,咱们也就不差什么了。”

  的确,林专家这一次选出来的料子可谓把握极大,赌涨的概率都在九成以上,至于周明落手里的料子他也看过,却觉得那料子卖相好归好,但却并无多少把握,毕竟他可是来的比小周要早,看过的料子也比较多,若是对那块料子有把握的话,也早就下手了。

  “恩。”一听这话,林娄光才轻轻点头,既然叔叔这么说他也就多少放心了。

  场面再次恢复冷清,又过了片刻,其中一台解石机才蓦地停止运转,随后周明落才踏步上前,笑着从解石机里取出了毛料,他的料子比对方小得多,自然也先一步切割完毕。

  等把料子取出后,周围一群人才蓦地围了上去,是赌石涨,虽然一刀下去未必是最后结论,可一刀下去也能判断出大概了。

  这一刻别说是王锋芒和黄晶晶等人都是充满期待的看去,就连林安华几人也多少带着一丝紧张围了上去,毕竟那料子林安华也没把握。

  “啪~”

  一声轻响,当周明落一下子敲开毛料,一股妖艳的血红色就瞬间就映入诸人眼帘,也是在这一刻,原地却蓦地陷入了一片呆滞。

  红?是红色?竟然不是绿??

  不管先前是希望周明落赌涨还是赌垮的,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抹殷红色泽给晃花了眼,毕竟红色翡翠实在太少了。

  “嘶~红翡翠?”

  “少见啊,这块毛料里竟然出了红翡翠?”

  “好惊人的红,鲜艳如血,妖艳,这翡翠绝对堪称妖艳!”

  ……愣了片刻人群里才蓦地发出一声惊叹,更有人急忙俯身下看,这毕竟是一道切开的,切面平滑光洁,倒也不用再用水清洗都能看得清楚。

  那一抹红的确让人惊艳,可是也要看是透明度,判断下种水才行。

  等再次一眼看过,人群才又蓦地一滞,跟着就是一片激动和哗然。

  “冰种!这是冰种啊!”

  “满红的冰种,还是如此妖艳夺目的红!”

  “嘶,魁宝,这翡翠绝对是块魁宝啊!”

  ……的确如周明落之前所想,满绿冰种已经极为难能可贵,切出来一块都足以让一些玉器商不惜亏本去竞拍,只为保证店里有高档翡翠打名气的,那这么一块妖艳如血的满红翡翠,其稀有度就是绝世了,那绝对比满绿冰种更稀有了十倍以上。

  林安华和林娄光也傻眼了,怎么会是这样出色的血翡翠?还是冰种那样档次的种水,这也未免太惊人了吧。

  而且刚才的一刀下去这翡翠的切面露出来的也不小,差不多有五六公分长,宽度也还可以,只冲这切面都可以掏出一个镯子外加一个挂坠之类的饰物了,这还没有计算还蕴含在毛料里的厚度呢。

  一个满绿冰种的手镯价值都在几百万,何况还是这样满红的冰种?还红的这么妖艳夺目,仿佛精灵一样让人心动,这价值至少还得翻倍。

  当然,满红冰种的稀有度在满绿冰种十倍以上,但满红的价格翻倍却不可能也有十倍那么高,可就算是这样翻个一两倍或是三倍都是很正常的。

  这仅仅露出来的切面都足以让周明落赚翻了,也赌涨涨翻了!

  这还是没有计算厚度呢。

  一开始林安华还是自信满满的样子,但现在却着实被打击到了,人家能切出这么给力的东西,他还拿什么翻盘啊?能比这东西还好的,除非也像是不久前周明落一样,搞出一个天然西瓜之类的,要不然那就的是更高档的玻璃种才行,可是……可是那可能么?连林安华自己都觉得不现实啊。

  “好东西!真是好东西!”

  “就是不知道这翡翠有多大,若是能做成一对镯子,恐怕就是独一无二的宝贝了,绝对是稀世之宝。”

  “继续,快掏出来看看,他有多大。”

  …………林安华那边惊得一片瞠目,王锋芒和张老等人却依旧是激动的厉害,红色的翡翠镯子,当然不是没有,毕竟红色虽然稀少,可每年流入市场的翡翠实在太多了,哪怕翡翠里百分之九十九都是绿色,剩下的百分之一也是一个极为庞大的数量。

  问题是其他红色,哪里能和眼前如此妖艳的红相提并论?仿佛血液一样,但像血又不是血,那比真正的血液远远多出了无数倍的晶莹剔透,干净漂亮,更别提这色泽还分部如此均匀细腻,更是冰种那样的高档次翡翠。

  这玩意自然也还比不上前年那块出土的玻璃种紫罗兰翡翠,可也绝对是罕见到了极点的。

  现在一群玩翡翠的家伙却是早就忘了林安华,早就忘了周明落两人之间的对赌,只是全都被眼前的宝物吸引。

  那一片红的确是充满了慑人的魅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周明落也再一次开始解石,第二刀还没切完,林安华手里的毛料也切完了第一刀,不过这一刀取出来后却也瞬间带出一片哗然。

  出绿了,芙蓉种!

  眼前芙蓉种露出来的切面却也不算很大,只有手掌大小,甚至包含着翡翠的半边毛料整体都不大,就是大半块西瓜的体积。

  认真看下那绿的质地以及色泽程度,诸人才发现这绿比上一次周明落切出来的都要好,算是芙蓉种内的极品了,可是和血翡翠一比还是相差太大。

  大到诸人都没了多少兴趣继续观看,而是继续目不转睛的看向周明落那边的解石。

  说的也是,就算这芙蓉种很不错,可那也只是正常范围内的很不错,和满绿冰种都有着极大极大的差距,更别提眼前的血翡翠了。

  林安华要想赢除非手里毛料全是翡翠,亦或者一样像是那个翡翠西瓜一样,天然就生长成某种事物的样子,但可惜这两者都不是,那还有得比呢。

  “三叔……”一见自家的翡翠,林娄光直接欲哭无泪,难道又输了?

  而与林娄光相对的则是血翡翠的解石继续,因为出产血翡翠的毛料整体并不大,所以后续的翡翠也很快就被掏了出来,等一块差不多能做一对手镯,剩下的都也可以做两个挂坠的一块翡翠彻底呈现在众人眼前时,原地才再次发出一阵火热的惊叹。

  “漂亮,实在太漂亮了!”

  “今天只是见到这样一块翡翠,就不枉此行了!”

  ……“周老弟,卖给我吧,这块翡翠,我出两千六百万!”那边还在再一次惊叹着眼前红翡翠的美丽动人,王锋芒却激动的一把抓住周明落的手,仿佛想要抢了这宝贝似的,开口更是报出了两千多万的价格。

  倒也让原地蓦地一滞,两千六百万?多了还是少了?其实这个价真不好估计,如果这是一对满绿冰种的镯子,外加两个挂坠,价格可能也就是七八百万,这还是指的抛开各种加工成本和商业运作之后的价格。

  两千六百万绝对是翻了三倍的价格。

  可是你也真不好说这到底是高了还是低了,因为这样的翡翠实在太稀有了,稀有的你可能都找不出第二块来,比它更好的也肯定有,但是这个档次的真不好说啊。

  “三千万,我出三千万!”滞过之后,那位来自江南省天合玉器行的宋总却也蓦地开口,同样是双目放光的看着眼前的翡翠。

  这东西绝对是值得任何一个玉器商亏血本拿下的,拿下来做成首饰放在店里,就是当之无愧的镇店之宝,足以吸引无数豪客慕名而去。

  “嘿,我说哥几个,你们别急啊,咱们这不是还在和那边赌着呢么?结果还没有出来呢。”群情激奋中黄晶晶却笑着开口,很是古怪的道。

  是啊,这还依旧是在对赌过程里呢。

  上一次周明落切出来一个翡翠西瓜,都差点让那边忘了两人还在对赌,这一次又爆出来这样一块惊人的血翡翠,又再一次让人差点忘了这赌注。

  这要人家林老板情何以堪?

  等这句话落地,还在冲动着的几人才又一愣,跟着就纷纷看向林安华,全都是一脸的怜悯,又出了这么个极品,林总那边不是输定了么。

  刚才在周明落继续切石的过程里,林安华那块毛料也差不多快全解出来了,呈现在众人眼前的就是一块两个成年人手掌叠加在一起的芙蓉种翡翠。

  这还拿什么比啊,结果根本是一目了然。

  可以说林安华这次单独的赌石是赌涨了,可是和周明落的对赌却又输了,这一输就是第二局也输掉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