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不是故意的

   当然,能想到这里也是因为这幅画可以撕的烂,长案上仇英的山水画,是画在宣纸上的产物,里面的【步辇图】一样是纸质。

  而要藏画中画主要还在装裱过程里,装裱和字画从来是秤不离砣的,很多时候一幅字画的好坏,装裱也是个重要的评判点。

  眼前这幅画装裱方面做的很不错,不过这毕竟是几百年前的装裱,所以字画本身的宣纸材质,以及后背的装裱也微微有些不够看了,虽然猛一看去还是找不出破绽,但估计也经不起人手去撕着折腾的。

  下定主意后周明落一边继续和任立娟推脱,一边开始思索该借谁的手去折腾。

  想了一下他还是决定对文定邦下手,这位文先生和他交流不多,但赵老却说那是一个很不错的人,现在又是他请来的掌眼师傅,算是一家人,有好事自然要便宜自家人才行。

  对,撕烂一幅画猛一看去是坏事,但在这里却是好事。

  因为对方撕烂之后,会直接让遗失那么久的【步辇图】重见天曰,等于亲手发现了一个国宝,这可就是功劳了。

  估计多年以后,文先生自己也会很为这突如其来的一手而得意的。

  甚至让【步辇图】重见天曰还有另外一个意义,那就是可以刷新目前所知的一个记录,什么记录?迄今为止,现在国内保存下来的最早用纸作画的记录是唐代韩湟的【五牛图】,乃是在纸上所绘,韩湟却是公元723~787年的人,但阎立本这幅【步辇图】一样是绘画在纸上,他却是公元601~673年的人,这直接又刷新了一个记录。

  不过据说那副【五牛图】因为曾被八国联军劫掠,在外国保存也不完善,等被收回国内时整张画都蒙满了尘垢,还有虫蚀出了不少小洞,后来经大量修复才成为现在的样子,但眼前这幅【步辇图】却好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仇英刚得到它时本就修复完善过一次,反正那看起来状况算是不错。

  “啪!”

  文先生现在也又一次重新开始细细观摩山水画呢,毕竟这么多人都断定他是仇英的真迹,他自己也觉得是,就是名字有些蹊跷,怎么能不心痒想多看看?而且他右手里都不知不觉拿着一个放大镜几乎是弯腰趴在案前细看,另一手则是背在身后。

  这位的防护措施却也做的很好,离着长案远远的,似乎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弄坏了宝画,但碰到小周这样的人只能算他“倒霉”了,正看着时他突然就右手肘一抖,手里的放大镜瞬间跌落,这一幕也让文先生愕然,急忙去拣放大镜,却没想到还没抓到放大镜时,他的手肘再次一抖,猛的偏离了原来的轨道,原本抓拣的动作也直接抓起了山水画一边。

  他抓着中间一处边缘本想急忙松手的,却是手再次一抖,原地蓦地就响起一声兹的破损声。

  曾经某人手里抓着定水带的时候,被小周刺激一下能直接拿着定水带朝人脸上抽,抽得人家耳晕眼花的,那种突然受刺激后的肢体自然反应,的确是有力度的,一副保存了这么久的纸质画,可真经不起这样折腾,虽然在用力过程中,整幅画都被猛的拉扯的向中间猛缩,像是被拽了起来,但因为画足有一米还长些,他却只是拉起中间一撮,也真被撕出了一道几厘米的裂痕。

  “……”

  “……”

  突然的变故,瞬间让其他几个正在看画以及还在和周明落推来推去的任立娟全都一愣,死死看向文定邦。

  所有人都像是傻了一样愣着,搞毛啊。

  而文先生也傻了,怎么会这样?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你干什么?!这可是仇英的真迹啊!!”

  人群发愣中,一道极为惊怒的声音却突然响起,却是那个最初愿意开价三千万的老者猛的就涨红了脸,死死盯向文定邦,那目光简直就是想要杀人。

  “我……”面对这怒斥文定邦也急了,开口就想辩解,但张口之后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急忙放下被自己拉起来的画,拿着欲哭无泪的表情就看向周明落和任立娟,怎么会这样?他真是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啊。

  刚才突然间他就觉得手肘一疼,有些麻痹痉挛,带动手臂不由自主的运动,而且是连续三次这么来,真不是他故意的啊,可是这些话怎么解释?就算解释了,别人会信么。

  现在好了,那真是闯祸了,一副极可能是仇英真迹的名画,就这么被他撕烂了,这还是他第一天来秦汉阁上班啊,他来这里都还受了赵老的嘱托呢,现在怎么交代?

  “嘶,烂了,一副有人愿意出价三千万的名画啊,就这么被撕烂了?”

  “啧啧,太那啥了吧。”

  …………在文定邦一片焦急中那些本是在外面看热闹的,此时也全都是充满惊叹的开口,那些话也再次让文先生急的一塌糊涂。

  “先别急,只要破损不严重,就没事。”在文定邦急的厉害时,周明落这个始作俑者却上前一步,先是拍了下文定邦的肩头,才开口安慰。

  也是随着这话文定邦才猛的一怔,跟着就急急俯身去看,是啊,画只是撕烂一点都还好得多呢,故宫里那副【五牛图】还被虫蚀出了上百个空洞之后才修复好的呢,一张画撕开一线,只要不缺失,都还不算特别严重。

  不过也是在他俯身细细去看刚才撕裂的痕迹时,才猛的又一呆,眼睛也缩了一下,不对啊,经过刚才撕开的裂口,这画竟然露出了夹层?

  在他惊讶中同样俯身下去的周明落才也适时的开口,“咦?这画里好像还有东西!”

  这一声喊才惊动了其他人,全都不由自主的涌了过来,画里还有东西?不会吧,能真正在这一行混到精通程度的,哪一个没听说过画中画之类的东西,不过似乎只有那些极为珍贵的画,才会被人在装裱时藏到其他画里吧。

  眼前这一副山水画本就被认为是仇英真迹,极为难得和珍贵了,怎么它竟然里面也藏的有东西?

  “画中有画!”

  “这中间真的有夹层啊。”

  …………等围上去以后细细观看一番,几人才也蓦地发出一声惊讶的低呼,那撕开的裂痕足有几厘米,的确足以让里面的东西显露出来了,更别提这次众人上去后也不乏有人是拿着放大镜打量的了。

  可等真的确认有东西后,一群人又全都傻眼了,怎么回事啊,这不是基本都被他们确认是仇英的真迹么,那里面的东西是仇英藏进去的?还是其他人装裱仇英这幅画时藏进去的?

  有什么东西能藏在这幅画下面,那应该是要比上面这幅画更好的吧。

  更好?

  就连任立娟、任立恒等人也傻眼了,怎么也没想到这画下面还有东西。

  “能用这幅极可能是仇英真迹的山水画去掩饰,难道是更名贵的宝画?要不要取出来看看?”周明落也很猥琐的添了把火,瞬间就把疑惑着的众人撩拨的更热切。

  是啊,取出来看看?那真要是不取出来的话,估计其他人都会好奇死的。

  一时间众人却也都是心痒难耐,不过想要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也不是那么容易,毕竟这是装裱过的画,必须得要有精通装裱的人上手,才能保证不伤到这里的两幅画。

  “明落,我跟赵老也学过装裱,如果要把东西取出来的话,不如让我试试?”同样是心痒的厉害,虽然很为刚才的行为而懊恼,可现在文定邦还是激动的开口。

  能被人用仇英的画去遮掩的,又到底是什么宝贝啊,对于一样钟爱古玩字画的他来说,这同样是个无法抗拒的诱惑,说完这话他更是保证道,“你放心,我绝不会再出现刚才那样的失误,刚才我真不是故意的。”

  周明落当然不会怀疑他,不过这东西毕竟还是任立娟,他只能笑着看向任立娟,“任大小姐,你的意思呢?要不要现在就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看看,说不定你这次真捡到大宝了,外面那幅画已经很珍贵了,没想到里面还藏的有东西……”

  “取出来看看吧,我也想知道。”任立娟立刻点头,这可是她第一次捡到漏啊,怎么会不想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

  她没问题周明落也没问题,那边才立刻兴奋的去找工具,要知道这可也是一项技术活,更不是随便几分钟就能搞定的事。

  在这个过程里,周明落更让任立恒打了个电话,叫来一批警察维持秩序,毕竟现在古玩城人多,他这个店里人也多,虽然现场有好几个身手极好的佣兵坐镇,但就怕外面人挤人挤出事儿来。

  或许先前只是一副疑似仇英真迹的画,还不至于让人犯罪的话,可一等【步辇图】现世就真不一定了啊。

  等警察真的赶了过来,足足有一二十个,一直从秦汉阁大门开始守卫舒散里面看热闹的人群,那边的取画工作也已经开始,而那些没有被疏散的,更全都是翘首以待看着正忙碌的人,全都是一脸的好奇的和期待。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