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我要干掉他!【二合一】

   “金先生是要把定水带的技术无偿奉献给大家,这点我也深表倾佩,其实说起来我更想为世界上那些苦难儿童捐一些救助金,奈何自己身家微薄,不知道可不可以借金先生的身价去做这件事?想来以金先生这么高尚的情艹,愿意发扬祖先们的传统美德,一定不会吝啬的。”在下面一群参观者议论纷纷,分别拿着两根定水带不住观摩打量时,原本高台上的老者倒是轻笑一声开口。

  虽然他此刻也被金在行的用心搞得很恶心,但身为这次展览的负责人,他却也必须救场,面对这种想空手套白狼的家伙,不管等一下如何应对,至少场面上还是要接招的。

  一番话更是点明了这厮的无耻之处,之前说的那么好听,不过是想拿中国的东西去做贡献,顺便也便宜他自己。

  “呵呵。”面对这话语金在行却哑然一笑,似乎早料到对方会这么说,所以丝毫不显的慌张,只是顺手从另一人手中接过展览会上那根完好的定水带,轻轻抚摸一下,才道,“这方面我当然……”

  他是在借中国的东西去卖乖,而想继续逼对方一步的话,就是真的应了对方的发招也没什么,他要自己的家业?没问题啊,他完全可以把自己的身家全部拿出来的,反正自己的身家又不是指的整个金家。

  排除家族的支撑他也没多少钱嘛。

  如果他把自己的财产都给对方,那老头真能代表中国政斧把定水带借给他么?

  心下依旧一阵得意,可他的话才讲出一般,就只见这位拿着定水带的手猛地一抖,啪的一下,直接拿着定水带狠狠抽上了前方一个金发碧眼老外的脸颊。

  “……”

  “……”

  …………之前不管是在干什么的人,此刻就全都被这一幕惊得瞬间呆立,而被打的那位老外也是眼睛一鼓,只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很是震惊的看去。

  一个人拿着青铜棍子的时候,猛的一抖手,那种撞击力却是很惊人的啊,老外都差点被抽得跳起来。

  “抱歉,抱歉。”

  就连金在行也是一呆,忘了之前要讲的话,只是满脑子都是古怪,怎么手肘关节的那种古怪症状又发作了?

  他本是一手拿着定水带,也就是在胸前的高度观摩呢,手肘猛的一抖,加上附近有人,可不就是像拿着一个青铜棍子从下往上朝别人脸上抽嘛?

  要不是那种病,他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

  不过在急忙的道歉中他还是又庆幸起来,还好这次抽出去的定水带这样的青铜器,万一是什么瓷器之流,怕不是可就抽坏了啊。

  但也是在道歉中,金在行手肘再次一抖,挥舞着定水带嗖的一下就又朝这位脸上抽去。

  一棍子下去,再次在那老外脸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印痕,疼得他当场怪叫一声,红着双眼就向金某人恶狠狠的看去。

  打脸啊!

  这才是标标准准的打脸!!

  老外……这老外正是时亮陪着带来的家伙之一,世界名表百达翡丽的老板,他的地位和身份绝对是很给力的,可以说被人这么当众打脸的事他做梦都没想到过。

  而且对方还是当着来自世界各地权贵的面,在这种场合连抽他两次。

  “该死的,你想干什么?”

  不管之前金在行的话有多么漂亮,可那些事和他之间都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他又不是沙特或是新加坡那些最缺淡水的国家的人,这次来却是纯粹被这传世国宝自身吸引来的。

  是标准的观光客而已,不管这韩国棒子想和新川政斧搞什么,他都最多只是看戏而已,可现在这厮的行为真是让他离奇的震怒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是有意的。”金在行额头也瞬间冒汗,在他身侧的男子也急急把定水带从他手里抢了过去,更是充满惊疑不定的看向金在行,这位怎么又来了?

  可也就在金在行道歉中,他的左手就唰的一扬向着一侧抖去,啪的一声,直接在左侧另一个老外脸上来了一耳光。

  “Shit!”

  那老外原本是在震惊的,看到金在行拿着定水带像是抽棍子一样抽在百达翡丽的老总脸上,本是惊得目瞪口呆,没想到对方这次直接用手也赏他一巴掌?

  这位的身份却是丝毫不输于那位挨棍子的,甚至还更猛的。

  “这个疯子,我要干掉他!”

  被人用手在大庭广众之下来一耳光,绝对没有被人拿青铜棍子抽着疼,但那种屈辱感却是更强了许多倍的。

  何况是他这种都可以在某一国度呼风唤雨的强人?这种待遇绝对比杀了他都难受。

  伴随着这位惊怒交加的喝骂,一道身影也猛地从后方扑出,带着一股杀气就要真的干掉金在行似的,第一天上午的展览门票的确不好弄,一部分强有力的人物也只是弄来一张票,保镖神马的都留在了展厅外等着,但也有一部分强有力的人物弄到不止一张票,直接带着保镖过来的。

  那道身影无疑就是这位的保镖了,之前不是他没用,主要是谁也不会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啊,而且金在行不管怎么说也有不弱的武力在身,是跆拳道黑带四段,这样的家伙突然间的肢体反应的确是很快,很强力的。

  “住手!”

  “停下!”

  …………主办方这边自然也不能真的让这里发生血案,那还展览个屁啊,立刻就有几道身影也猛地围了上去,两三个拉住那已经挥出几拳的保镖,另两个则是死死制住金在行。

  过程里会场其他地方都是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是傻傻的看着金在行,一脸的恐惧,这位不会真是疯子吧?

  肯定是!先是无缘无故抽了百达翡丽那位老总两棍子,随后一边忙着道歉,一边却顺手又给了另一位一巴掌,尼玛还有比这更疯的人么?

  如果他是,那之前说的可就全是屁话了,一个疯子的话就算他说的再好听,再天花乱坠,谁还敢继续相信?他说是要借了中国的定水带去研究,好修复好了自己手里的一根,然后把那技术无偿奉献出来,说得好听啊,可这样的疯子,尼玛把东西借给他,谁知道他会怎么玩的?

  你没见刚才他都拿着完好的定水带当钢管一样抽人的?

  真借给他,他自己把那玩坏的几率更大些!!

  那些原本距离金在行很近的,也早就嗖嗖的向后猛退,生怕这位疯起来也给他们一巴掌的。

  “……”

  “……”

  那些本就隔得远远的之前更是被那厮气的不轻的人,此时也全是很无语的看去。

  黄晶晶也忍不住眼皮一跳,想替老子出头揍那厮一顿的念头也弱了,只是拿着瞻仰一样的眼神看去,嘴巴张了张,合了合,终是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位,这已经不是小黄同学第一次见金某人犯抽了。

  方市长和宋副市长等人则一样是面面相觑不已。

  “好,我尊重你们这次展览,但离开这里,我一定要干掉他!”被打了一耳光的老外见这里真不能干掉对方,倒也很快勉强压下了怒火,只是冷冷的盯着远处被制服的金在行,很是阴森的道。

  百达翡丽那位老总倒没说什么狠话,可也是死死盯着金在行,仿佛毒蛇一样的眼睛,足以让人不寒而栗,那两棍子真是把他抽得头昏脑胀的,现在站都有些站不稳,甚至耳根的部位还鼓噪噪一片嗡鸣,说不定真能把他抽出病来的,干掉他?!

  就算身边那位不说这话,他也一定要干掉这个疯子的!!

  “我……我真不是故意的。”面对两个老外都想生吞活剥了他的视线,金在行也彻底傻眼了,怎么会这样,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自己那种病到底是什么啊。

  怎么每次都是在这种关键时候病发,而且每次都把局面搞得不可收拾。

  现在好了,不止被自己抽了几下的两个老外都想宰了他,展厅里其他人等也全是像躲瘟疫一样躲得远远的,看自己的目光也真是像看疯子一样,那疯子的话谁还会信啊,谁信谁白痴了。

  就连自己都觉得现在的解释很苍白无力,根本不可能起到丝毫作用了。

  他现在心下却是充满了惶恐,这两位要干掉他肯定不会是假的,自己还能不能活着离开中国可就真是成问题了啊,他带着定水带过来,其实自身安全方面也有准备和保障,但问题是发生这样的事无疑是把该办的事办砸了,还平白招惹这么给力的对手,以后家里还会不会帮他?

  “诸位,抱歉,实在抱歉,这次是我们的过错,并不知道这位金先生原来精神状况有问题,但在售票的时候,我们也实在难以对各个游客调查的一清二楚,还请诸位见谅。”高台上的老者也立刻走了下来,急忙向两个被抽打的家伙道歉。

  这种事真的也不怪主办方啊,诚如他所说的那样,他们售票的时候会把第一天进来参观的购票人的来历底细打探一番,可也真没办法做到事无巨细,连人家有没有什么隐藏的精神疾病都知道啊。

  现在就是连他也觉得金在行绝对有病,还病的不轻呢。

  要不然在这样的场合,身边全是来自全世界的权贵,哪个正常人会见人就抽的?

  这解释也让两个被抽过的老外好大一阵不满,事情都发生了,他们丢人都丢过了,尼玛还解释有个屁用啊,可两个老外却也知道这事真怪不到主办方头上。

  之前金在行还在恶心主办方呢,那两边差点就火拼了,绝不会是主办方故意安排的,再说姓金的之前看起来也挺正常的,这突然的发疯应该就是暗中的隐藏疾病,这方面你真是不可能调查的太清楚的。

  “赶他出去!”

  “把这个疯子赶出去,不然我们马上走。”

  …………就算他们知道不应该怪主办方,但气闷还是少不了的,毕竟事情是在这里发生的,他们也是人,都多多少少对这个地方一样起了一丝嫉恨,但可悲的是这地方却是一个政斧的地盘,而且人家也不是故意的,这真的只是意外,他们记恨也没办法,只会是自找难受,那也就只能暂时先忍了。

  两个老外先后开口,矛头再次对准金在行,这样的疯子,真把他留下来可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事呢。

  必须要把对方赶出去!

  而且不得不说的是真把姓金的赶出去,他们才好报仇啊,就算他们自身不会直接离去,可随便对外打个电话,不就能搞定了?

  姓金的要是离开这里,他身上可也有一根定水带呢,就算是破损的,他们也未必不能下手,破损的定水带一样是很吸引人的,姓金的暂时武力修复,等他们得手以后,未必不能找到人去修复不是?

  这两人的呼声,倒是也立刻带出一片回应。

  却是另外一部分只是过来为了参观定水带的人都是举双手赞成,可不是,他们才不管你姓金的之前说了什么,那和他们也没关系,反正人家住的地方又不缺水。

  留下他要是也让这厮给他们来一棍子或者来一巴掌,那可不是恶心人么。

  就算是来自沙特或是新加坡这些严重缺乏淡水资源国度的人,此时也是对此不发表意见,没办法,谁让这人是个疯子呢。

  之前他说的话还是当放屁去听吧,别太认真,认真你就傻了。

  中国政斧要真把定水带借出去,他们反而觉得不靠谱了,说不定金在行手里那一根破损的定水带都是被他自己玩坏的呢,你不见他之前都拿着完好的定水带当棍子抽的?

  或许抽在人身上还好些,不会让那东西有什么损伤,毕竟那是青铜器,可若是他拿着定水带在一些钢筋啊、水泥墙壁上乱抽起来,再好的东西也得被抽坏啊。

  这不是不可能,而是很有可能的。

  毕竟这货每次病发时,身边不可能全是人。

  他就是坐在车上病发一次,直接在车里面乱抽,可也未必不会抽坏了好东西。

  到时候他们找谁说理去?

  这好的要是一坏,可就等于断了他们的念想了,那是绝对不行的。

  而且对方出去他手里那根破损的定水带可就真不好说最后能落在谁手里了,这里的人不是每一个都和这家伙有仇,但绝对九成九都想着可以顺手把他手里的东西拿过来呢。

  “赶他出去吧,再留下来,我们绝对不答应!”

  “对,之前那些话纯粹是在胡扯,人家中国自己的东西,为什么要借给你让你去卖乖的?千万别给他!”

  …………慢慢的,赶走金某人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大,更有许多人眼底都闪烁着奇异的光泽。

  这一众声音却也让场内的主办方方面全都大乐,现在这局面真是太好了,这个恶心人的苍蝇,之前主办方倒也不是没办法接招,只是不管怎么样都会有些不美,可现在却是所有来客众口一词要赶他走,甚至对他之前说过的话都当做屁话去听的。

  这才是最好的结果啊。

  而且可以肯定的是这姓金的绝对要倒血霉了。

  看看展厅里两个欧洲大佬看他的眼神吧,还有其他人那些狼一样的目光,绝对可以想象这位要活着离开中国将会多么困难,就算他真的活着离去了,那恐怕在家里也活不了太久。

  那两位被当众打脸的人不干掉他恐怕是觉都睡不好的。

  “金先生,你看,你在这里已经严重扰乱了展览秩序,所以我们只能请你离开了。”老者再次笑着开口,更用眼神示意一番。

  于是本就被控制着的金在行直接就被驾着走向展厅之外。

  而他那位同伴也是被请离,这两位虽然还想说什么,但却也根本知道不可能再留下了,所以全都是面色惴惴不已。

  当然了,他们自从有这个计划后,就知道一旦拿出破损的定水带,到时候肯定会成为无数人觊觎的目标,所以安全方面自然也有应对措施,所以两人的神色那么惨,真并不是只为了手里定水带担忧。

  这东西就是韩国政斧方面也很在意的,安保一样很靠谱,两人神色这么惨,只是因为事情办砸了,而且还砸的这么彻底,尤其是金在行他现在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事情办成这样,可以肯定家族方面会很照顾定水带的安全,但他的安全恐怕可就不靠谱了……被架着离开展厅,金在行和那男子对视一眼,跟着就全都立刻向外走去,现在什么也别说了,反正说什么也没用了,还是尽快把东西送到背后那些强有力的保护下才是。

  而几乎是两人刚刚消失在那里,展厅里一众参观者就全都神情自若的拿出了手机,仿佛突然之间都有了老朋友要联系一样。

  连之前被抽那两位,此时也全都淡定了下来。

  不过很快的,在世界地下组织内部一些隐蔽而不为普通人所知的论坛之类上,却很快就出现了一个个悬赏。

  这种趋势却是挡都挡不住了,而这次也真是有人生生把自己玩死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