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小家伙,打眼了吧?

   又客套了几句,时亮才哈哈笑着说不好意思多打扰,带着林航就悄然离去。

  直到这时,一侧的赫柏才蓦地上前,低声对着周明落道,“老板,有些不对劲啊,我怎么觉得这小子好像没安好心一样?”

  赫柏不怎么懂古玩,他只知道定水带很值钱,其他就没了,原本来中国的目的也是定水带,谁知道古怪的招惹到了周明落这个大魔王,也只能认栽了,不过现在,他却也有些心甘情愿跟着周明落了。

  之前他不管怎么看,都觉得时亮有些古怪,就算那厮真是想靠着检漏的中间利润赚上一笔,可以他和周明落的关系,也没必要把好东西卖给自家老板吧?两人关系可真不好,甚至可以说仇敌一样对立的。

  就算,就算那家伙真是急着用钱,在把东西卖给周明落后也不应该这么高兴啊,活像是报了多大的丑一样爽快。

  那种兴奋,真的已经超出了普通人检漏的乐趣之外,所以他直觉上就觉得有古怪。

  难不成,老板被那厮坑了?

  不止是赫柏,一侧的沙琳也古怪的看向周明落,她一样觉得有些不对头,不会是老板被那家伙坑了,在鉴赏古玩的时候打眼了吧?或许丢掉一百万对老板而言不算什么,但是故意被人坑害,尤其还是时亮那样的人,和老板之间本就有嫌隙仇怨,那种感觉却是很让人郁闷的。

  “明落,你觉得这把剑应该是什么?”而不等周明落开口,一侧的宋老才猛的坐回位子,很从容的对着周明落发问。

  不过心底下宋老也有些微微摇头,周明落的道行还是有些浅啊,他这次绝对被那姓时的坑了,或许宋老并不知道周明落和时亮之间的恩怨,但是他却能肯定的判断出来,那把剑是赝品。

  一把赝品,姓时的在卖给周明路后竟然会那么兴奋,绝对有古怪,这绝不是朋友间该有的,要说宋老活到现在,儿子都五十多岁,当上一省常务副省长了,你以为他能没一点眼力么?

  而一把剑古剑的价值,是需要从多方面考证的,那把剑哪怕是仿制品其实也真的不错了,毕竟几千年前的东西能流传到现在还能保存些许锋利,能差么?可就算不差,它也真值不了一百万。

  一个古玩的价值,其实往往和其背后的故事挂钩的更多些。

  并不是说一把剑越锋利就越值钱,举一个例子,若是蒋介石、孙中山之类名人一生携带的佩剑,不管那把剑是不是很锋利,是不是神兵利器,但因为它能和名人扯上关系,一样能身价倍增。这里面收藏它们的人怀念的不是这把剑是否锋利,而是这些剑曾经的主人。

  至于这一把青铜剑,若是由历史名人铸造,或是由历史名人佩戴之物,自然会有不菲的身价,能卖出一百万以上也不值得奇怪,问题是这把剑虽然是仿制的越八剑之一,但是出身来历根本不透明。

  哪怕是宋老这样的青铜器大家,也根本不记得有谁模仿铸造过越八剑,这就是问题了,一把模仿的东西,赝品。它就算做的锋利一些可还是赝品,又没有一点故事可以考证,谁也纪念不了,那其真实价值就低得多了。

  别说是一百万了,五十万都是有些亏了的。

  周明落竟然真的花了一百万买下它,可不就是打眼了么?

  或许是周明落根本没有看出它的仿造痕迹,而误以为这真是什么鼎鼎大名的越八剑之一吧,不然他也不会干这种亏本的买卖。但就算知道刚才的交易周明落是亏了,宋老也没有丝毫在交易过程中出声提醒他的意思,原因很简单,周明落还没有出师,他们无时无刻都存在着提点对方的意思,而提点可不只是书面教诲,更重要的是要他记得某些东西。

  毋庸置疑的是只有他自己打眼后买来的东西,印象才最深刻。

  所以哪怕宋老知道他打眼了,也隐约看得出来那个时亮可能没安好心,但他还是视而不见。

  只是为了等着周明落真的买下后,让他有一个深刻的教训。

  毕竟宋老也知道周明落算是财大气粗,区区一百万对他根本不算什么。如果周明落这次被坑花的钱对他算是很多,就算不倾家荡产也得心疼很久,宋老绝对会开口制止刚才的交易的,但他却知道以周明落现在的身价,他手里的一百万其实就和一般工薪阶层手里的一百块差不多,所以才会那么选择,选择眼睁睁看着周明落被坑而不见,为的就是要他记住这个教训,以后能学的更用心,更认真。

  不过现在既然时亮已经走了,他也就不介意指点下了,相信有了这次的教训,这家伙对于青铜剑方面,至少是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剑方面就会有更深刻的理解。

  “这把剑?应该是春秋越国时铸造极为精良的东西吧,有不小的收藏价值。”随着宋老的发问,周明落也立刻开口回答。

  他倒也知道宋老不可能看得出这玩意里面蕴含的真正价值,毕竟不管是湛泸剑还是定水带,可都是经过加工隐藏的,宋老又没有透视的能力,怎么可能看得出来,他现在这么问,或许只是为了给他上一课罢了。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次自己赚得有多么大。

  当然,只要他不想暴露透视的能力,也只能从最表面的那把剑去解说了。

  “你呀,还是没说实话!”一听这话宋老顿时一笑,很无语的摇头道,“估计在你心里,觉得它是传说中的某把名剑吧,若只是普通的越国精品青铜剑,无名无姓无历史,我就不信你不懂它的价值,说穿了我看刚才那个姓石的,早就知道这是个赝品,故意挖个坑让你跳的。”

  宋老一听立刻就是笑着摇头,周明落确实道行还浅啊,还需要进一步磨练,这次打眼的教训,足以让他铭记了。

  一句话就说的周明落哑口无言,他一开始的确是觉得这像某把传说中的名剑,问题是如果只是那样的话他根本不会这么草率的购买,是他真的知道捡到宝了,才会那么容易“上当”啊,当然了,如果经常有时亮这样的家伙出现,拿着定水带外加湛泸宝剑只是以区区一百万的价格出售,周明落可绝对是举双手欢迎的,这样的当,那还是上的越多越好啊。

  不过现在他却有些不好解释了。

  也只能顺着宋老的话轻轻点头。

  “春秋时越国所铸名剑……”见周明落点头,宋老这才满意的开口,更开始取过那把剑细细为周明落讲解,直到好片刻后,他才轻轻道,“这把剑,无疑就是战国时代的楚国有人仿造越八剑所铸而已,虽然它的做工也算好,但是铸造者、使用者都不被人所知,还有这把剑自身也没什么历史可寻,你这才是打眼了啊。”

  “被那个时亮坑了,那个人,一开始我还以为你们是朋友,只是后来他的表情举动,根本不像,而且我知道你的为人,若是对方真是你朋友,你就算发现这是漏也不会刻意去捡,而只会明白告诉对方深浅。所以你这次真是中了那时亮的套,他估计早就知道这是假的,才刻意来挖坑等你跳的。”

  …………细细的解说下,宋老表情说不出来时好时坏,只是很平淡的样子,似乎周明落打眼一次也没什么,不过那也是事实,玩古玩的哪个没有打眼交学费的时候?你不管在老师那里学的再好,若没有亲身打眼的经历,吃一堑长一智,也根本成熟不起来。

  周明落打眼一次又有什么关系?

  “嘿,小家伙,没想到你也有打眼的时候,以前老头子还以为你次次都捡到宝呢,这次可栽了吧,不过也没什么,吃一堑长一智,这对你是好事,毕竟你还年轻,一百万对你也不算什么。”连毕老在随后也笑着开口,很是宽慰的道。

  “是这么说,不管你和那个姓时的有什么过节,这次被对方坑了又如何气闷,只要你能记住这次教训,以后在玩古玩时小心谨慎一些,那就值了,不白吃这一次亏。”赵老同样笑着颔首,一副教导的口吻。

  三个老头子无疑全都是为了他好,希望他能认真记住这次教训,然后吸取教训,从而能更好的成长,但随着这些话,周明落心下却再一次有些哭笑不得。

  自己打眼了么?

  他真没打眼啊,而是真的赚了天大的便宜啊,如果现在让三老知道这把剑里面内有乾坤,而且是两层乾坤,一层是湛泸那样的名剑,另一层则是破损的定水带,恐怕三个老人立刻就会从原地蹦起来的。

  不过这些事也真不好解释啊。

  除非他直说自己能透视,看到事物表面以下的东西,否则他怎么解释自己一眼能发现这剑中有剑,而且连剑鞘也是被改装过的?要知道那虽然是改装,可表面上却依旧是衔接的天衣无缝,没有丝毫破绽的,不管是谁看了表面,都只会觉得这是一个完美无缺的古剑鞘。

  “恩,我知道了,下次我会注意的。”只能顺着三老的话去说,周明落也是无奈。

  他们觉得自己栽了,被人坑了一次,打眼了一次,那就是吧。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