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防火防盗防表舅

   “表舅,我能不能说句话。”

  极度的崩溃中张远却突然举起手,像是小学生准备向老师发问一样,这顿时让所有人都一怔,全纷纷古怪的看去,你说话就说呗,干么搞得这么神秘?

  周明落更当场晕了一下,才笑道,“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古怪,不过说吧。”

  “我想说以前听过一句话,叫做防火防盗防师兄,不过现在我觉得,应该改成防火防盗防表舅!”张远似乎也知道自己的行为很怪异,倒是对其他人的目光视若无睹,而是更加搞笑的猥琐一笑,很痛快的道。

  其他人全部一愣,而何东杰则连连点头,“对,对,防火防盗防表舅,太对了!我们真不能和你继续呆在一起了。”

  这是个玩笑,其他几人微微愣过之后,客厅里才猛的暴起一阵欢笑声,张媛、于涵更是笑的差点连眼泪都出来了。

  “去你的,是你自己没用,还怪表舅起来了?”

  “你怎么不去死,说这么下流的话!”

  ……这话真不下流,而且是个玩笑般的语句,但里面的意思却也明显,在这么下去他们中意的对象可就被周明落给骗走了。

  几个妹子哪能不笑,不管是觉得好笑还是无语,在刚才一直惊叹于周明落的学识,甚至产生些许的自卑和崇拜时,这样古怪的话语的确很能调节气氛。

  “你呀,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你这么说该让她怎么看我啊,好像我专挑小女生下手似的。”周明落也是大笑不止。

  而这一笑才彻底让之前的氛围消散,同一时间,朱晓彤才猛的开口道,“表舅,那这个铜钱既然是真的,那它值多少钱?”

  不管过程如何,摒弃对周明落的一丝崇拜,她还是很关心眼前这个铜钱的价值的,或许一般人都是这样,看一个古董的好与坏就是以其价值来衡量。

  随着这话,其他人也纷纷看去,倒是周明落很随意的道,“这个至正通宝虽然是真的,但你也别抱太大希望,我记得上次在拍卖会上见过,这玩意只是被拍出了一千多块人民币而已,拍卖会上的拍卖价也往往比市场价略高一些。”

  不管哪种东西都是有贵有贱,这枚铜钱的价格还真是不高。

  朱晓彤脸上才蓦地闪过一丝失望,一千多块,还是比市场价要高的价格?这……不过又沉默了一下,她还是立刻笑道,“那也不错,比得上我一个月的生活费了,其实这东西我也忘了是什么时候得到的,只是隐约知道可能是古董才一直留着,现在就算不怎么值钱,可也让我了解了不少东西呢。”

  “对,一件古玩的意义,其实往往不能只从人民币价值衡量,最主要的是他幕后的一面。”周明落也再次点头,虽然这话有点奇怪,他的黄皮书需要吸纳文气,就是看中的古玩的价值,因为文气多寡就取决于大多数人是否愿意得到他,大多数人给他的价值衡量。

  但严格说起来对于真正喜爱收藏的人,他们看中一件古玩最喜欢的还是古玩背后的东西。

  或许,每一件古玩背后都有自己特殊的意义和故事,那种东西就不是只用金钱可以衡量的了,只有欣赏他的人才能读懂。

  “表舅,我这里也有一个东西,是个瓷器,你帮我看一下吧,就算不是真的,听你讲讲故事也好。”随着这句话,站着对面的于涵倒是也快速开口,不过跟着她却又道,“那东西被我放在了楼上背包里面,我这就去取下来。”

  “行,趁着厨师没来,吃饭前多听他说说,咱们也学点知识。”何东杰也很快接口,笑着道。

  而周明落也愣了一下,才点点头,他真没想到这个女生随身竟然带着一件瓷器,可要知道瓷器和铜钱的便利姓相比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啊,那万一要真是好东西,对方也不怕磕磕碰碰弄坏了?

  不过她东西拿来了,自己看看就是,瓷器方面他才是真正最有底气的。

  而于涵也很快就返回了客厅,等她回来时手里却拿着一个不大不小的瓷碗。猛一看去整个碗色似墨玉,彩如夜空,釉面上还有铁的结晶花纹,即明又润,如丝丝玉发顺畅通达,极具艺术表现力。

  这造型,周明落还没真的把东西接近手里,就一眼认出了是南宋建窑黑釉油滴碗的风格。

  “表舅,你帮我看下,这个碗是我爸在地里挖出来的,开始还很破旧的样子,后来用水洗了洗才好了些,他们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只是觉得可能是宝贝,我家里也就我一个上了大学,就让我带着有时间找人看下。”

  踏步走来之后于涵才笑着把碗递了过去。

  地里挖出来的。

  周明落记得以前自己帮一帮老同学掌眼,其中有个叫王慧霞的美女也是家里人从地里刨出来一个玉蝉,是很不错的汉八刀含蝉,没想到这位也是。

  不过说起来中国几千年历史,真有太多东西沉淀在了岁月长河里,被深埋在泥土之下,不管是战乱,还是殉葬什么的都有太多被遗失在了无边的大地中。

  第一眼就觉得这东西很漂亮,应该有价值,周明落接过油滴碗就打量起来,细细观完片刻后,他的眼中才忍不住闪过一丝失望,这东西,是假的。

  宋代建窑黑釉油滴碗,也就是茶碗,当时的国人吃茶的碗而已。

  提到宋代瓷器,最富盛名的莫过于五大官窑,汝、官、哥、钧、定,但除了这五大官窑外,其实还有一部分极为著名的民窑,而位于福建建安的建窑就是其中之一,建窑也正是以烧造黑釉瓷茶碗闻名。

  这黑釉油滴碗也算是其代表作之一。

  其他还有“兔毫”、“耀变”、“鹧鸪斑”几种,也是建窑的代表作,其中以“兔毫”为最,釉面跟兔子毛似的,而油滴碗次之,但诡异的是在曰本方面,却把建窑里一个“耀变”类瓷碗用以做国宝膜拜,那个东西很奇怪,很多中国人都分辨不出详细名称,就是曰本那边自己起了个“耀变”天目盏的名字,使之世界闻名。

  这就可以看出其受追捧的程度了,如果这个黑釉油滴碗是真的,价值绝对不菲,可惜却是个赝品。

  “这个油滴碗是假的,宋代建窑油滴碗,一般分为金油滴和银油滴,这个猛一看去,却像是半金不银,像是其他仿制者没有处理好造成的效果,估计也正是这样才随手丢弃,掩埋了下去,……”

  这次不等对方追问,周明落就把手里的东西来历还有有关这个玩的事情解说了一下,更详细介绍了一下建窑以及其烧制的茶碗等等。

  油滴碗里的金油滴银油滴,当然不是指你在碗上釉面脱口处镶个金边就是金油滴神马的,而是指釉面的艺术彰显力。

  听完之后,知道这是假的于涵倒也不以为意,只是稍微失望了一下就感慨的道,“没想到过去还有专门以烧制茶碗闻名于世的瓷窑啊。”

  一句话就让何东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没见识了吧,咱们国内的茶文化源远流长,就算是个茶碗那来头也大了。”

  “呸,说得好像你很懂一样,你倒是说说有什么来头。”于涵则是猛地一愣,跟着就不信似的嘲弄道。

  她也知道中国的茶文化很复杂,可她真不信何东杰能懂多少。

  却没想到何东杰随后立刻就变得眉飞色舞,急急道,“我当然知道,咱们现在的喝茶方式,你知道是什么时候传下来的?”

  “恩?”于涵一愣,这她还真不知道,可想来应该早就有了吧,喝茶而已,不应该一直都是那样么?

  “嘿嘿,就知道你不懂,咱们现在把茶叶往开水里一泡,直接喝泡过的茶水,那是明朝才有的,在明朝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何东杰顿时变得神气无比。

  连周明落也诧异的看去,对方这话还真是说对了。

  在中国唐代喝茶就不是这样,唐人叫煎茶,宋人叫点茶,明代以后的喝茶方式,也就是现代人这样把茶叶往开水里一冲,直接喝泡过的茶水,那是叫泡茶或者沏茶。

  煎茶就是一个茶饼烤热以后,碾成细沫,碾万再箩,然后放在水里煮,煮三沸倒进碗里再去添加盐、姜等作料,那样子真的有些像煮粥了。

  而宋人喝茶其实应该叫吃茶,把差碾碎了调成膏,就像是奶粉之类的加热水,让奶粉彻底融进水里不分彼此,连茶膏带水一起吃掉,那主要是用水调配茶膏吃茶膏。

  根本不会有现代人喝茶,拿茶叶一泡,只喝水留下茶叶的情况,这种方式的确是明代才有的,这个何东杰没想到对这方面也有研究。

  在他诧异中于涵再次一怔,跟着就又不屑的看去。“明朝才有?那明朝以前怎么喝茶的?你倒是说说啊?”

  她可不懂那么多,真的怀疑若是明代才有这种方式,前面的古人怎么喝茶?宋代可就有以烧造茶碗闻名于世的瓷窑了啊。

  “嘿,明代以前啊,那叫……”何东杰依旧得意,似乎为自己终于找到了表现的机会而兴奋,贼大气的一挥手,就准备好好表现,可谁知道话到嘴边才猛的又愣住了,明代以前怎么喝茶的?他记得以前听谁说过这东西啊,怎么到嘴边就忘了?

  刹那间急的都想跳脚,何东杰左思右想,眉头皱的厉害可还是想不起来,顿时就彻底垮了脸,却也直接让本是看向他的一群人哄然大笑,这家伙表现的跟什么似的,怎么临到头一句话也没了?

  “表舅……”一声笑笑的他面红耳赤不已,他才又急急看向周明落,一脸的悲剧之色,不专业啊,自己明明知道自己不专业,真不该乱卖弄啊,现在好了,活活丢人。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