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还让这家伙继续浪吧

   “咕咚!”

  金在行开口后那一刻,卡顿却猛的喝了一大口茶水,一次就把杯里的存货喝干,再次拿着刀子一样的目光看来。

  尼玛,这厮绝对是在恶心他啊,自己每次十万十万的加,对方却一次次一万一万的加,虽然比上次他对上周明落时一次只加一美元好多了,可那同样是恶心人。

  这个疯狗乱咬人么?老卡顿并不知道对方和周明落之间有什么过节,却清楚知道他和对方没有丝毫过节,今天还是第一次见而已。

  可就这样,自己却被咬上了?

  不久前他还对周明落报以同情的目光,觉得对方摊上这么一个下流的对手实在有够让人无语的,没想到现在就轮到自己了。

  “我出100万美元。”阴沉的注视下,老卡顿又平静的开口,更一次姓又把注码翻了一倍。

  被疯狗咬伤,自己十万十万的加,对方说不定还会继续咬过来,那也只是让他一次次气闷而已,与其如此还不如直接猛加一倍,让那个疯狗也掂量一下如果再敢咬下来,自己撒手不管的后果。

  他虽然十分喜爱这枚试铸样币,那样币也的确有不小的纪念价值,但市场价也不过是十多万美刀而已,以前他也收集过,却只收集了一枚流通币根本找不来样币,现在见到了样币,有这机会他就是多出一倍的价格也行,40万美金是值得的。

  但谁想到会被一只疯狗咬上了,如果对方不再咬他,他就花100万买下吧,吃个大亏就吃个大亏,但这个仇他以后一定会报,而如果对方继续咬上来他尼玛直接不要了,也顺带坑这家伙一把,毕竟这样币虽然难收集,但若他真愿意出100万美金,肯定还是能收集来的。

  别说一百万了,就是七八十万,市场价五六倍的价格他都绝对能收集来另外的一枚的。

  也是随着老卡顿深沉的呼吸声,肖恩直接大喜,“100万美金,卡顿先生愿意出价100万美金,金老板,你的意思呢?”

  100万美金啊,这玩意的表现的确远超出了他的预料,怎么可能让他不惊喜?不过说的也是,正常情况下哪有金在行这样的活宝啊。

  第一次周明落要买那苏珊娜出浴图这货加价一美元,硬是恶心的对方不行,而这一次老卡顿一次加十万,二十万,这货每次加一万,恐怕同样让老卡顿恶心的不轻。

  他发誓,对方绝不是自己请来的托,自己以前也压根不认识他,不过这位的表现绝对比托牛逼多了,哪个托也不敢这么恶心人啊。

  肖恩惊喜的呼喊中,金在行却再次低下了头,他的意思?他的意思就是你怎么不去死啊。

  又暗骂一声,金在行一只右手臂却紧紧贴着右肋骨,手掌也微微拳合,整个人的注意力也放在了这手上,不管如何,不管如何这次都不能再举手了,就算那种触电感再突然爆发,他也有信心控制的住。

  毕竟两次体验之后,他也知道那种触电感并不是特别强大。

  “啊,看来金老板是想放弃了……?”见金在行曲着手臂更轻轻握拳,肖恩却一阵疑惑,这是要放弃还是准备加油呢,都握拳了啊。

  不止是他,在场其他人也是一阵疑惑,这究竟是什么意义,你要放弃平白松下手不就行了,何必曲起来贴着肋骨还抱拳的样子。

  可这疑惑还没有继续挥洒,就只见金在行突地一下又举起了手,不过这一次,他举起来却不是曲臂握拳吸引了所有人注意的右手,而是猛地把左手举了起来……“……”

  “……”

  客厅里直接一阵无语,连肖恩都有些晕,尼玛啊,这是拍卖会啊,又不是宣誓什么的,右臂半曲着握拳,左手猛的高扬,那模样,在黑市拍卖上需要这么庄重肃穆么?

  更关键是的前两次他一直都是举的右手,这次右手更提前做出了那种动作,早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大家都以为他就算要出手也是右手,没想到这货反而举起了左手,简直太银荡了。

  “好!好魄力!金老板再一次出价,还是一万美元么?”

  而就算觉得今天在场的这唯一一个韩国人银荡的没边了,下一刻肖恩还是大喜着开口,更恨不得扑上去亲这厮一口,他可是主办人,哪管你行为银荡不银荡的,只要你愿意出更多的钱他就绝对喜欢,绝对支持。

  “Fuck!”

  不过那边的老卡顿,还有其他几个白人则纷纷一翻白眼破口大骂,他们可是又一次被戏耍了,而且老卡顿不止是在拍卖上被对方一次次的耍,连对方举个手都又被耍了一次,现在他真是恨不得站起来抽着厮几巴掌才解恨。

  甚至,今天老卡顿并不是一个人来的,在他身边还有一个身材高大,貌似保镖一类的褐发男子,那男子此时也猛地起身,就想踏前一步真的上去抽金在行了,奈何却被老卡顿一个眼神制止,才绿着脸又坐了回去。

  这货真是欠抽啊,他以前还真没有见过这么欠抽的人呢。

  一片火辣辣的注视,众人视线里的主角此时却真的想哭了,曰啊,真的又来了,甚至这一次还是在他全神贯注想压制右手肘的麻痹痉挛时,那感觉突然又跳到了左手上。

  这不是把他往死里坑么?

  就算他是傻子这时也能明白过来,今天彻底把老卡顿得罪死了,那更何况他本人并不傻呢。

  这都是什么事啊,到底怎么回事,难道自己身体真的有病了,关节麻痹姓痉挛症神马的?到底有没有这种病?

  胡思乱想中肖恩热情的话却再次泛起,“金老板?”

  一句话却又彻底唤醒了他,更让他又一阵崩溃,是啊,自己这次又举手了啊,哪怕他很想明说自己举手不是要加价,问题得有人相信啊,而且在现在他若是开口说自己真不是加价,同样会把这个黑市商人往死里得罪,而且老卡顿估计也根本不会原谅他。

  合着你耍人都耍过了,随便一句话就想当没事发生?你现在说自己举手不是加价,那可也生生把老卡顿的成本从40万美元提升到100万美元了啊。

  说出事实自己的情况不会有多少改善,更会多得罪一批人,不说事实,可看样子等下老卡顿未必会继续加价了啊,都被他耍成这样了对方哪还会继续来,难道真的要他花101万美刀买下这破金币?

  101万美元啊,那可是11亿还多的韩元!

  “我出101万美元。”

  不管怎么选择都是让人郁闷的结果,随后金在行还是一咬牙选择了后者,多花几十万美刀至少能让他少得罪一批人,他现在还花得起。

  不过这话说出口后金在行却越想越憋屈,今天到底怎么了,自己白花十多亿韩币,尼玛不止没办什么事反而还招来一个大敌,世上还有比这更憋屈的事情么。

  人家老卡顿第一次出价350万美刀买一副画,刚才一个破金币也愿意出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去买,有这样的财力能是小人物么。

  “好,金老板出价101万美元,卡顿先生?”在金在行想哭时肖恩才再次一喜,转头继续看向卡顿,不过这句问话却瞬间让卡顿一瞪眼,什么话也不说,只是凶狠的看着肖恩。

  那意思却也明显,怎么你觉得他卡顿是傻逼来着,都被一条疯狗咬到这种地步了,他还能继续出价?

  “呵~”被这么一瞪肖恩才尴尬一笑,随后就道,“那好,这枚金币就正式归金老板所有。”

  也是随着这话原地才立刻泛起一阵低呼。

  “101万美元,买这么一个金币,真有种!”

  “就算这东西有意义,可这价格也未免太夸张了。”

  “嘿,这还不算,这厮简直有问题,差点没把卡顿先生气炸了。”

  ………………这一阵低呼全都是为金在行之前的行为而感叹,甚至连黄晶晶也不例外,一直在一边看戏的黄大少此时也被雷的不轻,更是古怪的低下头在周明落耳边低语,“明落,这厮没问题吧?怎么仇人那么多,先是恶心你之后现在又来恶心那个老外,真猛啊,得罪那么多牛人还能撑得住。”

  而面对这低语,周明落却是强忍着心下爆棚的笑意,差点没拍手鼓掌,还让这家伙继续浪吧,看他还能风搔到什么时候,毋庸置疑的刚才的事情就是他搞得鬼,原本也没想到该怎么收拾这个恶心的家伙,但后来仔细一琢磨他才发现在这样的场合,【重雷符】的放电能力似乎也有着别样的妙用呢。

  结果还真被研究出来了,那何止是妙啊,简直帅呆了。

  【重雷符】放出来的电虽然小,可就看你怎么用了。

  你要是在一个妹子身上缓缓放电来回摩挲,那种大面积摩擦就是让对方的周身肌肤逐渐接受大片的痉挛快感,叠加成一波波无法形容的舒爽,活像某次某个妹子差点幸福的死过去。

  而若是平均的外放,就可以充当他的触手触角,依靠电网远距离释放符箓。

  再有就是像刚才一样把外放的电流凝缩起来,凝缩成一根电针,在人毫无防备时猛的扎那么一下,绝对比真的扎人一针给力的多,那是真的电针,至少也得让对手神经线麻痹一下,带动肢体的本能连锁反应,换了其他场合还真是等于没用,可只要在一些特定的场合一样能起到极佳的效果啊。

  他也越来越理解每道符箓的能力真是要看你怎么用了,只要用对了地方,每一道符箓都有着极为奇妙而不可思议的作用呢。

  倒是一旁的王游安在此时看的有些瞠目结舌,面色古怪不已,看看金在行再看看周明落,她不管怎么都觉得这事情有些怪怪的,因为金在行虽然花了101万美金拍下了那个金币,可看他的脸色似乎并不兴奋啊,甚至还有些别扭的样子。

  难不成这厮出价并不是心甘情愿,而是被整了?被谁整了?那肯定是被周明落整了无疑。

  换了其他人绝对不会这么想,其他诸如卡顿和黄晶晶等一眼能看到金在行强行压抑着心下苦楚的脸色,但因为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他们也只觉得这厮是得了便宜还在卖乖,故意装作那种模样恶心人呢,谁让他有前车之鉴呢,在恶心周明落的时候一旦小周不去竞争,就暴露着一口白牙来耻笑,实在下流到了极点,这样下流的人现在故意摆这种脸色绝不奇怪。

  但王游安可就不一样了,这里只有她知道周明落是什么人啊。

  有人得罪自家老板,还那么恶心的得罪,老板能当做没事发生么?之前她说要去干掉对方老板不同意,她还觉得老板是善心发作不想和对方计较呢,现在一看,自己老板也太损了,甚至比金在行都更银荡,人家就算得罪你也不用这么整人吧?

  让他白白花掉手里那么多钱,而且还花钱得罪人,这简直无敌了。

  一想到这种事,王游安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再次看向周明落的视线都有些毛毛的,自家老板怎么能那么猥琐呢,以后可千万不要得罪他啊,不然轻易就会被整的死去活来,而且方式千奇百怪的,至少她觉得如果周明落暗地让她自己花光自己的钱,而且还是花钱买大敌,那种事绝对比杀了她还难受的。

  …………而不管在这一刻诸人是何种表情心思,当金在行苦着脸付账之后,拍卖还要继续,肖恩也再次拍手请出了今天下一件拍卖品。

  而这次的拍品则是一个欧式金烛台,大约十多厘米高的样子,就是一个全身赤裸的金像美女手举金色烛座,整个金像铸造的唯美逼真,活灵活现,据肖恩所说更是17世纪路易十四的宫廷御用品。

  事情是真是假在场几人上去鉴赏片刻,依旧是沉默无语,周明落对这方面也依旧是门外汉,不过他还是从这上面发现了人文之火,貌似这玩意是真的?它的人文之火,比上一次那枚金币还要大些,不过说的也是,就算不提古玩的意义,就是这么大一块金子也价值不菲了。

  “这铜烛台起拍价为两万美金,有没有哪位老板愿意出手?”

  在众人观玩之后,肖恩也笑眯眯的开口。

  路易十四的宫廷御用品啊,说起来也还算是不错的了,这位执政法国72年的君主算是世界上最长寿的君主之一,在位期间使法兰西成为欧洲最强大的国家,是与康熙同时代的大帝,被称为太阳王,他的执政更是欧洲君主[***]的典型和榜样。

  大名鼎鼎的凡尔赛宫就是这位下令建造,据说他的生活更是奢华无度,餐具都必须是纯金打造才行。

  “三万!”

  “四万!”

  “八万美金!”

  …………随着肖恩宣布拍卖开始,在场诸人纷纷回坐之后不少人也纷纷开始竞价,似乎对这玩意感兴趣的也真不少,价格很快攀升,直到高于20万美金以后,才逐渐少了许多声音。

  “30万美金,乔治先生出价30万美金,还有没有哪位先生愿意出价?”最后一次出价的是一位褐发中年,更是第一次开口道出肖恩名字的家伙,似乎早就和对方熟悉,更似乎也是来自法国,所以对于这位曾经令法兰西一跃成为欧洲霸主的君王用品,乔治极感兴趣。

  问询两遍无人开口乔治才一脸盛笑,仿佛已经拿下了这东西似地,不过也就在这时老卡顿却不咸不淡的道,“金老板还在酝酿么?也是该出手了啊。”

  一句话就说的所有人全部一怔,纷纷向金在行看去,更愕然发现这位金老板此刻却是双臂下曲,全都微微握拳,脸色也多少有些紧张激动的样子。

  这……这是什么动作?代表了什么?

  这货才有过一次宣誓类的握拳举手出价竞争的模样,现在又来这模样,可真是让人不得不怀疑了,一眼之后乔治就马上收敛了笑容,很谨慎而又疑惑的看去,难道这一次,这货还会捣蛋?自己和他,可也是无冤无仇的啊。

  当然要换了另一个人,现在就是出价乔治也不会觉得对方是故意捣蛋,只会以为是别人真的看上了这东西想出手拿下,可这对象若是金在行,那意义就立马不同了,谁让这厮前两次那么银荡呢,他一出手,绝对是故意破坏姓质的!

  就连作为此次拍卖的召集者肖恩先生脸色也有些忧郁,并没有第一次和第二次金在行突然出价时的惊喜,反而带了一丝担忧。

  虽然金在行若继续出价,肯定还能把这东西的价格抬一抬,可问题是这家伙接二连三,每次不管什么人出手都要狙击,一次算了,别人会以为他和周明落有仇,两次也算了,大家只觉得这货连老卡顿也看不顺眼吧,但第三次还这么来,目标也又换成了乔治?

  那可别让其他大老板们都觉得这货是他肖恩请来的托啊!

  毕竟事情只要一超过三次,真的很容易变质,很容易让人想歪的啊。

  他可以肯定对方绝对不是他请来的托,可就怕其他人不信啊。如果他真这么继续下去,说不定自己这黑市拍卖的名声就毁在这厮手里了,那样的话他宁愿不赚这么一点钱了。

  而在其他人的注视下,金在行却是一脸的苦逼样,想开口解释什么却也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真不是来故意搞破坏的啊,做这样的动作只是怕再重现上次的意外而已啊,可怎么现在场内那么多人看向自己的目光都有些不善?连肖恩也是一样?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