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哥浪是浪,可是并不傻!

   “曰,这家伙这么下作?摆明了要恶心你啊。”一片瞠目结舌下金在行却是悠然自得的模样,黄晶晶嘴角一歪,趴在周明落耳边就低声道,“你和他有什么过节?”

  这肯定是有过节啊,不然对方不会这么阴损。

  周明落也是双眼一眯,很无语的样子,上次的事原本他都以为就这么过去了,毕竟金在行也就是口角上够恶心人,自己也把对方吓得不轻了,那就算了,没想到对方却明显不愿这么算了啊。

  在拍卖场合这么来,那绝对是找抽啊。

  就连主持拍卖的肖恩此刻一样有些无语的看向金在行,这……这家伙可不是捣蛋么,黑市拍卖上这么故意恶心人的可也不多见啊。

  不过不得不说作为这次拍卖的发起人,他可是愿意举双手欢迎这样的家伙出现的,不管对方是不是捣蛋,只要他出价比周明落高,那周老板想拿下这东西就必须再次出价不可,这是为他创造利益啊,他又怎么会不欢迎。

  “肖恩先生,好像这次拍卖会并没有规定每次的最低加注限额吧?”见一群人都是古怪的看来,金在行却轻松一笑,很惬意的开口反问。

  一般正规拍卖行每次都有加注底限,比如一次最低加价一千,一万等等,不过这样的黑市拍卖很少有人会刻意去提这样的额度,能来这里的都是大老板,不用多说人家也不会一块几毛的加不是,而现在金在行就是钻了这样的漏子。

  “是,之前拍卖并没有这么规定。”肖恩也笑着开口,看上去是苦笑,实则则是在真的发笑。

  斗吧,你们斗得越厉害,他获利才最大不是?

  “曰,真这么来,明落,我们也一块一块的加?”一听肖恩的话,黄晶晶顿时一怒,却也无话可说,不过也不是只有金在行才能一块一块的加不是?他们也可以。

  “我出350万美元!”就在黄晶晶话语落地周明落还没有回答时,那位卡顿先生却蓦地举了下手,直接把恶心人的数字跳了过去。

  人老成精的卡顿又怎么会放弃这样的好机会?原本对于周明落的财大气粗他已经犹豫了,底气都有些不足,可现在有金在行这么一捣蛋,摆明了要和周明落作对,那自己再加价以后对方还会不会加?他只要加,金在行估计还会加一块,死活让他不能那么如意,这绝对会给当事人带去极大的郁闷情绪,竞争底气也不足了。

  他当然要好好把握才是。

  而350万美元或许已经超出了他最初的预计,不过比起正规渠道来说他还是赚的,倒也可以再试一次。

  在卡顿开口后金在行也立刻再次看向周明落,一脸的得意和畅快,摆明了只要你姓周的加他就也加。

  这不止是恶心你,还要狙击你。

  周明落很无语,很蛋疼的看着金在行,这厮真是猥琐啊,自己现在还要不要竞争?竞争的话一加价对方就会那么来,让他依旧无法得到那幅画,不加价放弃的话却又觉得有些可惜,那副【苏珊娜出浴】的确值的收购啊。

  这个浪人!

  当然,他其实也可以如黄晶晶刚才所说一块一块的加,不过现在他若那么做却无疑要大大得罪卡顿了,因为刚才最后一次出价是卡顿。

  金在行那么做是恶心的他,两人本来就有些怨隙,对方也不怕那么得罪他,自然无所顾忌,可他和卡顿之间却是无仇无怨的,若也这么来必然让对方翻脸,平白招惹一个敌人不是明智之举,就算他不需要害怕得罪卡顿,对方就算是个牛人应该也是在国外牛,对他造成的威胁很低,但问题是这不只是平白招惹一个敌人的问题,他也那么加一块,卡顿在愤怒之后岂不是也可以加一块?

  那样子恐怕这幅画真的就成老大难了,而且到最后他也未必能得到。

  “我曰。”

  低低骂了一声,周明落真的犹豫了。

  “老板,要不要我干掉他?”看着对面得意洋洋的金某人,再看看周明落纠结的表情,一侧的王游安倒是蓦地贴上了周明落耳畔,轻启樱唇小声道。

  一句话却又说的周明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干掉他?自己只是和这厮有点小嫌隙而已,如果随便哪个人和他发生点口角就干掉对方,那也太扯了吧,人这一辈子得有多少机会和多少人发生小口角小摩擦啊,难道以后遇到一个自己就干掉一个?

  王大妹子可不是在添乱么,净出些馊主意,自己又不是血手屠夫,真要想干掉对方,还用得着她说话么。

  “卡顿先生出价350万美元,还有没有哪位老板愿意出价?”在场诸人的心思,却早已被其他人看了个一清二楚,知道周明落被金在行强大的银荡气场搞得有些头大,下不定主意,肖恩虽然心中遗憾,可还是很快笑着开口。

  毕竟他主持的拍卖还要继续不是?

  问了两次都是无人开口,周明落也没有再继续,肖恩才不得不继续笑着道,“好,这幅由鲁本斯大师所绘的【苏珊娜出浴】,正式归卡顿先生所有。”

  “谢谢,承让了。”卡顿也一脸喜色的起身,先是冲肖恩一笑,才又冲着周明落的方向笑了笑,眼中更有一丝庆幸的味道。

  终于拿到了这幅画他的确很开心,不过对于帮他得到这幅画的最大功臣金在行,他根本没有多看一眼,对于那样的小人卡顿一样是不齿的,今天他可以恶心周明落,要是下次自己和对方有摩擦,对方未必不会这么恶心他。

  这种人有用的时候他不介意利用一下,但平时还是敬而远之的好,反倒是对于周明落,他却是感到深深的同情,得罪人无所谓,谁活在世上没有一两个不对盘的?问题和这么浪的家伙有过节,着实让人无语。

  面对卡顿的笑容,周明落也无奈一笑,这幅画还是没能拿到不过也没办法,杀出这么一个贱人他能怎么办?他虽说不愿出手杀人什么的,因为小小事情犯不着,可也真想给对方劈上一道天雷的。

  不过这也只能是想想,他手里的符箓【图天符】不能随便用,【流水符】用起来有些心疼太浪费,因为那都是救命的东西,至于【重雷符】那电流却太小了,虽然他手里还有一道吸纳了天雷的【重雷符】不知道威力,可那也不能在现在用不是,万一那威力真的不小,手一扬凭空放出一道天雷把金在行劈成渣,那让屋子里其他人怎么看?全部灭口么?

  而或许是金在行的放浪气场太过强大,在见到周明落郁闷的一塌糊涂时,直接就对着小周露齿一笑,似乎很为刚才的事而满足。

  “尼玛,你就浪吧,等你栽倒我手里让你哭都哭不出来。”这露齿一笑展现大好一口白牙,却也看的黄晶晶猛的翻了个白眼,暗骂不已。

  “拍卖【苏珊娜出浴】虽然有些波折,不过总算是完满出手,现在就有请我们今天第三件拍卖品,同样是一幅画,不过估计这幅画周老板和黄老板可能会更感兴趣,下面就有请【溪岸图】。”

  肖恩一句话,四周几人就又神色一动,不过这一次却没人说什么,全都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之前的金发青年再次从里屋捧出一卷画。

  周明落心中亦是心思百转,【溪岸图】?谁的【溪岸图】?

  历史上最有名的【溪岸图】一为五代南唐董源所作,一为五代巨然和尚所作,这两位可都是牛逼人物,董源被奉为南派山水画开山大师,是他开创了南派山水画这一流派,而巨然和尚则是追随董源把南派山水继承发展,可以说两个一个是开山鼻祖,一个则是接棒人将流拍发扬传播,后世都以“董巨”并称两人。

  山水画,无疑是中国古画里最重要的一类,而这一类别就只有北派南派两个分流而已,若真是南派开山老祖的真迹,其意义可想而知,价值也难以估量。

  不过这两位的【溪岸图】似乎至今都在国外,董源的那副存于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巨然和尚的那副则传说是在曰本一个私人收藏家手里,二十世纪初此画流传到曰本后就再不现身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后来据说是存于曰本阪斋藤氏之手,但究竟现在是不是在那里,谁也不知道,毕竟那只是一些传闻而已。

  难道是巨然所作?毕竟肖恩这样的欧洲黑市商人,从美国博物馆里拿东西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倒是找到一些隐藏在私人收藏家手里的东西容易的多。

  周明落的心思也或许代表了在场大多数人的心思,在那金发青年小心的把【溪岸图】伸展开来平坦在桌子上后,不用肖恩再多言,人群就自然围了上去。

  这是一副裱装的很妥帖的画,猛一看去并无款式,亦未见历代著录,画法苍劲,笔墨厚重,层峦叠嶂,奇峰崛起,烟林清旷,真是大好一副山水画,在右上角钤有“天厉之宝”大印,右下角有明纪察司半印,看得出是经过元、明两代内务府收藏。

  大致一眼之后,其他围上来的人都还在认真观看,细细分辨此图的真假,不过周明落却蓦地一愣,别人看画是画,他看画,却同时也能看穿其人文之火。

  这幅【溪岸图】并无人文之火,但诡异的是在溪岸图之下,却有一团人文之火,画中有画!

  画中画,周明落的【离火符】并无法透视,所以下一刻直接就向体内拍进了一道【觅文符】,等双眼可以透过溪岸图的表层后他才一眼发现,下面的竟然和上面是一摸一样的山水画。

  两幅画一外一里,猛一看去真的是一摸一样,但细细分辨下,他才发现下面那幅画,在整体意境上要比上面的【溪岸图】高得多。

  它多了一种动感,就好像画中山水跃然而出,让人真的仿佛看到了一片巍峨的群山一样,这种能把真正自己所绘作品,真的展现出逼真无比的山水意境能力,恐怕就只有真正大师级人物才能做出了。

  “这才是真的巨然所作【溪岸图】吧,上面那个只是赝品。都说巨然所作【溪岸图】在流传到曰本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周明落心下却下定主意,这幅画自己是一定的要拿下不可,如果金在行那个浪人再捣蛋的话,他就算浪费几张符箓,也要让对方再次变得生活不能自理不可。

  也是在周明落可以肯定这幅画就是巨然和尚所作的溪岸图时,原本图画上只有原始状态的人文之火马上就变得炙热膨胀起来,瞬间就突破四级古玩的极限,变得和之前那副【苏珊娜出浴】差不多的情况。

  中国南派山水画开山祖师流的真迹,还是画技大成后的作品,的确值那个价。

  而也是在这时,肖恩才注意审查在场诸人的脸色,等见到一群人大多都是眉头轻皱,或者面相随意时,他心下才蓦地一咯噔。

  他当然也知道那幅画是赝品,不过那赝品算起来也做得极为逼真了,最初他们黑市团伙里最擅长中国山水画鉴赏的家伙都差点打眼了呢,所以就想着可以拿出来蒙蒙人,没想到这里竟然似乎都看出来了?

  就连,就连那两个中国人也无动于衷?难道他们也看出来了?

  如果是这样,那他要是报出太高的价格岂不是卖不出去了。

  “好了,这幅【溪岸图】,底价10万美金,有没有哪位老板愿意出价?”心下原本是想报出和上一幅苏珊娜出浴差不多的价格,说不定还能蒙蒙人,可见到大部分人都似乎看出了端倪,肖恩的低价也是直线下降。

  当然他也不可能报的太低,比如说一千或是几千美元什么的,那是扯淡。

  毕竟这次来的虽然都是精明人,可下次呢?如果这次卖不出去,他大不了把这幅画收起来放到下次卖,他搞的就是黑市拍卖,可不差这一次。

  十万美金能坑到人就坑,坑不到下次再说呗。

  也是这话之后,一群原本在鉴赏的人才全都默默无声的转身离开,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子,该抽烟的抽烟,该喝茶的喝茶,硬是没人出价,周明落也慢慢坐了回去,虽然心中下定主意要拿下这幅画,可没人开口之前他倒也不急。

  而且现在他也感觉到估计在场许多人都知道了这是“赝品”呢。

  要知道外在那副山水画溪岸图是用熟宣纸所画,后面是通用书画的裱糊,而熟宣纸通常较厚,他们绝不可能看出里面还有一个夹层来。

  在场的几人都是喜欢古玩的,玩收藏的,那肯定也都有自己的眼力在。

  不过其他人看出这是赝品,却绝对是好事,那至少就没人和他竞争真正的溪岸图了。

  过分的安静中,周明落也是稳稳端坐并不开口,场内就只有几道目光扫来扫去,见到这幅样子,肖恩脸上才蓦地显过一丝尴尬,看来这次真要流拍了。

  那他也只能收起来带回去,等下次举行黑市拍卖时蒙骗其他人了。

  不过就在这时场内才突然响起一道声音,“十万美元,我要了。”

  一句话就让肖恩一怔,按耐着喜色看去,发现开口的正是周明落,周明落被打眼了?对方一定是打眼了,不然不会花那么多钱买一个赝品。

  就连其他人也纷纷看向周明落,虽然诸人目光一片平静,但各人心下究竟转着什么念头就不为人所知了。

  “好,周老板出价10万美元,有没有哪位老板愿意出更高的价?”终于坑到了人,有人打眼了,那也不用再放到下次坑人了,肖恩喜出望外的开口。

  甚至在这一刻他更是充满期待的看向金在行,你不是和小周有过节么,现在小周出手了,你也开口啊,他当然不在意金在行加价的一美元,而是只要对方加价,说不定小周也会继续加,那可就都是利润。

  同样的在肖恩看去时,周明落也平静的看向金在行,似乎一样在等着他加价一样。他当然不可能看着这东西流拍,再重新被肖恩带走,虽然十万美刀买着一副画还有些不便宜,可和它的真正价值比起来还是赚大了,一样是捡了不小的漏。

  那就好像是刚才那副苏珊娜出浴被他花了十万美刀就买到手一样。

  不过他倒是有些好奇,不知道这次金在行是不是还会那么捣蛋,那么猥琐的和他对着干。

  而这一幕却让金在行一撇嘴,直接扭过了头。

  继续加价恶心周明落?他才没那么傻呢,上次的苏珊娜出浴的确值钱,他加价恶心过对方之后,就算对方不出手了,他花那么多钱买下也是值得的,问题是这个他早就看出了是赝品,如果现在加价周明落反而退缩了,那不是让他白花十万美刀买个垃圾么。

  而且他更觉得这可能是周明落故意装作打眼的样子,挖个坑等着他跳呢。因为他可是知道对方在文物鉴赏上其实能力不错的。

  哥浪是浪,可是并不傻啊!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