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黑市拍卖

   有了进化过的白头海雕在身边,最显而易见的好处就是它可以无拘无束的随时跟在自己身旁,不像是小棕熊那样的陆地生物,要出门一直带着总是有着各种不便,比如人多的场合,他绝不适合带一头熊逛街什么的,但海雕却可以一直自由自在的飞翔在高空。

  成为他24小时的贴身保护者。

  就比如现在他是在城东休息,而昨天却把海雕放在了城西别墅,相隔这么远距离,大家伙却能轻易找过来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当然,大家伙究竟是怎么找过来的,也不难想象,它单纯能感应到的范围绝对不可能是一个城市那么大,或许就是大家伙苏醒后一直兴奋于自己的蜕变,才展翅高飞绕着整个城市飞了一圈,在这里发现他的气息吧。

  就比如以前的小棕熊服下第一道符箓后,一样是趁着周明落睡觉的时间不停的试验着自己的力量,把他原先的住处破坏的乱七八糟,而且小棕熊在城西别墅,每当他进入别墅区,距离小家伙还有上百米远时就能感应到周明落的回归,提前扑上来撒欢。

  大海雕感应范围没那么远,但也肯定超过百米以上就能发现他的气息,一定是在苏醒后肆意展翅,飞遍了整个城市寻找自己,终于在这里找到了而已。

  “呼~”

  在周明落欣喜的思索中,上空盘旋着的白头海雕再次脆鸣一声,跟着就直接向周明落飞来,就像是一场暴风登陆,大家伙伸展之后足有两米多长的羽翼带着巨大的风势瞬间侵袭到周明落身前,才蓦地伸出长长的足趾抓住回廊上的木质栏杆,瞪着一对充满兴奋和喜悦的眼神看向周明落,这眼神里却已经有了两份亲昵。

  周明落亦笑着伸出去轻抚大家伙洁白的脑袋,细细打量之下他也发现大雕在服食过第一道符箓后,果然并没有再发生明显的体型变化,它改变得只是色泽。

  原本淡黄色足爪,此时变成一片明黄,真的仿若珠宝一样在阳光下散发着美丽的光泽,通体暗褐色的羽翼也变成了漆黑一片,看上去漂亮雄壮,威武不凡。

  还有就是足趾顶端本就长而弯曲的利爪,此时更像是绝世宝刃一样散发着幽幽光泽,让人一眼看去就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这雕,却是越来越神骏了。

  ………………“黄少,周少,这边请。”新川城南郊区,尚未开发完全的南四环附近,依旧有着不少低矮风貌的建筑,一个年约三十左右的青年男子长相普通,笑的低眉顺眼,踏步走在前方引领后面几人沿着迂回的小巷前行。

  七拐八拐,就像是蛛网一样的小巷胡同纵横交错,拐了那么许多个弯后后面几人都有些犯晕,倒是那青年绝对是轻车熟路,各个路口拐角从未有一丝停顿,直到抵达一条巷道深处的院落前时才笑着推开大门,请后面几人入内。

  后面四人两男两女,一侧是黄晶晶和一个面容艳丽的妹子,那妹子手里更提着一个不小的箱子,另一侧就是周明落和王游安,这加拿大华裔妹子虽然是国际佣兵,但容貌却也着实不错,已经有了二十四五的年纪,但清纯的装扮搭配水灵灵的俏脸肌肤,一眼看去依旧是个嫩的出水的小妹子,此刻也像是小鸟依人一样依偎在周明落身侧,手里同样提着一个箱子。

  上午刚睡醒没多久,周明落就接到黄大少电话,说是城南有个黑市拍卖,据说是欧洲人办的,应该有不少好货,邀请函邀请到了他那里,也就问下周明落有没有兴趣一起来。

  周明落还真有不少兴趣,接了电话后先是送杨丹回她的住所,跟着就驱车带了一个保镖赶了过来。

  新川的古玩热,吸引的是全世界的二道贩子和黑市商人以及收藏家们纷涌而至,二道贩子们或是一般古玩贩子带来的古玩大多都是流向古玩市场,他在这些曰子也的确捡了个大漏豫州鼎,连赵老、毕老以及任重山等人也都各有斩获,不过那些黑市商人,周明落还真没见过。

  别说是这次从世界各地涌来的黑市商人了,就是以前他也从没参加过黑市拍卖。

  现在能有机会来一次黑市,还是一些欧洲的家伙办的,想来应该有些好东西吧。

  进了院子周明落一眼看去,里面普普通通就像是个农家小院,前方十多米外是一个二层楼房,一样是毫不出奇。

  “也难为这些欧洲人了,来新川才多久,就能像是地头蛇一样找到这种地方搞拍卖。”一样打量了院子几眼,黄晶晶才笑着低声开口。

  周明落也笑,点点头继续跟着前方的男子行走,等推开客厅的大门的走进去,才发现此时大厅里正坐着十多道身影。

  或在闷头抽烟,或在细品着茶水之类。

  见到有人进来,那些人才纷纷看来,不过只是几眼后就又收回目光各做各的。

  十多身影,半数以上都是发色各异的白种人,或青或中,也有一个面目清癯的老者,至于黄种人则仅有两个,一样是一男一女,甚至当周明落看去时,竟愕然发现那男的还曾和他有过一面之缘。

  那位上次和他在古玩市场偶遇,硬要说定水带是韩国先祖制造,只是被大禹借了赖账不还的跆拳道黑带四段高手金在行。

  不过后来这位金先生却是被人抬着离开古玩市场的,很是被小周阴了一把,或许他身体上并没有留下任何创伤,但估计心理阴影是少不了的。

  在周明落哑然看向金在行时,那位似乎也认出了周明落,脸色当场就黑了下去,还微微有些抽搐,小周所料不错,那次的事的确给他带去了极大的心理阴影,哪怕是现在一回想起来都觉得毛毛的。

  可不是么,他一个再健康不过的正常人,突然就瘫软了下去浑身无力,似乎连呼吸都有些维持不住,一动也不能动就像是快要死了一样,可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哪怕是他们韩国的“韩医”大国手,不管在他身上怎么检查都检查不出丝毫病症。

  这简直就像是遭了天谴受了神诅一样,可不要活活吓死人么?

  虽然后来这种状况只是维持了大半天,他就恢复了行动能力,身体也逐渐好了起来,但依旧虚弱,足足维持25小时后才彻底恢复正常。

  这种经历和磨难足以吓得任何人都心有戚戚焉了。

  而那么诡异的遭遇,就是在他遇到周明落后发生的,现在见到对方又怎么能不色变。

  微微色变的低下头,金在行猛抽了一口烟,似乎压根懒得去理会小周。

  这一幕倒是让黄晶晶微微哑然,很是奇怪的扫了周明落一眼才低声道,“你们认识?”

  “以前见过一面,是个韩国人。”周明落忍着嘴角的笑意低语一声,才看向站在客厅里,众人中央位置的一个四十许中年。

  这客厅不大不小,也就是三四十平方的样子,之前的家具什么的几乎全部被撤走,只留下一张张沙发沿着墙角摆在四周,都是四人座的长条沙发,总共有八张。

  这么多人除了他这新来的几个,其他人都是依次坐在沙发上,还有一张空余,倒也不显得拥挤,就只有那个棕发中年站在中央,在他身前还有一张不大不小的桌子。

  周明落看去时男子也笑着望来,一眼后又看了下引领周明落两人过来的青年,才点点头用流畅的普通话道,“既然两位来自中国的贵客已经到了,那今天我们的拍卖就可以开始了,几位请坐。”

  等周明落几人在仅余的沙发上落座,棕发中年才再次笑着开口,“套用中国一句古话,事事真奇妙,我自己也没想到有朝一曰能在遥远的东方举办自己的拍卖会,古老的中国,向来神秘而强大,拥有各式各样不可思议的奇迹,比如万里长城,但最让人惊叹的奇迹,恐怕还是定水带了,四千多年前的海水淡化工程,实在让人叹为观止,下面,就有请我们今天的第一件拍卖品,一根破损的定水带。”

  先是用流畅的普通话讲了一遍,甚至里面还夹杂着成语之类,看得出这棕发中年中文实在很好,讲完后他才又用英语重复了一遍,更是一拍手。

  从大厅里侧的一个卧室里就走出金发青年,笑着捧出一个长方形锦盒,恭敬的放在了中年身前的桌子上。

  不过几乎是同时,客厅里却蓦地扬起一片杂乱的话语。

  “该死的,肖恩,你把请过来就是当猴耍的么?定水带?还是破损的定水带?你在外面走一圈,这样的东西可以遇到一吨还多。”

  “不是吧,这些天我看那些赝品已经看的头大了,谁都说自己手里的是定水带,还都说自己的是破损的,本以为这黑市会像样一些,没想到也这么来?”

  “[***]!”

  …………乱七八糟的话语,那些原本坐着抽烟或是品茶的男女全都一脸的悻悻之色,其中一个金发中年更是指名道姓的对着棕发中年低骂,似乎两人本就是老相识了。

  实在怪不得这些家伙们气愤,自从周明落第一次在古玩市场遇到那根假定水带后,整个新川如今的古玩市场里也真是赝品辈出,不管是那些古玩店,还是摆地摊的,谁手里要没有两三根假定水带就像是跟不上潮流一样。

  甚至都有一些收藏家戏言现在的新川就是国宝满地走,定水带多如狗。

  而且这些卖假货的人们都是众口一词,手里的东西全都是破损的,没法用真正定水带最大的特姓去试验。

  哪怕在场众人最初都是奔着定水带才来的新川,可恐怕也早被那无穷无尽的假货看的腻味了,原本想着来一次黑市可能会遇到真正的好东西呢,没想到这位上来也弄一个破损的定水带,这不是坑爹么?

  场面瞬间被点爆,不过却全是骂声,棕发中年肖恩才苦笑一声,急忙告罪道,“好吧,诸位,这根定水带是真是假我自己也不知道,不过它的来历也有些奇特,是我在赶来中国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才得到的,原本我也不准备把它拿出来的,只是后来想想,如今虽然赝品满地都是,可这也未必不是真的,因为我得到它的确是一次巧合,而且最初买来时它并不是这个样子,也没人说它是定水带,只是我自己发现了蹊跷而已,至于它怎么来的我就不多说了,混这一行的谁都能给自己的古玩编出一个天花乱坠的出身,估计你们也不想听,咱们现在就看眼力,这定水带起拍价一万美元,你觉得它是真的就出价竞投,你觉得它不真,放弃就行。而且有一点我可以肯定,这东西绝对是出自夏朝的青铜器。”

  黑市拍卖,那可也是充斥着不少赝品的,买对买不对就看你眼力,一样是吃了亏也没处说理,肖恩直接就摆开了底线。

  这才又蓦地压下了厅内的纷乱话语,如果真如他所说,这定水带只是他意外得到,而且一开始并不是这个样子,是被他发现了端倪才弄出来的,那这也未必不会是真的,尤其对方还可以肯定这本就是一件夏朝的青铜器,那可信度似乎也高了一线。

  当然,这也可能是肖恩在胡说八道,故意糊弄人的言辞,故意找了个夏朝的青铜器,拆下一个零件来蒙人。

  所以哪怕静了下来,可众人脸上更多的还是疑惑。

  周明落也在脸上闪过一丝狐疑,跟着就向体内打入一道【离火符】去观察锦盒里定水带的人文之火,随后才发现这玩意的人文之火只有火柴焰大小。

  有人文之火就说明这的确是古玩,但它只有那么小的火焰,却也绝对不是定水带,如果是的话在周明落主观的认为它是定水带的情况下,它的火焰绝对应该是爆棚类型,哪怕是破损的也差不了太多。

  是古玩又不是定水带,那它究竟是什么,周明落一时间却也没能认出来。

  毕竟在不依靠符箓辨认时,他都还没上去认真看一眼,又怎么可能看穿这玩意的来历?

  “大家如果拿不准可以上来亲自坚定一下,这毕竟是青铜器,可不像瓷器字画那么脆弱,我也知道拿它出来有些不地道,这样吧,大家可以上前随意鉴赏,等你们下定主意了再决定是不是要出手。”

  看到场内众人都是一片犹豫之色,肖恩才再次一笑,很潇洒的一摆手。

  一句话,那些正在犹豫的人才纷纷起身,立刻走向前方,连周明落也站起了身子,虽然可以肯定这东西不是定水带,但那也未必不会是其他宝贝,毕竟只要他没认出这东西的来历,对面的人文之火就只会是原始状态。

  等上前后见到一个三十多岁的褐发男子抓起定水带在手里打量,他就也和其他人一起在一侧观看,不过随着对方的动作来回上下打量片刻,他却依旧没能认出这究竟是什么。

  哪怕此时他跟着宋老那样的青铜器大家已经有一段曰子,在青铜器鉴赏上的能力也是直线提升,可这玩意是个残器。

  就是一米左右长,几寸宽的管子,侧边还有着切割痕迹,明显是从什么物件上切下来的,只靠一个边角残器想要认出它的来历,这难度绝对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在细细的观看下,他也终于可以确定这是夏朝时期的青铜器。

  不只是他,其他在一侧观看的老外们也全都有些或肯定或疑惑的点头摇头,那些肯定的基本都是确定了这是夏朝青铜器,疑惑的自然还是不能确认这究竟是不是定水带。

  足足过了好几分钟,围在中间的人群才渐渐回坐,各自表情也全是平静无波,谁也看不出彼此究竟在想什么。

  “呵呵,既然大家已经鉴赏完毕,那就开始竞拍吧,一万美金的起价,有没有哪位老板愿意出手?”肖恩这才再次一笑,开口道。

  他的话依旧是先用普通话说一句,再用英文复述。

  而这次的拍卖的通用货币就是美金,众人也基本全是带的现金过来,毕竟在黑市拍卖上通常也只允许现金支付,几乎每个老板身侧都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黑箱子或是袋子之类。

  周明落和黄晶晶也是如此,这一次小周同学带来的就是五百万美金现款,全是一百块面额类型,装在大大的箱子里差不多有好几十斤重,亏得王游安虽然看上去瘦弱清秀,却实在力气不小,不然换了他的话可能都还提着费力。

  这也是因为黄晶晶之前说过这次拍卖应该有好东西,举办方在欧洲黑市范围都有一定的名气,他才会带这么多钱来。

  但随着肖恩的话,客厅里却再次陷入一片沉寂,根本没人出价。

  一万美金的起价不算多,若那真是破损的定水带,别说一万美金了,一千万美金都值,问题是谁也不敢确定那是不是真的。

  就算很多人都能确认那是正宗的夏朝青铜器,可夏朝一些破烂青铜器别说一万美金了,一百美金都可能不值。

  没有充足的把握,谁也不愿轻易开口,竟是让一次大好的黑市拍卖一开场就搏了个大大的冷场。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