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只是重名吧

   多说无益,周明落直接从兜里摸出了手机。

  倪可只是想要采访一个收藏家而已,自己现在给他介绍一个就行。

  电话一打就通,他就笑着道,“任老哥,在忙什么?”

  他认识的收藏家里新川有任重山,从中合省过来的更有毕老、宋老、赵老三个大家,打给任重山是因为那位在整个新川收藏界都是名声大噪的人物,想来倪可既然要采访收藏界的人,必然会有所听闻,他要是拨给毕老几个对方倒真不一定知道了。

  “呵,是明落啊,我还能干什么,上午刚从古玩城淘了个宝贝回来,你要不要来看看?”那边也直接响起一道爽朗的笑声。

  一听这话周明落也顿时笑了,新川现在的确是古玩爱好者最喜欢的场所,连任重山这样的人出去转一圈都能说有不错的收获,淘了个宝贝,那想来东西一定不错。

  “有件事想麻烦老哥一下,我一个朋友准备采访下收藏界的名人,我就想起你来了。”既然对方在家他也不怎么绕弯子了,两人关系的确不错,也没必要绕弯子。

  “现在?没问题,你和你朋友一起来吧,也让你看看我淘来的宝贝。”任重山那边自是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就笑着应了下来。

  等挂了电话周明落才转身对着倪可道,“可以了,我约了一个老大哥,你等下要是没事,直接去就行。”

  “额……你还当真了?”

  “真约人了?”

  ……这通电话自然被倪可和刘夏注意到了,只是她们谁也没想到周明落说了就做,之前刚说要帮他们找个收藏家采访,现在一通电话过去就搞定了?

  只是两人还有些不敢相信周明落约好的那边真是收藏家,要是一个手里只有一两件古玩,还是趁着新川这股收藏热刚买回来一两个古董玩一玩的家伙,那才是……就算事实未必真有这么不堪,可更大可能还是一个虽然喜欢收藏,却净是收集一些打眼的新东西,刚踏入这一行不久的人,这样的人可也不是她们眼下要采访的对象。

  “明落,你真不用那么客气。”不管怎么想还是不相信周明落随便一个电话就能搞定一个真正的收藏家腾出时间让他带人去采访,倪可才苦笑着摆手。

  刘夏也在愣过后连连轻笑,“看不出你还蛮热心啊,不过这次还是算了,我们还要马上赶回去和老总解释呢。”

  “是啊,得赶紧回去解释下才行,这样吧,这是我名片,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你可以直接找我,我和刘夏得马上赶回杂志社了。”倪可更从包里拉出一张名片塞到周明落手里,才笑着道,“我们先走了。”

  “再见,小帅哥。”刘夏也挥了挥手,这才拉着倪可就向路边一辆红色夏利走去。

  “我晕。”周明落再次一晕,自己只是想随手帮她一把怎么就这么难呢,下一刻他才收起名片,笑道,“倪姐,既然你有事那就算了,任老哥那边你什么时候想去采访,给我个电话就行,他叫任重山。”

  既然不信,那自己报出任重山的名字应该可以了吧,不过即便是要讲出名字他还是说的很含蓄,就像是略作介绍一样,可这介绍却让准备离去的倪可和刘夏蓦地一滞,全都纷纷愕然看来,任重山?

  这个名字她们以前还真不太熟悉,可现在又怎么会不知道,那绝对是新川古玩圈子里数一数二的牛人啊,周明落帮她们找来的人竟是任重山?这不可能吧?

  还是凑巧只是重名?

  她们知道的那个任重山,可真是个猛人啊,不止是新川数得着的大收藏家,更是龙头代表之一,这里面除了对方在收藏界的大名之外,三个儿子一样颇为不少人瞩目。

  没办法,谁让人家的儿子一个比一个牛逼,一个比一个拉风呢?

  不过她们也真不信周明落说的任重山就是她们知道的那个,对方不止认识任重山,随便一个电话更能让对方答应被采访,这不是扯淡么?这得要多好的关系才能做到啊。

  可不管是以倪可认知的周明落,还是刘夏从只言片语中推断出来的周明落,都不可能拥有这样的能力。

  如果周明落真和任重山关系那么好,能为了区区一份工作发愁么?他三个儿子,大儿子的远扬集团遍布边南省,二儿子是羊城常务副市长,连小儿子也是新川惠普区的区委书记,周明落要真有那样的关系,会连找工作都比较困难么?这是刘夏的思绪,而倪可更见过对方露宿街头,同样是不相信。

  再一次思索之后,两人才顿时全都肯定这一定是重名,只是重名而已,对方所说的任重山绝不可能就是她们知道的那个。

  中国十多亿人口,一个名字有许多人共用那实在太正常了,现在很多新生婴儿注册户口都不好弄,可不就是重名的太多了么。

  彼此对视一眼,倪可直接翻着白眼嗔怪的瞪了周明落一眼,显得风情万种,“你呀,我知道你是好心帮我,不过还是算了,我真要走了,下次见。”

  “嘻嘻,你这家伙吓我一跳。”刘夏一样姓感的横来一眼,才和倪可真的走进夏利。

  只留下周明落再次无语不已。

  原本以为说出任重山的名字对方就一定会相信了,可谁知道她们还不信?那他还能怎么办?早知道,早知道让赫柏直接开着车过来了。

  那样子见到自己坐着好车来,说出来的话应该更有说服力,可问题是当时他哪能想到这情况啊,谁都知道在大都市的马路上你要在街边走过一个地方再想拐回去,必须得到前方路口掉头才行,而且掉头后也是沿着马路另一边过来,他当时只是觉得没必要那么麻烦,才徒步走了过来。

  无语的看着夏利开下马路,车辆里两个风情迥异的女人再次向他挥手离去,周明落才顿时拍了下额头,哭笑不得的收起倪可的名片踏步前行。

  还好已经有了对方的名片,就算这次依旧误会了下去,但他总有机会解释。

  ………………“老板,老板,你放过我吧,以后就算杀了我,也千万别把我往那里仍了。”

  “是啊,老板,以后你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绝不会有丝毫异心,只要你以后别把我送到那里就行!”

  ………………几个小时后,下午五点多左右,西山别墅,一群或中或西,或黑或白的男女全都齐齐软趴趴的哭喊着跪在宽大的沙发前,痛哭流涕不已。

  随着几人的痛哭和求饶,站在沙发后面的沙琳和赫柏却全都是满眼惊悸,同时更充满了庆幸,他们可是深切知道这几个同伴各自的意志力有多么坚强,可这才只是被周明落抓了多久,现在就都成了这幅模样?

  很难想象这几个家伙到底遇到了什么状况,而几人的遭遇和他们两个跟着小周出去一圈就白捡了八百万美刀比起来,简直一个天堂一个地狱啊。

  倒是此时坐在沙发上的周明落却压根没有太在意前方几人的模样,只是颇为头大的看着坐在自己一侧的小棕熊。

  小家伙现在的模样简直是诡异,不大不小的熊躯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毛茸茸的身子挺得笔直,充满霸气的看着前方几个男女,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小家伙鼻梁上竟然架着一款墨镜,嘴里还叼着一根雪茄。

  尼玛,这小东西真是越来越有范儿了,这气场还真是有些不俗。

  也是感觉到了周明落古怪的注视,小家伙顿时一摆脑袋,透过墨黑的镜片,一对小熊眼刹那间眉开眼笑,更龇起牙叼着雪茄,冲他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

  搞得周明落瞬间没了脾气,只能无视。

  而至于前方的王游安几人事实上也真没什么好在意的,他们不就是被自己抓紧符箓空间里了么?呆在里面时间最长的路易斯,到现在也不过六七个小时而已。

  之前虽然给倪可介绍采访不成,但他却已经给任重山打了电话,所以也只能让赫柏送自己去一趟任宅。

  那边今天的确是捡了个不错的漏,一件清雍正斗彩庭院婴戏图茶壶,说起这件茶壶,还真是极为不错的雍正年瓷器代表作品,不止保存的不错,而且更只是任重山花了三四千块就买回来的物件,着实让人惊喜了。

  它的市场价也就是二三百万的样子,不算特别昂贵,可关键是检漏时的那种刺激和成就感却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也就怪不得任重山那么舒爽了。

  自己原本是说带人去采访的,结果只有一个人到,任重山虽然惊讶可在问了之后却只是哈哈一笑就不再多提,只是说以后那边要来采访的话,随时都行,跟着就拉着周明落好一阵热情似火。

  从任宅回来他才把这几个家伙解放了出来,没想到这几位竟然一落地就全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自己哭诉。

  他们倒是想得美,自己的【图天符】也是可以用来救命的,关上六个家伙一次,可就浪费了他六道【图天符】,足足是他六天才能储备起来,不用他们说,周明落也不会轻易浪费。

  不过这也实在不怪王游安等人。

  不亲自体会那种状况一般人根本想象不出在一个浑身不能动弹,没有一丝光线,没有一点其他声音的地方被困着又是怎么样一种折磨。

  那种情况下一个人能有的只有思绪和自己的心跳声。

  若是换了知根知底的人进去,其实也不算特别恐怖,最多会觉得度曰如年,时间过得很慢,要是正好瞌睡的话,睡一觉时间就过去了。

  问题是王游安等人根本不清楚那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更不清楚周明落又要把他们关多久,也不知道那里是否还有其他什么恐惧的事物,那自然是心下慌乱,各种念头纷纷而至,想得越多,那也就越害怕,外加度曰如年的遭遇,只是七八个小时而已却差点把几个顶尖佣兵都折磨疯了。

  彻底的死寂,彻底的黑暗,茫然无知的未来,各种因素掺杂在一起,一群佣兵后来能听到的只有自己仿若雷音的心跳,还有无尽的恐慌和害怕。这绝对比给他们几刀更可怕了无数倍。

  所以在重见天曰那一刻,他们也当场崩溃了。

  遇上这样的老板,他们真是只能认栽。

  “都起来吧,以后只要你们做好自己的事,我也不是不近人情的,先去休息一下,等晚上我再和你们介绍其他人。”平静的看了几人一眼,周明落才轻声道。

  总共八个保镖,目前为止沙琳和赫柏应该是多少可以放心了,这两位见识过跟着自己的好处,也知道自己可怕,足以让他们轻易不敢反抗,以后有些事,比如最近正忙着张罗的古玩店就只有周军宇一个在东奔西走,自己只是给他介绍了黄晶晶和任立恒的关系,他也需要一些人打打下手什么的,就可以让这两个去帮下忙了。

  而让他们八人聚一下,沙琳和赫柏向他们分享下上午的经历,想来几个只受过自己恐吓的家伙们也会心生异样,知道自己也不是一毛不拔只懂得压榨他们,也能安慰下几个受伤不浅的心灵。

  “是,老板!”

  随着这话,不管是对面还是王游安,克莱门特几个,还是沙琳和赫柏全都马上回答,跟着几人才齐齐向三楼退去,刚才周明落也说了他们八个可以先住在三楼,这别墅够大,倒也不怕装不下。

  不过等真的退到三楼后,扎堆聚在一起的几个佣兵一交流各自的遭遇,房间里就顿时又想起一片哭天喊地声。

  因为八个人的遭遇实在相差太大了,其中六个是被囚禁起来,自己吓自己都差点全被吓了个半死,另外两个则是白捡八百万美刀,比他们平均一年的收入还要多不少。

  这又要王游安、克莱门特等人情何以堪?

  不过通过这件事却也似乎说明了只要他们安心跟着周明落,的确比在外面一直刀口上舔血可能更富贵,他们出来奔波,可不就是为了钱么。

  几个佣兵的心也渐渐有了一丝安定,都在这一刻觉得若是以后还有这样的机会,那就是真的跟着周明落安心做保镖也是很不错的事。

  “明落,明落,快出来!”

  也是楼上一片沸腾,楼下的周明落也刚刚松了一口气时,下方却蓦地响起一道充满惊喜的叫声,正是毕老中气十足的声音。

  “回来了?”一句话,周明落顿时眼前一亮,听声音此刻的毕老似乎很兴奋,难道出去一天又捡到了什么宝贝?

  随着声音,正戴着墨镜抽着雪茄的小棕熊也懒洋洋动了,慢腾腾收起墨镜还有雪茄,才噗通一声四足踏地,很乖巧的跟在了周明落身后,再次看得他摇头不已,这小家伙真是妖精啊。

  踏步下楼,刚一到一楼大厅,周明落就见到了喜气洋洋的毕老,还有一旁既是羡慕,又有些吹胡子瞪眼的宋老和赵老。

  至于周军宇则是一脸想笑又不敢笑强忍着的表情,但同时眼中也有不少震惊。

  “毕老,捡到什么宝贝了?”知道三个老头子肯定又斗嘴了,周明落倒也不在意,只是笑着问询。

  “哈哈,你来看看。”毕老一听才指向客厅里一个纸箱,随后更踏步上前把纸箱打开,露出一个高有20多厘米的瓷瓶。

  而周明落的视线也猛地被吸引了过去,这瓶子一眼看去就只有两个字,漂亮!

  等细细上前观看一下,他才也忍不住喜道,“这是锦鸡花石图胆瓶?”

  乾隆御制珐琅彩锦鸡花石图胆瓶,在去年四月时就曾在香港等上拍卖场,这瓶子还没开始拍卖,就被一些专业人士报出了一亿八千万港元的高价,不过最后瓶子却没有再拍卖会上成交,最后似乎是以两亿港元的价格流入了一个私人藏家手里。

  当时这新闻也算轰动一时了,可他没想到现在毕老竟然抱了一个这样的瓶子回来,难道这就是他今天的收获?怪不得这位这么兴奋。

  而再看看似乎是空手而回的赵老和宋老,也就怪不得两个老头子有些既羡慕又吹胡子瞪眼了。

  “哈哈,这瓶子有些瑕疵,但也是难得的精品,今天这一趟总算不白跑,不过宋老头和赵老头可就是什么也没捞到,啧啧。”毕老直接大笑一声,更得意洋洋看向一侧。

  也是这时周明落才注意到瓶子地步位置有一个缺痕,缺了比指甲盖还小的一块,并不完整。

  可就算这样瓶子也价值不菲,卖个千万以上是松松的。

  甚至在这一刻他心中也难掩升起一丝激动,毕老是捡到了大漏,他何尝不是也要占不小的便宜了?趁着毕老不注意,把瓶子蕴含的【文气】吸纳过来,那不是马上就能让四象篇第二道【朱雀符】补充出来了么,以这件价值超过鸳鸯水滴的瓷器而言,这一次符箓差不多就可以补充完整了。

  说起用黄皮书吸纳【文气】补充符箓,猛一看去只要他悄无声息的把黄皮书覆盖在古玩上,吸纳了东西就走,那似乎没必要非把东西买回来吸纳了再卖出去那么麻烦。

  随便走在一个古玩店里,抓着黄皮书吸一圈不就行了?

  但事实上却没那么简单,这么长时间接触,他早知道古玩分为四个等级,不同等级的古玩吸纳出来的【文气】,也是补充在不同等级的符箓上,而在吸纳的时候,不同程度古玩的表现也不一样,吸纳文气较少,也就是价值十几万,甚至四五十万的古玩时黄皮书根本不会有丝毫变化,可一旦吸纳较为庞大的文气,黄皮书在吸纳时就会爆发一种奇妙的玄光,这玄光并不刺眼,却十分奇特,人眼看去就像是双目泡在温水里一样舒适,而且文气越庞大那玄光就越大。

  有这一点在就注定了他吸纳时不能让其他人发现,不然你把一本书放在瓷器或是家具之类的东西上,一放上去就自动发光,而且那光芒特别让人舒适,绝非一般光线可比,那非让人惊讶死不可。

  也正因为此他以往才都是去自己买了东西回来一个人悄无声息的吸纳。

  就算是一些熟人,比如任重山或是毕老、宋老等人的私人收藏,他也没有怎么利用过,以几人的关系来说,他要去拜访人家,参观一下对方的收藏绝对轻而易举,那为什么不悄无声息的趁着别人不注意时把对方手里古玩蕴含的【文气】全部吸纳干净?

  那不是比在外面买方便了无数?

  可问题是这些收藏家都不傻,在现代社会若是收藏的重要宝贝,哪一个的收藏室里不是安装了不止一个摄像头之类的监控系统?他除非是借回家玩几天,否则就算他一个人在参观也不能随便动手。

  可要真说借出去他又不好意思开这个口,关系虽然好,但这些东西却都太贵重,又是别人的心头好,搬来搬去也不方便,人家都可以打开门让你随便看了,你非要借走干嘛?借一个也还行,可只借一个根本无济于事,他注定是要一次次一批批去借,那就扯淡了。

  所以到现在为止周明落吸纳【文气】的古玩除了少数一部分外,基本都是购买来再卖出去的,就算麻烦一些他也只能这么做。

  那唯一的几件,一个就是方叔同曾经那个汝窑瓷青釉碗,另外则是昨天毕老几个检漏捡来的毕加索油画之类,因为他们住在这里,周明落清楚知道自己家没有监控系统,只要趁着他们睡熟了就可以吸纳,自然不会错过。

  而今天这种顺手占便宜的事可能就要又多出一次了,而且是个不小的大便宜。

  “呸,捡个破瓶子就让你得瑟成什么样子了?你这检漏很有成就感么?怎么不和明落比比?这破瓶子不管是比起定水带,还是豫州鼎来,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被毕老得意洋洋的看过,赵老却轻呸一声,狠狠的反驳。

  “是啊,人家明落见到豫州鼎都没见有你这么得瑟的,真是沉不住气。”赵老同样郁闷的点头。

  可两个老头的打击却丝毫没影响毕老,“你们就妒忌吧,我为什么要和明落比,就和你们比。”

  一句话就说的二老哑口无言,周明落和周军宇却同时摇头失笑。

  不过随后周明落还是插口笑道,“时间不早了,也该吃晚饭了,毕老今天这么幸运,一定要请客才行。”

  “那是,那是,他不请客就没天理了。”一听这话,宋老和赵老才也同时点头,很默契的一起转移开话题。

  他们可不想一直被这么持续打击啊。

  周明落心下才又暗笑不已,吃了这顿饭,等几老睡下后他也可以偷偷占便宜了。

  【朱雀符】也马上就要完整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