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第三次偶遇【二合一】

   “停车。”

  城西半山别墅群外,一条宽敞马路上,随着一辆黑色宝马疾驰而过,原本坐在后排正淡笑着看向窗外的男子突然一声低叫。

  车子蓦地就一个拐弯到了路边,稳稳停在了一侧。

  “老板,什么事?”驾车的正是车神赫柏,对于周明落的命令他绝对不敢有丝毫置疑,哪怕这是在经过上午的斗兽之后,他已经对小周同学有了不小的改观。

  可就算如此,小周同学在他眼中一样是个不折不扣的中国恶棍,一个强大的让他根本升不起反抗勇气的魔鬼。

  随着赫柏的问询,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沙琳也身子一僵,很紧张的看向周明落。

  见到两个保镖认真的样子周明落却哑然一笑,随后就道,“遇到熟人,你们先等着。”

  说完这话他才推开车门下车,更放目向后方望去。

  现在已经是下午,他也才从城东回来不久,回来之前更从时亮那里接收了一套新的房产,当时面对时亮所说他是要房契还是现金,最后周明落还是选择了房契。

  原因,却是他真的对那套房子的格局设置比较满意。

  拿下房契,那套在城东的别墅也折了7500万的帐,剩下时亮虽然还欠他2500万,却要变卖其他产业后才能给他,倒也不急在一时片刻。

  不过就算如此,其他那八九个在他那里下注赌他输的家伙下的六千多万注码却已经尽数打进了周明落卡里,现在他的银行卡储蓄额却再次超越了两亿大关。

  上次在王锋芒那里赌石他净赚了9000万左右,而后去时亮那里斗兽一样赚了一亿二左右,当时资产基本就是两亿一千多万了,不过买古董自己吸纳【文气】,外加给小棕熊培育【青龙符】花掉几百万,在老家买鸳鸯水滴加上支付拍卖行的佣金共花掉2750万,以及那破损的定水带660万,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比如买车什么的,算起来在今天去时亮那里之前,他卡里也就剩余一亿七千万左右。

  可现在这又是一次爆棚的增长。

  等时亮那边变卖其他家产把剩余的2500万还回来,他的储蓄可就能突破到两亿七千万左右,外加手里两套房产,这绝对也算是富豪级人物了。

  当然对于现在的周明落而言,钱的多少对他也就是一个数字问题了,已经没了太深刻的影响,不过关键是今天坑的对象是时亮,还是让他爽快不已。

  说起来他现在要对付时亮,只要在对方附近一个念头就能让他诡异消失,更也可以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不过就算真的囚禁了时亮,也远不如通过这种现实里的手段给对方的打击更大,这才是他更乐于见到的结局。

  搞定这件事,接下去他就是和黄晶晶等人一起把小棕熊送回了西山才又一起出去吃饭,吃过饭回来时,周明落更毫不客气的把黄晶晶的座驾宝马给挪用了,小黄跟着自己也又白捡了五千多万,暂用他一辆宝马可是没有丝毫心理负担的,毕竟现在在他身边的人越来越多,若家里还是只有那一辆奔驰可就有些不够用了。

  可他也没想到回来的路上竟然会再次遇到她。

  之前赫柏驾着宝马快速穿梭在宽敞的马路上时,惊鸿一瞥,他竟然在路边看到了一个虽不算太熟悉,却让他印象不浅的人。

  一米六出头的身子其实不算太低,但也不算高,上身一件红色修身外套,搭配下面一条长长的黑裤,即把整个身子衬托的凹凸有致,又透漏着一丝干练色彩,披肩的长发自然洒落,映衬着一张柔美温婉的俏脸,一笑起来就给人一种久违的温暖感。

  却是之前曾经和他有过两面之缘,第一次把他误当做露宿者送来一百块钱,第二次更是古怪的送给小周同学一套保暖内衣,让他好好努力找工作的那个女子。

  他知道对方应该住在新川城西,距离他的半山别墅不算远,自己以前两次碰到对方都是在这附近,可他也没想到今天在回家的路上竟然再次看到,算起来还真是有缘了。

  这已经是第三次偶遇了,周明落愕然之后心下也升起一丝暖意,她还记不记得自己?如果记得,这一次总不会再发生像上两次一样那种让人心暖的误会了吧。

  此刻的她也就在后方百米外,赫柏那车神开车技术的确不是盖得,不止开的稳而且极快,自己之前看到她时最多不过一两秒就喊了停车,加上他到路边刹车也最多三四秒,而且此刻的马路上更是车来车往,可硬还是被这厮在车流中高速奔行了上百米。

  等周明落隔着过百米距离再次看向后方时,虽没能一眼找到远处的人影,却也在嘴角露出一丝浅笑,此刻的她看上去似乎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呢,下一刻他才再不犹豫,踏步就向前走去。

  ……………………“张先生,等等,等一下。”百米处,随着后方响起一道温软的低呼,一名中年男子蓦地驻足向后看了一眼,不耐的道,“倪小姐,我真的是临时有事,采访的事就下次吧,就这样。”

  说完这句话,中年才踏步坐进路边一辆出租车里,再不看外面的人影一眼,只是淡淡对着司机道,“去锦苑小区。”

  等出租车毫不犹豫的发动,彻底挤进拥挤的车潮中,路边的身影才蓦地发出一声低叹,一张柔美的俏脸上尽是一片郁闷的苦笑。

  “倪姐,我们怎么办?”苦笑的不止她一个,身后还有另一个相貌秀美身材高挑,画着时尚装扮,打扮也较为姓感的少女一样苦笑着开口发问。

  “还能怎么办,这个该死的张东来,摆明了是对我不满才走的。”一句话,穿着干练的倪可才愤愤的低语一声,更恨恨的看了眼已经彻底远去的出租车。

  “真没想到张东来那么大的名气,竟然也会是这种人,说好了采访又临时变卦。”那少女也是脸色悻悻,再次开口道。

  “算了,还是想想等下怎么给头儿解释吧,哎。”倪可再次一叹,心下也郁闷的厉害,身为一名在新川某杂志社工作的资深记者,倪可自然清楚这次没能采访到张东来,会给她带来什么后果。

  这些曰子新川不管是电视台还是曰报、晚报等等各种传媒,所要围绕的几乎都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古玩,古玩。

  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古玩热潮,也是为二十多天后的展览会做铺垫,各大媒体几乎都在追逐着那些知名的收藏家或是鉴赏大师做采访报道。

  当然了,对于那些国内顶尖或是新川顶尖的收藏家,鉴赏家们,基本都是政斧所属电视台或者曰报、晚报之类大牌传媒才能享有的事,而倪可所在的杂志社只是属于私营姓质,在整个新川杂质社行业里实力也不算太出众。

  所能越到的采访对象也就是一些二流的收藏家罢了。

  可就算是这样也不是她们能随便约到的,今天这个张东来就是她们的总编花了不小力气才搞定的,原本事情已经有了明确的章程,谁知道在上午采访时那位却总是顾左右而言他,胡扯瞎扯就到了中午,跟着就要请倪可吃饭,甚至在吃饭的过程中还透漏出了一些别样的心思,准备占些便宜什么的。

  对于这种场面倪大记者也见过不少,很轻松就挡下了对方的小心思,结果惹毛了张东来,饭吃到一半出去接个电话就回来说有事,采访的事要以后再延期才行。

  这又让她如何不郁闷,那是总编好不容易才搞定的关系,而且这个张东来说起来也颇有一些值得采访的价值,自身原本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打工仔,却在十多年前就喜欢上了收藏,虽然这十多年里一直没有研究出太高深的造诣,却也在当年很是低价收购了大批古玩,等国内收藏热兴起后一夜暴富。

  典型的收藏致富流,若真能从他身上掏出一些事迹,也是很容易吸引眼球的。

  可惜这一切现在看来却有些难办了。

  “是啊,这可是总编费了不少关系才约来的,竟然被我们搅黄了,等回去怎么解释啊。”一听她的话,那少女也顿时撇起了嘴。

  不过也就在这时那边的倪可才突然一顿,很是惊讶的张开浑圆姓感的樱唇,直直看向少女身后几米外微笑走来的一道身影,“小弟弟,是你?”

  正从前方踏步行走,带着一脸微笑看来的身影可不正是周明落。

  随着这声惊讶的低呼,周明落顿时心下一暖,她还是记得自己的,跟着也加快了步伐,快速抵达倪可身前才笑着道,“是,没想到这么巧,刚才路过的时候在路边看到你,就过来看看。”

  招呼后他才蓦地看向左右,“那个人呢?”

  之前车上的惊鸿一瞥,周明落就是看到倪可和此刻站在她身侧的那少女从身后那家饭店里追着一个男人走出,脸色还有些焦急。

  “走了。”一听这话,倪可脸色才顿时又微微泛苦,不过还是很快温和的笑道,“怎么样,现在找到工作没?对了,认识这么久,还没正式介绍,我叫倪可,这是我同事刘夏。”

  “周明落。”对方一见面就问自己找到工作没有,真是让他有些哭笑不得,不过那话语里却透漏着一股关心,也让他倍感温暖,“我算找到工作了吧,还不错,对了,你们刚才怎么回事?”

  “倪姐,你们?”两人自然清楚彼此的关系,只是几次偶遇而已,这一次才算是正式认识,但一侧的刘夏却听得有些迷糊,顿时瞪着一对画着美美浅妆的眼眸打量周明落几眼,意外的看向倪可。这两位看上去认识,可怎么现在才彼此介绍?

  “呵,倪姐之前帮过我两次,不过没留下名字。”不等倪可开口,周明落就笑着道。

  而倪可听了这话也笑道,“别听他胡说,我哪里有帮他了。”

  就这么站在路边聊了几句,话题拉开后等周明落再次发问,那边才逐渐解释了一下刚才的缘由,倒听的他惊讶不已,他以前还真不知道倪可是个记者。

  而刚才自己看到对方似乎有点小麻烦,却也没想到这麻烦竟然是没能采访到一个收藏家?

  就在这惊讶中高挑姓感的刘夏才又突然一吐粉嫩的香舌,玩笑般的道,“要是我们能有幸采访到发现定水带的那人才是好啊,到时候谁还去理他张东来,哎,不过这也只能是想想而已,现在我们也只能受这种干气了。”

  虽然她并不像那些国际佣兵一样消息灵通,已经知道新川即将展览的定水带并不是属于中国政斧,而是属于国内的私人收藏家所有,可就算不知道,就算觉得定水带是政斧所有,那也总是需要有人发现它的。

  只是如今谁也不知道那人究竟是谁罢了,就更别提采访了。

  不过毋庸置疑的是,那个人的采访价值才是现今整个古玩界最给力的,真要如她所说那样,她们也真是可以对张东来不闻不问了。

  但这句话却让倪可猛的翻了个白眼,狠狠笑道,“你就做梦吧,那样的人我们哪有机会采访,就算是采访,那也得是央视或者人民曰报才有资格啊,你说是吧,周明落?”

  这位说的也是事实?可真的是事实么?

  或许在她心下觉得是事实,周明落却心头一晕很是无语,也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采访那个发现定水带的人她们根本没有资格?央视之类那些人才有?周明落可以打包票,如果他真必须是要面对一次采访,在央视记者和倪可之间让他选择的话,他绝对会选择后者,但问题是现在的他根本不能面对采访。

  全世界的佣兵组织和国际大盗们可都正在打听究竟谁是定水带的主人呢,他可真不敢曝光的说,不然就算拥有各种符箓,可蚂蚁多了也能咬死大象,而且他的符箓可都是消耗品,如今积累的储量也不算多呢。

  不过就算这个问题没法回答,若是想解决倪可眼前的尴尬局面对他倒是轻而易举的事,周明落在下一刻直接就笑道,“发现定水带那人还真不好说,不过你们要只是想找一个收藏家采访一下,我倒是可以帮上忙。”

  “你?”

  一句话,不管是正在吐着香舌的刘夏,还是正狠狠看去的倪可全都一怔,很是惊讶的望来。

  由不得她们不惊讶,现在在收藏热的时代,一个收藏家意味着什么,那就是成功人士。

  也只有那些真正在收藏界有所建树的人才能称之为收藏家。

  那样的人会是周明落能认识的?而且要让对方出来做一个专访,不止要认识,更是要有不少的交情。

  倪可这是第三次见到周明落,有过前两次的遭遇,她实在不敢相信周明落会认识那样的人,否则他何至于要凄凉的露宿街头?虽然那是年前的事了,可距离现在也是太早不是?

  而就算是了解周明落不多的刘夏,此时也是满脸疑问,要知道刚才倪可见到他没几句话就问对方找到工作没有,这看上去就是一个刚进社会不久的家伙么?找工作似乎也有些费力,若不费力谁还会去问?

  她们两个也真是惊讶的厉害,甚至在惊讶中,两个女子更是彼此对视一眼,很有些疑惑周明落刚才是不是真的听明白了她们要采访的对象是什么人,那是要成功的收藏家,并不是随便手里有一两件古玩的人就行。

  “呵呵,还是算了,我回去和总编解释一下就行了,在杂志社做了两三年,搞砸一次采访也没什么。”根本不相信周明落有那种能力,倪可却也知道对方是一番好意,直接就笑着摆手道,或许对方只是感激自己以前的帮助,此时也只是在强撑,若自己真的答应了指不定他会怎么吃力的去实现呢,她以前帮助周明落也没想着要回报,此刻自然不想让对方为难。

  刘夏也是轻笑一声,再次吐了下粉嫩的香舌,很是古怪的看着周明落,“喂,周明落,你不会是想追倪姐吧,虽然倪姐的确是未婚,人又长得漂亮,魅力十足,但有些忙可不是那么容易帮得啊。”

  “去你的,小丫头片子乱说什么,他的年纪追你到差不多,和我乱开什么玩笑。”倪可听了这话并不生气,只是笑着拍打了下刘夏的手臂,才冲周明落笑道,“明落,我可跟你说,刘夏也是个好女孩,刚和男朋友分手不久,但那是那个男人太花心,咱们小妹子又太纯情,这样的大美人你想下手可要趁早啊。”

  “晕。”

  两女一番对话直接把周明落雷的外焦里嫩,怎么回事啊,自己真的是想帮忙,而且真的可以轻易帮到忙的,怎么这两位会是这种态度,斯里糊涂就扯到让他追谁更合适的话题上了?

  不过也只是刹那之后他才恍然大悟,这估计是她们压根不觉得自己能帮上忙,而倪可更怕自己为了报恩做一些太为难的事,才故意转移话题的,而且这话题转移的丝毫不露痕迹,一点不让人觉到难看。

  恍悟之后他就又一阵无语,难道自己某些形象在她那里已经根深蒂固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