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好吧,那太高太远了!【二合一】

   “周先生,我说过不用客气,对你父亲的遭遇我也很愤慨,但是现实就是如此,你还是认了吧,反正没出什么大事,所以千万不要冲动,不然你的父母恐怕只会更伤心。”

  听到周明落的道谢,以及对方表情真的冷静下来,韩鸥才苦笑着摆摆手。

  “韩医生,你知道那人是谁?”周明落在此刻也蓦地一怔,他从母亲口中根本听不出对方是谁,只知道是什么副局长的儿子,但看韩鸥的表情却似乎知道对方的深浅。

  “你还不死心?知道他是谁又有什么用,那样的人不是我们这些人惹得起的,你千万不要想太多,那只会让自己更加无奈。”一听这话韩鸥也愣了一下,怎么周明落还不打算放弃?

  就算让他打听出来对方是谁又能怎么样。

  “没事,我知道分寸,韩医生,我只想问你那人究竟是谁。”周明落再次开口追问,却又一次让韩鸥苦笑不已,不过犹豫了一下韩鸥还是道,“告诉你也没什么,反正你迟早会知道,那人是咱们河岚县交通局宋副局长的儿子宋鹏,以他父亲的关系,现在这事情只是一起普通的酒后闹事,你能把他怎么样?你不去找他也就算了,若真找了他,说不定会落得比你父亲更惨的下场,到时候只会让你父母更加不安心啊。”

  的确,这件事就算他有心隐瞒,可只要周明落想打听肯定还是能打听出来的,毕竟当初的周中元虽然被打得很惨,可现在总归是没事了,而且当时宋鹏也喝了酒,他就算告上去也只是酒后闹事之类的案件,根本拿人家没一点办法,而若是周明落想采取什么极端的措施,恐怕等待周家的下场只会更惨。

  所以他才苦心婆心的想劝周明落就此算了,不然吃亏的还是他自己。

  能不算了么?周家的情况他多少了解一些,周中元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小学教师,周母也只是一个普通农民,至于他们的儿子,虽然每当两位老人家提起来时都有种自豪的意味,可那在他们话里他也知道对方不过算是大城市里一个普通白领而已。

  这样的家庭,怎么能和一个堂堂县交通局的副局长较量?

  随着韩鸥的话周明落却忽然一笑,直接就拿出了手机,一个县交通局副局长的儿子?他手里还有中合省一位省委副书记的电话呢,既然黄兴然已经打过了电话,那位王副书记也知道了这事,并答应黄兴然要插手帮忙,那堂堂一个省委副书记要拿捏一个县城的交通局副局长,简直……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当然他心下也有些犹豫,因为严格说起来这样的事情太远了。

  那边毕竟是堂堂省委副书记,就算已经答应了黄兴然也出手帮忙,可对方却是一个县城的交通局副局长的儿子,那边似乎也不方便把手伸的这么长,而且有种杀鸡用牛刀的感觉,不过就算知道有些不太合适,周明落还是决定打这个电话,毕竟事关他父亲差点被人活活打死,就算再不合适他也不会有太多顾忌,更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就在周明落想拨号时,一道惊喜的声线却蓦地从前方响起,“小兄弟,我可找到你了!”

  随着惊喜的呼叫一个中年男子踏步小跑着赶来,一张脸上也全是喜色,等他转头看去才发现竟是之前差点和他撞车的那中年司机。

  “是你?”周明落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现在他也知道对方似乎是替河岚县县长开车的,怎么又跑回来找自己了?

  “呵,有些事我想麻烦一下,对了,还不知道小兄弟贵姓?”中年司机急忙凑到了近前,看了韩鸥一眼才从怀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两根分别递来,更是笑着道。

  “免贵姓周,周明落,之前的事是我不对,不知道你现在有什么事?”周明落笑笑,眼中也满是疑惑,到底怎么回事?

  之前自己让出租车司机一直开快车差点撞了县长,结果眼前这位本想是大发脾气的,可看到自己后却突然收敛了火气让自己离去,这本就让他有些疑惑,现在对方竟然又眼巴巴的跑过来找自己,无疑让他更狐疑的厉害。

  当然就算再疑惑周明落还是很客气,毕竟这事情理亏在他。

  不过随着他这句话,中年司机刚刚递来两只烟的手蓦地就在回缩的过程中一顿,跟着就像是见鬼一样看着周明落。

  免贵姓周,周明落?尼玛,难道眼前这小子真和周县长有很大关系?他就算不是个想象力很丰富的人,可此刻也难免心绪大乱。

  可不是么,两人不止长的那么像,足有五成相似度,或许只是容貌相似也就算了,毕竟中国那么大凑巧长的很相似的人还是有的,但两个人的名字竟然也这么巧?

  一个周光磊,一个周明落,加上不久前周县长一听到他的汇报后那明显的激动表现,他要是一点都反应不来可真是白活了这几十年了。

  “啊!你等等!等我一下,千万要在这里等我,我去打个电话马上回来!”

  突然就像是火烧了屁股一样,中年司机立刻就在脸上露出一副灿烂无比的笑容,甚至这笑容里还有一丝讨好意味,跟着就蹭的窜离身子拿出了手机拨号。

  这再次看的周明落一阵摸不着头脑,到底怎么回事?

  “周县长,见到了,我见到了那个和你长的很像的人,他叫周明落。”不理周明落的疑惑,中年司机在拨通手机后立刻就一手捂着话筒,小声的低语。

  而这一番话立刻让手机那边传来一阵沉默,不过只是一个呼吸之后,手机那边就再次泛起一阵急促无比的呼吸声,“他叫周明落?他真的叫周明落??在哪里?你们在哪里???!”

  这句话几乎是咆哮着从那边传来,直接震得中年司机一阵耳鸣,不过更让他骇然的是那边周县长的激动,那位何时有过这么失态的表现。

  “县医院,住院部三楼。”骇然中他才立刻报了地点。

  而手机里也立刻道,“你把手机给他。”

  “是。”中年司机急忙应着,更是转身走向周明落,“周先生,麻烦你接个电话。”

  周明落却依旧是满头雾水,不过还是顺势结果了手机,刚刚把手机放到耳边,那边立刻泛起一道激动无比的声线,“是周明落么?我是周光磊。”

  “啊!”周明落再次一愣,周光磊?这名字……怎么这么巧。

  “不止是名字巧合,我听老何说我们的相貌也很相似,周明落,我想问你一句,你家里有没有一个被拐走的哥哥?”电话那边再次传来急躁无比的声线,甚至在问这句话时,周明落都能明显感觉到对方话里充满了激动和期待,可这话却让他有些晕,自己家里有没有一个被拐走的哥哥?没有啊。

  从他记事起家里不就是自己一个孩子么?

  或许唯一让周明落偶尔疑惑的就是他的年纪和父母年纪差距有些大,他的父母都是五十多岁了,他才刚二十出头,也就是说父母是三十多岁才有了他,但就算这样也没什么特别奇怪的不是?

  “没啊,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想我们之间只是巧合,我可没什么哥哥。”微微晕了一把,周明落才古怪的道。

  不过就在周明落反驳中,自前方走廊上却突然传来一声噗通轻响,跟着一道惊叫也蓦地泛起,“小落,你说什么?你哥哥?你哥哥在哪??你见到你哥哥了?”

  却是他刚才说话声音没有刻意压制,刚好被买了早餐回来的丁淑英听到,塑料袋提着的早餐也直接从手里滑落,跟着就急急向周明落赶来。

  等他惊讶的看去时才发现母亲一脸的激动,分外期许的看向自己,“不是吧,我还有个哥哥么?我怎么不知道?”

  他是真的晕了,自己有个哥哥,他怎么从来不知道这件事,就算父母想瞒他,可他从小在周家庄长大,那么多乡里乡亲怎么也从没人跟他提过这件事,哪怕是闲谈碎语中也从没人提到过啊。

  “你真有,你真有啊,当年你爸带着你哥哥出门,回来时却被两个天杀的把你哥哥硬抢了过去,更把你爸打成了重伤,我们两个为这事都伤心了七八年没缓过来,后来村里人知道这忌讳,外加你爸在村子里也有些威望,才没人提这件事。你真有一个哥哥啊,他在哪?你真的见到他了?”

  知道周明落在疑惑什么,丁淑英立刻焦急的解释,死死抓着周明落的手,两行热泪也早已从眼眶滑落,这件事的确曾经让周中元两口子伤心了好多年,那么多年,周家一直都是愁云惨淡,只要一提起周光磊就会让他们心痛不已,也是因为这样,整个周家村才悄然形成了默契,毕竟周中元是周家庄小学的教师,基本每家的孩子都受过他启蒙教育,也算是德高望重。

  “啪!”

  周明落再次傻眼了,手机也突地从手里滑落重重砸在地上,就算他也是个见惯风浪的人,可听到这样的消息一样很是震惊的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

  而在这一刻同样是在一侧见证这一幕的韩鸥以及那中年司机,一样全都傻眼愣在了那里。

  韩鸥发愣,只是觉得这周家人未免太不幸了,尤其是里面那个老头,大儿子被人从他手里活生生抢走,自己被打得重伤,现在又是在酒桌上喝多了为自己小儿子感到自豪,多夸了几句又被一个疯子打成重伤,打得休克,甚至差点丢了姓命,这老头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背。

  可那中年司机却在傻眼中终于恍然大悟,恍悟了过来周县长和眼前这家人的关系,恍悟过来为什么周县长会对有人和他长得相似那么激动,却又根本不知道对方是谁了。

  “明落?我怎么听到了明落的声音?哥哥?什么哥哥?你们找到光磊了?”就在一群人发愣中,自不远处病房内突然也响起一道充满激动的声音,跟着一个右手臂打着石膏,脑袋却被包扎的像是木乃伊一样的身影就急急跑了出来,那对略显浑浊的眼睛里,一样是充满了激动。

  “爸!”

  一见父亲也被惊醒,周明落才立刻回过了神上前搀住父亲,他是知道父亲此刻已经痊愈的,不过还是怕父亲在激动中摔倒之类。

  不过他这一声喊却猛地让一侧正在恍悟的中年司机吓了一大跳,差点没被吓得抽过去,尼玛这什么情况?周明落喊那“木乃伊”爸爸?而对方还叫着光磊的名字?这难道就是周县长的父亲?可是,可是怎么弄成这样?

  但他也不敢多说多问,只是趁这时间快速上前捡起从周明落手中掉下的手机,更是放在耳边听了一下,刚才手机虽然掉在了地上,通话却还在继续,这一听,立刻让他骇然的听到那边竟然有一阵低低的哭泣声,想来是那边也听到了这里的对话,可以肯定这就是他的亲人。

  他在这一刻却也深有感触,没想到那位看上去气度森然,风光无两的周县长竟然还有过这种遭遇。

  “怎么回事?我好像听你们刚才提到了光磊?淑英,到底怎么回事?”被周明落搀住后,周中元还是再次急急开口。

  也是随着这话,那中年司机才立刻上前,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把手机递了过去。

  周中元一愣,接过手机就放在了耳边,开口轻喂了一声,话语都是颤抖的厉害。

  “咱们姓周的,做人就要光明磊落。”

  轻语之后,电话那边的抽泣才蓦地一滞,不过随后就又响起一道强忍着哭意的哽咽,而这句话更模仿着一种夹杂一丝轻笑,几分自豪的语气,瞬间就让周中元犹如五雷轰顶,这话这语气可不正是他以前经常对大儿子的教导么。

  他也根本不知道那边的人这么多年,曾经三四岁时的记忆绝大部分已经模糊的厉害,印象最深的就只有这句经常听到的话了。

  “光磊,真的是你??真的是你?我不敢想啊,不敢想啊……”滞过之后,周中元当场嚎啕大哭,哭着对手机连连反问,生怕这只是一个梦。

  “是我,是我,我马上到,马上到,……”那边一样泛着哭意连连开口。

  他说的马上到也的确很快,不过十多分钟后一个顶着大大的红眼圈,急急走来的身子都在止不住颤抖的青年就快速抵达。

  一见到那青年,搀扶着父母就站在病房外的周明落就是一怔,眼中也闪起一丝诧异,果然,对方和他的相貌很像,不过他还是和父亲最像。

  如果说周明落和他有五成相似,那么对方和父亲差不多就有七成相似,周明落的相貌还多糅合了母亲的特征显得多少有些秀气,不过走来的那位却有着一股英气。

  而周中元以及丁淑英却是两双眼睛都是死死盯着来人,再一次泪眼模糊。

  “光磊,你真的是光磊?”周中元更是踏步上前,急急抓住来人的手臂焦急问询。

  走过来的青年正是周光磊,在周中元连连的摇晃中他却也彻底愣了,只是死死看着周中元满头包扎的痕迹,充满了震惊和愤怒。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到了这一刻周光磊是真的确定了,他终于找到了他的家人,虽然至今双方并没有做过什么DNA鉴定,可是在刚才他和周中元的通话中,周中元也回味似的说起那句话,绝对是和他记忆中的语气,话语一摸一样。

  外加周明落的相貌名字,他绝对确定这就是他的父亲。

  但是自己和父亲的相认怎么会是这个样子?怎么父亲竟然被包扎的像是木乃伊一样?印象中,他看到父亲的最后一幕就是被人打的头破血流,却丝毫不顾自己的伤势,一次次爬起来追逐,一次次跌倒,想要把他从人贩子手里救回去,那一幕至今每每都让他潸然泪下,可是现在再见到父亲,竟然又是这般模样?

  他无数次幻象过如果真的能找到父亲,找到自己的亲人,自己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护的父母安稳,让父亲享享清福,可怎么才一见到对方,就又是这样凄凉的一幕?

  “没事,没事,只要能找到你就什么事都没了,我的事都是小事。”随着周光磊暴怒的声音,周中元却急忙一摆手,随后就连连道。

  周母也是上前哽咽道,“是啊,只要咱们一家能团聚就行,你爸的事就这么算了,咱们惹不起,小光,小落,你们千万别做傻事。”

  他们可是至今都不知道周光磊的身份,当然,二老更不可能知道周明落之前已经准备给省委副书记那里打电话了的。

  至于知道周明磊身份的那个司机,刚才自然是不适合开口插话介绍周光磊的身份。

  所以在这一刻好不容易真的见到了失散二十多年的大儿子,他们可真是心满意足了,周中元更是觉得若只是挨这么一顿打就能换回一个亲人,那他宁愿多挨几次打也无所谓的。

  不过周明落可就没什么顾忌的,先是古怪的看了周光磊一眼他才开口道,“是县交通局宋副局长的儿子宋鹏把爸打成这样的,当时爸直接被打得休克,要不是送来的及时,可能就被活活打死了。”

  突然间平白无故的发现自己多出来一个哥哥,哪怕在见到父母的神态后,知道父母对这个哥哥是什么态度,但周明落心中还是觉得很怪异。

  当然这份怪异并不影响他说出真相,或许父母害怕他们去找对方报仇的话可能为自己家带来更大的祸端,但他当然不怕,估计就是前面那个哥哥也根本不会在意一个宋鹏的。

  “交通局宋副局长的儿子?”

  “宋鹏?”

  ……原本正在一侧的那中年司机,还有周光磊在这一刻全都一怔,跟着都是充满震惊的开口,当然,这是震惊于周中元差点被活活打死。

  “宋鹏,嘿……”刹那间,周光磊眼中却也射出一股森冷的寒意,差一点被人打死啊,他苦苦寻找了那么多年的父亲原来就在他治下,可却差点在他治下被人活活打死他都不知道。

  而那司机却是在震惊中直接替交通局那位宋副局长默默哀悼起来。

  “光磊,你可别做傻事,那是交通局长的儿子咱们惹不起啊。”

  “是啊,反正你爸现在也没事了,这件事就算了。”

  …………见到周光磊的表情,周中元和丁淑英却再次一急。

  就连一直在一旁看的眼睛发酸的韩鸥,此刻忍不住开口道,“哎,你们还是听两位老人家一句劝,忍了吧,打人那边真的不好惹。”

  心下韩医生更是郁闷不已,他知道也能明白对方的心情,可怎么刚才好不容易才劝下一个小周不要随便生事,现在又蹦出来一个大周了?

  他就算是县医院的医生,说实话还真是并不认识大周就是周县长的,毕竟他在县医院也不是什么头面人物,只是一个普通的医生而已。

  不过这句话刚刚落地,就听前方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以县医院张院长为首的几个领导们立刻就全都一窝蜂围了过来。

  “周县长,您怎么亲自来了?”

  “是啊,周县长曰理万机,来到县医院,我们未能远迎,实在太失礼了。”

  …………几个医院的领导也是接到汇报,突然发现县政斧一把手亲自开着车来了县医院,才全都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而这几人的话也当场让周中元和丁淑英以及韩鸥石化不已。

  周县长??

  和他们的惊讶相比,一侧的周明落倒是早有心理准备,此时也只是无奈的苦笑,原本他是打算亲自出手教训下宋鹏的,不过现在看来似乎让这个突然多出来的哥哥出手更合适,原因……好吧,他很无奈的发现自己能发动的力量太强了,也太高太远了,让省委王副书记出面教训一个县城公交局副局长的儿子真不如一个县长合适。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