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你这是打眼了

   就这么一会功夫想起连篇知识,又重新确认手中的瓷盘,当周明落心情又彻底平复下来时,他才骇然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

  拿出手机一看,【觅文符】的时限已经要到了,只剩下一两分钟而已。

  毕竟之前的观摩是很费工夫的,而且是细致活。

  这顿时让他苦笑不已,看来他若想今天有点结论,还非要买走这个盘子不可了。

  下一刻他才抬头看向摊主,“老板,这个盘子怎么卖?”

  在周明落抬头看去时,那摊主直接就露出憨厚的笑容,更是一脸紧张的道,“大兄弟,你真的想要这个盘子?实话跟你说,我这摊子上最宝贝的就是这个了,你要是不买的话,看看就放下,万一磕碰到了可就不好看了。”

  摊主也不傻,见到周明落摆弄这盘子摆弄了一二十分钟,哪里会轻易错过。

  周明落顿时哑然,对方忠厚老实的面孔带着几许紧张,甚至还有戒备,若是不清楚的人看来,真的像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在防备被他人弄坏自己的宝贝一样。

  但他并不为所动,谁要真相信这种人的表情,那才是滑天下之大稽了,他要是真宝贝这盘子,就应该把盘子的边角去掉,让这块瓷砖露出本来的面目。

  不过接下去周明落还是笑了笑,很是无语的道,“你这盘子造型是正宗的明永乐青花,但永乐年碗、盘之类的瓷器,器心内凹外凸,呈塌底,你这盘子怎么会是平底儿?有些奇怪啊!”

  一句话,还正在胡乱吹嘘的男子顿时傻眼了,行家!

  能说出这些话的绝对是行家,外行你蒙都蒙不来的。

  而且他也知道这正是这盘子最大的缺陷,明明是仿制的明永乐青花,却奈何搞了个平底,得不偿失,换了一般人他还可能忽悠过去,但对眼前的行家,摊主明显有些底气不足。

  当然他也不可能就此放弃,更是很快就想出了不少理由准备继续,但周明落却拿起瓷盘,不等对方阻止就指着瓷盘道,“大哥,你看这里……”

  周明落所指的方向,正是这赝品真货与家伙交接处。

  “啊……”

  憨厚男子彻底晕了,更有点坐蜡,心中也惊疑不定,这四眼不止是个行家,眼神也他妈贼尖了吧?难道他鼻梁上的不是近视镜,是天文望远镜或者显微镜么??

  现在好了,对方不止指出了盘子造型上的缺陷,更是发现了新旧瓷器之间的衔接痕迹,那只要不是傻子就都知道这是假货了。他连忽悠都不知道该怎么忽悠了。

  不过在傻笑中他倒也不以为意,看穿了就看穿呗,没什么大不了的,眼中也多出了一丝皎洁的光芒,“原来兄弟也是行家,还是大行家,先前那些当我没说。”

  “你这盘子虽然有些新,不过做工倒是很漂亮,大哥就出个价吧。”周明落继续笑笑。

  “好,既然你看上了,我也不多说了,一口价500块!”那汉子不再坚持,张口就报了一个数字。

  对于这数字,周明落又哑然失笑,“大哥,你这盘子能值500?200吧。”

  讨价还价在购买古玩时却是必不可少的项目,哪怕不在意那点钱,可还价却是为了让对方心里舒坦,也是防止意外发生。

  这可是和买衣服,买吃的截然不同的。

  以前跟着方叔同奔走时他就遇到过这样的例子,看上了一个瓷器对方开价700,结果周明落眼都不眨就答应下来,没想到他刚松口那边却直接反悔了。

  你看他开的价人家还都不还,这岂不是说卖亏了?

  结果那卖家在周明落拿出钱时才张口拒绝道,“兄弟你听错了,我刚才说的是700美元……”

  这种事说来可笑,若是买衣服或者买食物等其他东西时绝不可能发生,但在古玩这行当却不值得奇怪,因为古玩买卖的都是唯一姓。

  买衣服你要这么来,顾客直接甩脸走人,在哪买不是买?可买古玩,某一件东西若是被你认为是真品,那真品可就具有唯一姓了,只有对方手里才有,你要是真的任由对方开价不还,指不定会让对方觉得这盘子真是宝贝,最后提价是轻的,要是真的不卖你了,而那件东西又是真品才是亏大了。

  当然了,这些事在相熟的人转手收藏,或者拍卖会之类场合基本不会出现,可这种小地摊却是很容易发生的。

  所以周明落不得不耐着姓子还价,哪怕最后依旧以500的价位成交,只要有这个过程,对方也会觉得是很辛苦才多赚了一些,不会后悔,更很少会中途改变主意不再出售。

  “不能啊兄弟,虽然这盘子比较新,可也废了咱不少功夫啊,说500我可是连手工费都白搭进去了。”看到周明落还价,那憨厚男子没有丝毫意外和不快,而是马上苦着一张脸解释起来。

  但事实上他却依旧在扯淡,这造假工艺还算是不错的,却不是他加工的,而是他收购来时这盘子就是这样,根本就是前人所为。

  周明落亦是丝毫不退让,继续讲价,直到最后每次十块,二十的加价,实在在对方面前压不下价,他才悻悻的拿出400付账。

  等收了钱之后,那憨厚中年才终于笑了,而周明落也点点头,小心翼翼的就拿着手中瓷盘起身离去,直到走远以后,他才渐渐激动起来。

  终于拿到了,这整个瓷盘虽然是假的,但那个底盘却让人激动啊。

  天下第一塔的一块完整瓷砖?

  虽然不敢百分百确认,却也有九成把握觉得它是真的。这一件完整的瓷器,等他回去以后就能用黄皮书来吸纳【文气】了。

  这又让他如何不期待?不兴奋!

  “咦,这不是周明落么?”就在周明落行走中,一道略带惊疑的声线就从后方泛起。

  顿住脚循声望去,他才发现来着是一名三十左右的青年,面容有一丝小帅,西装革履,在青年身前还正背手行走着一名老者,带着游离的目光扫视两侧摊位。

  “原来是林哥。”周明落立刻笑了起来,对方和他也算认识,都在新川古玩界厮混,不过这青年林宏以往更多的是去向方叔同求教,对于周明落也多是拿他当晚辈看。

  林宏在眼力、眼界并不如方叔同,甚至差了不止一筹,可也比周明落要强。

  以往经常出没于方家,就是想从方叔同那里多学一些东西,但方叔同却并不怎么看好此人的品行,也多是礼貌之交,而后来当方叔同出事时此人也果然很干脆,再没登过方家大门半步!

  对于林宏不止没有好感,还有着一丝淡淡的不喜,可伸手不打笑脸人,周明落还是笑着招呼了一声。毕竟在方叔同出事后,没登过方家门半步的何止这林宏一人?若是周明落要为了此事怪罪所有人,那就是他自己脑子有问题了。

  “这是毕老,毕老,这位小兄弟是周明落。”

  周明落笑语中,林宏也笑着向两人介绍一番。

  “毕老。”礼貌的叫了一声,周明落没听过这个名字,不过只冲对方的年纪,也值得他尊敬了。

  “恩。”淡淡冲周明落点了点头,毕老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

  “周明落,看上去你今天收获不错啊。”随着毕老的点头,林宏也才重新把视线落在了周明落身上,更是直直看向对方手中的瓷盘。

  一眼之后,林宏就有些小惊讶,粗一看这瓷盘整体真的像是一件宝,似足了明青花的样式。若这真是明青花就有一定价值了,林宏在此时还真有心动,想拿过来把玩一番。

  随着这话周明落也心念一动,拿起盘子就递了过去,“那就麻烦林哥帮我掌下眼,我对这东西也有些摸不准。”

  他有九成把握确认了底盘的真伪,可还是不能百分百确认啊。而且这瓷盘虽然是好东西,但也不是价值连城,还远达不到那件令方叔同入狱的瓷器的高度,他自然也不介意暴漏。

  毕竟价值连城的东西,若是你没有足够的能力捍卫之前暴露出来就是祸端,是极为不明智的行为,可若是揣个十万二十万也像是防贼一样生怕任何一个人知道,那就太扯淡了。

  接过瓷盘,林宏也小心翼翼的观看起来,这种观赏比周明落初看瓷盘时更仔细,可也只是过了几分钟,林宏脸上原本的兴奋和激动突地就化为一片失望,更是无奈的摇头叹道,“明落,你这是打眼了啊。”

  他也终于确认了这整个盘子其实是明永乐瓷的造型,可那底盘却有点古怪。

  因为底盘的古怪,他甚至还详细注意了底盘和其他部分的连接处,随后终于发现了一丝丝伪装的端倪。

  若只有一个裂缝也就罢了,关键是那裂缝是一个近乎正方形的完整裂缝,串联起来之后,很容易让人一眼看穿这底盘是被人重新接上去的。

  看穿了这造假痕迹,就由不得林宏不失望了。

  不过心底下他却也有些幸灾乐祸,这个周明落被打眼了?方叔同教出来的贴身弟子也不外如是。

  虽然周明落什么都没说,但既然对方买了,那买的时候应该是没注意到这裂痕,不然他故意买这么一个家伙做什么?贪好看?这话骗骗别人还行,怎么说也认识周明落不短时间了,林宏怎么会不知道周明落早过了贪好看的年纪。

  而且这盘子的作伪连他都差点被骗过去,他也不相信以周明落的眼光能发现这痕迹。

  (ps:起床晚了,呵呵,求收藏,会员点击~)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