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十八 入忠义候府

   “其实这样也好。”赵可然笑了笑,开口道,“虽然我不是很喜欢秦依渺,但是她毕竟是我的表姐。外祖母虽然没说什么,但是我知道她的心里还是很担心秦依渺的。”

  “不过这样也好。”司徒旭点了点头,“嫁给了汪尚峰,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事。而且,说起来,你不觉得,其实他们两个人也挺配的吗?”

  汪尚峰是大理寺少卿,官位虽然不是很高,但是以后升迁的机会却是不少的。按理说,这样的男子,也是不愿意娶一个嫁过人的女子的。可是,这个汪尚峰虽然年轻,但是却是娶过一个妻子的。不过后来他的妻子病逝了,之后就一直没有再娶了。

  “所以,一听到秦依渺选择的是汪尚峰,我马上就答应了。”赵可然开口道,“这样也好,虽然秦依渺是嫁过一次的,但是这个汪尚峰也是曾经娶过妻子的。而且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汪尚峰的父母早年已经去世了,所以家中没有长辈。”

  “秦依渺或许也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才会选择他的吧!”司徒旭赞同的点了点头,“汪尚峰本身长得也是不错的,脾气也挺温和的。秦依渺嫁给他,不会吃亏的。”

  “我知道,”赵可然点了点头,“而且秦依渺既然已经说出口了,那就说明,汪尚峰对于她还是有好感的。而且我说过了,是不会逼着别人去娶她的,她也没说什么,那就说明,两个人之间,或许已经达成了某种共识了。不过,说真的,我真的没有想到汪尚峰会对秦依渺有好感的。说起来,他家好像也是世代书香的,没想到他愿意接受一个嫁过人的妻子。虽然他也是再娶的。”

  “不要小看这个汪尚峰,其实他也是聪明很的。”司徒旭笑着开口解释,“按照他的家世,而且还是再娶的,在京城里面要找一个家世条件样样好的妻子,还是很困难的。秦依渺虽然嫁过人,但是她的家世却是顶尖的,秦国公府在他将来的仕途上,一定会有很大作用的。再说,还有你这个皇后表妹在,不管是谁,都要给几分面子的。”

  “那他就错了。”赵可然调皮一笑,“要知道,我和秦依渺的关系,可没有表面上那么好哦!”

  “可是他不知道啊!”司徒旭开口道,“秦依渺就连你的赏花宴都能出席,在外人眼里,你们的关系就是挺好的。而且,即使知道了你们的关系一般般,秦依渺的身后,还有秦国公府。”

  “既然他们两个人都没有什么意见的话,我们也不需要在这里瞎操心什么。”赵可然开口道,“既然你没有什么意见的话,那就给他们赐婚吧!早点了结这件事情比较好。”

  “可以,我明天就下旨赐婚吧!”司徒旭想了一下以后,开口问道,“那赵可萍呢?你这次举办这个赏花宴,主要就是为了要给她选婿的。怎么样,有看中的吗?要不要一起赐婚呢?”

  “有,不过现在事情还没有定下来。”赵可然摇了摇头,“这毕竟是可萍的终身大事,总要问一下她本人,还有二叔、二婶才行。”

  “那好。”司徒旭也不催促,“那等这件事情确定下来,我再赐婚吧!好了,夜深了,我们歇息吧!”

  “好!”

  ——分割线——

  太师府内,遍布红绸,在各处都贴着大红双喜字,一看就知道这是在办喜事了。没错,今天就是赵可人成婚的日子了。虽然赵可人是再嫁,而且还是为人妾室。但是这一门婚事到底是皇上赐婚的,所以府里面还是体面的操办了一番。

  夏雨院里,更是漫天的红色,尤其是赵可人的房间里面,更是挂满了红绸,显得十分喜庆。

  而此时的赵可人正安静的坐在*上,一身粉红色的嫁衣,姣好的面容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她长得本来就美丽,再加上精心的打扮,看起来更是妖娆动人。

  在这样大喜的日子里面,赵可人的心情却是很复杂。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曾经,她是堂堂镇北侯的嫡亲孙女,秦国公府的外孙小姐,是太师府堂堂正正的嫡女。不仅如此,她还是京城四大美女之一,更是有名的才女。这样的身份,就是在京城里面也没有几个人能与她媲美的。

  可是就是这样的身份,她却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成为别人的妾室。现在她又要再嫁一次了,却比上一次还要嫁得差。她就是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子。

  “好了,可人,什么都不要再想了。”

  看着赵可人魂不守舍的样子,一旁的秦香荷叹了口气,“你马上就要嫁入忠义候府了,以后,你的性子还是要改一下的。以后,记住,遇事要沉稳隐让。”

  虽然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可是秦香荷的脸上却没有一点喜色,反而是满布愁容。其实说真的,对于这一门婚事,她是打心底里不愿意的。可是要是拒绝了这一门婚事的话,可人就要一辈子被囚禁在夏雨院里面了。所以她也无可奈何。

  不过,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秦香荷似乎想明白了许多,也看透了许多事情。现在的她,早就已经看清了所有的事情了,她知道,这是可然给可人最后的一次机会了。

  外人都觉得她有一个当皇后的女儿,一定是风光无限的。可是这其中的滋味,却只有她自己知道。但是她的心里也清楚,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自己造成的,怨不得别人。现在的她,什么都不敢在奢求了,只是希望她最疼爱的女儿——可人的下半辈子能过得幸福就好了。

  “娘,你在说什么啊!”

  对于秦香荷的告诫,赵可人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我的性子怎么了?还有,说什么隐让的,我可是太师府的嫡出小姐耶!林溪染还没有成亲就已经纳了一个*女子了,你还叫我隐让。”

  “可人,娘也是为了你好。”看到赵可人这样固执,秦香荷感到很无奈,“你要知道,你已经不是第一次嫁了,而且你也不是正妻。林溪染还年轻,将来他总会再娶正妻的,要是你一直这样骄纵的话,我拍你的日子不好过。”

  “娘,你想的实在是太多了。”赵可人一点也没有感受到秦香荷的担忧,对于未来,她还是挺有信心的,“娘,你不要忘记了,虽然我是妾室,可是按照我的身份也是贵妾。再加上,我还是皇上赐婚的,他们不敢那我怎么样的。要是我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他们也交代不了。就算以后林溪染娶了正妻,也不敢拿我怎么样的。”

  “可人,你怎么能这么想呢?”

  听到了赵可人的话以后,秦香荷连忙开口劝道,“你忘了吗?可然早就已经说过了,以后你的事情她绝对不会再管的了。要是你再惹出些什么事情的话,那就没人帮得了你了。”

  “娘亲,你就放心好了。”赵可人一点也不懂秦香荷的担忧,“我已经不是以前的赵可人了。进了忠义候府以后,我绝对不会像以前在太子府一样冲动了。还有,那个*女子,我一定会想办法除掉的,你就不要再担心我了。”

  “可人,你不要轻举妄动。”

  听到了赵可人的话,秦香荷心里的石头一点也没有放下,反而更加担心了,“那个女子,你就不要管她了,你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就行了。她不过就是一个通房而已,对你不会构成威胁的。你只要好好地过日子的话,有赐婚的圣旨在,你的下半辈子绝对是有保障的。”

  “娘亲,你现在怎么变得这样胆怯了。”对于秦香荷的劝说,赵可人感到不满,“以前不是你和我说的吗?要是想要过上好日子的话,就一定要靠自己争取。还有,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一定要赢。你现在是怎么了?怎么一直在叫我不战而降啊!”

  听到了赵可人的话以后,秦香荷感觉一阵眩晕。原来一直以来,自己都是这样教导可人的。天呐!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害了可人。

  “可人,你不能再这样想了。”秦香荷连忙开口劝说,“你已经嫁过一次了。要是你还是那样的话,你以后就再也没有幸福可言了。”

  “娘亲,你在说什么呢?”听到了秦香荷的话以后,赵可人脸色变得很难看,“今天可是我的大喜日子耶!你怎么老在说这些啊!还有,什么叫我以后没有幸福可言啊!我告诉你,虽然今天我是嫁给林溪染为妾,可是不代表我的下半辈子都是一个妾室。我一定会想办法让林溪染把我扶正的。”

  “可人,你不要说傻话了。”秦香荷苦口婆心的劝道,“你以后就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吧!不要再闹出什么风波来了。你这是皇上赐婚的,将来除非圣意有变,不然即使林溪染真的对你百般*爱,也绝对不敢随意违背圣旨的。”

  “不要再说了。”对于秦香荷的泼冷水行为,赵可人很反感,“娘亲,你就不要再说了。我今天就要出嫁了,你要是真的想我过得好的话,那就不要再说一些不吉利的话了。还有,要是你想要帮我的话,那就帮我想办法,看怎么除去那个*女子。”

  看到赵可人这样固执的样子,秦香荷的心里很难过,同时也感到很痛心,因为这些都是她一手造成的。不管是可然的疏远,还是可人的偏执,都是她造成的。

  秦香荷想要继续劝说,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现在事情变成这个样子了,她的心里感到无限的悲哀。她的一生只有这两个女儿了,可是现在一个不断地疏远她,一个深陷囫囵,不愿回头。

  “好了,娘亲,你就不要想太多了。”

  看到秦香荷大受打击的样子,赵可人虽不觉得自己有错,但是还是开口劝慰道,“好了,娘亲,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我这是嫁人,你应该高高兴兴的。”

  “唉,好吧!”秦香荷长叹一声,可人的脾气她是知道的,现在不管自己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的了。

  “可人,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是我的女儿,而且你今天走到这样的地步,我是有一定责任的。以后,你要是有什么 需要帮忙的,尽管回来好了。”

  不管赵可人是什么样的性子,总是自己的女儿,而且还是自己从小到大捧在手心里的女儿,她还是很心疼的。

  在秦香荷的担忧下,赵可人坐上了花轿,往着忠义侯府的方向出发了。

  虽然是纳妾,但是这是皇上下旨赐婚的,所以忠义侯府还是摆了喜宴,宴请了不少的客人。一时之间,也是热热闹闹的。

  因为不是娶正妻,所以并不需要拜堂。赵可人从忠义侯府的侧门进入了以后,便直接被人带到了新房里面了。

  前院热热闹闹的摆着喜宴,后院也是一片通红的的。总的来说,整个忠义侯府都沉浸在一片喜气洋洋之中。而这时谁也没有注意到,就在大家都沉浸在这样的喜气当中的时候,暗处,有一双目光,正散发出阴冷的光芒。

  这个躲在暗处的人就是林溪染之前的侍妾,或许该说通房吧!如雪冷眼的看着府里面到处的通红,心里面则是充满了恨意。

  想当初,她进门的时候,府里面就连一根红绸都没有,更别说是喜宴了。当年的时候,她不过就是一顶小轿子抬进来的而已。而且还不是侧门进的,只能从后门抬进来。

  一进门的时候,不管是公公,还是婆婆,都不愿意接纳她。知道她生下了鸿儿(林溪染的儿子)以后,情况才有所好转。好不容易,她才在这个家里面站稳脚跟。可是现在一切都毁了,一道圣旨,就把他之前所有的努力全部都毁了。

  她一下子就从一个侍妾变成了通房。侍妾好歹还算是半个主子,可是通房呢,那根本就是一个奴才。

  那个赵可人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就是一个嫁过人的残花败柳而已。她绝对不会轻易认输的。既然当初她可以让忠义侯府接纳她,那现在她也绝对能把赵可人挤下去。

  “如雪姑娘,你没事吧?”看到如雪的样子,一旁的贴身丫鬟担心的开口问道。

  之前的时候,大家都是称呼如雪为姨娘的,但是自从皇上下旨,把他贬为通房以后,大家便不敢再这样称呼了。对于这一点,林溪染心里是很愧疚的,可是却一点办法也没有。毕竟这是皇上下的圣旨,他根本就不敢抗旨不尊。

  不过,为了弥补如雪,林溪染只是让府里的下人把称呼改了而已,对于其他的一切待遇并没有改变。而对于这件事情,忠义候夫妇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毕竟如雪是他们现在唯一一个孙子的亲生母亲。

  一听到丫鬟的称呼,如雪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她费尽心机才成为姨娘的,可是现在一下子就变成了低贱的通房。这样的称呼简直就是在讽刺她。

  “我没事。”如雪嘴角勾起一抹阴森森的笑容,“我不会这样轻易的就让赵可人独占*的。她把我贬为通房就可以压在我头上了,她妄想。我就要她知道,即使她嫁进来了,也绝对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如雪姑娘,你想要做什么啊?”听到了如雪的话以后,丫鬟的心中一惊。

  如雪冷冷一笑,接着在丫鬟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

  “什么?”听到了如雪的主意以后,丫鬟大吃一惊,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如雪姑娘,这样做不好吧!不管怎么说都好,那都是皇上赐婚的。要是这件事情传到宫里去的话,那就糟糕了。还有,这个赵姨娘,她的姐姐可是皇后啊!”

  “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如雪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即使是皇上,也绝对管不了人家夫妻闺房之事。再说,这样的事情,别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的。”

  “可是,要是赵姨娘像她姐姐告状的话,那怎么办呢?”丫鬟心里还是十分忐忑,根本就不敢这样做,“而且,这件事情,还关系到世子的。要是宫里面的人真的知道了的话,那世子也会受到责难的。”

  “这你就放心好了。”如雪一点也不担心,“这样的事情,就算她想要告状,也绝对开不了这个口的。而且她那样出身的人,怎么可能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情呢?”

  “还是不要吧!”丫鬟劝说道,“姑娘,这个赵姨娘刚进门,你就这样对她,难免将来她会怀恨在心的。奴婢怕她日后会为难与你。”

  “就算我不这样做,她也不会善待我的。”如雪讽刺一笑,“不要忘了,她还没有嫁进来,就已经把我由妾贬为通房了。”

  “可是——”

  “好了,不要再说了,就照我的话去做。”

  看着如雪的样子,丫鬟也不敢再说什么了,只好遵命,“奴婢知道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