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七 赵可人的归宿

   “怎么了,心情很不好吗?”

  司徒旭一进入殿内,就看到赵可然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而且还把所有的宫人都遣出去了。他知道今天赵可然去过太师府,所以才会开口的。

  “旭,你回来了。”正在发呆的赵可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了一跳,“你说什么?我刚刚没有听清楚。”

  “小东西,你呀,什么时候能听一下我的话啊!”司徒旭坐到了赵可然的身边,轻轻地执起她的手,“我之前就已经和你说过的了,要是不想难过的话,那就不要去太师府。你偏偏就不听话。看你刚才在发呆的样子。怎么,是不是在赵可人又说了什么话,让你不高兴了。”

  “没有。”赵可然笑着摇了摇头,“她还没有这样大的本事。而且现在她不过就是一个犯人而已,哪里能比得上我呢!”

  “那你刚刚在想什么呢?”司徒旭挑了挑眉,疑惑的开口,“就连我进来,你都没有发现,一直在发呆。就连我和你说话,你也没有回应。”

  “今天我去了太师府,看到赵可人了。”说起这件事情,赵可然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我本来还以为经过这么多事情,她应该会有所改变的。最起码,她要是想要出来的话,不是应该首先要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吗?可是没想到,直到现在为止,她还是那个样子。认为全世界就是她对,别人做的都是错的。还有,她居然还想要威胁我,还真是笑话。”

  “她要是真的愿意改的的话,那就不会弄成今天这种地步了。”司徒旭开口道,“所以,以后你还是不要再见她了。免得回来以后,有事神不守舍的。”

  “我没事。”赵可然笑着开口道,“我只是在考虑着接下来该怎么做而已。”

  “怎么,难道你是想要把赵可人放出来不成。”司徒旭对于这样的建议并不赞同,“她这样的人,不管犯什么样的错误,都认为自己是没有错的。这样的人,你理她做什么?不如就让她一直在那个小院里面孤独终老不就行了吗?”

  “一开始的时候,我也是这样想的。”赵可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她犯了那样的大错,却只只是得到这样的惩罚,对于她来说,那已经是皇恩浩荡的了。可是没想到,到了今天这个样子,她居然还敢得寸进尺,想要离开。那好,既然她那么想要走出那座小院的话,我就如她所愿。”

  “哦,那你想要怎么做呢?”司徒旭好奇的开口问道,“你既然这样的说的话,那就是说,你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做了吧!你就说出来吧!还有,需要我的帮助吗?”

  “当然,这一场好戏,要是没有你的话,那就没法开场了。”赵可然狡猾一笑。

  “那你是想要怎么做呢?”司徒旭很感兴趣。

  “很简单。”赵可然微微一笑,装模作样的开口道,“不管怎么说都好,我现在已经是皇后了,她可是我唯一一个同母所出的妹妹啊!怎么能一直这样关在一座小院里面呢?她还这样年轻,总不能把所有的时光都耗在那里吧!我这个做姐姐的,的确是应该为她做好打算才可以啊!我不仅要把她放出来,而且,我还要为她找一个好归宿呢?”

  要是外人听起来的话,那就是一个好姐姐对于自己妹妹的关心。可是司徒旭不是外人,所以她很清楚赵可然的性子。她绝对不会对赵可人这样好的。

  “那你想要帮她找一个什么样的归宿呢?”司徒旭倒是很配合的开口,因为他的心里也很好奇。

  “我要找的,当然不会是一般人了。”赵可然绽放出一道灿烂的笑容,“我的妹妹,要嫁的话,那一定要是王侯将相了。要不然,怎么衬得起她的‘身价’呢?忠义候的世子——林溪染不是还没有娶正妻吗?他们之前也是未婚夫妻啊!不过因为阴差阳错,才会导致今天这个样子的。既然这样的话,我就成全他们啊!”

  “正好。”对于赵可然的建议,司徒旭还真的是很佩服,同时很赞成,“之前的时候,忠义候正好上书,说希望我能为林世子赐婚。现在这样正好合适。”

  “他当然也该着急了。”赵可然嘲笑道,“之前的时候,林溪染为了一个青楼女子,闹得满城风雨的事情,那可是整个京城里面的人都知道的,还有谁敢把自家的女儿嫁过去呢!不过,这样也好。”

  “看来他们两个还真的是挺有缘分的啊!”司徒旭打趣道,“兜兜转转这么多年了,到了最后,两个人却又走到了一块。这就是缘分天注定啊!”

  “噗嗤——”听到了司徒旭的话以后,赵可然忍不住笑了,“你还真是会说啊!不过,你也说得对。他们两的缘分说不定还真的是老天爷安排的呢!不过,还是少不了我这个月老吧!”

  “也就你能想到这样的主意,”司徒旭好笑的摇了摇头,“要是撮合了他们两个,以后肯定会有很多好戏看的。”

  “没错。”赵可然点了点头,“要不是这样的话,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之前赵可人为了要解除婚约,不知道在暗地里耍了多少手段,这些事情忠义候府的人都是知道的。而林溪染还没有娶正妻,就已经纳了一个青楼女子,而且已经有长子了,这件事情赵可人也是知道的。以后,这两个人的日子,肯定会过得有滋有味的。”

  “不过,你就不怕赵可人会利用你的名头吗?”司徒旭皱着眉头,开口问道,“要是赵赵可人用身份来压林溪染的话,指不定会是什么样子的。而且,你和赵可人的关系虽然不好,可是忠义候府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你现在要是把赵可人放出来,还指给林溪染的话,那么他们根本就不敢随意得罪赵可人的。”

  “你说的也有道理。”赵可然点了点头,“要是我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的决定的话,外人不知道,还以为我厚待赵可人呢!那你说,该怎么做才好啊?”

  赵可然直接就把皮球踢给了司徒旭。

  “很简单。”司徒旭笑着开口道,“赵可人已经嫁过人了,要是直接给林溪染当正妻的话,那就是对她的优待了。可是要是只是让她当一个侍妾呢?”

  “你是说——”赵可然眼前一亮,“这样的话,忠义候府的人大概就知道我的心思了,那就不会忌讳着了。可是不管怎么说都好,赵可人的身后,还是有太师府的,他们也不敢太过分。而且现在林溪染已经有一个侍妾了。到时候,一定会发生不少有趣的事情。”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等一下就去下旨。”司徒旭开口道,“我会下旨,让赵可人给林溪染做妾的。不过,不管怎么说都好,赵可人都是太师府的嫡女,而且还是你的妹妹,要是只是当妾的话,难免会有人说闲话,所以这次就便宜她了,还是让她当个贵妾吧!”

  “好,你觉得就好。”赵可然点了点头,“不过,圣旨下了以后,你就让礼部尽快择个日子吧!不要拖得太久。这下子,赵夫人应该不会再来烦我了吧!”

  “敢情你就是为了要躲避麻烦才做出这样的决定的?”司徒旭笑着打趣,“我还以为你是为了想要看好戏,才会做这样的决定的。”

  “两者都有吧!”赵可然笑着开口道,“对了,不仅是赵夫人和赵可人,就连我的父亲也是希望能获得好处的。看来,我登上了皇后的宝座以后,他们都开始蠢蠢欲动了,就是想要从我身上捞到更多的好处。”

  “他又说了什么了吗?”司徒旭皱着眉头开口道,“之前的时候,他有几次想要进宫求见,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反正我也不想要见他,所以每一次都推了。看来这次你去太师府的时候,他又说了什么了吧!”

  “是啊!”赵可然倒也不否认,“他今天还特地提醒我了,我已经登上皇后的宝座这么久了,就连晖儿也出生这么久了。可是你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呢?”

  “什么事情啊?”司徒旭疑惑的开口道,“我记得该做的事情,我都已经做了吧!”

  司徒旭实在是不知道自己疏忽了什么事情了。在这段时间里面,该做的事情他都已经做了。而且,他自认为自己就算不是做的十全十美,那也最起码有十全九美了吧!

  “你还没有封赏我的家人呢!”赵可然挑了挑眉,笑着开口道,“按照惯例,在立了皇后以后,应该是要对皇后的娘家人进行封赏的。你应该要给我的父亲封一个爵位,给我的母亲封一个诰命,这样才是合适的啊!”

  “是有什么一回事。”司徒旭如梦初醒,“不过,这段时间有些忙。之前的时候,你还怀着晖儿,我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后来的时候,晖儿出生了,我就更加不记得了。怎么,你今天是想要来讨赏了吗?”

  “是啊!”赵可然倒也不害羞,直接就点头承认了,“你的确是应该要对我的家人进行封赏了。那可是对于我的尊重啊!”

  “好,都听你的。”司徒旭宠溺一笑,“不过,说起来还真是奇怪啊!你不是一向和父母都走得不进的吗?尤其是赵夫人,你甚至都不愿意称呼她一声娘亲了。真是没想到,你居然会来给她们讨这封赏啊!也罢!只要你高兴的话,什么样都行。不过,我还是要好好的想一想,看给他们什么样的封赏才对。”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要给他们讨赏的啊!”赵可然调皮一笑,“我的确是要讨赏,不过却不是给他们的。”

  “哦,那你是想要给谁讨赏呢?”司徒旭开口问道。

  “没错。你的确是应该给我的家人进行封赏,可是却不一定要是我的父母啊!”赵可然想了一下以后,开口道,“祖父也老了,你就给他一个高一点的爵位吧!虽然他功利心挺重的,但是后来的时候,他的确是对我挺好的。到时候,就直接让风儿继承爵位就好了。还有祖母,她以前是正三品慕雅端敏郡主,虽然她已经有诰命的了,而且到时候祖父受赏的时候,她也会提位的。不过,我想,还是给她提一下吧!不如就提为和我出嫁以前的一品尊正镇国郡主就好了,封号也要重新拟过。还有,李祖母那边,也给她一个诰命吧!虽然正妻是不能有诰命在身的,可是不管怎么说都好,她都是二叔的生母。”

  “好,就依你说的去做吧!到时候,我会把圣旨一并发下去的。”司徒旭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看来我这个岳父大人这下子该是很不开心了吧!封赏了这么多人,可是就是没有他的份。而且这件事情偏偏还是他先提起来的。”

  “虽然他是我的爹,不过,我真的是没有办法喜欢她。”赵可然皱着眉头开口,“尤其是一直以来他的做法,不管是哪个儿女,不过都是他谋取利益的棋子而已。尤其是之前,他明明就知道,赵莹是想要陷害我的。可是他不仅把赵莹接了回去,而且还让我给赵莹找一门好亲事。所以我实在是无法如他所愿。”

  还有一个理由,赵可然是没有说出来的,那就是她上辈子的经历,让她没办法这么容易就原谅他们。不管是赵松,秦香荷,还是赵可人,她都无法原谅。那些她最亲的人,同时也是把她逼死的人。

  “小东西,既然事情都已经解决了,那我们还是早点安歇吧!”司徒旭眼睛冒出绿光,一把抱起了赵可然,“晖儿只有一个人,难免会寂寞的。我们还是给他添个弟弟,或是妹妹吧!”

  听到了司徒旭的话以后,赵可然还真的是哭笑不得,“你自己色就说,不要那晖儿做借口。”

  “我是色,可是我就只对你色而已。”司徒旭一边大踏步的往内室走去,一边开口调侃道。

  很快,内室里面便传来了一阵阵娇吟声和低沉的喘气声。

  ————分割线——

  几天以后,圣旨就到了太师府。在接到把赵可人放出来的圣旨以后,大家都是很高兴的。连忙谢恩,想要站起来。

  可是来宣旨的太监连忙开口制止,“不要急,皇上还有一封圣旨,是给二小姐指婚的圣旨呢!”

  “真的吗?”听到了这句话以后,赵可人的心里很是高兴,“你是说,皇上还给我指婚了。”

  不仅是赵可然,一旁的赵松和秦香荷心里也满是喜悦的。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就连这一件更加难得心事,也一下子就解决了。同时,他们的心里也是充满期待的。那可是皇上赐婚啊!一定会是贵族子弟了。这个时候,他们都觉得,有一个当皇后的女儿真的是太好了。

  宣旨的太监并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径直就把赐婚的圣旨给读了出来。而跪在地上的人,在听完圣旨以后,却全部都傻了。

  “好了,赵二小姐,还不赶快接旨。”读完圣旨以后,宣旨的太监就把圣旨递了出去。

  可是赵可人在这个时候,根本就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居然被配给了林溪染,她的前未婚夫。他们之前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要是这个时候嫁过去的话,要是个正妻倒也还好,可是却只是一个妾而已。这让她怎么能接受呢!

  “不会的,这不可能。”赵可人并没有伸手去接圣旨,反而是摇着头,一副不愿意相信的样子,“不会的,皇上不会把我指给林溪染的,而且还只是一个妾。”

  听到了赵可人的话以后有了,宣旨太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赵二小姐,你的意思是怀疑皇上的旨意吗?”

  “不敢,不敢。”看到这样的情景,赵松连忙开口打圆场,“这位公公,小女只是一下子不敢相信而已。不过,这位公公,这真的是皇上的旨意吗?小女可是皇后娘娘的亲妹妹啊!怎么能指给别人做妾呢?”

  看到这一家人的表现,宣旨的太监心底在冷笑。外人可能不知道,可是他是很清楚的。看来皇后娘娘对于太师府这个娘家并不是很上心啊!尤其是他想到了今天和他一起去宣的另外一道圣旨,他就更加确定了。不过,看来以前的人还不知道啊!

  “太师,奴才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那也不敢假传圣旨啊!”宣旨太监假笑着开口道,“这个可是皇上亲自下的圣旨啊!怎么?赵二小姐想要抗旨吗?”

  “不敢,不敢。”赵松连忙示意赵可然接旨。

  赵可人没有办法,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她也不敢抗旨啊!那可是杀头的大罪啊!在接过了圣旨以后,赵可人恨的是咬牙切齿的,可是却无可奈何。

  在接过了圣旨以后,众人终于站了起来。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