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五 回太师府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之间一个月就过去了,赵可然的月子也已经坐完了。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面,萧筱筱一直在照顾着她,司徒旭一有时间就来陪她。赵可然的身心上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所以在坐完了月子以后,她的身体也已经完全恢复了。

  而赵可然坐月子的这段时间里面,秦香荷一次也没有来过。而对于这样的情形,赵可然不知道,她究竟是心里恨自己不愿意帮助赵可人,还是因为实在是没脸见自己了。

  不过,不管是哪一个原因,赵可然都不感兴趣。现在的她,已经不会在指望秦香荷对于她能有什么慈母情怀了。现在的她过得很幸福,所以她也不想要任何人再来搅和自己的生活了。

  而赵可然坐完了月子以后,就迎来了孩子的满月了。因为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而且还是嫡长子,所以着满月宴真的是不可谓不盛大了。

  这个满月宴,几乎所有的达官贵人都全部到齐了。太上皇、萧太妃都坐到了主桌上去,就连一直深居简出的太皇太后都来了。更别说,一向冷情的皇上,此刻脸上也是挂着满满的笑意的。而且就在宴席之上,司徒旭就公布了这位大皇子的名字了,那就是司徒晖。晖字,光也。司徒旭希望这个儿子的人生就如他的名字一样,永远充满光明。

  赵松一家人自然也是到了,不过,他们做的那一桌,却离得主桌很远。镇北侯做的位子却是离主桌最近。

  面对着这样的安排,赵松心里很是气愤。他可是当今皇上的岳父,可是却没有能坐近一点。而且,在这样的情景下,赵松不禁想到了,怎么到了这个时候,他都还没有接到封赏的旨意呢?按理来说,现在可然已经被封为皇后了,封后大典也已经结束了。按照常规,这个时候,应该是对皇后的娘家人进行封赏的时候了,可是一直到现在大皇子都已经满月了,却依旧是不见任何动静。他这个时候,应该会得到一个爵位才对啊!

  一想到这一点,赵松心里有点着急了。他在心底里暗下决心,一点要找个机会,好好的和可然谈一下才行。

  而秦香荷在看到赵可然在主桌上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的时候,心情却是很复杂的。尤其是自从上次在盘龙殿为赵可人求情失败以后,她面对着赵可然的时候,感情真的就是很复杂。所以一直以来,她都没有进宫看过她。

  而赵霖,此刻他倒是心满意足的。这样的位子向所有的人昭示着他的地位。现在的他,已经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赵可风身上了。他相信,自己的这个孙子,一定会带领着镇北侯府走向更加辉煌的明天的。

  而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反正赵可然在这一天的心情是很好的。这可是她的儿子的满月宴啊!她自然是开开心心的了。

  看到了赵可然幸福的样子,秦香荷忍不住想到了自己那个被拘禁起来的女儿了。她在心里暗下决心,不管怎么样都好,也一定要再去求一下可然。她绝对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可人这一辈子都被圈在那个小院子里面。

  满月宴以后,秦香荷就递了好几次牌子,想要进宫去。可是,赵可然却一次都没有允许。

  “皇后娘娘,那个,赵夫人又递了牌子,说想要进宫看望你,和小皇子。”月姑面露难色,看向赵可然,开口道,“这个月里面,赵夫人已经递了十几次牌子了。”

  “本宫知道。”赵可然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本宫知道她想要做什么,她不就是想要本宫帮忙,向皇上求情,好让赵可人可以被放出来吗?”

  “赵夫人实在是太过分了。”在一旁的琴香实在是忍不住了。“之前,皇后娘娘生完小皇子,需要人照顾的时候,她一次也没有进过宫。现在娘娘身体好了,她想要求娘娘办事了,倒是递牌子递得很勤快啊!”

  “琴香,不得胡说。”听到了琴香的话以后,诗香开口呵斥道,“主子们的事情,哪里是我们可以随意议论的。”

  “诗香,人家又不是故意的。”琴香有点委屈,她不过就是为皇后娘娘打抱不平而已,又不是故意的。

  看到琴香委屈的样子,赵可然好笑的摇了摇头,“好了,你们都别再闹了,本宫知道,琴香不过就是为了本宫好而已,诗香,你也不要太过于苛责她了。她的性子你有不是不知道的,她啊!就是心直口快而已。”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诗香没有再说什么了。

  “皇后娘娘,你打算怎么办呢?”画香开口问道,“你这样一直拒绝赵夫人的看访也不是办法。而且,你一直这样拒绝的话,恐怕很快就会有一些闲言碎语会跑出来了。”

  “本宫知道。”赵可然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本宫已经连续拒绝了那么多次了,应该很快就会有闲言碎语的了。不过,本宫真的不想见她。”

  “怎么了,朕的皇后娘娘不想见谁啊?”司徒旭一进门就听到了赵可然的抱怨,忍不住开口调侃道。

  “参见皇上。”一看到司徒旭进门,众人马上行礼。只有赵可然依旧坐在那里,并没有站起来。

  司徒旭挥了挥手,示意众人退下以后,便来到赵可然身边,开口问道,“小东西,怎么了,是不死又发生什么事情了,最近我就觉得你的心情好像不是很好了。”

  “我没事。”赵可然长叹了一口气,“我想你应该也已经知道了,赵夫人最近频频递牌子,说是想要进宫来看我。”

  司徒旭自然是知道赵可然口中的赵夫人究竟是谁了。自从那件事情以后,赵可然就一直称呼秦香荷为赵夫人,再也没有称呼过娘亲了。

  “她又来烦你了?”司徒旭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你要是真的心烦的话,让人打发了就是了,何苦要弄得自己不开心呢?”

  “我没有不开心,只是感到心烦而已。”赵可然眉头紧皱,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我知道,她来找我,不过就是为了赵可人的事情而已。之前我生下晖儿的那段时间,她从来就没有进过宫,现在倒是来的勤。还真的是一个好母亲啊!这样为自己的女儿着想。”

  “那小东西,你打算怎么办呢?”司徒旭开口问道,“我说的不是秦香荷,而是赵可人。对于她,你有什么打算呢?难道你就准备一直这样关着她,一直到她老死吗?”

  司徒旭一直觉得这样的惩罚对于赵可人来说实在是太轻了。之前赵可人居然和林秀秀勾搭在一起,企图陷害小东西。林秀秀已经死了,他没办法进行报复。可是赵可人还在,后来要不是小东西提出这样的要求,他早就要赵可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我也不知道。”赵可然想了一下以后,开口道,“之前的时候,我曾经答应过赵夫人,就当是还她的养育之恩,留赵可人一条命。可是现在——”

  “可是现在她看到你当上皇后了,所以就想要让赵可人过得更好,是吗?”司徒旭接口道,“她现在只是求你把赵可人放出来而已。那下一次呢?大概又会有什么别的要求了吧!她大概永远都无法感到满足的。”

  “我知道,赵可人可是她的好女儿啊!她怎么舍得让她受苦呢?”赵可然冷冷一笑,“她自然是要找机会。给赵可人最好的出路啊!”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司徒旭开口问道,“你准备要把她放出来吗?可是要是不放的话,秦香荷也会一直这样来找你的啊!”

  “我之前就已经和赵夫人说得很清楚的了,只是她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已。”赵可然开口道,“她认为,只要多磨我几次,我就会心软,把赵可人放出来了。”

  “那你接下来要怎么做呢?”司徒旭说道,“要是你不想管的话,那这件事情就由我来解决吧!”

  “我现在还不知道要怎么办。”赵可然想了一下以后,开口道,“不过,都已经这么久没见了,我觉得我有必要再见一下我的这个好妹妹了。”

  “你想要去见赵可人?”司徒旭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一定要去见她吗?”

  司徒旭实在是不想要赵可然再和赵可人有什么联系了。

  “没事。”赵可然笑着开口安抚道,“毕竟是姐妹一场啊!不管怎么说都好,我现在已经是皇后了,还是去见一下我的这位好妹妹吧!我就不相信赵夫人所做的一切都是她自己一个人的主意。要是没有我这位好妹妹的推波助澜,赵夫人应该也不会这样急吧!”

  “那好吧!”司徒旭无可奈何,只好同意,而且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她自己亲自解决才行,外人是帮助不了的。

  “不过,你得带着琴香她们去。”司徒旭加了一句,“我对于赵可人还是很不放心。”

  “知道了。”赵可然娇笑着看向司徒旭。

  太师府上上下下都在忙着,因为皇后娘娘今天要驾临太师府。虽然皇后娘娘是太师府出生的,可是自从出嫁以后,就很少会娘家了。难得今天皇后娘娘到太师府,众人无不感到兴奋的。那可不是普通的人啊!那可是皇后娘娘啊!这样难得,在太师府里面出来一位皇后,大家都是与有荣焉的。

  大厅里面,赵可然就坐在主位之上,赵松、秦香荷和孙倩都在下首坐着。赵可风现在已经搬到镇北侯府去了,本来他让孙倩一起搬过去的,可是孙倩并没有答应。赵可风也不强求。

  看着坐在主位上的赵可然,赵松陪着笑,其实自从小皇子的满月宴以后,他就一枝花想要见一下赵可然,说一下封爵的事情了。可是却一直没有见到。这不禁让他感到心烦。可是今天,可然却亲自来到了太师府,这真的是一个好机会啊!

  赵松酝酿了很久以后,终于笑着开口道,“皇后娘娘,你今天能驾临太师府,还真的是我们的荣幸啊!为父真的是很高兴。”

  “爹,你说笑了。”赵可然笑着开口道,“不管本现在是什么地位,本宫都不会忘记,这里是本宫的娘家啊!本宫回来坐一下,不是很正常吗?”

  “对对对,这里是皇后你的娘家,不管是什么时候回来,我们太师府的大门随时为你开着。”赵松话锋一转,“不过,娘娘,你今天既然来了,我倒是真的有一件事情想要和你商量一下的。”

  “哦,是吗?”看到赵松谄媚的样子,赵可然就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了,“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爹你就直说吧!”

  “其实就是封爵的事情。”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赵松也毫不客气了,“你现在已经是皇后了,按理来说,也应该对你的家人进行封赏了吧!都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皇上怎么还没有动静呢?他是不是忘记了啊?”

  听到赵松这样毫不掩饰的话语以后,赵可然眼底闪过一丝讽刺,不过借着低头喝茶的动作,大家并没有看到。

  “爹,这样的事情,自有皇上做主。”抬起头以后的赵可然,依旧是一脸灿烂的笑容,“本宫怎么好意思开口呢?再说,皇上不过刚登基不久而已,何必这样着急呢?”

  “皇后娘娘,我不是着急。”赵松打着哈哈,“只是因为都已经这么久了,就连小皇子偶读已经满月了,可是却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我想说,皇上日理万机的,是不是忘记了。”

  “应该不会的。”赵可然笑着开口道,“而且就算真的是忘记了,也没有什么啊!皇上心里装的都是国家大事,这些小事何必那么着急呢?”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赵松真的是急了。没错,这件事情对于皇上来说或许是小事,可是对于他来说可是大事啊!

  于是,他斟酌了一下以后,开口道,“皇后娘娘,这件事情虽然不是大事,可是却是关系到皇室颜面的事情啊!你现在已经是皇后了,要是你的家人没有进行封赏的话,到时候传出去,大家都会认为皇上对于你不够重视的。”

  赵可然的眼神之中,一道暗光闪过,皇室颜面,还真的是好笑。

  “爹,你就放心好了,这件事情本宫会找个时间和皇上说的。”赵可然笑着点了点头。是啊!这件事情她会和旭说的,不过,到时候爹是否能如愿以偿,那就和她无关了。

  顿了一下以后,赵可然开口问道,“对了,爹,可人现在是不是还在夏雨院里面啊?”

  “是啊!”听到赵可然突然提起自己的另外一个女儿,赵松一下子还反应不过来,不过很快他就回到,“之前太上皇曾经下过圣旨,要把可人一辈子都困在夏雨院里面,我们也不敢违抗圣旨,所以这段时间里面,可人一直都在夏雨院里面,没有踏出一步。”

  秦香荷也不知道赵可然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赵可人的事情,不过她的心里忍不住升起了一丝希望。

  “爹,本宫想要见一下可人。”赵可然淡淡的开口道,“不管怎么说都好,我们都是姐妹两,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但是我还是想要见她一面。”

  “好的。”赵松虽然不知道可然为什么想要见可燃。但是,现在可然已经不仅仅是他的女儿了,还是整个大历皇朝的皇后娘娘了,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啊!他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太师而已,哪里敢违抗呢!

  “不过,皇后娘娘,可人大概因为关的时间比较长了,所以人会比较烦躁。”赵松开口提醒道,“要是她有什么冒犯的话,请你不要见怪。”

  赵松可不想这个时再出什么意外了。可然现在可是皇后了,要是她在太师府里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太师府全部的人都会遭殃的。

  “没事。”赵可然笑着开口道,“都是姐妹,可人的性子本宫还是很清楚的。”

  而一旁的秦香荷在听到赵可然想要见赵可人以后,心里不禁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可然和可人之间关系不好的事情,她是很清楚的。要是这个时候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以后可人想要出来的话,那就更加难了。

  “皇后娘娘,可人她现在被关了那么久了,可能精神不是很好,要是冒犯到你的话,那就不好了。”看到赵可然似乎马上就要过去了,秦香荷连忙站出来阻止,“要是你想知道什么事情的话,我可以告诉你的,根本就不用去夏雨院。”

  看到秦香荷着急的样子,赵可然大概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了。

  她似笑非笑的开口道,“赵夫人何必这样阻止呢?我们都是姐妹,见个面不是很正常的吗?”

  “你在做什么,还不赶快让开。”

  秦香荷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却被赵松的呵斥声给制止了。

  赵可然也不理会秦香荷了,直接就带着丫鬟,往夏雨院的方向走去。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