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 秦香荷的哀求

   想了好一会儿以后,秦老夫人才开口,“皇后娘娘,我问你一个问题,就是,咳,就是你现在怀着身孕,有没有,有没有想过要找一些女子进宫来服侍皇上呢?”

  以前的时候,司徒旭还是一位王爷,而且他和可然的感情好,并没有想过要找什么别的女人,所以大家对于这件事情也不是很上心。可是现在事情不一样了,司徒旭已经是皇上了,那么她们就不得不为可然多做打算了。

  尤其是现在后宫就只有一个女人,所以可然就连怀孕了,也还有帮忙管理着后宫事务,这就更加是罕见了。

  赵可然知道秦老夫人是为她好,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但是在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她的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

  不过,对于这样的问题,她早就知道应该怎么样回答了,她扬起一抹笑,开口道,“外祖母,你说的事情,孙女都知道,但是你也知道,纳妃的事情,我虽然是后宫之主,可是也是不好干预的,一切但凭皇上做主,我也不好随便出什么主意。”

  赵可然和司徒旭早就已经商量好了,只要有人提起这个问题,一律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司徒旭身上,就可以了。

  秦老夫人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最后嘴巴张了张,却还是没有再说了。毕竟赵可然已经说了,纳妃的事情,那是皇上自己决定的。自己不过就是一个臣妇而已,要是再这个事情上说得过多,那也是不好的。而且,要是真的说多了,就怕可然的心里会产生隔阂。

  后来,几人有说了好一会儿的话以后,秦老夫人带头,说是累了,要先回去了。其他的人看到这样的场景以后,也纷纷起身,要告辞了,赵可然也没有开口挽留。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在所以的人都告辞了以后,自己的娘亲——秦香荷却没有跟着离开。

  等所有的人都离开了以后,赵可然看向秦香荷,笑着开口问道,“赵夫人,你还有什么事情呢?要是没事的话,本宫就不陪你了。”

  现在就只剩下她们两个人了,赵可然觉得也不需要再演戏了,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开了,房间里面也没有外人了。

  而秦香荷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脸上闪过一丝难堪,尤其是听到赵可然称呼她为赵夫人的时候,那一种难堪就更加盛了。

  “可然,你,你不要这样子说话。”秦香荷想了一下以后,壮着胆子,理直气壮的开口道,“不管怎么说都好,你都是我的女儿,你这样说话的话,实在是太不敬了。”

  听到了秦香荷的话以后,赵可然只是感到好笑,她究竟有没有搞清楚状况啊!在这个时候,和她谈什么母女情分,还有不敬。

  “赵夫人,我想你开口以前,还是好好的先考虑一下吧!”赵可然冷冷一笑,“不要忘记了,本宫现在已经是一国之母了。君臣有别,赵夫人说话的时候,还是小心一点为好。还有,你也敢跟本宫来说什么不敬。”

  “你,你虽然现在已经是皇后了,可是不要忘记了,不管怎么样都好,我都是你的娘亲,这一点,你永远都无法磨灭。”秦香荷的其实变得有点弱了,“血缘关系是断不了的,不管你在怎么恨我都好,我都是你的娘亲。”

  “很好,你说了这么多,究竟是为了什么呢?”赵可然并没有理会她的大道理,而是径直就开口了,“你要是有什么话要说的话,那就直说好了。要是没事的话,那就跪安吧!本宫今天太累了,也是时候需要休息了。”

  “等等。”看到赵可然似乎是想要离开,秦香荷连忙叫住她,“我今天又一件事情想要和你说一下,说完,我就会离开的了。”

  听到秦香荷说有话要说,赵可然反射性的就皱起了眉头。一直以来,秦香荷也只要有事的时候,才会耐着性子和她说话而已,要是没有事情的话,根本就不会想起自己这个女儿的。还有,只要她有事情要和自己说,那就一定和赵可人有关的。

  “好吧!”赵可然还是点了点头,“你要是有什么话,那就说好了。”

  “我,可人。”秦香荷想了一下以后,咬了咬牙,开口道,“我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就是希望你能把可人放出来而已,你现在已经是皇后了,这样的事情应该不困难。”

  “什么?”听到了秦香荷的话以后,赵可然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你在说什么笑话啊!放赵可人出来。你难道忘了,赵可人究竟是为了什么才会被关起来的吗?还有,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赵可人现在虽然是被关在太师府的夏雨院里面,可是她现在还是生活的很好,衣食住行,一样不缺,都是用最好的。你现在居然要本宫把她放出来,你怎么还有脸提这样的要求呢?”

  “可人她闲杂已经知道错了。”秦香荷连忙开口道,“她现在已经悔改了,也为以前做的事情感到后悔,所以你就原谅她这一次,把她放出来吧!她现在还这样的年轻,难道你真的要她关在里面一辈子吗?”

  “关一辈子,那不是很应该的吗?”赵可然开口道,“不要忘记了,她当初究竟做了什么事情,她居然害得当初的太子妃流产了。这样的大罪,本来是不应该轻饶的,可是因为你来求本宫,本宫才愿意帮你这一回的。她现在居然还妄想要出来。”

  “我知道,我知道,当初的事情,的确是可人的错。”秦香荷开口辩解道,“但是她那时候,不过就是一时嫉妒,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你就原谅她这一次吧!”

  “赵夫人,你说错了。”赵可然笑着摇了摇头,“她没有对不起本宫,她对不起的人是依渺表姐,所以她根本就不需要请求我的原谅,因为这件事情和我无关。”

  “可然,你不能见死不救啊!”说到这里。秦香荷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不管这么说都好,可人她都是你的妹妹,这些血缘关系是剪不断的。她是你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妹妹了。”

  “很抱歉,这样的妹妹,本宫还真的是要不去啊!”赵可然冷冷一笑,挥了挥手,“有了这样的妹妹,本宫从小到大不知道给她背了多少黑锅的。怎么,现在看到本宫富贵了,所以就想要来重聚什么姐妹之情吗?”

  “不是这样的。”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秦香荷真的是急了,“她从来没有想过,只是我不忍心,所以才回来求你而已。”

  “既然你这样说的话,那就是说,这件事情,和你也无关了,那你也不要再管太多了,还是好好颐养天年吧!”赵可然开口道,“赵可人当初既然做了这样的事情,那就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

  “可然,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秦香荷痛心疾首,“那是你的妹妹啊!你们是一起在我的肚子里呆了十个月的姐妹啊!她现在都弄成这个样子了,你怎么能在这里说风凉话呢?你应该想办法把她救出来才对啊!”

  “对不起,本宫无能为力。”赵可然已经不想要再和秦香荷说话了,以为那纯粹就是在自己找气而已,“赵夫人,你还是请回吧!”

  “你,可然,你不能这样做。”秦香荷气急败坏的开口,“那个赵可萍不过就是赵勇的女儿而已,你都能这样为她打算了,那为什么就不能帮一下可人呢?那可是你的亲妹妹啊!”

  “有这样的亲妹妹,本宫宁愿没有。”赵可然眼睛一眯,冷冷地看向秦香荷,“还有一件事情,赵夫人,不要忘了,现在本宫已经是皇后了。你不要忘记了,你不过就是区区一个太师夫人而已,你居然敢直呼本宫的闺名,你还有没有一点规矩啊!”

  说完,赵可然还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以表示自己的愤怒。

  看到赵可然发怒了,秦香荷的心里也有一些害怕了。她的态度变得收敛了许多。

  “皇后娘娘,刚刚臣妇只是一时糊涂,所以才会这样的。”秦香荷收敛起刚刚强硬的态度,语气里面充满了哀求,“不管怎么说,你们都是我的女儿,不管是你,还是可人,谁出事了,我都会心疼的。我不求别的,就只求你这一件事情而已。”

  “很抱歉,这件事情,本宫无能为力。”赵可然还是很坚持,“本宫不过就是一界女流之辈而已,当初的圣旨那可是太上皇亲自下的,本宫有什么能力推翻啊!”

  “不会的。”秦香荷像是抓住了一丝希望一样,连忙开口说道,“你现在怀着身孕,皇上又如此的宠爱你,就连太上皇对你都是很看重的,只要你开口,他们一定不会抓住这件事情不放的。”

  “本宫不想要这样做。”赵可然忍不住了,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说白了吧!本宫的确是有这样的能力,哪又怎么样,本宫就是不想要帮赵可人。不要再用什么血脉亲情来和本宫绕圈了,这样的东西,赵可人都没有,你怎么能指望本宫有那样的东西呢?”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秦香荷顿时就呆住了,“可是,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赵可然冷冷的开口道,“她赵可人是本宫的什么人啊!不要再在本宫面前说什么姐妹情深的笑话,她赵可人要是对本宫有姐妹情分的话,就不会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本宫了。你说,面对着一个不断设计陷害你,甚至想要置你于死地的人,你会救她吗?”

  “不会的。可人不是那样的人。”秦香荷连忙开口求情,“可人她以前的确是不懂事,所以才会做了那么多错事的,可是她现在已经改过自新了,你就给她一个机会吧!”

  “改过自新,这是本宫听到的最好笑的一个词了。”赵可然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本宫宁愿相信那些杀人放火的犯人说改过自新,也不相信赵可人。”

  “你,你怎么能那那些人和可人相提并论呢?”

  听到赵可然居然你那些十恶不赦的人,和她的女儿比较,她就忍不住了,“那个可是你的妹妹啊!你怎么能这样诋毁她呢?”

  “在本宫看来,她就连那些人都比不上。”赵可然开口道,“那些人害得都是外人,而她赵可人陷害的却是本宫这个和她血脉相连的姐姐。”

  “你究竟要怎么样才肯帮助可人呢?”秦香荷语气里面充满了哀求,“你就当是我这个做娘亲的求你了。你就帮一下你的妹妹吧!难道你就真的忍心,让她一辈子都被困在那样一个小院里吗?她不过就是十几岁而已,她以后的人生还很长。”

  “你是想要用娘亲的身份来命令本宫吗?”

  一听到秦香荷的话,赵可然就忍不住动气了。看来自己的这位娘亲,脸皮还真的是有够厚的,居然还敢说出这样的话。难道她已经忘记了,之前她来求自己帮助赵可人的时候,答应过自己的事情了吗?娘亲的身份就这样好用吗?每一次她想要帮赵可人的时候,用的都是同一招。

  “不是,不是。”秦香荷连忙摇了摇头。“我不是在命令你,而是在请求你。不管是可人,还是你,都是我的女儿,我实在是不想看到你们其中一个不幸福。”

  “赵可人是你的女儿,这一点本宫 承认。”赵可然冷冷的笑了一下以后,开口道,“但是,本宫应该已经不算是你的女儿了吧!看来赵夫人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你难道就忘记了,你上次来求本宫帮助赵可人的时候,说过什么话了吗?”

  听到赵可然提起上次的事情,秦香荷的脸色一下子就变白了。

  赵可然笑着开口道,“你说,‘只有这一次,我养了你那么多年,你就当那是还我的养育之恩,只有这一次而已,求你帮帮可人吧!’。你不会忘记了吧!那可是你亲口说的,就只有那一次而已。本宫已经帮你了,怎么,现在你全都忘记了,还要本宫再帮你吗?”

  秦香荷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苍白,显然,她也想起了自己曾经说过的话。在说过那些话以后,她现在的求情显得那样的强人所难。

  “还有呢!”赵可然并没有就这样放过秦香荷,而是继续说道,“你说过的,那是你最后的一个要求,你只想要保住赵可人的命而已。”

  看到秦香荷难看的脸色,赵可然并没有就只有住口,而是继续开口,“怎么,在保住了赵可人的命以后,你又想要她自由了。那以后呢?你还想要什么?是不是给赵可人指一门好亲事呢?果然,人心不足蛇吞象。你们的**就是没有停息的那一刻。”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秦香荷沉默了好一阵子以后,才开口,“皇后娘娘,你这一次愿意让臣妇参加封后大典,臣妇还以为,你已经愿意原谅臣妇了,所以才会这样做的。可是没想到,你还是记住当初的事情,既然你愿意认臣妇这个娘亲的话,你为什么愿意让臣妇参加呢?”

  “本宫觉得,你真的是太看得起自己了。”赵可然话语里面充满了讽刺的意味,“不管本宫和你究竟在私底下有什么样的协议,或是矛盾都好,那都是私底下的事情。要知道,封后大典可是本宫最重要的日子,要是你不参加的话,不知道外面又会传出什么样的闲话了,所以本宫才会让你参加的。可是没想到,你居然会选在这个日子里面,为了赵可人而向本宫求情而已。”

  “我以为,我以为。”秦香荷喃喃自语,“我以为你已经忘记了当初的事情了,所以才会让我参加的,没想到居然是因为这样的原因。”

  “当然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要不然你以为是什么呢?”赵可然开口道,“要是本宫真的已经忘记了当初的事情,那就应该给你封号了,不是吗?每一位皇后的母亲都会被封为诰命夫人的。可是指导现在为止,你还没有封号,不是吗?”

  秦香荷的脸色顿时更白了。没错,要是真的是按照常规的话,自己现在已经是诰命夫人了,可是自己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接到任何圣旨。

  她看向赵可然的眼神里面充满了哀伤,“可然,你就这样恨我吗?”

  “以前或许是吧!”赵可然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一直以来,你都偏袒着赵可人,一开始的时候,我的确是恨你。可是到了后来的时候,我才发现,其实对于你,我已经没有感情了吧!人就是这样的,要是一直被伤害的话,那慢慢的就会变得麻木。现在即使看着你偏袒赵可人,我也不会再有任何感情了。你回去吧!不管你怎么说都好,我都不会放了赵可人的。”

  说完,赵可然没有理会秦香荷,径直就离开了。

  看着赵可然离去的背影,秦香荷知道,自己真的是已经失去了这个女儿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