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大结局(上)

   司徒寒被处置了以后,司徒天就一直很得意,仿佛已经看到了皇位就在眼前了。可是经过了之前因为赵可人而惹出来的事件以后,他就知道了,他能不能坐上那个高高在上的位子,完全就是看自己的父皇的。要是自己的父皇满意的话,那他就有可能坐上那个位子,可是要是父皇不满意的话,那他就绝对没有可能坐上那个位子的,不管他的表现是有多出色,都没有用。因为一切的权力都掌握在父皇的手上。

  就在那个时候,司徒天就知道了,要是想要登上皇位的话,最大的敌人,除了司徒寒以外,就是自己的父皇了。于是他开始有了计划,一个能让他尽快登上最高位的计划。可是,这件事情,他却没有和自己的母后商量,因为他知道,要是说了的话,母后一定会反对的。所以他在暗中进行着。

  就连知道了秦依渺流产了,他也没有时间去宽慰。虽然这是自己的第一个儿子,但是没有什么要比皇位还要重要,只要等他登上了皇位,到时候,想要几个孩子没有啊!

  司徒天等待着合适的机会,现在不管是秦国公,还是林威都是站在他的那一边的,就连皇宫里面的御林军都大部分是他的人了。只要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他就会让父皇写下传位诏书的,到时候,他就是名正言顺的皇上了。

  不过,他也不会亏待父皇的,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那都是他的父皇。他会让父皇好好地当一个太上皇的,绝对不会亏待他的。

  司徒天等待了很久,终于等来了机会了。他打算就趁着太后大寿的那一天行动。因为在那一天里面,大家的警惕性都会降低,而且皇宫里面的守卫也会变得松懈。

  终于到了太后大寿的那一天了,在旭王府里面,大家都在为两位主子进宫贺寿做着准备。

  “小东西,怕是今天晚上就会有事情发生了。”在两人都准备好了以后,司徒旭开口叮嘱道,“所以,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让琴香,诗香和画香离开你的身边。”

  “旭,你就放心吧!”赵可然开口道,“我知道今天会有大事发生,放心好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吗?”

  司徒旭点了点头,“没错,都已经安排好了,司徒天的太子之位大概就到今天为止了。”

  “旭,过了今天以后,就所有的事情都完结了。”赵可然叹了口气,“以后,我们就过上平静的生活了。”

  “放心。”司徒旭语气很坚定,“我一定会给你最尊贵的地位,还有你想要的生活。”

  赵可然笑着看向司徒旭,并没有开口。因为她相信司徒旭,她相信她一定会说到做到的。

  很快,两人便已经装扮好了,来到了大门口处。而琴香、诗香和画香,早就已经等到大门口处了。诗香扶着赵可然上了象辂,在大家都没有看到的地方,两个人打了一个眼色。

  很快,象辂便向着皇宫的方向出发了。因为今天是太后的寿辰,所以皇宫里面是车车来车往的。来来往往的人群络绎不绝,而且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挂着笑容的。

  进了皇宫以后,司徒旭和赵可然就要先分开了。司徒旭得前往盘龙殿去向司徒凌志请安,而赵可然则应该前往太后宫里面,先向太后请安。

  一直到了晚上,寿宴开始的时候,夫妻两才重新见面。

  寿宴开始了,在空地的中央,已经搭上了戏台子了。就在戏台子的正前方,已经摆好的桌椅了,在最正中的就是司徒凌志的位子,而他的两边的位子则是太后和皇后的。而其他的一些王爷也一一落座了。而在所有的皇室人员身后,才是众位大臣的位子。

  赵可然注意到了,今天来参加寿宴的人还真的是不少啊!自己的祖父代表着镇北侯府来了,而陪同他参加的还有他的正妻萧翎和现在的世子赵可风。而自己的父亲和二叔也来参加了,只是位子比较后而已。

  当赵可然看到自己的娘亲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皱起来眉头。娘亲的脸色不是很好,想必是为了赵可人的事情在伤神吧!现在赵可人虽然不死,但是却要像坐牢一样,一辈子被关在一个小院里面。娘亲应该很伤心吧!

  一想到这一点,赵可然就忍不住勾起一道讽刺的笑容。

  寿宴就要开始了,司徒凌志站了起来,开口道,“今天是太后的寿宴,趁着这个机会,朕要和各位爱卿好好的聚一聚,一起为太后庆祝寿辰。”

  “祝贺太后万寿无疆。”司徒凌志话音刚落,众人马上就站了起来,齐声开口祝贺。

  “众位不必多礼。”太后今天看起来很高兴,一直面带微笑,“主位落座吧!”

  众人很快就坐下来了,寿宴在司徒凌志的一声令下,马上就开始了。

  寿宴开始了,台上的表演也开始了。但是赵可然的注意力并没有被台上的表演给吸引住。因为她早就已经知道了今天会发生事情的了,要是这个时候还能好好的看表演的话,那她就真的是太淡定了。

  “旭,司徒天是准备在寿宴上动手,是吧?”赵可然低声询问身边的司徒旭,“那他准备什么时候出手呢?”

  “他肯定会在寿宴上动手的,只是究竟是什么时候,我也不清楚。”司徒旭回答,“但是你就放心好了,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的了,司徒天今天是绝对不会成功的。”

  赵可然看了一下现在还懵然不知的皇后,开口叹息,“皇后这一辈子做了那么多事情,就是为了司徒天。可是没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候,司徒天却是隐瞒着皇后,自己单独开始行动。可惜的是,他实在是太幼稚了,所以注定会失败的。”

  “没有什么好可惜的。”司徒旭开口道,“皇后的确是做了很多,可是她除了是为司徒天以外,何尝又不是为了自己呢?要不然的话,她怎么会做出派人去伤害自己儿子的事情呢?”

  “算了,他们母子之间的事情,我们就不要管了。”赵可然摇了摇头,“不过,没想到今天晚上居然会发生那样多的事情。”

  “好了,等一下的时候,要是事情发生的时候,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了吗?”

  司徒旭看着赵可然已经六个月的肚子,耐心的叮嘱着。其实要是可以的话,他根本就不想要赵可然来参加今天的寿宴的,只是因为拗不过她,所以才会答应的。

  赵可然点了点头,寿宴继续进行着。

  表演一个接着一个,众人依旧是懵然不知即将要发生的事情,还在专注的看着表演。

  赵可然看到皇后就坐在皇上的身边,嘴角带着笑容。对啊,现在的她心里应该是很高兴的吧!因为在不久之前,她才刚刚帮助自己的儿子除掉一个障碍,只是可惜,她的儿子并没有她聪明,居然选择了这样的方式来做事,简直就是浪费了她的苦心了。

  赵可然转过头,又看了一下坐在皇后下首的云贵妃。云贵妃今天打扮的很朴素,而且脸色看来有点憔悴,完全没有了以前那春风得意,意气风发的样子了。也是,她就只有那么一个儿子了,现在不仅被废除了爵位,而且还被赶去守皇陵了。不仅如此,为了这件事情,皇上也开始疏远她了。她一下子就失去了儿子和丈夫两重依靠,所以脸色自然是不好的了。

  不过,有一件事情,倒是在赵可然的意料之外的,那就是今天的寿宴,秦依渺也来了,而且端庄的坐在司徒天的身边,看起来高贵大方。任谁也看不出这个女人才刚流产不久而已。

  就在赵可然还在观察着周围众人的时候,台上的表演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止了。司徒凌志皱着眉头,看向已经停止的表演,开口呵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表演停了,今天的表演究竟是谁安排的?”

  “父皇息怒。”司徒天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了前面开口道,“父皇不必着急,不过就是儿臣有一些话想要和父皇说,所以才让表演停一下的。等我们父子说完话,表演自然会继续的。”

  看到了司徒天的样子,司徒凌志不耐烦的开口道,“有什么事情要说的话,等一下寿宴结束以后再说吧!现在是太后的寿宴,谁都不能打扰太后的雅兴。”

  “父皇,儿臣要说的事情很重要,等不到寿宴结束。”听到了司徒凌志的呵斥,司徒天一点也不退缩,反而是继续开口说道,“只要父皇愿意听完儿子说的话,儿子自然会让寿宴继续的。可是要是父皇不愿意的话,那今天的寿宴恐怕就没有办法再继续了。”

  “你这个逆子,你是想要威胁朕,是吗?”听到了司徒天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以后,司徒凌志勃然大怒,“你是想要造反了,是吗?”

  而在一旁的皇后看到这样的状况以后,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突然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她连忙开口呵斥道,“天儿,你这是在做什么,还不赶快向你父皇道歉,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皇后一边说话,一边向着司徒天不断使眼色,示意司徒天不要在继续下去了。

  可是对于皇后的暗示,司徒天就像是没有看见一样,他向着正坐在主位之上的司徒凌志行了一个礼以后,开口道,“父皇,这么多年以来,你也辛苦了。现在儿子已经长大了,可以为你分担了,所以朝廷的重担,还是交到儿子手上吧!父皇,你也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司徒天此言一出,所有的人都感到震惊,大家都没有想到太子居然会在今天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相当于篡位的事情。可是即使是心里面震惊,可是谁也不敢开口,深怕要是这个时候开口的话会惹祸上身。

  “你这是要造反了,是吗?”听得到司徒天的话以后,司徒凌志反而冷静下来了,“你这是想要篡位了,是吗?”

  “父皇,你这样说实在是太难听了。”司徒天笑得春风得意的,“儿臣哪里敢做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啊!不过,父皇,你已经辛苦了这么多年了,是时候该好好休息一下了。就让儿子为你继续操劳吧!你以后就过一些悠闲的生活吧!”

  “天儿,你究竟在做什么?”司徒凌志还没有开口,皇后已经忍不住开口斥责了,“你现在马上向你的父皇道歉,请求组他的原谅。”

  皇后现在心里很着急,要是到了这个时候,她还不知道司徒天想要做什么的话,那就真的是笨蛋了。可是就是因为知道,她才感到心惊胆战的。她和皇上夫妻多年了,皇上是什么样的性子,她的心里很清楚。看到了皇上没有一点意外的样子,她的心就更加慌了,就好像什么事情在脱离她的掌控一样。

  尤其是这件事情,她由头到尾全部都不知道,这不禁让她更加慌乱了。而且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天儿根本就还没有这样的能力,可以逼皇上让位。

  “母后,你就不要开口了。”司徒天阻止皇后继续劝说,“今天的事情,儿臣是怎么也不会退让的了。还有,就算是儿子今天退让了,以后也会永远和皇位绝缘了。既然这样的话,儿臣还不如赌一把呢!”

  “看来你是真的执迷不悟啊!”司徒凌志冷冷的看向司徒天,“你今天做出这样的事情,以后,你就再也不是朕的儿子了。”

  “父皇,你又何必这样固执呢?”司徒天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口气,“你应该知道,现在有能力接过皇位的就只有儿臣了。反正你迟早都是要传位该儿臣的,不如就趁着今天这个机会传位就好了,以后你也能过得轻松自在一点。”

  “那要是朕不答应呢?”司徒凌志开口道,“那你打算怎么办呢?是要杀了朕吗?你有这个本事吗?”

  “父皇,你可不要小看儿臣。”司徒天笑着开口道,“儿臣今天既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自然是已经准备好一切了。还有,父皇,你就放心好了,儿臣不是那种弑父之人,儿臣绝对会让你悠闲的颐养天年的。”

  “你这样做的话,难道就不怕后人指着你的后背骂吗?”司徒凌志冷冷的开口道,“你急不怕后世的人知道你就是一个忘恩负义,不忠不孝之人吗?”

  “这一点,父皇你就不必担心了。”司徒天得意的开口道,“自古以来,成皇败寇。到时候儿臣当上了皇上以后,史书上自然会写上,是儿臣文韬武略,父皇主动禅位于儿臣的。到时候,史书上,绝对不会有儿臣的一句坏话的。”

  “看来你今天是志在必得啊!”司徒凌志眼睛一眯,眼底闪过一道寒光,“那要是今天朕就是不答应呢?你又能怎么办呢?”

  “父皇,你又何必固执呢?”司徒天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口气,“儿臣今天既然敢做这样的事情,那肯定是已经做好了完全的把握了。父皇,你最疼爱的那个儿子应该是司徒旭吧!你也不想要因为你的决定,而害他出了什么意外吧?”

  谁都没有注意到,当司徒天说出那句话的时候,赵可然身后的诗香眼神之中闪过一道寒光。

  听到了司徒天的话以后,司徒凌志眼底的寒意越来越深,“你这是在威胁朕!”

  “父皇,你说错了。”司徒天笑着摇了摇头,“自古以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只要能成功,用什么手段根本就不要紧。过程永远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你就这样肯定你可以成功?”司徒凌志开口,“你就不怕就此跌入万劫不复之地吗?”

  “哈哈哈,父皇,你是在说笑吗?”司徒天笑得狂妄,“儿臣既然敢在今天做出这样的事情,自然是已经经过了完全的考虑的,绝对不会失败的。所以,父皇,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还是赶快写下传位诏书吧!”

  司徒凌志看向司徒天的眼神里面充满了寒意,就像在看着一个死人一样。而且直到现在为止,他的神色都没有一丝的慌张,甚至没有一丝的意外。

  看着这样的司徒凌志,皇后不知道为什么,从心底涌出一个不祥的预感,就好像,就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一样。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皇后的心里不禁感到慌张,她连忙开口,“天儿,你究竟是在做什么啊!这个可是你的父皇啊!你怎么能这样大逆不道呢?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你父皇不会怪你的。”

  皇后的一番话,完全是为了司徒天着想,可是在司徒天听来,却似皇后在偏袒着自己的丈夫一样。

  “母后,你不要再说了,不管你说什么都好,儿臣都不会回头的。”司徒天语气很坚定,“这个是儿臣唯一的一个机会了。要是今天不成功的话,那儿臣以后就再也和皇位无缘了。儿臣知道你爱父皇,可是儿臣是你的亲儿子啊!你不能只是为了父皇想啊!你也要为儿臣想一想啊!”

  听到了司徒天的话以后,皇后眉头紧锁,要是可以的话,她真的想要看一下自己儿子究竟是在想什么。她现在说了那么多,哪里是为了皇上啊!那完全都是为了他。难道他就没有发现现在的情况很古怪吗?

  看着这样的情况,皇后心里着急,可是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看来你着的是已经无药可救了。”司徒凌志摇了摇头,叹息道,“既然你执意如此,那就不要怪朕心狠手辣了。”

  “父皇,看来你到了现在为止,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啊!”司徒天高喊一声,“都给本殿出来。”

  司徒天一声令下,就已经从四面八方涌出一群群带刀的御林军,把众人包围了起来。在场的大臣们一个个都吓得三魂不见七魄的。但是却没有一个是敢离开座位逃跑的。刀剑无眼,对于他们来说,不管是谁做皇帝,那都是皇家的事情。要是自己为了这样的事情而赔上性命的话,那就太不值得了。

  “父皇,你还是赶快写下传位诏书吧!”司徒天开口道,“现在局势已经在儿臣的掌握之中了,不管怎么样,今天你都必须写的,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不赶快写下呢?”

  “你真的以为你这样就能够逼迫朕吗?”司徒凌志开口道,“要是这样的话,你就真的太小看朕了。”

  “父皇,儿臣知道你不怕。”司徒天笑着开口,“可是,你难道就不担心你最疼爱的儿子吗?”

  司徒天挥了挥手,很快,就有一个人把刀架到了司徒旭的脖子上。不过,就算是面对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司徒旭脸色却一点变化也没有,依旧是镇定自若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个旁观者在看戏一样。不仅如此,就连他身旁的赵可然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司徒天笑着开口道,“父皇,你这样疼爱三弟,相信一定不想要让三弟受到什么伤害的,要不然已逝的萧贵妃要是看到的话,恐怕会很心疼吧!”

  “碰隆——”

  听到司徒天提起萧筱筱,司徒凌志气的拿起手边的酒壶直接就砸到了地上,“闭嘴,你这个逆子,你没有资格提起筱筱。”

  听到了这样的话以后,一旁的皇后眼神里面闪过一丝恨意。萧筱筱,又是萧筱筱,为什么在你的心里就只有萧筱筱呢?她都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办法忘记她。

  对于司徒凌志的举动,司徒天倒是吓了一跳,不过,这要让他知道自己是赌对了,“父皇何必生气呢!你要是想要三弟安全的话,那就知道该怎么做才对啊!”

  “朕绝对不会写下传位诏书的。”司徒凌志的神色变得冷硬,“而且,朕也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