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秦香荷求助

   现在整个京城里面的人都在议论着云王妃在府里面偷人的事情。这件事情的见证人可是不扫,几个皇家的媳妇,还有很多京城里面叫得出名号的夫人在那一天的时候,都看到了。即使太子妃曾经下过封口令,可是这样的大事,根本就是瞒不住的,所以还是传了出去。

  而那天林秀秀被押到了皇宫里面,面对着皇上和皇后的时候,还是不断的喊冤,而且还一直说是赵可然诬陷她的。可是因为赵可然一直都和司徒旭在一起,而且也没有任何证据指向赵可然。所以大家都认为那不过就是林秀秀的推托之词而已。皇上当场就下了圣旨,直接就废了林秀秀这个云王妃了。而因为这件事情,云王最近这段时间,根本就不敢出门了。因为几乎整个京城里面的人都知道他带了绿帽子了。

  “林秀秀现在怎么样了?”

  看到司徒旭进门,赵可然开口问道,“她现在应该以后被送回将军府了吧?怎么,将军府现在还容得下她吗?”

  “林秀秀已经死了。”司徒旭语气里面没有任何的感情,只适合单纯在说出一件事情而已,“送回了将军府以后不久,林威就逼着她自尽了。”

  “林威还真的是下的了手啊!”赵可然感叹,“毕竟那是他的女儿啊!他居然还亲手送了自己的女儿上路,还真是一位好父亲啊!”

  赵可然的语气里面充满了讽刺。看来林威和自己的父亲都是一个样啊!可以随时牺牲自己的子女。

  “这不过就是意料中事。”司徒旭开口道,“林秀秀的那点事儿,现在弄得是满城风雨的。要是这个时候,林秀秀还一直生活在将军府的话,那她其他的姐妹就要嫁不出去了,而且整个京城里面的人都会一直盯着将军府看笑话的。可是要是林秀秀死了的话,那这些事情就都不会发生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林威自然是会选择最有利于他的决定了。”

  “没想到,林秀秀的一辈子算计了那么多,到了最后,却落得这样的下场。”赵可然有些感慨,“其实要是她不那样子去针对我,陷害我的话,说不定她现在会过的很幸福呢!”

  “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要不是她一直在肖想一些不属于她的东西,她怎么会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场呢!”司徒旭倒是一点也不同情,“不过有一件事情倒是挺好玩的,那就是虽然林秀秀死了,可是司徒天和将军府之间的联系却更加紧密了。”

  “哦!这倒是奇怪。”赵可然皱着眉头,“我们都知道,司徒云是太子的人,所以他才会愿意娶了林秀秀的,为的就是得到林威的帮助,可是现在林秀秀做出这样的事情,给司徒云都带了一定绿油油的帽子了。他们之间居然还可以这样子紧密联系,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很简单,因为这次逼死林秀秀的人不是别人,而是林威,而且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林秀秀做错在先。”司徒旭开口解释道,“林威本来就是因为想要靠上司徒天这艘大船,所以才会把林秀秀嫁给司徒云的。现在虽然林秀秀已经死了,可是因为林威的愧疚和担心,反而让他和司徒天靠的更近了。”

  “原来,在林威的心里,自己的女儿都比不上权势啊!”赵可然讽刺的开口道。

  “好了,不要想太多了。”司徒旭开口道,“赵可人那边,你打算怎么办呢?你应该很清楚,这次的事情,虽然是林秀秀策划的,可是赵可人却也是掺杂在其中的。而且,这件事情,应该一开始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的了。”

  “我知道。”赵可然点了点头,“赵可人在里面扮演的角色应该就是带着众人去揭穿歼情的吧!她可是很重要的一步棋子啊!不过,说真的,我还真的是没有想过赵可人居然会这样做。在不久以前,我才帮她和祖父和好,让她重获司徒天的宠爱而已。没想到,不过就是过了没多久而已,她就和林秀秀一起算计我了。还真的是我的‘好妹妹’啊!”

  “好了。你不需要为这样的人浪费时间。”司徒旭开口劝慰道,“你想要怎么样对付她,我都会支持你的。不过,其实你什么都不用做,她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的了。毕竟司徒天现在做的事情,就注定了他的结局了。”

  “怎么,司徒天要开始行动了吗?”赵可然开口问道,“之前一直听你说他在暗中策划着,没想到这么快就耐不住了。”

  “当然。”司徒旭面带讽刺的开口道,“他的性子可没有这样耐得住。只要司徒寒出事了,他就是唯一的人选了,距离那个最高位子不过就是一步之遥而已,他怎么能忍得住呢?”

  “他还真的是着急啊!”赵可然忍不住叹了口气,“不过,他却不知道,越是着急,越是容易出问题。”

  “他现在可不认为有什么问题,他认为自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了。”司徒旭开口道,“秦国公,还有林威,两位掌握着兵权的人都站在他的那一边,他认为自己一定会成功的。”

  “什么,你是说舅舅也站到了他的那一边了吗?”赵可然对于这一点很吃惊,“要是这样的话,想要对付他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不是,这一点你就不用担心了。”司徒旭摇了摇头,“我之前不是曾经和你说过吗?秦国公只是忠于父皇而已,要是他真的是有什么行动的话,那就一定是受到父皇的授意的。”

  “难道父皇是想要请君入瓮?”赵可然开口问道,“要不然的话,他怎么会看着司徒天一步步的部署,却没有一点动作呢?”

  “我想应该是吧!”司徒旭点了点头,“起码,在我所掌握的的情报之中,司徒天的所有行动,父皇是全部都知道的。”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只要等着看就好了。”赵可然笑着开口道,“就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动手。”

  司徒旭思考了一下以后,开口道,“应该快了吧!只要司徒寒的事情完了以后,他应该就会耐不住出手的了。”

  “司徒寒的事情现在怎么样了?查清楚了吗?”

  “哼,这件事情要是想要查清楚的话,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吧!”司徒旭冷笑着开口道,“皇后亲自动的手,她策划得这样周详,要是想要抓到把柄的话,很困难。这一次,她摆明了就是要整垮司徒寒的了,哪里就那么容易找到什么证据呢!司徒寒应该很快就会因为谋害太子而被圈禁起来了吧!”

  “可视化还有云贵妃,不是吗?”赵可然倒是有一点奇怪,“云贵妃不是深受父皇的宠爱吗?怎么,难道他就没有给司徒寒求一下情吗?”

  “她是想要求情,可是父皇根本不听。”司徒旭回道,“而且,最近这一段时间里面,大概是因为司徒寒的事情吧!父皇已经很久没有去看过云贵妃了,大抵就是怕她开口求情吧!”

  “算了,这些烦心事,我还是不要理了。”赵可然笑着开口道,“我啊!只要好好的在家里面养胎就好了。”

  “这样做就对了。”司徒旭轻轻地把赵可然拥入怀中,“你啊,什么都不要再想了,只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就可以了。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包括那个最尊贵的位子。”

  “我相信你。”

  司徒寒的事情,很快就已经查清楚了。的确是司徒寒找来人去刺杀太子的,就是因为他想要趁着这个机会直接除掉太子,所以才会这样铤而走险的。皇上听到了这个消息以后,顿时勃然大怒,马上就废除了司徒寒的爵位,而且把他送到了皇陵去了。名义上说是守皇陵,但是谁都知道,那不过就是一个借口而已。真实的情况,恐怕是驱逐吧!

  而赵可然听到了这个消息以后,倒是有点唏嘘。本来按照他们的猜测,应该只是被圈禁起来而已,可是没想到后果却是这样的严重,居然就要这样被驱逐了。这样的话,司徒寒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吧!

  赵可然一直都没有动赵可人,可是没想到,她虽然没有出手,可是赵可人居然自己就出事了,而且还不是小事。

  “王妃,王妃,出事了。”琴香急急忙忙的就冲进门了。

  “什么事情啊?”对于琴香的一惊一乍,赵可然早就已经习惯了,所以她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淡淡的开口问道,“不会是你想要嫁了吧!”

  赵可然此言一出,在一旁伺候的诗香和画香都忍不住捂住嘴巴开始偷笑了。

  “王妃,你说什么呢?”琴香气恼的跺了跺脚,“奴婢是真的有急事,不是说笑的。”

  “好好好,你是真的有急事。”赵可然连忙开口安抚道,“那究竟是什么急事啊!你就说吧!不要这样吞吞吐吐的。”

  “王妃,你现在不用再想着怎么样去惩罚赵可人了,因为她已经出事了。”琴香连忙开口说道,“她害得秦依渺流产了。”

  “什么?”一听到这个消息,赵可然这下子就真的是大吃一惊了,“你给我详细的说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琴香连忙开口解释,“之前的时候,赵可人不是想要煽动闲落去害秦依渺的胎儿吗?可是一点也不为所动。赵赵可人很着急,一直在想办法,可是却没辙,大概是因为看到秦依渺的胎儿越来越大了吧!她也着急了,所以在前几天的时候,她就自己出手了,在秦依渺的补品里面下药。秦依渺就流产了。”

  “那赵可人现在怎么样了?”赵可然开口追问,“还有,已经查出来了吗?”

  “已经查出来了。”琴香点了点头,“赵可人这件事情做的又不隐蔽,她其实不过就是派人去了药店,买了一些夹竹桃的花粉,加到了秦依渺的补品里面而已。而且,她也真的是有够笨的,竟然就拍了她的贴身丫鬟闲云去买,所以一下子就查出来了。”

  “那赵可人现在呢?”赵可然开口问道,“她现在怎么了?”

  “太子大怒,已经杖毙了闲云,而赵可人已经被送回太师府了。”琴香继续开口说道,“看来,她应该已经没有机会再回到太子府的了。只是这件事情还没有完,皇上还没有开口说要怎么样处置赵可人,而皇后现在对于赵可人也是恨之入骨的了。”

  “看来,这件事情还有的闹啊!”赵可然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那王妃,我们需要做什么吗?”琴香开口问道。

  “什么都不要做。这个时候,不管做什么,都是错。”赵可然摇了摇头,随即开口问道,“对了,青竹呢?她没事吧!”

  “王妃放心好了。”琴香回道,“她很好,一点事情也没有,现在还是陪在赵可人的身边,她不过就是一个丫鬟而已,没有人注意到她的。”

  赵可然想了想以后,开口道,“琴香,你现在马上想办法,把青竹接出来,然后送她回去和家人团聚。”

  “是的,王妃。”

  赵可然觉得赵可人的事情和她无关,所以也就一点也不想要管了,可是没想到,就在知道了这件事情的下午的时候,旭王府就迎来了一名不速之客。

  “可然,你来了。”一看到赵可然走进大厅,秦香荷连忙就站了起来。

  “娘亲不用这样客气。”赵可然挥了挥手,“你还是先坐下吧!有什么事情就慢慢说。”

  看到秦香荷的到来,赵可然一点也不感到高兴。她不是笨蛋,自从嫁入了旭王府以后,娘亲就从来没有上门来看过她,就连她怀孕的时候,都么可以来过,今天怎么会怎么好心上门来呢!肯定是有事相求了,而且要是她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为了赵可人的事情了吧!

  赵可然慢悠悠的来到主位上面坐好,可是却一直没有开口问秦香荷,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来的,而是静静地看着她,却一直没有开口。

  “可然,其实我今天来,是有一件事情想要找你帮忙的。”秦香荷实在是忍不住了,先开口了,“我现在已经找不到任何人可以帮忙的了,所以才会来找你的。也只有你能够帮到我了。”

  “娘亲要是有什么话,那就直说吧!”赵可然没有给出任何的承诺,而是让她说出来意。

  “可然,相信可人的事情,你也应该知道了。”秦香荷想了好一会儿以后,终于开口了,“她只是一时糊涂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你是她的姐姐,现在就只有你可以帮她了。”

  “一时糊涂?”听到这句话,赵可然忍不住冷笑,“娘亲,那你想要本王妃怎么帮忙呢?你要知道,这件事情现在就连父皇和母后都已经插手了,本王妃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王妃而已,哪里能有什么样的权力帮忙呢?”

  “可然,我知道你可以的。”一听到赵可然的话,秦香荷顿时就急了,“我知道,皇上很疼你这个媳妇的,而且旭王对于你又是宠爱有加的,你现在又怀着身孕,只要你愿意说句话,那可人就会没事的了。”

  听到了秦香荷的话以后,赵可然只觉得好笑,“娘亲,你究竟知不知道赵可人做了什么好事啊!她害得太子妃流产了。是啊!我本王妃现在是怀着身孕,可是要是本王妃在这个时候去求情的话,以后不管是太子妃,还是皇后恐怕都会记恨于本王妃了。”

  “可是,要是你不帮忙的话,那可人就真的是糟糕了。”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秦香荷很着急,“她可是你的妹妹啊!你不能这样见死不救。”

  听到了秦香荷的话以后,赵可然还真的是怀疑,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她的娘亲吗?明知道这样会陷她于不义之地,可是为了要就赵可人,还是要推她去死。

  “娘亲,你说的倒是轻松。”赵可然冷冷的开口道,“要是真的是那么简单的事情,那你今天应该就不会来求助于本王妃了吧!还有,你说,赵可人是本王妃的妹妹,所以本王妃应该要帮她。可是赵可人呢?她的心里是不是真的有我这个姐姐呢?要是她心里真的有我这个姐姐的话,就不会这样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陷害我了吧!”

  “可然,你不能这样说。”秦香荷着急的开口道,“不管你们之前发生过什么什么事情,你们都是骨肉相连的姐妹啊!你要是不帮她的话,就没有人可以帮她了。”

  “呵呵,你说的这句话还真的是好笑。”赵可然冷笑了几声,“她这样子一次次陷害本王妃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我们是骨肉相连的姐妹啊!之前的时候,本王妃才刚刚让她和祖父和好而已,可是她呢?转过头就和别人一起设计陷害本王妃了,这样的妹妹,本王妃还真的是要不起啊!”

  “可然,你就当是娘亲求求你好了。”秦香荷急着开口道,“真的,我不求你别的,只是希望你能帮助可人这一次而已。以后,我绝对不会再麻烦你了。”

  看到秦香荷为了赵可人,这样子来求自己,赵可然还真的是感到很心酸,她忍不住开口问道,“娘亲,我真的应该这样叫你吗?你真的是我的娘亲吗?难道就只有赵可人是你的女儿吗?你明明知道,要是这次我出面求情的话,那么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可是你还是要我出面,难道我就不是你的女儿了吗?为什么,为了赵可人,你就要推我出去呢?”

  赵可然语气很激动,她实在是忍不住了,她不知道,为什么人心居然会偏成那样,“我问你,你真的有把我当成是你的女儿吗?你为什么就从来不会为我着想一下呢?之前我和忠义侯府还有婚约的时候,你为了赵可人,要我退婚。现在又为了赵可人,你要我出去当箭靶子。为什么你的眼里就只有赵可人呢?要是这样的话,那当初我一出生的时候,你就把我掐死,不是更好吗?”

  “不是的,不是的。”听到了赵可然一句句的指责声,秦香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的确是偏心于可人,“我,我,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但是这些都和可人无关。只有这一次,我养了你那么多年,你就当那是还我的养育之恩,只有这一次而已,求你帮帮可人吧!”

  “还真的是一个好母亲啊!”赵可然讽刺的开口道,“没想到,你竟然会为了赵可人,这样子去要求我,看来在你的心里,我真的是一点位置也没有啊!”

  赵可然嘴角挂上了讽刺的笑容,之前在太师府的时候,看到为了自己的事情,娘亲去斥责赵莹的时候,她还以为,起码,在娘亲的心里,她还是有一点位置的,甚至那个时候还为了这一点感到庆幸,现在想来,还真是傻啊!

  “不是,对不起,可然。”秦香荷开口道。“但是你就当是我对于你的最后一个请求吧!你就帮帮可人吧!我不求别的,只是希望能保住她的命而已。”

  “好,我就帮你这一次。”赵可然咬了咬牙,开口道,“我答应你,这次的事情,我会帮赵可人保住她的性命,但是再多的就没有了。”

  “这样就足够了。”秦香荷喜出望外,连忙开口道谢,“可然,谢谢你,真的是谢谢你。”

  “不用谢我。”赵可然抬起手来,制止道,“这是还你多年以来的养育之恩的。你只是拿我们之间的母女情分,换来了赵可人的平安而已。”

  “我知道,以后我不会再烦你的了。”秦香荷忍不住露出一丝苦笑。

  “那赵夫人,本王妃就不送了。”赵可然脸色一正,“来人,送客。”

  对于赵可然的那句“赵夫人”,秦香荷心里涌出一股苦涩,可是却什么话都没有说,静静地跟着人出去了。

  赵可然说到做到,赵可人的确是没有被处死,可是却被圈禁了起来。不过只是圈禁在太师府里面而已。皇上下旨,以后,赵可人这一辈子,都不得再踏出太师府的夏雨园一步。

  作者小语:先上一章,在下午三点以前会再上传一章的,至于结局,肯定会在晚上十点半以前上传的。大家要耐心等待哦!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