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云王府请帖

   事情似乎发展的很顺利,起码对于皇后来说,就是这样。在在早朝之上,就有人参了司徒寒一本,说是司徒寒和之前太子遇袭的事情有关。皇上震怒,司徒寒喊冤。不过,即使是这样,皇上还是下命令要人趁着这条线索追查下去。

  赵可然在听到了司徒旭转述的今天早上的时候,在朝堂之上发生的事情的以后,忍不住发出一声感叹,“既然皇上以后下令追查了,看来司徒寒这下子是真的要完了。”

  “这不是预料中事吗?”司徒旭笑着开口道,“现在这件事情不管是不是他做的,到最后都会落到他的身上的。”

  “旭,父皇究竟知不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谁指使的呢?”赵可然开口问道,“他要是知道了一切都是皇后指使的话,那司徒寒的命运会发生改变吗?”

  “不知道。”司徒旭摇了摇头,“不过,这件事情我并没有告诉他。现在要是司徒天扳倒了司徒寒,对于我们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我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的。”

  司徒旭说得冷情,不管是司徒天也好,司徒寒也罢!他对于他们都没有任何一丝的兄弟之情,所以她不会出手的。尤其是现在他还想要登上那个最高的位子,说起来,他和他们现在是处于敌对位子的,他就更加不会出手了。

  “接下来就只剩下司徒天了。”赵可然眼中闪过一道睿智的光芒,“等到司徒寒落败以后,那就只剩下司徒天还有竞争力了司徒逸和司徒云他们两个都没有角逐那个位子的能力。”

  “司徒天不足畏惧,主要是他身后的势力和皇后。”司徒旭眼神里面充满了谨慎,“司徒天这个人,即使没有你给他制造麻烦,他也会自寻死路的。现在的小动作,不就是这样吗?不过,麻烦的是皇后。虽然司徒天现在做的事情要是真的被父皇知道的话,那就一定没有那么容易善了的。只是,父皇也不可能杀了他的,最多就是圈禁起来而已。但是只要有皇后在一天,那他就还有可能可以重新开始。”

  “看来最难对付的人就是皇后了。”赵可然笑着开口道,“不过,也看得出来,要是不是这样的人的话,也没办法在后宫里面生存,而且稳坐皇后的宝座这么多年了。”

  “所以对付皇后的事情,我们还是需要再做打算。”司徒旭皱着眉头开口道,“绝对不能够轻举妄动,要不然的话,到时候吃亏的就是我们了。”

  “旭,皇后的事情,恐怕也不难解决。”赵可然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笑容,“你就把这件事情都交给我吧!我保证一定能够让她坠入万劫不复之地的。”

  “你有办法?”司徒旭挑了挑眉,“你呀,还是安心养胎吧!别的事情就不要担心了,不过就是一个女人而已,难道你还担心我会搞不定吗?”

  “旭,这你就错了。”赵可然笑着开口道,“有时候,你们男人之间的争权夺位和我们女人之间的斗争是不一样的。所以,你是不会明白女人的战场究竟是什么样的。说真的,对于皇后,你未必有我清楚哦!”

  “好了,好了,我啊!就不和你争辩了。”司徒旭笑着开口道,“既然我的小妻子这样有自信,我要是不支持的话,不是太说不过去了吗?小东西,既然是你想要的,那你就放开手去做吧!我不会阻止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不管是什么事情,都绝对比不上你的身体重要。在我的心中没有什么是比得过你和害自己的分量的。”

  “知道了。你就放心好了。”赵可然娇笑着回道,“我会量力而行的,现在在我的心里,没有什么比孩子还要重要了。”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司徒旭放心不少,不过,心底随即涌起一股醋意,“小东西,你哥哥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啊!在你的心里,没有什么比孩子还要重要。那我问你,现在在你的心里,究竟是我比较重要,还是孩子比较重要。”

  “旭——”听到了司徒旭类似于争宠的话,赵可然还真的是哭笑不得,“你在说什么呢?”

  “小东西,你不要转移话题,”司徒旭语气里面还是充满了酸气,“小东西,在我的心里,最重要的人就是你了,即使是孩子,在我的心里,也绝对比不上你的分量的。所以,在你的心里,最重要的人应该是我,而不是你肚子里面的臭小子。”

  “呵呵,旭,你都多大了,还和一个还没有出生的孩子吃醋。”赵可然笑着摇了摇头,“旭,你是知道的。我爱这个孩子,是因为这个孩子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结晶。所以,你啊,以后就不要再吃这些干醋了。在我的心里,你们两个都是我最重要的人。”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司徒旭虽然不满意,但是也不再纠缠了。不过,此刻她的心里却是在暗想着,将来孩子出生以后,绝对要多找几个奶娘,绝对不能让孩子霸占着小东西。小东西是自己的,就连孩子,也不能占了自己在小东西心里的位子。

  赵可然虽然不知道司徒旭的心里究竟是在想什么。不过,对于司徒旭刚刚的话,她还真的是哭笑不得的。

  就在夫妻两还在说着话的时候,琴香走了进来,手上还拿着一份精致的请帖。不仅如此,她的脸上还带着一丝奇怪的情绪。也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她露出哪种表情。

  “怎么了,琴香,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赵可然仙子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是不是有什么让你为难的事情啊?你怎么这样一副表情?”

  “王妃,不是奴婢。”琴香脸上的神色依旧是十分怪异,她把手上的请帖递给了赵可然,“反正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王妃,你先看一下这张请帖吧!”

  赵可然挑了挑眉,接过请帖一看,她就知道琴香为什么这样一副表情了,因为这张请帖是云王府送来的。而发出请帖的人就是云王府的女主人,云王府林秀秀。上面写着,上面就写着,要邀各家王妃夫人到云王府去赏花。还请务必要到。

  “这段时间的事情有点多了,要是不是这张请帖的话,恐怕本王妃都要忘记她了啊!”赵可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本来这段时间是没有没有这样的闲工夫料理她的,可是有些人就是这样,偏偏就是喜欢找死。”

  本来赵可然就想要找时间去了解她和林秀秀之间的恩怨的,林秀秀要是想要害她的话,那她还不会会这样生气。可是没想到林秀秀想要害的,居然是他肚子里的孩子。就凭着这样的,她就绝对不能放过这个女人的,可是因为最近出了太子遇袭的的事情,所以她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做这件事情,甚至差点还忘记了,可是没想到林秀秀还真是不消停啊!

  “怎么了,是谁送来的请帖啊!”司徒旭拿过赵可然手中的请帖看来一下以后,脸上也浮现了一抹残酷的笑容,“没想到,她做了这么多事情,居然还敢把请帖送过来啊!看来她是活的不耐烦了。”

  “不过,她究竟是想要做什么呢?”赵可然倒是有点好奇她这样做的原因,“之前她害了我好几次都没有成功,怎么,难道她这一次是想要请君入瓮吗?还有,她不可能只是邀请我吧!京城里面其他的夫人应该也会取的,难道她就不怕我要是在云王府里面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别人会怀疑到她吗?”

  “她既然敢这样做,那就说明她已经有了万全的把握了。”司徒旭开口道,“而且,那一天她邀请了这么多人去,即使你真的在那一天出事,也不容易怀疑到她的身上。就算是真的在云王府出事,她到时候只要哭两声,说她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的话,大家也拿她没辙的。”

  “呵呵,就不知道她究竟想要怎么样害我呢?”赵可然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兴味,“不得不说,林秀秀这个人的手段还是挺高明的,而且,她从来就不会自己出手。看来她这次真的是被逼急了,要不然的话,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不过,我对于她设的陷阱还是挺感兴趣的。”

  “小东西,你不是准备去吧!”一听到赵可然的话以后,司徒旭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你明知道她是心怀不轨的,还要送上门去,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该怎么办啊?”

  “旭,你就放心好了。我到时候会带上琴香她们的,而且,你不要忘了,还有壹和贰在暗中保护我呢!”赵可然笑着开口道,“我不会有事的。”

  在阎罗殿里面有十大暗卫。而这十大暗卫都是司徒旭亲自调教出来的,不管是身手,还是智慧都是一流的。他们都没有名字,只是用壹到拾来称呼而已。他们平常的时候,就负责执行司徒旭传达的命令。不管是暗杀,搜查,搜集资料,还是其他方面,都绝对会出色的完成任务的。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对于司徒旭忠心耿耿的,并且只忠于司徒旭。就只有司徒旭可以使唤他们而已。

  不过,现在可以使唤这十大暗卫的,除了司徒旭以外,还有赵可然了。在成亲以后,司徒旭就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赵可然了。

  之前赵可然上街的时候遇袭的事情发生了以后,司徒旭就派了壹和贰一直在暗中保护着赵可然了,绝对不想要让那样的事情再发生了。

  不过,虽然赵可然很放心,可是司徒旭却不这样认为,“小东西,你也是知道的。这个林秀秀一直以来对于你都是充满敌意的。她已经在暗中害过你这么多次了,你要是这个时候再去云王府的话,那不是羊入虎口吗?”

  “旭,你想太多了。”赵可然笑着摇了摇头,“我应该这么看都不像是一只毫无还击之力的小绵羊吧!不要忘记了,我的手段不比她差哦!”

  “小东西,我知道你自信。”司徒旭开口劝说道,“可是你也知道,你今时不同往日了。你现在肚子里面已经有孩子了,要是你在云王府的时候,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到时候该怎么办呢?”

  “不会有事的。”赵可然开口道,“你也是知道的,林秀秀一直想要害我。即使这一次我不去的话,那下一次,她还是会想别的办法的,总之只要我在一天,只要我过得幸福的话,那她就绝对不会放过我的。既然这样的话,那即使我躲得过这一次的话,也不用一定能躲得过下一次啊!”

  “小东西,你就放心好了。”司徒旭开口保证,“我绝对不会让她有这个机会的。既然她一直想要害你的话,那我也不必手下留情,我不会放过她的。”

  “旭,这件事情,我想要自己解决。”赵可然很坚持,“不管怎么说都好,这件事情都是因我而起的,所以我要自己解决。而且,我也想要看一下,这次林秀秀有想要耍什么手段。不入虎穴不得虎子,这一次我就要林秀秀吃不了兜着走。”

  “小东西,你怎么就这样固执呢?”司徒旭叹了一口气,“你就听我的一次,不行吗?”

  “旭,恐怕有点难。”赵可然笑着拿过请帖,指着其中的一行小字,开口道,“你看,林秀秀在这里特别注明了,之前和我有一些不愉快,想要和我道歉,要我一定要到。”

  “你只要说不舒服,推掉的话,谁也不会怪你的。”司徒旭还是不愿意,“现在大家都知道你的情况,即使你不出席,也不会有人说闲话的。”

  “不行。”赵可然摇了摇头,“虽然之前我和林秀秀的事情没有人知道,但是难保她到时候会说出一些什么谣言。而且,不管怎么说都好,我和林秀秀之间,总要有一个结果啊!”

  “小东西,你怎么就这么固执呢?”司徒旭无奈,“你要去也可以,但是一定要小心,知道吗?还有,到时候不要让琴香她们离开你的身边。”

  “旭,你答应了。”赵可然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惊喜,“我就知道,你一定会答应的,你对我最好了,绝对不忍心拒绝我的请求的。”

  “我一点也不好。”司徒旭没好气的说道,“要是我真的好的话,那我要做的就是组织你出席,而不是放你去走这一趟,尤其是知道有危险的情况下。”

  “旭,你就不要这样子嘛!”赵可然拉着司徒旭的手,开口撒娇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还有哦,林秀秀绝对不会害到我的。而且,要是可以的话,我还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为自己报仇呢!”

  “你呀,怎么就那么倔强呢?”司徒旭对于这一点感到很无奈,“你就不能听话一点吗?我怎么觉得,好像自从成亲以后,都是我在听你的话的,你什么时候,也听一下我的话,那就好了。”

  “旭,你怎么能这样说呢?”赵可然撅起来嘴,“我什么时候不听话了,我可听话了。不过这一次的事情不一样而已。”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司徒旭好笑的摇了摇头,“你啊,就是喜欢狡辩。你的这一张嘴啊!还真的是有够厉害的,我是怎么样也说不过你的了。”

  “你不是说不过我,”赵可然对于一些事情还是看的很清楚的,“你是不想要和我计较而已。”

  “你就是吃定我了。”司徒旭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所以才会这样大的胆子,就连这样冒险的事情都敢去做。”

  “才不是呢!”赵可然笑着开口道,“我只是想要事情有一个结果而已。不管怎么说都好,当初,我和林秀秀都是朋友。即使现在我们两个人之间势如水火的,可是当初的我们都是真心想要开始交往的。”

  “小东西,你或许是真心的,可是林秀秀就不见得完全是真心的了。”司徒旭开口安慰道,“当初她接近你的时候,或许是有几分真心吧!但是更多的其实还是算计吧!你曾经说过吧!她一开始和你交往的时候,或许是真心的。可是,你要记得,你们的初次见面,是在外祖母的寿宴上,要是她真的是想要和你交好的话,在就可以找你了。可是她没有,偏偏是等到你封了郡主以后,她才开始接近你。你说这样的人究竟是有几分真心呢?”

  “你说的,其实我都知道。”赵可然的语气有点惆怅,“但是,还是不能否认,她还是含有几分真心的。只是真心里面掺杂了功利而已。不过,不管是什么样的,起码我们两个现在已经是敌人了。”

  “小东西,你完全都不需要为了她这种人而有任何的不快。”司徒旭开口道,“交朋友本来就是真心最重要。要是当初她真的是真心实意的话,就不会为了这样的事情和你闹翻的。其实一切不过都是她的借口而已。她今天之所以变成这样,那都是自找的。”

  “好了,不用担心。我不会为了这样的人而伤心的。”赵可然笑着摇了摇头,“我的性子你是知道的,现在我对林秀秀,是绝对不会再有什么往日的情分的了。”

  “我知道。”司徒旭开口叮嘱道,“你要去云王府的事情,我不会反对,但是你也必须答应我,绝对不会出任何事情,还有,要是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绝对不能逞强。你要记住,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的了。”

  “我会的。”赵可然笑着点了点头,不过,说起这件事情,她不禁想到了另外一个人,“旭,林秀秀既然邀我们去赏花的话,那应该也会邀请依依的。现在发生了司徒寒的是,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到时候,你看到的时候,不就知道了吗?”司徒旭开口道,“而且,你也不用这样担心,之前我早就已经和你说过了。虽然这件事情对于司徒逸有一些影响,但是影响不大。所以你就不用担心那个云依依了,她应该不会有事的。”

  “希望这样吧!”赵可然语气之中还是带有担忧的。

  ——++——++——++——++——

  很快就到了赴宴的日子了,赵可然换了一身比较宽松的衣裳。毕竟她现在已经开始显怀了,还是穿的宽松一点会比较舒服。而且,她打扮的也是十分素净的,并没有过多的首饰,整个人看起啦很干净,甚至带有一点朴素。

  司徒旭亲自把赵可然送上了马车,而且还不断的开口叮嘱着,“小东西,记住,一定要万事小心,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就交给琴香她们去做,知道了吗?”

  “我知道了。”赵可然感到好笑,因为这样的话,其实旭已经叮嘱过很多次了。

  赵可然甚至觉得,要是可以的话,其实旭是想要和自己一起去的。

  在交代好赵可然以后,司徒旭转过头来,看向琴香她们开口道,“琴香,诗香,画香,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一定要照顾好王妃,要是王妃少了一根汗毛的话,本王就要了你们的命。知道了吗?”

  “奴婢遵命。”琴香三人恭敬的回道,语气里面充满了认真。

  在一切都准备妥当以后,司徒旭看向赵可然,开口道,“等一下的时候,我去接你,你记得不要乱跑。”

  “放心好了。”赵可然笑着开口道,“我会等你的。”

  很快,马车就离开了旭王府,往云王府的方向驶去。

  作者小语:不知道怎么搞的,我们这里的线路好像今天要整修吧!今天我们这里都上不了网。⊙﹏⊙b汗!真的是烦死了,今天一整天都不能上网。直到刚刚,才恢复正常!讨厌不能上网的日子。X﹏X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