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幕后黑手浮出水面

   珑儿出嫁以后,赵可然感觉心里面怅然若失的,毕竟珑儿一直陪伴了她这么多年了,一时之间离开了,她真的很不适应。不过,她的心里更多的却是高兴。不管怎么说多好,珑儿一直陪在她的身边,现在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了。她一点也不担心和少奥会亏待珑儿。自己的地位就摆在那里,珑儿是以自己的义妹的名义出嫁的。嫁过去以后,绝对不会有人敢亏待她的。还有,和少奥而是喜欢珑儿的,两个人的小日子一定会过得和和美美的。

  而众人在知道了珑儿的待遇以后,心里面是又羡慕又嫉妒的。尤其是一些丫鬟们,明明大家都是丫鬟而已,可是偏偏这个珑儿就这样的好命,就是因为得到王妃的赏识,居然就能嫁个这样的好人家,从此以后过上少奶奶的生活。这也使得王府里面的丫鬟干活更加卖力了,就是希望要是好运能得到主子的赏识的话,就能和珑儿一样好命了。

  不过,对于这些事情,赵可然最亲近的几个丫鬟,却没有什么感觉。因为之前的时候,赵可然就已经问过她们了,要是她们愿意的话,也会为她们安排的。可是她们和珑儿不一样,她们并不想要这样就嫁出去,所以她们都拒绝了。赵可然也知道,她们几个和珑儿在性格上有很大的差异,所以也就不勉强她们了。

  王府里面恢复了平静,依琳和采衣,还有她们的家人,现在都已经全部被压在刑部的大牢里面了,只等问清楚所有的事情,就可以流放了。只是有一点让赵可然有些担心的,那就是之前遇袭的事情,还没有找到幕后黑手。

  虽然少了珑儿,可是赵可然的生活还是和往常一样,虽然已经怀孕了,但是府里面的一些事务,她还是要管。

  在用过早膳以后,赵可然就进入两人书房,开始看账本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先是她遇袭,然后就是祖父的寿辰,后来又出了陈嬷嬷的事情,紧接着又是珑儿出嫁的事情。就是因为这样,这段时间的账本,积压了不少,难得现在有时间了,她连忙就来到书房了。

  书房里面,赵可然让诗香一起帮着看账本。诗香性子沉稳,而且之前有学过,所以赵可然就让她帮着一起看。之前,自己没空的时候,她已经帮忙看来一些了,可是还是有很多还没有看过。而画香则在一旁伺候着。

  就在赵可然和诗香都在认真的看着账本的时候,琴香从外面走了进来,但是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立在一旁,可是却时不时的朝着赵可然的方向看过去,好像是有什么话想要说的,但是却又说不出口的感觉。

  要是一次两次的话,赵可然或许还不会发现,次数多了,她即使是想要忽略,也没有办法了,她放下手中的账本,直接开口问道,“琴香,你要是有什么话想要说的话,那就直接说好了,不要在这里吞吞吐吐的。”

  “王妃,奴婢,奴婢有事情要向你禀报。”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琴香就直接开口了。一开始的时候,她的确是不想要说出来,毕竟最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她也不想要在打搅到王妃了。可是要是不说的话,到时候,要是出了什么问题的话,她也负不了这个责任,所以她一直在犹豫。

  “出了什么事情了吧?”赵可然直接开口问道,“要不然的话,你应该不会这样纠结的,而是早就说出来了。”

  “王妃,太师府里面传来消息,说是太师决定要原谅赵莹了。”琴香直接就开口说道。

  之前赵可然和赵莹之间的恩怨她是很清楚的。尤其是是赵莹最后还落得这样的下场。所以不要问,就知道她对于王妃的怨恨究竟是有多深了。之前她还在家庙的时候,可以不用管她,可是后来,她竟然还有机会回来了,现在太师居然还要原谅她。

  琴香真的怕会出什么事情,所以才会想要把这件事情禀报给赵可然知道的。

  “什么?”果然,在听到了琴香的话以后,赵可然大吃一惊,“赵莹回到太师府的时间好像还不是很长,怎么现在居然就能取的爹的原谅呢?”

  对于这件事情,赵可然的心里还真的是充满了疑惑了。之前赵莹之所以会送去家庙,那是因为她害得刘姨娘流产,爹失去了一个孩子。按理来说,爹对于赵莹即使不是恨之入骨,应该也是很不待见的才对啊!之前说张姨娘病重,所以让赵莹回来,这一点她可以理解。可是现在爹竟然会选择原谅赵莹,这怎么可能呢?难道他真的能忘得了丧子之痛吗?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仔细给本王妃说清楚。”赵可然皱着眉头,开口问道,“赵莹她真的就有这样大的本事,可以在这样短的时间里面就重新得到爹的欢心。”

  “是真的。”琴香点了点头,“原因好像就是因为风少爷的事情。”

  “什么,因为风儿的事情?”赵可然感到疑惑,“什么意思啊?”

  “没错,”看到赵可然面露不解,琴香开口解释道,“之前在镇北侯的寿宴上面,风少爷被立为了世子,太师虽然想要阻止,可是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后来,皇上的圣旨也已经到了,太师很清楚,他已经没有办法扭转乾坤的了,意志很消沉。赵莹就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了她的温柔体贴来,时不时的关心太师。太师心里很感动,所以已经准备重新把赵莹的名字记上族谱了。”

  “赵莹,她以前的手段可没有这么厉害啊!”赵可然忍不住皱起来眉头。

  对于赵莹的事情,赵可然不管怎么想都觉得透露着古怪。以前的时候,赵莹绝对没有这样的心机的。要是有的话,她就不会沦落到被赶到家庙去的下场了。赵莹重新回到太师府以后,一直都是默默无闻的。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就能重新得到爹的信任,甚至让爹忘记丧子之痛,让她重新当上这个三小姐呢?

  “琴香,你知道赵莹最近有什么异样没有?”赵可然开口问道。

  “赵莹她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动作。”琴香开口答道,“不过,最近她出府的次数有些频繁,就不知打她究竟是找谁的。因为之前,她回到了太师府以后一直都是安分守己的,所以奴婢一时疏忽了。请王妃恕罪。”

  “这件事情和你无关。”赵可然眉心轻蹙,“谁都不知道赵莹居然会在不知不觉之间,做了那么多事情的。要不是以前本王妃实在是太小看赵莹了,就是赵莹在经过家庙的所谓修行以后,心性变得更厉害了。”

  “那王妃,我们现在要这么做呢?”琴香开口询问,“太师只是想要把她重新记入族谱而已,可是还没有实行,,我们要不要从中破坏呢?”

  “这个不急。”赵可然嘴角勾起一抹笑,“即使我们不阻止,也会有人阻止的。不要忘了,我们在太师府里面还有一枚棋子呢!”

  “王妃,你说的是——”

  “刘姨娘啊!”赵可然笑着开口吩咐道,“琴香,你给刘姨娘传个信,就把这件事情告诉她,相信她就知道该怎么办的了。刘姨娘应该也是很不希望爹原谅赵莹的吧!毕竟当初虽然她的孩子注定是保不住的,可是最后送这个孩子一程的可是赵莹啊!还有,当年她这样子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赵莹身上,她应该也会怕被报复吧!”

  “是的,王妃。”得到了赵可然的吩咐以后,琴香离开了房间。

  可是经过了琴香的打岔以后,赵可然的心里真的不是很平静,就连看账本的时候,也没办法静下心来了。

  一直到了司徒旭回来以后,赵可然依旧是没有想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司徒旭下了早朝回来以后,自然是第一时间去找赵可然了。可是,当他会得到房间以后,却看到赵可然坐在那里发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

  琴香她们看到了司徒旭以后,连忙想要行礼,可是被司徒旭给制止了,他向着她们挥了挥手,示意她们退下。

  在所有的人都离开了房间以后,司徒旭来到了赵可然的身后,直接一把就把她搂进了怀里。

  突如其来的动静让赵可然吓了一跳,她回过神一看,原来是司徒旭,她噌怪的看了司徒旭一眼,“旭,你搞什么鬼啊!吓了我一大跳。”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司徒旭好笑的摇了摇头,“你的丈夫都回家了,你还一点都不知道。为夫真的是太伤心了。”

  “原来已经这个时候了。”听到了司徒旭的话以后,赵可然猛地抬起头来,看了一下外面,“我都不知道已经这个时候了。”

  “你究竟是在想些什么事情啊!”司徒旭开口问道,“我看你想得很入神。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那就说出来吧!我可是你的丈夫,应该为你排忧解难的。”

  听到了司徒旭的话以后,赵可然笑着摇了摇头,“我就在王府里面能有什么事情。其实事情是和太师府有关的,我想,我还是要找时间回太师府一趟。要不然的话,恐怕真的会出事了。”

  “太师府出了什么事情了吗?”司徒旭好奇的问道,“我还以为你在烦恼别的事情呢!现在赵可风已经是世子了,虽然还没有搬到镇北侯府去住,不过,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你还有什么需要担心的。”

  “不是风儿的事情。”赵可然摇了摇头,“其实是赵莹的事情,相信她的事情你也是知道的,之前她本来是想要陷害我的,可是后来偷鸡不成蚀把米,被发落到了家庙里面去了。可是后来又回来了。”

  “原来是因为这件事情啊!其实你不说,我也有事情要告诉你的。”司徒旭开口说道,“就是之前陈嬷嬷在你的补品里面下药的事情,原来不仅是她们在策划而已。还有那个赵莹也有参与其中。”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以后,赵可然真的是大吃一惊,“你是说赵莹也参与其中,她究竟做了什么事情?”

  “陈嬷嬷和依琳不过就是王府里面的奴婢而已,虽然陈嬷嬷多年以来一直都管理着王府后院的事务,可是到底还有林德从中牵制着 ,再加上后来你还剥夺了她的权力,她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弄到藏红花。”司徒旭开口解释道,“我已经派人在暗中查过了,陈嬷嬷和依琳根本就没有买过藏红花。那么她们的藏红花究竟是哪里来的呢?”

  “你是说,那藏红花是赵莹给的。”赵可然想了想以后,开口道,“看来赵莹真的是很恨我啊!居然就连我嫁人了,都还想要设计我。”

  “依琳已经全部都招供了,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她们并没有想到要用藏红花来害你的,只是后来有人秘密给了她们建议,不过她们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司徒旭开口道,“不过,经过我的追查,知道了提供给她们藏红花的人就是赵莹。”

  “看来赵莹是真的想要报仇了。”赵可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之前听说她回来的时候,我根本就不在意,要是她回道太师府以后乖乖的过日子的话,我是不会在意的。毕竟我和她根本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可是要是她是想要害我的话,那我就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了。”

  “那你打算怎么做呢?”司徒旭开口问道,“要我直接就暗地里解决她吗?”

  “不用。”赵可然摇了摇头,“其实,我觉得赵莹的身后应该还有人的才对。赵莹的性子我很清楚,她根本就不是那种精于算计的人,要不然的话,她就不会落得那样的下场了。就不知道她身后的人究竟是谁。”

  “你就这样肯定?”司徒旭好笑的看着她,“说不定,她是因为在家庙里面呆的时间有点长了,所以想通了很多事情了啊!不是说,人要是经过重大的变故,就会发生改变吗?”

  “不会。”赵可然摇了摇头,“赵莹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要是她真的是能改变的话,那当初她被赵可人陷害的时候,就应该改变了,而不会再有后面的事情了。赵莹这个人就是这样,心实在是太大了,可是能力不够,一遇到什么事情就只会横冲直撞,虽然有时会有一些小聪明,但是干不了大事。”

  “放心好了,小东西,我会找人去把这件事情给查清楚的。”司徒旭笑着开口道,“你也不用想太多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好,我都会好好保护你的。”

  “好了,不说这件事情了,到时候,我找个机会回太师府一趟,探个究竟好了。”赵可然点了点头,突然开口问道,“再过几天就是祭天的日子的了,怎么,父皇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吗?”

  “今天早朝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司徒旭开口道,“父皇已经下旨了,这次的祭天会由太子代表他前去。”

  “意料中事。”赵可然笑着开口道,“不管怎么说都好,太子都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由他去很合适,虽然之前的事情,太子的名声不太好,可是父皇也从来没有说过要废太子,所以只有他才是最适合的人选。”

  “不过司徒天现在的心情应该就没有这样好了。”司徒旭嘴角勾起一道狡猾的弧度,“刚刚在大殿之上的时候,听到了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的脸色顿时全部黑了。”

  “这不奇怪。”赵可然开口道,“本来按照太子之前的举动的话,他应该是很有机会能去的。可是现在希望却是落空了,也难怪他的心情不好。不过,旭,这次祭天的事情,会不会出什么意外啊?以前的时候一直都是父皇去的,可是今年却派了一位皇子去,我担心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小东西,你不要想太多了。”司徒旭笑着安抚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和我们无关。你呀,就安心养胎就好了。”

  “我知道了。”赵可然点了点头,可是心情还是平复不下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京城里面明明就很平静,虽然有发生一些事情,可都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她好像总感觉有一个风雨欲来的趋势,尤其是这次祭天的事情。这次的事情,还引发了太子额寒王之间的争斗,虽然不严重,可是却带着一种不祥的感觉。

  “叩叩叩——”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进来。”司徒旭轻轻地放开了赵可然以后,朝着门口的方向开口应道。

  没过一会,诗香就走了进来,手上还拿着一封信,恭恭敬敬的递给了司徒旭,“王爷,刚刚殿主派人送来一封信过来,还传来口信来说,王爷之前要他查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

  “你先下去吧!”

  司徒旭接过信以后,马上就看了起来,可是,一看到信的内容的时候,他就忍不住皱起来眉头,甚至越看他,他的脸色就变得越阴沉。在看完了信以后,他猛地一下就把信甩到了地上,还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她还真的是敢啊!”

  “怎么了?”看到司徒旭的样子,赵可然有点担心,连忙开口问道,“旭,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没事。”司徒旭也知道自己的举动吓到赵可然了,连忙开口安抚道,“小东西,你不用担心,不是出事了,只是之前,你在外面遇袭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

  “什么,真的吗?”赵可然连忙开口追问,“已经知道是谁了吗?你快告诉我啊!”

  “林秀秀。”司徒旭的嘴里冷冷的突出了这个名字,“原来一切都是林秀秀干的。她还在暗中动用了云王府的能力,所以才会这么久都查不出来。”

  “是她?”赵可然觉得这个答案似乎在意料之外,可是又好像是在情理之中,“原来一切都是她做的。本来我还以为之前她成婚的时候,我给她制止的麻烦,应该起码能绊住她一段时间的,没想到她还是出手了。”

  “林秀秀,我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司徒旭怎么也忘不了赵可然那天苍白的脸色,还有那天的事情的,要是那时不是有人帮忙的话,小东西说不定就出事了。

  “旭,所有的事情都是她安排的吗?”赵可然眼神里面也布满了寒霜,她可以不计较林秀秀想要害她,可是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算计到她孩子的头上。

  “不,除了她,还有一个人。”司徒旭的眼底闪过一丝暗光。

  “谁?”

  “小东西,刚刚你不是说赵莹的身后应该还有人吗?”司徒旭开口答道。“看来这个人已经浮出水面了。”

  “林秀秀。”赵可然脑中灵光一闪,“是林秀秀在她身后出谋划策的,是吗?”

  “应该是这样。”司徒旭开口道,“之前在巧合之下,她们两个人就结识了,而且她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敌人,所以她们两个人很快就一拍即合了。”

  “没想到我的敌人还真是多啊!”赵可然自嘲一笑,“居然都已经联合起来要对付我了。”

  “小东西,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放过她们的。”司徒旭开口说出的话语很坚定,“不管是谁,只要想要伤害你的,都是我的敌人,而我对于敌人是绝对不会仁慈的。”

  “旭,我一点都不怕。”赵可然开口道,“要是之前不知道究竟是谁的时候,我或许还会担心吧!可是要是知道了敌人究竟是谁的话,我就绝对不会退缩的。”

  “好,我相信你。”司徒旭点了点头。一开始的时候,他的心里就很清楚,小东西绝对不是那种躲在她身后的小女人,而是可以和他并肩而行的女子。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