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乱棍打死

   “哦,陈嬷嬷,看来你的看法和本王妃似乎不太一样啊!”赵可然开口道,“那好,既然你说,不是依琳在本王妃的补品里面下药的话,那你现在就告诉本王妃,究竟是谁在里面下药的。”

  “这个奴婢不知。”

  “你不知道。”赵可然冷冷一笑,“你既然不知道的话,那你凭什么说不是依琳。还有,陈嬷嬷,本王妃不是傻瓜,你为什么让你的侄女进府,还有你的侄女打的是什么主意,你不要以为本王妃真的是一点也不知道。所以本王妃认为,最有可能想要害本王妃的人,就是依琳了,再加上她还是在厨房里面干活的,嫌疑就更大了。”

  “王妃,不是奴婢,真的不是奴婢。”依琳一看赵可然是一定要把这件事情栽到她头上了,连忙就开口为自己辩解,“奴婢怎么敢做这样的事情呢!王妃,真的不是奴婢干的。”

  “可是现在看起来,嫌疑最大的人就是你了。”赵可然并没有理会依琳的辩解,而是继续开口道,“现在所有的嫌疑都已经指向你了,而且除了你,本王妃的确是找不到第二个人了。”

  “王妃,那也只是你的猜测而已。”陈嬷嬷着急的开口道,“现在不过一切都只是单凭猜测而已,根本就没有真凭实据,你不能这样就说依琳是幕后黑手。”

  “陈嬷嬷,你还真是说对了。”赵可然点了点头,“本王妃现在的确是没有真凭实据。本王妃不过就是一介弱质女流而已,又不是刑部的郎官,找证据这样的事情,当然是交由刑部去办的啊!”

  “王妃,你是什么意思啊?”一听到赵可然的话,依琳真的是着急了,“王妃,难道你要把这件事情交由刑部去侦办吗?”

  “是啊,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赵可然理所当然的答道,“这件事情危害这样重大,那可是危害王爷的嫡子啊!这样严重的事情,当然是该交由刑部侦办了。而且,这样的罪名应该会株连九族吧!”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依琳顿时吓蒙了,她从来都没有想过事情竟然会这样重大。之前姑母明明就说过,这件事情不会被拆穿的,即使是被拆穿,王爷也会看在已故的萧贵妃份上,不会深究的。可视化现在呢,竟然马上就要闹到刑部去了,而且要是被查出来了,还要株连九族的。

  依琳只要一想到这一点,就感到浑身发毛,她连忙向陈嬷嬷投去求救的眼神。陈嬷嬷在看到依琳的慌张以后,怒瞪了她一眼。自己这个侄女怎么就怎么笨呢?现在根本就没有证据证明什么东西,可是她却在这里乱慌张,等一下要是露出马脚了,该怎么办才好啊!

  “陈嬷嬷、依琳,其实你们也不用着急。”赵可然笑米米的看向她们,可是眼底却是布满了寒霜,“到时候,恐怕就要你们到刑部的大牢里面住上一段日子了。都听说刑部的刑罚是很厉害的,在里面的犯人没有哪一个不是乖乖招供的。”

  “什么?”陈嬷嬷吓了一跳,“王妃,你在说什么,为什么奴婢和依琳也要去刑部啊?”

  “很简单。”赵可然开口解释,“陈嬷嬷,你不会忘了吧!要不是你只是人绊住了诗香,那么这补品里面下药的事情肯定就不会发生了。还有就是依琳,她现在可是最大的嫌疑人啊!所以,你们两个被关押在刑部,那是理所当然的啊!”

  “王妃,你不能这样做。”陈嬷嬷也急了,她可是在宫里面呆过的额,刑部是什么样的地方,她很清楚,在哪里即使不死,也会去掉半条命的,“奴婢做的事情,根本就不足以进刑部受审。你不能这样冤枉奴婢。”

  “哦,那我明白了。”赵可然看起来恍然大悟,“陈嬷嬷,你的意思就是说,你不能进刑部,就让依琳一个人进刑部就可以了,是吗?本王妃还以为你们姑侄俩感情很好呢!没想到,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你还是抛弃了你的侄女啊!”

  “不是,奴婢不是这个意思。”一听到赵可然在歪曲自己的意思,陈嬷嬷连忙开口想要解释。

  可是赵可然是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陈嬷嬷,你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啊!本王妃说要把你和依琳送进刑部大牢,可是你却说你是冤枉的。那就是说,依琳不是冤枉的了。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本王妃把依琳送去刑部大牢,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陈嬷嬷听到了赵可然这样歪曲事实,心里面很着急,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尤其是看到一旁的侄女已经向她投来仇恨的眼神的时候,她的就更加急躁了。可是越是急躁,她就越是没办法解释清楚。

  而在一旁的依琳在看到了陈嬷嬷的表现以后,就更加认定,姑母是想要自己一个人来背黑锅。原来姑母一直打的就是这样的主意,只要一出事就让自己全部承担下来。怪不得她一点都不着急,原来她打得是这样的主意。

  “陈嬷嬷,既然你已经说了,这件事情和你无关,所以虽然依琳是你的侄女,但是看在已故的母妃的份上,本王妃就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追究了。”赵可然故作宽容的开口道。

  接着,她又是一脸怜悯的看向脸上几乎已经掩饰不住愤怒和仇恨的依琳,继续说道,“不过,依琳,你就可怜了,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就要进刑部了。听说刑部可是个恐怖的地方。你看到采衣了没有,本王妃不过就是稍稍用刑,她就已经这个样子了。到时候你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本王妃曾经听说过,刑部那里逼供的方式可是要比这个厉害啊!”

  “是啊,是啊!”琴香连忙开口附和道,“不仅厉害,而且奴婢听说花样还挺多的呢!比如把鞭子沾上盐水,在打在犯人的身上,听说可以打得皮开肉绽的,而且因为沾了盐水的缘故,犯人会疼的痛不欲生呢!”

  “不止这样,”一旁的画香也不甘寂寞的开口了,“奴婢听说,这还不是最严重的,还有一种火烙,就是把烧红的铁,直接就印在犯人身上,听说那个更厉害。”

  “不仅是这些。”就连平常一向稳重的诗香也开口了,“好像还有滚钉板,针刺,夹棍等各种各样的刑罚,每一样都能让人痛不欲生,而且他们绝对不会伤到你的性命的。”

  依琳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而在她身边的陈嬷嬷则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她知道王妃是故意在挑拨离间的,可是她就是没有办法说出来。眼看着依琳的脸色不断变化,她真的很担心依琳会把所有的事情全部都说出来。

  “陈嬷嬷,这里没你的事情了。”赵可然再下一剂重药,“等一下本王妃会派人把依琳押到刑部大牢的了。你就先回去吧!本王妃知道这次的事情和你无关,所以不会再追究你的责任的。”

  “等一下,王妃,奴婢说,奴婢什么都说。”一听到陈嬷嬷马上就可以离开了,而自己则要被送往刑部的大牢,依琳再也忍不住了,连忙开口喊道,“这次的事情和奴婢无关,全部都是姑母一手设计的。”

  “你闭嘴。”陈嬷嬷着急的想要制止依琳的话,可是还是来不及了。

  在依琳说出那些话以后,陈嬷嬷就像是失去了全身的力气一样,差点就要瘫倒在地了。

  “你说什么?”一听到依琳漏了口风,赵可然马上继续追问,“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来,要不然的话,就不要怪本王妃对你不客气了。”

  “不许说。”虽然事情已经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可是陈嬷嬷依旧是执迷不悟,她扑上前去,想要制止依琳继续说下去,“我叫你不要说。”

  看着陈嬷嬷疯狂的举动,赵可然示意琴香和诗香把她拉开,而依琳早就被这一幕给吓蒙了,一下子还反应不过来。

  “依琳,你把事情全部给本王妃说清楚。”赵可然眼神凌厉的看向跪在地上的依琳,“要是敢有一句假话的话,那本王妃就让你万劫不复。”

  “王妃饶命啊!”依琳吓得都快要哭了,“奴婢什么都不知道的,全都是姑母一手策划的,是她说,只要王妃出事了,就会有奴婢的机会了。她一直都想要让奴婢攀上王爷,好让她在王府里面的地位能得到提高。”

  “怎么,依琳,难道你的心里就没有一点想法吗?”赵可然眼神锐利的看向跪在地上的人,开口问道,“你就一点也不想要成为王爷的侍妾吗?”

  “没有,没有,奴婢一点想法也没有。”依琳连忙摇头否认,“王爷是天上的云,奴婢不过就是地上的泥而已。奴婢不敢有任何想法。”

  “你这个贱蹄子。”一旁的陈嬷嬷一听到依琳的话以后,马上就暴跳如雷,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实在是太气愤了,她甚至已经挣脱了琴香和诗香的钳制,直接就扑上前,开始厮打着依琳,一边打还一边不断的骂道,“我好心好意的把你带进王府,可是你呢?现在居然恩将仇报,这样去陷害我。我打死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贱蹄子。”

  “姑母,这个你不能怪我。”依琳一边闪躲着,一边开口反驳,“这件事情明明就是你在幕后指使的,可是现在你却想要我一个背黑锅,你自己就置身事外。”

  “你还敢说,你这只白眼狼,我真的是看错你了。”陈嬷嬷语气之中充满了气愤,“你居然敢这样把所有事情都推到我身上,不要忘了,那些藏红花可是你亲手放下去的,你也脱不了关系。”

  “那都是你指使的,不要忘了,那些藏红花就是你买回来的。”依琳也不甘示弱,“还有,整件事情就是你计划的,我不过就是按照你的指使来做事而已。”

  看着姑侄俩在不断的互相推卸责任,房间里面的人,没有一个人有出手制止的。大家都是冷眼旁观的,看着她们两个一边互相厮打,一边对骂着。就连琴香她们,也站在旁边,冷冷的看着,没有任何动作。

  等到看戏看得差不多了,赵可然突然开口大声呵斥道,“够了,都给我住手。”

  突如其来的一声呵斥,把陈嬷嬷和依琳都吓了一跳,两个人手上的动作也一下子就停住了。

  “看来,不管是王爷,还是本王妃,在你们眼里都是一点威严都没有的,是吧?”赵可然冷冷的开口道,“王爷和本王妃就在这里,你们竟然还敢这样有失体统,看来你们的胆子还真的是有够大的啊!”

  “王爷恕罪,王妃恕罪。”陈嬷嬷毕竟是经过风浪的人,在听到了赵可然的责难以后,马上就回过神了,知道了自己现在的举动是多么的不合规矩,她连忙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开口为自己辩解,“王妃,奴婢只是听到了依琳的话,一时气愤,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为在一旁的依琳似乎也注意到了自己的举动,所以连忙跪到了一边,不敢再开口了。

  赵可然看向跪在地上的陈嬷嬷,开口道,“你究竟是气愤,还是心虚呢?陈嬷嬷,依琳,看来你们两个人的胆子还真的是有够大的,居然还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在本王妃的补品里面下藏红花。你们真的是很恨本王妃肚子里的孩子啊!居然这样大费周章的想要害他。”

  “王妃恕罪,奴婢,奴婢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陈嬷嬷的脸色都变得苍白无比了,刚刚的时候她在和依琳吵架的时候,已经不知不觉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说出来了。现在已经没办法狡辩了,所以她连忙开口求饶。

  “恕罪,恕谁的罪啊!”赵可然冷冷一笑,“陈嬷嬷,在你看来,本王妃是不是很好欺负啊!你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你还想要本王妃恕罪。本王妃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是想要你死而已,怎么,你能以死谢罪吗?”

  “王,王妃。”一听到死字,陈嬷嬷顿时就吓得三魂不见七魄了,“王妃,奴婢,奴婢罪不至死啊!”

  “罪不至死?真是笑话。”赵可然看向陈嬷嬷,开口说出来的话却是充满了寒意,“你不过就是一个奴才而已,你的功过由本王妃来定,本王妃说你该死,你就绝对没有活路。”

  “王妃恕罪啊!”一旁的依琳在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也是感到一阵阵寒意的,虽然刚刚她和陈嬷嬷在吵架,可是她还是没办法看着她死。

  “你不用替她求情。”看着开口求情的依琳,赵可然一样的冷漠,“不仅是她,你也是一样,难道你以为你可以逃过一劫吗?”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依琳的脸上也一下子失去了血色。

  “陈嬷嬷,依琳,你们不要以为本王妃是笨蛋。你们心里面打的那些小算盘,你们以为本王妃真的就什么都不知道吗?本王妃只是懒得去管,而且也算定了你们是不会如愿的,所以才会这样放任而已。”赵可然嘴角勾起一抹笑,眼底充满寒霜,“本来府里面养了两只老鼠,本王妃是不怎么在意的,可是现在这两只老鼠居然想要谋害主人了,那本王妃就不能再放任了。”

  听到赵可然把她们比作是老鼠,不管是陈嬷嬷还是依琳,心里都是很生气的,可是她们却不敢开口反驳,生怕真的会因此丧命。

  “陈嬷嬷,依琳,本王妃就老实和你们说吧!”赵可然残酷一笑,“今天不管是发生什么事情,本王妃都绝对不会留下你们的性命的。”

  “王妃恕罪啊!”陈嬷嬷连忙开口求饶,“王妃,奴婢和依琳都是一时鬼迷心窍,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而已,你就饶了奴婢们这一次吧!而且,你也没有喝下那些补品,不是吗?你就看到奴婢以前曾经服侍过萧贵妃的份上,饶了奴婢吧!”

  “你闭嘴。”听到了陈嬷嬷搬出以前的事情,赵可然不找痕迹的看了萧筱筱一眼以后,开口道,“你还是不要再提母妃了,在你嘴里说出她的名字只是侮辱了她而已。还有,难道本王妃没有吃下那些补品,你就没有罪了吗?你知道吗》珑儿就是因为你的那些藏红花,差点就失去了当娘的资格了。”

  陈嬷嬷在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就连心中最后的一丝侥幸都消失了。她明明就问过大夫的,明明平常人要是吃下去的话,是不会有事的。没想到,居然是珑儿吃下去了,而且还出了这样大的事情。

  在大家都没有注意到的地方,萧筱筱看向陈嬷嬷的眼神里面充满了不敢置信和失望,同时还有愧疚,刚刚的时候,她还想要提陈嬷嬷求情,可是没想到,陈嬷嬷却是打着她的名目,想要谋害她的孙子。看来可然说的对,自己的心真的是太软了,所以才会一直被欺压。

  “怎么,陈嬷嬷,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赵可然冷冷的开口道。

  “王妃,奴婢知道这次的事情是奴婢的错。”陈嬷嬷深吸了一口气,突然抬起头来,开口道,“这次的事情全部都是奴婢计划的,依琳她只是在照着奴婢的吩咐去做事而已。求王妃饶她一命。还有,王妃,这次的事情和奴婢的家人一点关系也没有,求你不要迁怒于他们。”

  虽然心里面很恨依琳出卖自己,但是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的侄女,而且一个人死,总比两个人死好,所以陈嬷嬷把所有的事情偶读揽到了自己身上。这样的话,自己死后,起码还会有一个人帮忙收尸。

  “姑母。”依琳一脸的感动。刚刚的时候,她以为姑母要把所有的罪名都推到自己的身,可是没想到到最后姑母居然揽了所有的过错。刚刚要不是自己这样冲动的话,现在事情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听到了陈嬷嬷的要求以后,赵可然看了司徒旭一眼以后,开口道,“本王妃可以答应你,不会要他们的命,至于其他的,本王妃就不能答应你了。”

  是啊!她绝对不会要他们的命的,但是她会让他们比死还难受。她从来就不是什么心善的人,对于要害自己的人,她是怎么也不会放过的。

  听到了赵可然承诺以后,陈嬷嬷就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心如死灰的等待着赵可然对她的宣判。

  赵可然自然也是不会心软的,她开口吩咐道,“来人啊!把陈嬷嬷拉出去,乱棍打死。”

  陈嬷嬷这样的歹毒,居然想要谋害自己的孩子,赵可然自然是不会让她死的那么容易的,所以她选择了这样的方式。

  很快,就有几个粗使婆子进门,来把陈嬷嬷给拉了出去。不知道是因为已经绝望了,还是别的原因,陈嬷嬷并没有反抗。

  而依琳大概也是吓坏了,由始至终都没有开口为陈嬷嬷求一句情。

  没过多久,院子里面传来一阵阵凄厉的喊声。不管是司徒旭、赵可然,还是琴香她们,在听到这些声音的时候,脸上的脸色一点变化也没有。

  可是依琳和一直看着一切发生的采衣,都吓得不轻,那小脸已经完全变成了白色,没有一丝血色。

  院子里面的叫喊声渐渐的变得小声,在接着变得无力。到了最后,就只能听到棍子击打肉所发出的“啪啪——”声了。

  过了好一会儿以后,就有人进来禀报了,“回王爷,王妃,陈嬷嬷已经气绝身亡了。”

  “嗯!”司徒旭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并没有过多的情绪。

  而赵可然则是挥了挥手,示意那个人退下以后,突然笑着看向还跪在地上,在听到了陈嬷嬷的死讯以后,浑身发抖的依琳,开口道,“这下子轮到你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