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陈嬷嬷狡辩

   “我知道了。”萧筱筱没有再说什么了,她想起了今天赵可然曾经和她说过的所有的话了。其实可然说得对,自己一直都这样子的话,即使是知道了谁是当年害自己的幕后黑手也没有用。

  而且,自己现在就那样执着的想要找出害自己的人,既然是这样的话,那自己还有什么资格去要可然原谅陈嬷嬷呢?

  而此时的陈嬷嬷,就在自己的房间里面走来走去的,根本就静不下心来。今天她在做好了所有的事情以后,就一直躲在房间里面,生怕会惹来别人的怀疑。可是都已经过了那么久了,也没有听到悠然居哪里传来什么消息。反倒是王妃的那个贴身丫鬟好像出事了。

  她的心里很着急,不知道王妃究竟有没有把那些补品吃下去,要是吃下去的话,怎么会一点动静也没有的。

  陈嬷嬷怎么也不会想到珑儿已经把那些补品吃下去的。因为她在下药的时候,已经计算过分量了,一般人要是吃下去的话,根本就不会出什么事情的,只是要是怀孕的人吃下去的话,就会流产的。

  “姑母,你就不要再走了。”房间里面的另一个人——依琳忍不住开口了,“你这样走来走去的,我的眼睛都要花了。”

  “你说的倒是轻松。”陈嬷嬷因为心里着急,口气也有点冲,“你也不想一下,我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都已经过去那么长时间了,怎么会一点动静也没有呢?”

  “姑母。你除了是为了我,不也是为了你自己吗?”对于陈嬷嬷的邀功,依琳一点也不买账,“你这样积极的想要我当上王爷的侍妾,不就是为了你在王府里面的地位而已吗?不要说得你好像这样伟大一样。”

  “你这个丫头怎么这样说话的。”一听到依琳的话,陈嬷嬷马上就生气了,“你这个丫头,你是什么意思啊!你是说,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是不是?要是你真的这样认为的话,那你就给我滚,滚出王府去。你现在就回家,以后,最多就嫁一个小商人而已,一辈子都没有出头的日子。以后你的事情,就不要再找我了。”

  “姑母,我只是乱说的。你不要生气啊!”看到陈嬷嬷真的生气了,依琳连忙道歉,因为要是姑母真的不理她了,那她就真的是一点机会也没有了。她不过就是厨房里面的一个烧火丫头而已,一点人脉偶读没有。要是姑母不理她的话,那她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有机会再见到王爷的了。

  “依琳啊!你要知道,姑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啊!”听到了依琳的道歉,陈嬷嬷也没有再说什么了,毕竟她帮依琳的确是有私心的,要是真的没有了依琳的话,那她的计划就不可能实现的了,“要是你能嫁个王爷的话,再生下一个孩子的话,那你的后半辈子就真的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

  “我知道,姑母。”依琳点了点头,“可是,姑母,都已经这么久了,可是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你说,王妃是不是没有吃下去那些补品啊!”

  “我也不知道。”陈嬷嬷也皱起来眉头,“按理来说,应该有动静了才对。只要这一次能够让王妃流产的话,你就有机会了。王妃流产以后,一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和王爷同房的,到时候你就有机会了,没有哪一个男人是不偷腥的。到时候,你要是在怀上一个孩子的话,那就最好了。”

  “可是,姑母,我们这样做,要是被发现的话,到时候该怎么办啊?”依琳的心里还是很担心,“要是被发现的话,我们会不会没命啊!”

  “依琳,我告诉你。”陈嬷嬷的脸色变得严肃,“要是被发现的话,无论如何都绝对不能承认,要不然的话,就真的会没命的。不仅如此,还会连累家人。即使真的发现了,也不会有证据的,所以到时候只要我们抵死不认的话,那就不会有事的了。”

  “真的吗?”虽然陈嬷嬷这样说,可是依琳的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真的不会有事吗?”

  “绝对不会有事的,你就放心好了。”陈嬷嬷肯定的点了点头,“这样我们不承认的话,王妃也奈何不了我们。而且不管怎么说都好,我也是王爷的奶娘,而且还曾经服侍过已故的萧贵妃。王爷即使不看僧面,也会看佛面的。”

  “我知道了。”依琳点了点头。

  就在姑侄俩还在聊天的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两个人都吓了一跳,然后下意识的往往外望去,只看到王妃的两个贴身丫鬟直接就走了进来。

  “哎呀,琴香跟你,诗香姑娘,今天怎么这样好的兴致,来到我这个老婆子这里啊!”

  “陈嬷嬷,咱们明人就不说暗话了!”琴香开口道,“我相信你很清楚,我们今天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的。你自己做了什么好事,你自己清楚。”

  听到了琴香毫不客气的话以后,陈嬷嬷的心咯噔了一下,可是毕竟曾经在皇宫里面呆过,而且这么多年里面一直管理的王府里面的内务,她的心里素质还是很好的。即使听到琴香意有所指的话,她依旧脸上带着疑惑,开口道,“琴香姑娘,你是什么意思,怎么我一点也听不明白呢?”

  “是吗?”琴香皮笑肉不笑的看向陈嬷嬷,“不过,不管陈嬷嬷知不知道都好,现在王妃有请,相信陈嬷嬷不会拒绝吧!”

  “王妃有请,本来作为下人的,应该马上就过去的才对,可是我还有一些事情,能不能等一下再过去呢?”陈嬷嬷笑着开口问道,“等一下,我一办完事情,马上就过去。”

  “陈嬷嬷,还真是对不起啊!”琴香的态度一点也不肯退让,“王妃说了,现在让你马上过去,这不是在和你商量,而是在命令你。要是你不愿意的话,就不要怪我们采取强硬的手段了。”

  看到琴香这样的态度,陈嬷嬷也不再好言好语的了,“琴香姑娘,我知道,你是王妃身边的人,可是说到底,我也是王爷的奶娘,还曾经在已故的萧贵妃身边伺候过的。我可是府里面的老人了,你对我还是放尊重一点会比较好。”

  “是吗?看来陈嬷嬷你还真的是很有自信啊!”琴香开口道,“不过,陈嬷嬷,现在府里面可是王妃在当家,你的那些陈年往事在王妃那里可是行不通的。还有就是,我刚刚大概忘记说了吧!现在在悠然居里面等着你的不止是王妃而已,还有王爷也在那里。”

  “什么?”听到了琴香的话以后,陈嬷嬷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一旁的依琳在听到了琴香的话以后,也是大惊失色的。她担忧的看向陈嬷嬷。

  “依琳,你看起来很担心陈嬷嬷啊!”在一旁一直沉默的诗香突然开口道,“既然这样的话,你就陪着她一起去就好了。”

  “不用,不用。”一听到诗香的建议,依琳连忙开口拒绝,“王妃找姑母有事,我去的话,不是很好。”

  “这一点你就不用担心了。”诗香开口道,“因为王妃也把你一起叫了过去了。”

  这下子不仅是陈嬷嬷了,就连依琳的眼神之中也是充满了忧心的。

  不管她们两个人是多么的不情愿,还是必须得跟着琴香和诗香,往悠然居的方向走去。没过多久,她们便已经来到了悠然居。

  “奴婢见过王爷,王妃。”一进门,陈嬷嬷和依琳马上就向司徒旭和赵可然行礼。而这个时候的她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在一旁已经奄奄一息,脸色惨白的采衣。

  “都起来吧!”司徒旭并没有开口,而赵可然冷静的挥了挥手,开口道。

  陈嬷嬷和依琳都站了起来以后,陈嬷嬷恭敬的开口问道,“不知道王妃今天找奴婢来,是有什么事情呢?”

  陈嬷嬷的脸上虽然强作镇定,可是她的心中现在却是七上八下的。尤其是刚刚进门的时候,看到赵可然脸上一点异样也没有,她的心里就更加紧张了。照这样看来,王妃好像并没有吃下那些补品。而且现在还把她和依琳都叫了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不知道。”赵可然微微一笑,可是笑容里面却是充满了讽刺的味道,“陈嬷嬷,你会不知道。你看一下你旁边的那个丫鬟,你认不认识她啊?”

  陈嬷嬷转过头一看,顿时大吃一惊。不过,她很快就收起了脸上的惊讶。可是依琳显然就没有陈嬷嬷这样好的心理素质了。所以当她看到依琳的时候,脸上的惊讶和恐惧之色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

  不仅是这样,她还拉了拉陈嬷嬷的衣袖,“姑,姑母,她——”

  “依琳,闭嘴。”陈嬷嬷马上开口呵斥道,“我知道你现在很惊讶,毕竟是认识的人,可是现在王爷和王妃还在呢!不得无礼。”

  说完以后,陈嬷嬷还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依琳在听到这样暗示性的话语以后,连忙闭上了嘴巴,不敢再说出任何一个字了。

  “怎么不继续说下去呢?”赵可然似笑非笑的看向陈嬷嬷,“你为什么要阻止依琳开口呢?是怕她会说出什么不利于你们的话吗?”

  “王妃误会了。”陈嬷嬷连忙笑着解释道,“王爷和王妃都在这里呢!依琳是个不懂规矩的,奴婢是怕她乱说话,惊扰了王爷和王妃,那就不好了。”

  “哦,在陈嬷嬷看来,本王妃就是这么容易就可以被惊扰的人吗?”赵可然开口道,“看来在陈嬷嬷的眼中,本王妃就是这样无用的一个人啊!要不然的话,你怎么会想到要这样害本王妃呢!”

  “王妃,你在说什么,奴婢怎么一点也听不明白呢?”听到了赵可然的指控以后,陈嬷嬷连忙开口为自己辩解,“王妃,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奴婢做错什么事情了,你要这样子来冤枉奴婢。”

  “陈嬷嬷,你这就说错了。”赵可然笑着摇了摇头,“话的确是不可以乱说,可是同样的,东西也不能乱吃啊!当然,你的心里肯定是希望本王妃可以乱吃东西了,最好就是把那一盅加了料的补品也全部喝下去,这样子就最合你的心意了,是吧!”

  “王妃,你究竟在说什么,奴婢怎么一点也听不明白。”在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陈嬷嬷暗暗心惊,没想到事情还真的是败露了,刚刚即使看到采衣的时候,她也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可是现在看到赵可然已经把事情挑明了来说,她就知道事情真的是不好了,不过即使如此,她还是坚决不会承认的你,“奴婢一直都是安分守己的,王妃你的意思奴婢不明白。”

  “采衣,你说,陈嬷嬷究竟是吩咐你做了什么?”赵可然看向地上的采衣,“你一五一十的全都说出来,要不如的话,刚刚你受到的折磨恐怕还要再经历一次了。”

  “不要啊!王妃,奴婢说,奴婢什么都说。”一听到还要再次经受那种折磨,采衣连忙开口道,“是陈嬷嬷,是陈嬷嬷给了奴婢钱,要奴婢给诗香姑娘泼一身脏水的。陈嬷嬷给奴婢的钱财,还在奴婢的房间里面呢!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马上派人去搜。”

  “陈嬷嬷,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呢?”赵可然眼神锐利的看向陈嬷嬷,“还是,你又要说,这一切都和你无关呢?”

  “的确是奴婢只是采衣泼诗香一身的脏水,可是那又怎么样呢?”陈嬷嬷抬起头来,一点心虚的感觉都没有,“王妃,奴婢就是看诗香不顺眼,想要作弄一下她而已。要是王妃你要因此处罚奴婢的话,奴婢也无话可说。”

  房间里面的人,在听到了陈嬷嬷的话以后,脸上都是气愤的神情,现在明明已经是证据确凿了,这个老虔婆竟然还敢这样子狡辩,还真是不要脸啊!

  不过司徒旭和赵可然的脸色却是一点也没有变化,尤其是司徒旭,看向陈嬷嬷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一个死人一样,完全没有一丝的情绪波动,好像她在说什么话,也已经和他无关了一样。

  赵可然在听到了陈嬷嬷的话以后,却是不怒反笑,“陈嬷嬷,看来你和诗香还真是结下梁子了啊!要不然的话,怎么会这样子去作弄她呢!不过,就是不知道你是否了解,刚刚在诗香不在的那一段时间里面有人在本王妃的补品里面下药了。你知道是谁吗?”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情!”陈嬷嬷装出一副震惊的样子,“究竟是谁这样大胆,竟然敢在王妃的补品里面下药呢?他是不是不要命了?”

  “是啊!本王妃也很好奇是谁有这样大的胆子。”赵可然继续说道,“或许陈嬷嬷,你可以帮本王妃解决这个疑问。”

  “王妃说笑了。”陈嬷嬷脸上的笑容变得僵硬,“这样的事情,奴婢怎么可能知道呢!”

  “可是,陈嬷嬷,本王妃所有要进口的东西,都必须由诗香先检查过,这件事情府里面所有的人都知道的。”赵可然单手托腮,懒懒的看向陈嬷嬷,“你说,事情是不是很巧合啊!碰巧就是在你作弄诗香的时候,就有人在本王妃的补品里面下药,你说,你算不算是帮凶啊!”

  “奴婢冤枉啊!”一听到赵可然的指控,陈嬷嬷马上哭天抢地的开口为自己辩解,“奴婢只是一时糊涂,才会作弄诗香而已,至于其他的事情,和奴婢一点关系也没有啊!”

  “依琳,是吗?”赵可然并没有理会陈嬷嬷的狡辩,反而是转过头去,看向一直跪在一旁,一言不发的依琳,突然开口询问。

  突然被点到名依琳吓了一跳,猛地就抬起头来,冷不丁的就撞进了赵可然深邃无波的眼神之中,“啊,什,什么事啊?”

  “陈嬷嬷,之前本王妃就说过吧!让你好好地教导一下你的侄女,那些该有的规矩,现在看来,还是没有用啊!”赵可然看了依琳一眼以后,开口 继续说道,“看来陈嬷嬷,你对于本王妃的话,还真的是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啊!”

  “王妃赎罪。”陈嬷嬷连忙开口求情,“奴婢的侄女年龄还小,现在看到王妃的威严,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而已,还请王妃饶恕。”

  “呵呵,陈嬷嬷不用着急。本王妃怎么会为了这样一点小事就生气呢!”赵可然端详了一下依琳以后,开口道,“看来厨房烧火丫头这件差事还真是好当啊!你看你的侄女,在那样的环境里面当了这么久的差,还是水灵灵的。”

  陈嬷嬷和依琳都不知道赵可然究竟是想要说什么,要是想要兴师问罪的话,那为什么还要说这么多无关紧要的事情呢?两个人对看了一眼以后,都没有回答赵可然。

  看到陈嬷嬷和依琳一直沉默不语的样子,赵可然也不着急,微微一笑,随即开口道,“其实究竟是谁在本王妃的补品里面下药这件事情真的要查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事。陈嬷嬷,你不是说你什么都没有做吗?可是就在你使开诗香的这段时间里面就出事了。你说这件事情和你无关,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说明,那个人是知道你使开了诗香,才会下手的,你认为是这样吗?”

  听到了赵可然的提问,陈嬷嬷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王妃好像在给她挖陷阱一样,她小心翼翼的抬头看来一眼以后,开口道,“奴婢不清楚。”

  “是吗?”赵可然继续说道,“你是不清楚,可是本王妃倒是可以推断出来,本王妃觉得,下药的人应该就是厨房里面的人才对,毕竟补品是月姑一手端回来的,中途没有发生任何事情,所以补品应该是在厨房里面出事的。”

  陈嬷嬷不知道为什么,她越听就觉得越是心惊,好像赵可然接下来说出来的话,会是什么对她很不利的话。很快,就证实了她的猜想。

  “本王妃想了很久,在厨房里面当差的,还要和你关系密切的,要不然就不会知道你会在那个时候使开诗香。本王妃左思右想,到了最后,还真的是想到了一个人,你知道是谁吗?”

  这下子不仅是陈嬷嬷,就连依琳也是一脸紧张的看着赵可然。

  仿佛没有感受到她们紧张的情绪,赵可然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看来你们都已经猜出来了。没错,那个人就是依琳。陈嬷嬷,你既然说你什么都没有做,那么本王妃觉得最大可能做这件事情的就是依琳了。你同意本王妃的说法吗?”

  “王妃,冤枉啊!”陈嬷嬷还没有开口,依琳就已经忍不住了,“奴婢真的是什么都没有做啊!你可不能冤枉了奴婢。”

  “哦,你是说本王妃不分是非,在冤枉你,是吗?”赵可然突然收敛起脸上的笑意,“你的意思就是说本王妃做错了。”

  “奴婢不敢,奴婢不是那个意思。”依琳连忙开口为自己辩解,“奴婢,奴婢的意思不是说你错了,是奴婢错了。不是,不是,不是这样。奴婢不是说你冤枉奴婢,也不是,奴婢,奴婢……”

  依琳越着急,越是说错话,到了最后,就连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想要说什么了。

  “依琳,闭嘴。”看到依琳的样子,陈嬷嬷深怕她会不小心就把事情给招了,连忙开口阻止,“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说什么。”

  听到了陈嬷嬷的呵斥以后,依琳连忙闭上了嘴,不敢再开口说出任何的话。

  “王妃。”陈嬷嬷暗地里深吸了一口气以后,强作镇定的开口道,“王妃,依琳不是只有的人,她不过就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而已,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