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逼问

   “什么?”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司徒旭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他猛地站了起来,看向赵可然的眼神之中带着震惊,“你是说,珑儿之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就是因为吃了原本为你准备的补品,是吗?”

  “没错。”赵可然的脸色依旧很阴沉,“应该是这样的,那个时候,珑儿吃下去的东西就只有那些补品而已。”

  这下子,不仅是司徒旭,就连萧筱筱和诗香也是脸色大变的。不过萧筱筱带着面纱,所以看不出来而已。

  “小东西,那你呢?”司徒旭连忙开口追问,“那些东西。你有没有吃下去?”

  “旭,你放心。”看到司徒旭着急的样子,赵可然拉过他的手,轻轻地拍了拍,“那些补品,我一口都没有吃过。”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一壶,司徒旭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反手紧紧地握住赵可然的手,似乎是以此来确认她的安全一样。现在他的心里甚至感到一种庆幸,还好,还好不是小东西吃下去的。要是小东西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他——

  对于这样的事情,司徒旭就连想都不敢想。

  赵可然也知道司徒旭此刻的感受,所以任凭他紧握着自己的手,并没有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司徒旭的情绪也终于平静下来了,他转过头,看向诗香的眼神之中带着责备,“你那个时候去哪里了?本王之前不是吩咐过的吗?王妃的膳食一定要小心,不能出一点差错。让你留心着,你这是在干什么呢?上次才刚刚出了纰漏而已,这次又出了这样的事情。”

  “奴婢知罪。”诗香连忙跪了下来,“这次是奴婢的疏忽,奴婢以后一定会小心的。请王爷责罚。”

  “旭,这次的事情不是诗香的错。”赵可然的眼神微微眯起,眼中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这次的事情,怕是有心人设计的吧!要不然,不会那么刚好,就在我要吃补品的时候,诗香就被一个小丫鬟泼到了脏水,要回去沐浴更衣的。”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司徒旭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现在就连在王府里面也有人要害小东西了。看来,王府里面也出了蛀虫了。

  “你现在马上把所有的事情都说清楚。”司徒旭看向跪在地上的诗香,冷冷的开口道,“每一个小细节都要说清楚,要是有一点遗漏的话,你的命就不要了。”

  “奴婢不敢有所隐瞒。”诗香连忙把事情的经过全部都说出来了,“那个时候,奴婢本来是在库房里面的。之前宫里面赐了不少珍贵的药材,奴婢是去拿来给王妃补身子的。后来奴婢想到了王妃用补品的时候也该到了,所以就匆匆的赶来回来。可是就在奴婢去了厨房以后,才知道月姑已经把补品给端走了,然后奴婢马上就想要回来的,就在后来在回来时候,有一个小丫鬟把水泼到了奴婢身上,奴婢不得已只好先回去沐浴更衣了。”

  “看来这件事情是有人设计好的了。”赵可然冷冷一笑,“平常的时候,我要是吃东西之前的话,一定要让诗香先检验过的。这样的惯例怕是府里面的人全部都知道吧!还真是好心思啊!为了能够设计我,竟然这样大费周章的。只是那个人没想到,今天本王妃竟然没有把那些补品吃下去吧!”

  “小东西,你说这次设计的人,会不会——”司徒旭看向赵可然,意有所指的开口问道。

  “你是说,这次害我的人,和上次的人,会是同一个吗?”赵可然很快就明白了司徒旭究竟是想要说什么了,“要是真的是一伙人的话,不对,要是真的是同一个人的话,那这次的那个人也实在是太大意了。”

  赵可然想了想以后,开口道,“诗香,你带着琴香和画香,去把那个泼你水的小丫鬟带过来。对了,月姑在哪?”

  “回王妃的话,月姑一直在照顾着珑儿。”诗香开口答道。

  赵可然了然的点了点头,月姑和珑儿的感情,她的心里也是知道的。月姑也是从小就看着珑儿长大的,对于珑儿的感情,绝对不逊于对自己的感情,所以珑儿出事了,她守在身边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赵可然点了点头。

  那个小丫鬟并不能难找,不过就是一个浣衣房的小丫鬟而已。所以很快,诗香她们便押着这个小丫鬟回到了房间里面了。

  看着跪在地上正在瑟瑟发抖的小丫鬟,不管是司徒旭,还是赵可然脸上都没有一点同情之色。倒是一旁的萧筱筱的眼底闪过一丝不忍,只是一想到这个人是想要害她的媳妇和未来孙子的时候,她就马上硬下了心肠。

  尤其是此刻的司徒旭,心中的怒气就更加是说不清了,他现在想做的唯一的一件事情就是把眼前的人五马分尸。对于想要害他的妻子和孩子的人,他是不会有一点同情心的。还好今天赵可然没有出事,要不然的话,不仅是眼前的这个小丫鬟,还是她的族人,还有那幕后黑手,他都绝对不会放过的。

  不过现在出事的是珑儿,看小东西的样子,似乎是想要自己解决。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他也是不会阻挠的。

  “你叫什么名字?”赵可然冷冷的开口问道。

  听到了赵可然冰冷的话语以后,那个小丫鬟抖得更加厉害了,“奴婢,奴婢,奴婢的名字,叫做,叫做采衣。”

  “采衣,是吗?”赵可然的嘴角突然勾起一抹笑,仿佛刚刚的冰冷只是大家的幻觉而已,不过,要是仔细看的话,还是可以看出她眼底深处的冰霜的,“你怎么怎么紧张啊!怎么,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所以才会害怕啊!”

  “没有,奴婢什么都没有做。”采衣连忙摇头摆手的,急忙开口辩解道,“奴婢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浣衣房的丫鬟而已,哪里敢做什么坏事啊!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被押过来,所以才会紧张的而已。”

  “听起来,你还真的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好姑娘啊!”赵可然的眼神之中充满了讽刺之意,“既然这样的话,那你猜一下,本王妃今天为什么会把你叫过来呢?”

  “奴婢,奴婢不知。”采衣抬起头来,偷偷的瞄了赵可然一眼以后,支支吾吾的回道。

  “是吗?不知道,那看来你还不清楚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吧!”赵可然的脸上满是笑意,不过说出来的话却和表情完全不一样,“既然这样的话,看来本王妃还真的该好好的提醒你一下。本王妃曾经听说过,在宫里面有一种逼供的方式,就是说用一根针直接就插进人的指甲里面,会让人痛不欲生的,因为十指连心嘛!可是本王妃一直都不知道究竟是不是真的,你愿意去试一下吗?”

  “王,王妃,你,你是,你是什么意思啊?”一听到赵可然的话以后,采衣就抖得更加厉害了,“王妃,奴婢,奴婢什么,什么都没有做,你,你不能——”

  “本王妃有什么不能的。”赵可然脸上的笑意消失无踪,直接就开口吩咐道,“琴香、画香,押着她。诗香,既然是她泼你水的,那就由你自己报仇吧!”

  “是的,王妃。”

  很快,琴香和画香就已经把采衣给控制住了,诗香拿起一根闪着寒光的长针。

  看着诗香手中的长针,采衣真的是害怕了,她拼命的挣扎,嘴里还在不断的喊叫着,“王妃,你不能这么做,奴婢又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奴婢不过就是不小心泼湿了诗香姑娘的衣服而已,你不能滥用私刑。”

  “是吗?”赵可然嘴角微微一笑,“你也会说了,本王妃可是主子啊!而你呢?不过就是一个小丫鬟而已,不要忘记了。你的卖身契还在本王妃手上呢!就算是本王妃弄死你,也不会受到任何指责。诗香,还不开始。”

  “是的,王妃。”

  诗香也不敢再耽搁了,直接就把采衣的手指拿了起来,接着轻轻的把针插到了指甲和肉之间的缝隙之中,然后开始轻轻地旋转起来。然后,“啊——”的一声,凄厉的叫声让人毛骨悚然,可是房间里面的人就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脸色自若的,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很快,诗香就已经把一根针插进了采衣的指甲缝隙之中了。

  采衣脸上已经布满了冷汗,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嘴唇都已经被咬出血了,她不断的在喘着大气。

  面对着采衣这样的惨状,赵可然脸上没有一丝的同情之意,她看了诗香一眼以后,开口道,“不要停啊!只是一根手指而已,不是还有另外的九根吗?”

  “不要啊!王妃,求求你,饶了奴婢吧!”一听到赵可然让诗香继续,采衣连忙就开口求饶,刚刚那股钻心的痛还没有过去,现在手指出的针还在插着,一股股剧痛不断的在折磨着她的神经,“奴婢真的是无辜的,奴婢什么都没有做啊!”

  听着采衣的求饶,赵可然没有一丝的动容,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示意诗香继续而已。很快,房间里面就又开始传来一阵阵凄厉的喊叫声。声音一声高过一声,可是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叫喊声以后,声音又开始慢慢的变得沙哑了。到了最后甚至已经奄奄一息了。

  “王,王妃,奴婢招了,奴婢什么都招了。”采衣的声音变得沙哑,她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了,连忙开口道,“王妃,奴婢什么,什么都告诉你,求求,求求你,你高抬贵手,饶了饶了奴婢吧!”

  采衣实在是是受不了了,那些细长的针一根根的钻进她的指甲缝之中,带来一阵阵剧烈的疼痛,甚至诗香还是轻轻的旋转着,慢慢地插进去的,那样的折磨让她都快要疯了。

  采衣本来以为只要她开口求饶,就能够停止这样的折磨了。可是在她开口求饶了以后,赵可然就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还是淡淡的看着她,是不是还端起杯子,喝一口茶。但是就是没有开口让诗香停止这样的折磨。

  折磨在继续进行着,不管是赵可然,还是司徒旭,脸上的脸色都没有一丝的变化。因为没有吩咐,所以诗香还在继续手上的动作。而且她们本身就是经过特殊的训练的,对于这样的事情看得已经不少了,所以并不觉得采衣可怜,就连眼神都没有一丝变化。

  可是在一旁的萧筱筱却再也看不下去了,她忍不住开口。“可然,既然她都愿意说实话了,那就不要在这样子折磨她了,你就饶了她吧!”

  “萧姨,这件事情是我们王府的事情。”听到了萧筱筱的话以后,赵可然还没有开口,司徒旭就首先看向她了,“我们王府里面的内务应该是由王妃处理的,你作为一个外人,就不要干涉太多了。”

  对于萧筱筱的话,司徒旭感到一丝的气愤。眼前的小丫鬟可是想要害小东西的,可是她却开口要小东西饶过她,这有可能吗?难道在她的眼中,这个小丫鬟就有那么无辜吗?

  而萧筱筱在听到了司徒旭的话以后,眼神快速闪过一丝黯然,“对不起,是我多事了。我不该干涉你们王府的事情的。”

  此时的萧筱筱的心里充满了黯然。虽然一直以来,司徒旭对于她都是很生疏的,可是却从来没有像今天那样和她说过这么重的话,甚至直言,她不过就是一个外人而已。原来,在自己的儿子心里,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外人而已,还真的是悲哀啊!

  赵可然自然也注意到了萧筱筱眼底的黯然,可是她却没有开口安慰,她也认为这次的事情,她说得的确是不对,于是她看向萧筱筱,淡淡的开口道,“萧姨,今天早上我和你说过的话,你现在已经忘记了吗?有时候,你对别人仁慈,那就是对到自己残忍。我不介意别人说我狠毒,只要能保护好自己和身边的人,我是不会介意的。如果你没办法接受这样的事情话,你可以先回去休息。还有,记得我说过吧!你要是不愿意改变的话,那我还是劝你现在就回去,不要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可然,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萧筱筱连忙开口解释。可是她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说才好。

  “萧姨,有些事情你不需要向我解释,因为没有必要,你只要自己想清楚,你自己究竟是想要什么就好了。”赵可然并没有理会萧筱筱的解释,她转过头来,看向几乎已经是奄奄一息的采衣,终于挥了挥手,开口道,“好了,诗香,既然她有话要说,那就先让她说吧!要是等一下不满意的话,再继续就好了。”

  听到了赵可然的胡吩咐以后,诗香才停住了手上的动作。而琴香和画香也随之松开了对采衣的控制。一时之间失去支撑,采衣差点就要滑到在地上了。

  “采衣,既然你愿意说了,那本王妃就给你一个机会把事情说清楚。”对于采衣的惨状,赵可然一点感觉也没有,“你给本王妃好好地说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要是你敢有半点隐瞒的话,那本王妃就不会在给你第二次机会的了。还有,本王妃的耐性不是很好,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的。要是你敢说谎,或是随意敷衍本王妃的话,那本王妃就不会客气的了,到时候不管是你,还是你的家人,都一起到地狱团聚吧!”

  “不要,不要。”一听到赵可然提起家人,采衣连忙开口求饶,“王妃,这次的事情和奴婢的家人无关,求求你,饶了奴婢的家人吧!奴婢给你磕头了。”

  说完,采衣马上就磕起了头来,直到把头都给磕破了,也没敢停止。

  “你家人的命,都掌握在你的手里。”赵可然冰冷的目光看向采衣,“我绝对不会承诺你任何事情的。不过,要是你老实说出来的话,本王妃也许会考虑放你的家人一马。”

  “奴婢说,奴婢全部都说。”采衣不敢有一点隐瞒,连忙把事情都说出来了,“王妃,奴婢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今天早上的时候,陈嬷嬷来找奴婢,要奴婢在王妃你吃补品的那个时候,把水泼到诗香姑娘身上就可以了,她还给了奴婢一个很大的荷包。可是,奴婢也不知道她究竟是想要做什么啊!奴婢只是一时贪心,才会答应的她的。王妃,你就饶过奴婢这一次吧!奴婢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陈嬷嬷,是吗?”一听到这个名字,赵可然的眼神马上变得冰冷,“看来这个陈嬷嬷的日子过得实在是太舒适了,才会有这样的闲工夫吧!”

  不仅是赵可然,一旁的司徒旭在听到了这个名字的时候,脸色马上沉了下来,眼神之中带着滔天的怒意,甚至还没等赵可然开口,就已经直接吩咐了,“琴香,诗香,你们现在马上就去把陈嬷嬷给押过来。”

  听到了司徒旭的吩咐以后,琴香和诗香一刻也不敢耽误,在回答一声以后,马上就离开了房间。

  “等一下。”赵可然叫住她们,“除了陈嬷嬷以外,还有她的那个侄女叫什么,依琳的,也一起押过来吧!”

  赵可然可没有忘记陈嬷嬷的心思,还有之前那个依琳的表现。之前,自己就已经把那个依琳调到厨房去了,本来以为这样会熄了她们的心思的,可是没想到现在自己怀孕了,她们竟然在这个时候行动了,看来自己之前实在是太仁慈了,所以才会让她们有机可乘的。

  “可然,这个陈嬷嬷——”萧筱筱在听到陈嬷嬷的名字的时候,就感到很熟悉了,可是却不敢确定是不是自己想的那一个。

  “萧姨,你大概 不知道吧!”赵可然自然也知道萧筱筱究竟是想要问什么了,,她也没有隐瞒,直接就开口道,“这个陈嬷嬷之前是服侍过母妃的,不过在母妃去世以后,就跟着王爷离开了皇宫,到了旭王府当差了。”

  听到了赵可然的解释以后,萧筱筱眼中充满了惊讶,之前在皇宫里面的时候,这个陈嬷嬷对于自己还算是忠心的,可是没想到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难道时间真的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吗?

  萧筱筱小心翼翼的看向赵可然,因为不管怎么说都好,陈嬷嬷都是曾经服侍过自己的,就算是这次犯了这样的大错,她还是想要为她求一下情。毕竟当年,陈嬷嬷对她还是挺忠心的。

  “可然,这个陈嬷嬷——”萧筱筱试探性的开口。

  可是就在她刚开口的时候,司徒旭就已经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让她再也说不出任何求情的话。

  赵可然看向萧筱筱的眼神之中充满了失望,没想到,自己已经和她说过了这么多了,她还是一点改变也没有,“萧姨,虽说,这个陈嬷嬷是曾经服侍过母妃的,而且还可以算得上是旭的乳母。可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碰我的底线,这是我怎么也无法忍受的。我曾经看在已故的母妃的份上,放过她好几次了,可是没想到她不仅没有变好,反而是变本加厉了。尤其是这一次,竟然还想要害我的孩子,我是绝对不能再容忍了。”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萧筱筱惭愧的低下了头,她知道,赵可然这是在说给她听的。

  赵可然没有理会萧筱筱的态度,直接就继续说下去了,“我相信没有哪一个娘亲是愿意原谅要害自己孩子的人的。当然还有珑儿的事情,我一定要为珑儿讨回公道。还有,萧姨,你大概不知道吧!当年母妃也曾遇到这样的事情,你说,母妃是不是也愿意原谅当年害她的人呢?”

  听到了赵可然意有所指的话以后,眼中闪过一丝震惊。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