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吃补品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萧筱筱陷入了沉思,过了好一会儿以后,她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可然,我不得不承认,或许你说的是对的吧!就是因为我的懦弱和退让,所以才会造成这样的后果的。要是当初我有你的这一份果断和手段的话,或许,今天的结局完全就会不一样了。”

  “萧姨,你要是一直不肯改变的话,那么这样的悲剧只会不断重演而已。”赵可然看向萧筱筱,说出来的话毫不留情,“善良和忍让本身是没有错的。可是,要是你的善良和忍让已经伤害到你身边的人的话,你就要反省一下,你的做的这些究竟有没有意义?”

  “没想到,我都活了这么多年了,却还是没有你看的透彻。”萧筱筱的眼神之中带有迷茫,也带有一丝了然,“可然,你说,我当初的逃离,是不是就是一种错误呢?我抛下了年幼的孩子,自己一个人逃离了那个牢笼。现在,我的孩子对待我就像是对待一个客人一样,有礼而生疏。”

  “萧姨,你是长辈,当年你做的事情,不管是对还是错,我们这些做晚辈的也不能评头论足的。”赵可然笑着开口道,“而且不管是对,还是错,都已经既成事实了,那还有什么好计较的呢?以前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重要的是未来。”

  “未来嘛?”萧筱筱喃喃自语,好像是在和赵可然说话,却有好像是在自言自语而已。

  “没错,未来。”赵可然肯定的点了点头,“你不要忘记,你这次回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我今天之所以和你说那么多,就是希望你能明白,要是你真的是想要找到当年害你的那个人报仇的话。那你现在首先要做的第一点,那就是舍弃你那些所谓的同情心和忍让。”

  “可是,当我真的报了仇以后,一切还会恢复原样吗?”萧筱筱的眼神之中充满了迷茫,“即使我愿意改变,可是我和旭儿的母子之情,还能回来吗?”

  “这一点我没有办法回答你。”赵可然轻轻地喝了一口茶以后,开口道,“你在旭的生命之中,已经缺席了那么多年了,母子之情是不是能够修复,这一点恐怕就只有老天爷才知道吧!”

  “只要我努力的话,是不是就有机会了呢?”萧筱筱满怀希望的看向赵可然,“可然,你那么聪明,你就告诉我,我该怎么样才能让旭儿重新接受我呢?”

  “我不知道。”面对着萧筱筱炽热的目光,赵可然还是摇了摇头,“不说你们之间这么多年的隔阂,其实就连当初你没有离开的时候,你对于旭来说,其实也是可有可无的。既然当初你那样做了,那么现在的这一切都是你必须要承受的后果。”

  “我,我不是故意的。”听到了赵可然的指责,萧筱筱的脸上露出一丝懊悔和愧疚,甚至还带着一丝丝的气愤,“当年的时候,我就连自己的照顾不了,所以才会忽略了旭儿的。可是我现在已经在尽量弥补了。”

  “可是有些东西是弥补不了的啊!”赵可然开口道,“以前小的时候的话,他或许还需要母亲。可是,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对于他来说,不管有没有母亲,都已经没有差别了。”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萧筱筱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哗哗哗的就流了下来。

  看着萧筱筱伤心的眼泪,说真的,赵可然的心中并没有太多的感觉。要是以前的时候,她或许会感到同情,可是现在,她心里已经很明白了,眼泪就是弱者的行为。不管你哭的多么伤心,都是于事无补的。想要改变的话,就只能靠自己的努力,泪水是不会有任何作用的。

  不过虽然心里面是这样想,但是赵可然自然不能这样说,她想了想以后,还是温柔的开口了,“萧姨,其实你也不需要想太多了。现在一时之间旭或许对于你还生疏。但是只要你不断的关心他的话,我相信他会感觉到你对他的关爱的。”

  “是吗?”听到了赵可然安抚的话语以后,萧筱筱猛地抬起头来,满怀希望的看向她。

  看到萧筱筱终于热切的眼神,赵可然强装着笑容,点了点头,“应该会的。毕竟人心都是肉做的嘛!”

  “可然,那么要是你的娘亲也是这样的话,你会原谅她吗?”萧筱筱开口问道,“你能做到原谅吗?”

  “我吗?”赵可然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好笑,“要是我的娘亲只是在我年幼的时候,丢下我的话,我会选择原谅的。”

  “可然,你还挺大度的。”对于赵可然的回答,萧筱筱感到惊奇,“要是旭儿也能够像你这样想,那就好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赵可然耸了耸肩,“毕竟,他没有我这样的经历,所以不知道他会怎么样想。”

  “你的经历?”萧筱筱感到很奇怪,究竟是什么样的经历,能让赵可然这样轻易的说出原谅这两个字呢?自己的做法,自己很清楚,不管是从哪一个方面来说,那都是自私,可是她却可以轻易的说出原谅。

  “是啊!”赵可然嘴角带着无所谓的笑,说出来的话,就像是再说别人的事情一样,“我的娘亲,从小就偏心,对待我和我的双生妹妹完全是两个态度。萧姨,你或许还不知道吧!我在嫁给旭以前,曾经和忠义侯林世子有婚约在身,而且是指腹为婚的婚约。”

  “什么?”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萧筱筱真的是大吃一惊,“可是,这个,怎么会没有人知道呢?对了,旭儿,他知道吗?”

  “他知道,对于我所有的事情,他都了如指掌。”赵可然继续说道,“其实当初定下婚约就是我和林溪染。可是就在我还是林溪染未婚妻的时候,我那个亲爱的妹妹就已经在私底下和我的未婚夫在幽会了。到了最后,你知道我的娘亲怎么说吗?她说,希望我能成全我的妹妹,让我同意推掉这一门婚约。”

  “什么,怎么样会有这样的妹妹和娘亲啊!”对于赵可然说出来的话,萧筱筱感到不敢置信,“那最后呢?你真的就退婚了吗?”

  “是啊!”赵可然无所谓的点了点头,“不过,很可惜啊!我的那个妹妹,最后也没有嫁给林溪染,而是嫁给了太子当庶妃。”

  相较于赵可然的轻描淡写,萧筱筱却是满脸心疼的看向她。刚刚的时候,自己还觉得这个孩子狠毒。可是到了现在,她终于明白了,原来,都是环境把她逼成那个样子的。就是因为她娘亲的偏心,还有她妹妹的恶毒,逼得她只能奋起反击而已。怪不得刚刚的时候,她竟然能这样轻易的说出原谅两个字,原来是因为她经历的实在是太多了。

  “萧姨,你不需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对于萧筱筱同情的眼神,赵可然感到有点好笑,“我没有那么脆弱,要是就因为这样一点事情我就被打击到的话,那我的日子就根本不用过了。”

  赵可然虽然这样说,但是在萧筱筱的眼里,那只是她在故作坚强而已。

  “好了,萧姨,我也要回去了。”赵可然站了起来,“我今天和你说过的话,你还是好好的想一下吧!是不是要改变,还是由你自己决定吧!我不会说什么的。至于旭那边,我会尽量劝说一下他的。”

  “可然,谢谢你。”

  赵可然回到悠然居的时候,刚好碰到月姑手上端着一盅补品往里走。

  “王妃,你回来得正好。”看到赵可然以后,月姑笑着开口道,“补品刚刚炖好,赶快趁热喝了吧!”

  看着月姑手上的补品,赵可然脸上的笑容差点就要崩塌了,在这段时间里面,她每天都必须各种各样的补品。现在一看到那些补品,她就有一种反胃的感觉了。

  “月姑,你看,现在已经快到中午了,快要用午膳了,我就不要吃了吧!”赵可然连忙开口说道,“要是我喝下这一盅补品的话,那我的午饭就不用吃了。”

  “王妃,午膳是午膳,补品是补品,这两者是不一样的。”月姑一点也不为所动,“而且,这些补品对于孩子来说,那是很有益的。”

  “要不然这样,月姑,你看,等用完了午膳以后,我再喝,好不好?”赵可然也不怕丢脸了,索性就拉着月姑的袖子,开始撒娇了。

  看到这样的情景,房间里面的其他人都在暗暗的偷笑。因为这样的戏码已经上演过很多次了。这段时间,月姑每天都逼着王妃吃补品,王妃大概也吃怕了。所以每次到了这个时候,就会出现这样的情景的。只能说,王妃今天回来的时间实在是太不合适了,刚好被月姑逮到。不过,她们也只敢在暗地里偷笑而已。因为她们知道,月股市绝对不会妥协的,要是自己偷笑被王妃逮到的话,那倒霉的就是自己了。

  果然,在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月姑不为所动,“王妃,要是等一下你用完午膳以后,你应该又会嚷着吃不下了。所以你还是先用吧!”

  看着月姑坚定的样子,赵可然就知道,这次怕是又逃不过去了,她看了一下四周,眼珠子不停的转动着,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王妃,你还是赶快用了吧!”月姑直接就勺出一碗,放在桌面上了,“王爷吩咐过,这些补品,你是必须吃下去的,你就不要为难奴婢了。要不然等一下王爷回来以后,奴婢也不好交代啊!”

  这就是让赵可然为难的另一个地方,那就是司徒旭的想法很明显和月姑是一样的,整天就像填鸭子一样的,逼着她吃补品。

  赵可然刚端起碗,想要吃的时候,她突然发现一个问题了,“月姑,诗香呢?她跑到哪里去了?”

  平常赵可然在吃东西以前,诗香都会先检查一次的,就是怕会出什么问题。尤其是现在她还怀着身孕,之前还有人要谋害她,所以大家都怕有人会在膳食里面下药。而且刚刚在凉亭的时候,诗香明明还在身边伺候着的,怎么现在这个时候不见人影了。

  “诗香吗?”月姑还没有开口,在一旁的琴香就开口了,“刚刚奴婢看到她了。有一个小丫鬟不小心,把一些脏水撒到她身上了,所以她回去沐浴更衣了。”

  “是吗?”听到了琴香的回答以后,赵可然皱了皱眉,“到底是哪个小丫鬟啊!做事情怎么这样毛躁啊!”

  “王妃放心好了。”一旁的珑儿笑着开口道,“刚刚诗香已经处罚那个小丫鬟了,你就不用操心了,不过就是一件小事而已。”

  赵可然想了想以后,笑着开口道,“月姑,你现在就去看一下诗香,看她好了没?要是她已经好了的话,那就把她带过来,本王妃有一些事情想要问一下她。”

  “可是——”月姑看了一下桌上的补品,“王妃,要不然,等你吃完补品以后,奴婢再去。”

  “月姑,你就放心好了,本王妃又不是小孩子了。”赵可然笑着摇了摇头,“再说,还有琴香她们在呢?本王妃只是怀孕而已,又不是得了什么大病,难不成就连吃补品都还要你一直看着啊!”

  “那好吧!”月姑点了点头,随后转过头来,看向其他的人,开口道,“你们就在这里小心伺候着,知道了吗?”

  “知道了。”

  在看着月姑离开以后,赵可然嘴角勾起一抹笑,开口叫道,“琴香、画香、珑儿。”

  听到了赵可然的叫唤声以后,不知道为什么,三人的后背突然感觉到一直凉意,同时心底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不过,即使是这样,她们还是很恭敬的回道,“是,王妃。”

  赵可然笑了笑,用手把桌面上的补品往前推了一下以后,看向三人,开口道,“你们三个人就决定吧!究竟是谁要吃下这些补品呢?不过要赶快决定啊!一定要在月姑回来以前全部喝完。”

  “王妃。”一听到赵可然的吩咐以后,三人马上惊呼出声。

  “不用这么惊讶。”赵可然笑米米的看向她们,“不要拖拉了,还是赶快决定吧!还有,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告诉月姑和王爷,要不然,你们就要倒霉了。”

  “王妃,只是你的补品。我们这些做奴婢的,怎么能吃呢?”琴香连忙开口道,“而且这些对你的身体好,你还是自己吃了吧!”

  “对啊!对啊!”在一旁的珑儿连忙开口附和道,“王妃,为了小世子好,你还是自己吃吧!”

  “还有,王妃,我们怎么能抢小世子的补品呢!”画香也不甘落后的开口了,“而且,王妃,这些补品是月姑尽心尽力炖的,你还是自己用了吧!”

  “本王妃说了,你们赶快决定,找一个人吃了它。”赵可然嘴角勾起一抹笑,摸了摸自己的还没有隆起的肚皮,开口道,“至于我肚子里的孩子,你们就不用担心了,他绝对不会因为少吃一次补品而有什么事情的,所以你们就放心吧!”

  琴香她们还想要说什么,可是在赵可然的瞪视下,没有一个人敢开口了。

  “好了,你们赶快决定吧!”赵可然单手托腮,看向她们三个人,“要是在月姑回来以前,你们没有吃完的话,那就不要怪本王妃不客气了啊!”

  看着赵可然的样子,三人真的是觉得欲哭无泪。刚刚她们还在因为王妃和月姑的对话在偷笑,可是没想到现世报竟然这么快。原来刚刚那一个不祥的预感是真的。

  “决定好了没?”赵可然开口催促道,“还是你们三个人要分着吃啊!要是真的是那样的话,本王妃也不介意的。”

  “王妃,还是给琴香吃吧!”画香连忙开口,“奴婢看她最近的精神好像不太好,也是时候该补一补了。”

  听到了画香的话以后,琴香瞪了她一眼以后,连忙推脱,“王妃,你是知道的,奴婢的身体,可是比牛还要壮啊!根本就不需要补,还是给珑儿吧!最近她的身体才好像不太好呢!昨天我还看到她的脸色很苍白呢!”

  “不行,不行。”珑儿连忙摇头,“王妃,奴婢就说实话吧!奴婢最近的脸色不太好,那是因为天葵来了。你也是了解的,女子在天葵来的时候,是不能补的,所以还是给她们两个吧!”

  看着三个人这样互相推脱的,赵可然只觉得好笑,她只是要她们吃下补品而已,又不是要她们上刀山,下火海的,怎么一个个都是这个样子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要推他们去死呢!

  “你们还是赶快决定吧!”赵可然无奈的摇了摇头,“要不然等一下月姑就要回来了。”

  三个人对看了一下以后,琴香和画香马上就指着珑儿,异口同声的开口道,“王妃,还是让珑儿喝下去吧!”

  琴香和画香毕竟是曾经在一起训练过的姐妹,在某些时候,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了。所以她们决定还是把珑儿推出去好了。反正又不是什么坏事,只是吃补品而已。

  “你们,你们——”看着琴香和画香的样子,珑儿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她连忙看向赵可然,开口道,“王妃,刚刚奴婢已经说过了,奴婢这个时候,实在是不太方便吃这些补品。”

  “珑儿,你不用担心。”赵可然还没有开口,琴香就首先开口了,“王妃现在还怀着身孕,所以那些补品一定是滋补的,即使你现在是那个时候,吃下去也不会有问题的。”

  “没错。”画香也在一旁附和道,“而且,你也说了,你现在是那个时候,刚好可以补一下啊!你看一下你的脸色这样苍白,这样对你不好。”

  “所以珑儿,你就不要再推辞了。”琴香开口道,“而且,你看,王妃也是关心你啊!你这样的话怎么能伺候好王妃呢!还是要把身子养好才行啊!”

  “所以,珑儿,你就不要再推辞了,还是赶快吃吧!”画香开口催促道,“要不然的话,等一下月姑就要回来了。”

  “是啊,是啊!”

  琴香和画香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配合的天衣无缝,完全没有给珑儿开口的机会。

  珑儿着急的看向赵可然,眼眶有点湿润的,希望她可以站出来为自己说一句话。

  可是对于珑儿可怜兮兮的样子,赵可然不为所动,她笑米米的看向珑儿,“珑儿,既然大家都决定把这个机会留给你的话,你也不要再推辞了。来,赶快坐下来,把这些补品都吃完。”

  “王妃!”珑儿开口呼唤道。

  “哦,对了。”赵可然突然开口。

  珑儿马上满怀希望的看向赵可然。

  可是,在珑儿的目光下,赵可然嘴角勾起一抹笑,看向她,“珑儿,你还是赶快吃吧!记得一定要在月姑回来以前全部吃完哦!要是吃不完的话,那就要受罚了。”

  一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珑儿也不敢耽搁了,马上就开始大快朵颐了。

  赵可然满意的点了点头,同时看向她们三个人,开口道,“记得本王妃刚刚说过的话,今天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尤其是月姑和王爷,知道了吗?”

  看着珑儿努力的吃着补品的样子,琴香和画香对看了一眼以后,异口同声的回道,“知道了,王妃。”

  赵可然坐在桌子边上,看着属于自己的补品被珑儿在努力的消化着的时候,嘴角不禁勾起了一抹笑。看来这个办法挺好的,以后自己要是吃不下的话,就这样做好了。以前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样的办法呢!看来,以后,自己就可以摆脱这些补品的荼毒了。这次是珑儿,下次又给谁好呢?

  看着赵可然嘴角的那一抹笑,琴香和画香只感到心里毛毛的,心中不祥的预感更加强烈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