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因为之前就已经和赵可然约好了的缘故,所以司徒旭以办完事情马上就赶回了旭王府,要和赵可然一起用晚膳。一回到王府,司徒旭就直奔悠然居,可是就在中途经过正厅的时候,他就被人给截了下来了。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一直在哭哭啼啼的陈嬷嬷,司徒旭显得很不耐烦。本来今天的时候,因为被赤渊叫了出去,没办法和自己的王妃甜甜蜜蜜他就已经很不高兴的了。可是那是因为有正事,所以没办法。可是,现在就连回到了王府,也被别人给绊住了。难道他们都不知道自己现在还处在新婚期吗?为什么每一个人都要来打扰他啊!

  “陈嬷嬷,你要是有什么要说的,那就直接说出来。”正坐在正厅主位上的司徒旭看着底下一直在喊屈的陈嬷嬷,皱着眉头开口道,“你要是不想说的话,那就不要打扰本王,本王看没有时间在这里看你哭哭啼啼的。”

  其实司徒旭本来是不想要理会陈嬷嬷的,只是因为陈嬷嬷毕竟曾在他的母妃身边当个差,在名义上也算得上是他的奶娘。而且自己现在还是新婚期,所以不想要闹出什么事情来,只好忍耐着。

  “王爷啊!你可要为奴婢做主啊!”陈嬷嬷哭诉道,“奴婢在王府里面那么多年了,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自从萧贵妃去世以后,奴婢一直对于王爷你都是忠心耿耿的,王爷,你可不能任由王妃这样胡闹啊!”

  “王妃究竟是怎么了?”一听到陈嬷嬷提起赵可然,司徒旭马上就紧张开口问道,“王妃没出什么事情吧!”

  听到了司徒旭的问话以后,陈嬷嬷愣住了,她不知道王爷为什么会这样问,现在受伤的明明是她,王爷怎么就没有看到呢?可是尽管心里面是这样想,但是陈嬷嬷还是开口回道,“王妃没事。”

  听到了陈嬷嬷的回答以后,司徒旭送了一口气,这个时候,才有心思询问,“那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就不要在这样说一点不说一点了。你要是再不说的话,那就退下吧!我可没有这样好的心情和你在这里磨叽。”

  “奴婢这就说,奴婢这就说。”听到了司徒旭的话以后,陈嬷嬷真的是急了,所以连忙开口道,“王爷,王妃实在是太过分了,她不过就是刚进门而已,进入在今天就掌了奴婢的嘴,不仅如此,她竟然一下子就把后院的所有权力都收了回去。”

  接着,陈嬷嬷就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司徒旭。当然,她只是挑一些对她有利的事情说而已,对于她的出言不逊和迟到,她却是一句也没有提。

  待所有的事情都说完了以后,陈嬷嬷开口哭喊道,“王爷,奴婢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兢兢业业,没有一丝怠慢的。可是王妃实在是太没有道理了,竟然一进门就夺权,王爷,这件事情你可不能不管啊!你要为奴婢做啊!”

  陈嬷嬷以为她自己这一次说得这样凄惨,王爷应该会生气的了。毕竟自己已经是王府里面多年的老人了,一直以来,王爷对于自己的做法也没有什么话说,所以王爷对于她的付出应该是看在眼里的才对。可是,她没有想过的是,司徒旭对于她做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就是因为懒得管而已。

  在听完了陈嬷嬷的话以后,司徒旭的脸色却没有任何变化,他眼神凌厉的看向跪在下面的人,开口道,“陈嬷嬷,你说了那么久,我都没有听到王妃有做错任何事情。”

  “什么?”听到了司徒旭的话以后,陈嬷嬷愣了一下。

  “你一直都在说王妃做错了,可是本王在你的话里面挑不出王妃的任何错处。”司徒旭冷冷的看向陈嬷嬷,开口道,“王妃是主子,不过就是掌你的嘴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你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奴婢而已,贱命一条。我告诉你,今天就算是哇王妃下令杀了你,本王都不会有任何的阻拦。”

  听到了司徒旭这样直白的话以后,陈嬷嬷的脸色一下子就变白了,一直以来,王爷都在纵容着她,所以她以为王爷对于她这个奶娘还是有一点感情的,可是没想到原来在王爷的眼里,她不过和其他的奴婢没有任何区别。

  好像觉得打击还不够大一样,司徒旭接着往下说,“还有,陈嬷嬷,你大概真的是老了。不要忘了,王妃才是王妃里面的女主人,这么多年以来,你不过就是代管着后院的事情而已。现在王妃嫁进来了,她要接管后院的事情,那是理所当然的,你有什么好抱怨的。”。

  说完以后,司徒旭没有理会大受打击的陈嬷嬷,就直接要离开大厅了。

  离开以前,他还开口警告道,“陈嬷嬷,本王念在你曾在母妃身边伺候过,所以对于你今天的无礼,本王就不予追究了。你要知道,以后王府里面的事情,将会全部由王妃接管的,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那就去请示王妃吧!要是再有今天这样告状的事情发生的话,那本王是绝对饶不了你的。”

  司徒旭没有理会大受打击的陈嬷嬷,自己在离开了大厅以后,就直直往悠然居快步走去了。

  司徒旭还没回到悠然居,就看到了在门口处站着一个人影,上前一看,原来就是自己的小王妃,在等着自己归来呢?看着在门口处等待的身影,司徒旭的心中涌过一阵暖流。

  “小东西,你怎么站在门口处等啊!”司徒旭拉过赵可然的手,就十分关心的开口道,“以后你在悠然居里面等就好了,不用出来。虽然说现在已经是春天了,但是天气还是有一点寒意的,要是着凉了,那可怎么办啊?”

  听着司徒旭的话,赵可然忍不住笑了,“旭,你这个样子真的好像是一个贤惠的妻子哦!在向自己的丈夫叮嘱着事情一样。”

  “小东西,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啊!”司徒旭轻轻地刮了一下赵可然的鼻子,宠溺一笑,“我这是在关心你,你还敢这样取笑我,今天晚上看我怎么惩罚你。”

  听到了司徒旭提到惩罚,赵可然现在已经不是不经人事的小姑娘了。自然知道司徒旭所说的侧妃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所以她的脸上马上就染上了一道红晕。

  看着娇涩的赵可然,司徒旭的眼神变得幽深,但是他也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所以也不敢随便乱动,只能忍住。只是,虽然没办法马上吃掉她,但是收一点利息还是可以的。

  在赵可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司徒旭突然就俯下身来,双唇就印了上去。赵可然微微一愣,就在这个时候,司徒旭马上就乘虚而入,直接就溜进那香甜的小嘴当中。接着,两舌相交。接下来,赵可然无可避免的沉浸在司徒旭的柔情之中。

  片刻以后,司徒旭才缓缓的放开了怀中的女子,而此时的赵可然早就已经软成一滩水了,要不是司徒旭还扶着她的腰的话,她早就已经瘫倒在地上了。不过,虽然已经放开了,但是司徒旭却依旧用炽热的目光看向赵可然。

  注意到了这样的目光,赵可然的心跳都要加速了,于是她连忙转移话题,“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啊!刚刚我明明就已经听说你已经进府了,所以才会出来等的。可是为什么会这么久呢?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司徒旭搂住赵可然的腰,两个人直接就往悠然居里面走去了。

  “你还真的是猜对了。”司徒旭笑着回道,“刚刚走到大厅的时候,被陈嬷嬷给绊住了。一直在那里听着她哭哭啼啼的,还真是心烦。”

  “呵呵,她的速度还真的是有够快的。”赵可然笑着摇了摇头,“我不过就是今天下午处置的她,没想到一到了晚上,她就马上告状了。那你呢?你这么说呢?觉得我做错了吗?”

  “不会。”司徒旭笑着拍了拍赵可然的头,“你是我的妻子,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认为你是错的。你忘了吗?我参加说过的,我的王妃是绝对不会做错的,要是你做错了的话,那就一定是别人的错。”

  听到了司徒旭提起之前的那一段话,赵可然笑得很甜蜜、很快两个人便已经来到了悠然居的偏厅里面,他们今天晚上就是要在这里用膳。就在他们进去的时候,丫鬟们就已经把晚膳都已经摆放好了,只等两个人落座就好了。

  很快,两人就落座了,司徒旭开口吩咐道,“你们都下去吧!本王要和王妃两个人单独用膳,你们就在外面候着就行了。要是没有吩咐的话,谁都不能进来。”

  “奴婢遵命。”所有的奴婢都退了出去。

  很快,偏厅里面就只剩下夫妻两个人了。赵可然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因为这样的感觉就像是一般的普通夫妻一样。只有夫妻两个人一起用膳,周围没有一大群的丫鬟在伺候着。

  跪办事给。司徒旭亲自给赵可然勺了一碗汤,递了过去。

  赵可然接过来汤以后,笑着喝了一口,“旭,你说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像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夫妻一样啊!其实我觉得这样的感觉挺好的,没有一大群人在一旁伺候着,就我们两个人一起用膳。”

  “你要是喜欢的话,那以后我们就都这样做就好了。”司徒旭宠溺的看向赵可然,“你呀,怎么就这么容易满足啊!”

  “这样很好啊!”赵可然娇笑着看向司徒旭,“对了,今天赤渊把你叫出去,是有什么急事吗?要不然的话,他应该不会在这个时候,把你叫出去才对。”

  “小东西,你一定想不到是什么事情。”司徒旭神秘一笑,“你可以先猜一下,看看能不能猜中,要是猜中的话,我就重重有赏哦!我可以给你一个提示,是和太子府里面的事情有关的。”

  “和太子府有关的?”赵可然微微皱起了眉头,“你就给我这么一点提示,我怎么猜的出来啊!你还是直接说出来吧!不要再吊我胃口了。”

  “呵呵,其实是秦依渺,她在阎罗殿里面下了一张单子。”司徒旭笑着回道,“她想要对付赵可人。”

  “对付赵可人?”赵可然感到不解,“秦依渺不是笨蛋,所以她应该没有蠢到直接买凶杀赵可人的。可是一直以来,她们两个人就是死敌,可是偏偏现在两人都嫁给了太子,所以秦依渺想要对付赵可人,还是可以说的过去的。可是她究竟是想要做什么啊?”

  “那你觉得赵可人最大的弱点是在哪里呢?”司徒旭笑着问道。

  “赵可人的弱点吗?”赵可然认真的思考着,“要说弱点的话,那应该是没什么的吧!赵可人最重视的人就是她自己,所以没有任何人或是事物可以成为她的弱点的。但是,她的人生确实有一个污点,那就是她之前定下的那一桩婚事。”

  “呵呵,没错,秦依渺下的单子,就是要我们帮她彻查赵可人之前的那一桩婚事。”司徒旭笑着解释道,“她应该也是看出什么不妥来了,毕竟,在和赵可人解除了婚约以后,镇北侯府马上就又让赵可萍和林溪染定亲,虽然后面又解除了婚事。这样的话,一看就知道是有什么问题了,所以才会想要查过彻底的。”

  “看来太子府还真的是不平静啊!”赵可然忍不住感叹,“不过,这也难怪,太子想要享齐人之福,可是却不知道,要是后院不宁的话,那对于他来说,绝对是有害无益的。”

  “那小东西,你说,我仅仅是要不要把赵可人之前做过的事情都告诉秦依渺呢?”司徒旭开口询问道。因为这件事情牵扯到的人不仅是赵可人,还有小东西的父母。虽然小东西嘴上说,和自己的父母不和,但是那终究是生她养她的父母啊!

  听到了司徒旭的话以后,赵可然皱起来眉头陷入了沉思。突然,她脑中灵光一闪,“旭,这件事情,你还是告诉秦依渺吧!但是不要全部都说实话,还要掺着一些假话,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让她知道,在赵可人还有婚约的时候,就已经和太子幽会了。还有,不要把我的父母拖进去。”

  “小东西,看来,你还是挺关心你的父母的。”司徒旭笑着说道,“要不然的话,在这个时候,你就不会还想着他们了。”

  “这你就想错了。”赵可然摇了摇头,“我之所以不想要让太师府卷进这次的事件之中,那完全是为了风儿。风儿才刚刚考上状元而已,马上就要进翰林院了,要是在这个时候,太师府出现这样的事情,对于他来说,是很不利的。”

  “好,你怎么说,那就是怎么样了。”司徒旭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口问道,“不过,你要让秦依渺知道这件事情,是为了让她可以打击赵可人吗?”

  “当然不会那么简单了。”赵可然笑得狡猾,“在那之后,你就再秘密的把这些事情透露给寒王知道。还有,你要留下一下蛛丝马迹,要让大家都以为这件事情是秦依渺透露给寒王的。”

  “小东西,你是想要让寒王把这件事情捅出去。”司徒旭恍然大悟,“寒王和太子一直以来都争斗的那样厉害,要是让寒王抓住了这个机会的话,他是一定不会放过的。要是加了这一把火的话,两人之间的争斗,大概就要开始白热化了吧!”

  “呵呵,旭,这样子不好吗?”赵可然坏坏一笑,“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我们只要坐收成果就好了,他们争得越厉害,对于我们就越有利。”

  “小东西,没想到,你还是一个女诸葛啊!”司徒旭捏了捏赵可然的小鼻子,“不仅如此,到时候,太子对于秦依渺大概也会有了隔阂。这样对于我们很有利。”

  “旭,我虽然没有猜中,,但是我出了一个好主意,你也应该给我赏吧!”赵可然伸出双手,摊在司徒旭面前,一副讨赏的可爱模样。

  看着赵可然的样子,司徒旭笑了笑,还真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放在了赵可然手中,“给!”

  赵可然本来只是在说笑而已,从来就没想过还真的有赏,她一脸疑惑的看向司徒旭,“旭,这个是什么东西啊!”

  “你忘了,这个东西是今天你向我讨要的啊!”

  “天香丸。”赵可然恍然大悟,随即笑了出来,“旭,谢谢你,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拿回来了。”

  “小东西,这天香丸就给你了,但是你究竟要拿来做什么啊?”

  “旭,我现在就不告诉你了。”赵可然神秘一笑,“以后,等我用了就会告诉你的了。”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司徒旭也不追问了。两人温馨的用着晚膳。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