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进宫谢恩

   “好了,既然已经起床了,那就可是梳洗吧!”司徒旭笑着说道,“不要忘了,今天是我们新婚的第一天,我们还要进宫去请安和谢恩呢!”

  “我记得。”赵可然点了点头,“要进宫谢恩这样的大事我怎么会不记得呢!我们赶快起床梳洗打扮吧!可不要耽误的时辰。”

  说罢,赵可然便风风火火的起床了,到屏风后面换了中衣,接着便让丫鬟进来服侍她。琴香和诗香早就在外面等着了,进来的还有一个内侍和端着各色梳洗用具的丫鬟太监。带头的那个内侍大约四十多岁,看起来很慈祥的样子,虽然是太监,但是一点油头粉脸的感觉都没有。整个人看起来干干净净的,就像是一个慈祥的爷爷一样。

  看着走进来的内侍,司徒旭为赵可然介绍道,“小东西,这位是旭王府的总管林德。王府里面所有的内务都是他在管理的,以后的话,那些内务会慢慢的交到你手里的,林德会在一旁好好地协助你的。”

  赵可然笑着向林德点了点头,“林总管,以后就要有劳你帮忙了。要是我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还希望你多多指教。”

  “王妃过奖了。”看到赵可然谦虚的态度,林德对于这位新王妃的印象很不错,他连忙笑着应道。“王妃,你不用这样叫奴才林总管的,你和王爷一样直接叫奴才林德就行了。王府里面以后就有了女主人了,奴才以后也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小东西,林德是从小就跟在我的身边的。”司徒旭开口道,“他是我的母妃当年为我挑的,以后,要是有什么事情你可以找他。”

  司徒旭的意思就是在告诉赵可然,这个林德是他的心腹,她尽可以信任。

  赵可然笑了笑,看向林德,“林德,你要是想要好好休息的话,恐怕还要好长一段时间呢!我才刚嫁进王府而已,以后我还有很多地方要仰仗你呢!”

  “呵呵,奴才可不敢当。”虽然嘴上是这样说,但是得到了肯定的林德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以后王妃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尽管问奴才好了,奴才一定会好好的协助王妃,管理好王府的。”。

  赵可然笑着应道,“林德,那以后就有劳你了。”

  “那是奴才的荣幸。”

  林德带着几个太监开始帮着司徒旭开始梳洗换衣和束发了。司徒旭一向不喜欢女子近身,所以他的身边没有丫鬟伺候着。在他住的院子里面,根本就看不到丫鬟的身影。所以曾经一度,大家都在猜测着旭王是不是又龙阳之癖。不过,自从他在选妃宴上主动求娶了赵可然以后,这个传言就不攻自破了。

  另一边,琴香和诗香开始帮着赵可然开始梳洗换衣了,而打扮的事情,则交给了画香。虽然赵可然对于画香那双经常摆弄着死人脸皮的手感到心里毛毛的,但是不能否认的是,画香的打扮功夫真的是非常好,能把人的所有优点全都衬托出来,所以赵可然也就由着她摆弄了。她甚至还在心里面暗想着,等过一段时间的话,自己大概就会习惯了吧!

  很快,赵可然便已经打扮好了,她身穿着淡粉色的便装,宽大的衣摆上锈着紫色的花纹,三千青丝撩了些许简单的在后面挽了一下,用一根淡粉色的丝带固定住。而其余墨发则是垂在颈边,额前垂着一枚小小的红色宝石,点缀的恰到好处。头上插着镂空飞凤金步摇,随着莲步轻移,发出一阵叮咚的响声,衬得别有一番风情,显现相互美丽可人之姿。

  因为要用完早膳以后,才要进宫去请安,所以赵可然并没有马上就穿上那繁复的宫装,而是穿着便服而已,显得娇俏可人。

  看着眼前这个经过了一番打扮以后的赵可然,司徒旭差点就看呆了,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小东西比起以前,在眉眼之间似乎多了几分风情,也许这就是女孩变成了女人以后特有的风情吧!

  司徒旭轻轻地把赵可然拥入怀中,下巴抵着她的发顶,低声说道,“小东西,看到你这个样子,我还真是希望能一辈子把你关在房间里面,不叫任何人看到你的美丽。”

  “旭——”听到了司徒旭的话以后,赵可然不仅没有一点害怕,心中反而感到一阵感动。

  “可是小东西,我不会那样做的。”司徒旭继续说道,“因为,我知道,你有属于你自己的天空,要是禁锢着你的话,只会让你失去你的色彩而已,所以我会一直为你护航,也为你创造出一片能够让你自由翱翔的天空。”

  赵可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任由司徒旭抱在怀里而已。

  在两个人都梳洗好了以后,很快就有人进来开始摆着早膳了。而也是在这个时候,也有有内务府的嬷嬷过来,收了落红的帕子装进匣子里,笑着说:“恭喜王爷王妃新婚之喜,奴婢这就回宫禀告皇后娘娘!”

  这个收落红的帕子的举动惹得赵可然很害羞,但是她的心里也是很清楚这个步骤是绝对不能少的。收到了落红的帕子,那就说明了新娘的清白,也只有到了这个时候,整个婚礼才算是正式完成。要是在帕子上没有落红的话,那女子就会在新婚的第二天被送回娘家的。而且男方也不会承认这一门婚事的。

  赵可然能明显感觉旁人的暧昧眼神,不由脸上一红,看到司徒旭满是笑意的眼神,更是不爽。她狠狠地瞪了司徒旭一眼。

  看到赵可然的样子,司徒旭也不敢再笑了,连忙开口吩咐道,“你们就先回宫吧!等一下,本王会亲自带着王妃进宫谢恩的。”

  说吧,看了林德一眼。林德也是很机灵的。上前就给了带头的那个嬷嬷一个大红包。

  拿到了红包以后的嬷嬷,笑着离开了,不敢再做逗留,一来是因为已经拿到了丰厚的打赏,二来是因为这个旭王平日里一向对人冷淡,虽然现在是他的新婚期,但是谁又能保证他不会在这样的日子里面发怒呢?所以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司徒旭牵着赵可然来到了圆桌前面,开始用着早膳了。两个人在温馨的气氛之中用着早膳。在期间,司徒旭还不是的给赵可然喂食,赵可然虽然感到不好意思,因为在一旁还有太监和丫鬟看着。但是想到现在两个人已经是夫妻了,所以也没有开口拒绝。

  在两人用完了早膳以后,诗香似乎是有什么事情想要说的,但是又不知道该不该说,所以一直很犹豫,赵可然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这一点了。怎么说诗香都在她身边伺候那么就了,她还是可以看得出来的。

  “诗香,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就直说好了。”赵可然直接开口道,“不用在这样犹豫了,你还是说出来吧!要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告诉我吧!有我自己做决定就好了。”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诗香吓了一跳,但是她还是站了出来,行了一个礼以后,开口道,“王妃,府里面传来消息,说是,说是赵莹在昨天被接回了府里面了。”

  “什么?”听到了诗香的话以后,赵可然忍不住皱起来眉头,“究竟是什么原因,按理来说的话,赵莹这一辈子都应该不可能再回太师府的才对啊!”

  看到赵可然皱眉的样子,司徒旭的心中感到不悦,他不满的看向诗香,似乎在责备诗香不该在这个时候说出这件事情,惹得小东西不高兴。

  看着司徒旭投来的不悦的目光,诗香的心里还真的是有一种想哭的冲动。王爷啊!不是奴婢想要说出来的,那是小姐自己发现的,你不要在盯着奴婢了,奴婢是无辜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诗香心里面的呐喊,司徒旭淡淡的收回了视线,看向赵可然,“小东西,是不是你的那个之前想要陷害你的赵莹回来了。你要是不喜欢她的话,我会让她再离开太师府的。”

  诗香松了一口气,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不用,反正我现在已经不住在太师府了,她回去也没有关系。”赵可然转过头来,看向诗香,“不过,我比较好奇的是,她为什么会回来的,而且是在昨天那样的日子里面。”

  “这一点奴婢已经打听清楚了。”诗香开口说道,“听说这段时间以来,张姨娘病了,而且病得很重。她哀求老爷能让赵莹回来。看着张姨娘病重的样子,老爷也不忍心,所以就同意了张姨娘的请求。不过,虽然已经回来了,但是老爷并没有恢复她的身份。现在她在府里面的身份还是很尴尬的。大家都只唤她三姑娘而已,而不是三小姐。其实,老爷早就要接赵莹回来的了,只是因为那个时候,你和赵可人的婚事在那里压着,老爷大概也怕会出什么事情吧!所以一直到了你们都出嫁了,才把赵莹接回来的。”

  赵可然想了想以后,开口道,“琴香,你找人在暗中盯着她们,可不要出来什么乱子。”

  误不忘会。“奴婢知道了。”琴香领命,“王妃,你就放心好了,奴婢会办好这件事情的。”

  “小东西,不需要担心。”看到赵可然的眉头还是微皱着,司徒旭开口拉过赵可然的手,开口安抚道,“那个赵莹做不了什么事情的。”

  听到了司徒旭的话以后,赵可然笑着摇了摇头,“旭,我没事。只是之前赵莹进家庙的事情是我一手安排的。就不知道她趁着这个机会出来是想要做什么。不过,你放心好了,我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赵莹即使是出来了,也没有什么用。她现在不过是太师府不愿意承认的三小姐而已,而我已经是旭王妃了,她奈何不了我的。”

  “那就好。”看到赵可然的眉头舒展开了,司徒旭也放心多了。

  “王妃,时候不早了,该换了衣服进宫了。”

  就在这个时候,月姑从外面走了进来,开口提醒道。

  赵可然点了点头,起身让琴香她们帮忙换上了王妃的朝服,让画香为她重新梳了头,换了一套司徒旭之前送的红宝石首饰,一时间真是珠光宝气,华贵无伦。

  大衫霞帔配着九翟双凤冠,更显得她气度优雅,尤其那双点漆也似的眸子望向你似,颇有种能看清人内心的感觉。

  周围的下人们都为她气势所摄低下头,心中暗惊。早听说这个王妃不简单,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也是,若是个简单的,能从一个区区的太师之女当上文郡主,而且现在还成了旭王妃呢?

  司徒旭看着眼前这个和刚才已经完全不一样的赵可然,心中也是忍不住感叹的。要是赵可然刚刚的打扮是娇俏可人的话,那现在的她就是贵气逼人了。那一身浑然天成的贵气,是无可比拟的。

  他心中自豪,这是他的王妃,他的妻子。她本就该如此,穿着这样的衣服,一起和他并肩而立。他们一同分享雨雾云霓,分享这无上荣光。

  赵可然看到司徒旭也已经换好了正装了,一身青衣九章冕服,头戴着九毓冕冠,高大挺拔,虽然俊美,但是霸气英武,越显帝胄风姿,双眸炯炯有神地望着她,含笑的唇角柔和了他的脸庞。

  “王爷,妾身已准备好了。”赵可然娇笑着说道。而她的称呼也便了,不再是你呀我呀的了,因为毕竟是要进宫了,还是守点规矩比较好。

  司徒旭上前道牵过赵可然的柔荑,笑着说道,“走吧,既然已经准备好了,那我们就一同入宫。”

  到了门前上了辇车,司徒旭笑着说道,“小东西,以后在不要自称妾身了听着怪别扭的。”

  赵可然哪想说这个词儿,在人前自然要保持礼仪,当然得说了,如果都你你我我的,没点儿规矩,那就乱套了。

  “那我可要谢谢王爷的恩典了。”赵可然笑吟吟地攀着司徒旭的手臂,“不过,在人前的时候,我们还是守点规矩会比较好。

  司徒旭揽住她的肩膀,点了点她的俏鼻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呀,尽会调皮。都随你,你想要怎么做,那就这么做吧!”

  王府占地面积广阔,从赵可然和司徒旭做居住的地方又行了一刻钟的功夫,这才到了王府的大门前面,换乘了王爷象辂。

  这王爷象辂颇大,用红髹四柱,珠宝设圆顶,里面设亭,上有山川日月,升龙起驾的样式,内里铺设了软榻坐垫,一色的茶盏用具,文房四宝,宛如一个移动房间。

  本来赵可然也有王妃乘坐的凤轿和行障,是不用跟司徒旭坐一起的,只是司徒旭是一刻也不想要不想跟她分开,便拉了她坐上王爷象辂。

  说起来,赵可然还是第一次坐这么豪华的车驾,以前的时候,虽然有坐过郡主的轿辇,但是那绝对是没有现在那样的豪华的。其实司徒旭往日里出门也不是每次都用这么惹眼的仪仗,只是今天是大日子,自然要仪仗全开。

  但见前后王府护卫司和仪卫司的侍卫武官前后开道,杖鼓齐鸣,铜锣开道,宫人各持诸物随行,浩浩荡荡帷幔打出,静鞭清道,好不威武。

  赵可然看得咋舌,心想这果然是天家气象,怪道这里人人想争上游,等级森严,每个地位能享受的待遇是完全不同的。像这样的场景,也就只有皇室贵胄才能享受到。

  像司徒旭这样的,虽然只是王爷,就已经这样豪华了,要是皇上的话,那就更加不用说了。若到了那个位置自然能生杀予夺,可如果只是个王爷,很多时候却要受制于人。怪不得所有的人都想要坐上那个位子。想到这里,赵可然忍不住唏嘘。

  “小东西,你这个小脑瓜子又在胡思乱想什么呢?”司徒旭见她明显地在神游天外,出声问道。

  赵可然笑了笑,倒是如实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没有,我只是再想,这真的不愧为天家风范,仅仅只是一个王爷就已经这样大的阵仗了。怪不得所有的人都想要登上那个最高的位子呢!”

  司徒旭笑了一下,温柔的开口问道,“小东西,你是不是不想要我去争这个位子呢?”

  只要小东西开口,他就会放手,因为他做着一切,不过都是为了她而已,所以他随时可以放弃。而且,他相信,就是没有坐上那个位子,他也有能力把所有最好的一切都给小东西的。

  “旭,你不需要那样做。”赵可然笑着摇了摇头,“你不是说过吗?你绝对不会禁锢着我,而是会让我自由翱翔的吗?其实我也一样,我绝对不会成为你的绊脚石的,只要是你想要的东西,我都会尽力为你争取到的。你要知道,我不是站在你身后的女人,我要做的是光明正大的站在你的身边。”

  “小东西,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司徒旭的语气非常坚定,同时也饱含着无尽的信心。

  “好了,今天这样的好日子,我们就不要再聊这些事情了。”赵可然笑着开口道,“又要进宫了,怎么我觉得好像我每一次进宫好像都是有事情一样,我都没有好好的欣赏过皇宫里面的风景呢!就连上一次为了风儿的事情进宫,可是也只是去了你母妃的宫里而已。”

  “呵呵,这还不简单。”司徒旭笑着回道,“等一下等我们小东西这个丑媳妇见完了公婆以后,我再带着你到处看一下。”

  “你才是丑媳妇呢!”赵可然瞪了他一眼,便没有再说话了。

  没有哪一个女子会想要听到说自己丑的,尤其是被自己的新婚丈夫这样说。所以即使知道司徒旭只是在开玩笑而已,赵可然依旧是想要给他一个教训。让他知道以后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看到赵可然似乎是生气了,司徒旭连忙出声哄道,“好了,好了,小东西,我不过是在开玩笑而已,你就不要生气了。你不是丑媳妇,你是最漂亮的媳妇。”

  可是赵可然依旧不理不睬的。 司徒旭见她闷着声不说话,红润的小嘴撅起,凤眼里眼满是控诉,像个没得到糖吃的孩子一样,那委屈的小样子看得他心疼。

  他忙伸手搂住她,柔声哄道:“乖,我的小东西,不要再闹别扭了。都是我不好,我说出话了,还不成吗?”

  “谁闹别扭了,我可是贤妻,怎么会和自己的丈夫闹别扭呢?”赵可然扬起柳眉,清亮的眼睛闪亮,得意地说。

  听到了赵可然的回答以后,司徒旭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得,他白担心了,这丫头就是扮猪吃老虎呢,故意惹他心疼呢。不过,他不要她做什么贤妻,只要她做他的娇妻就好。

  “你这个小东西啊!成天地耍我,这么调皮,说说看本我该怎么罚你才好?”司徒旭暧昧地在她小巧的耳垂上上轻舔了舔,果然感觉到她娇躯一颤,像一滩水般软在他怀中。

  赵可然见他黑眸里闪动着丝丝火焰,身体也跟着热了起来,她的眼睛一转,计上心头,大着胆子攀上他的颈项,媚眼如丝,红唇在他耳边轻轻呵了口气,“王爷罚我什么?妾身都依了。不如罚了妾身任王爷予取予求?”

  司徒旭顿时眼眸更深,浑身火热,惊诧地望着她妩媚的样子,声音有些暗哑:“你个小东西,胆子倒是大了,是看我现在不能把你怎么样?”

  不得不说,司徒旭还真的是猜中了,赵可然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她眨了眨眼睛,看着司徒旭火热的眼神,连忙笑米米地从他身上离开,躲在另一角,正襟危坐地说,“旭,我们可是要进宫的,要是耽误了时间,那就不好了,所以你一定要好好克制自己啊!”

  司徒旭自然是看出来了,赵可然就是故意的。他又好气又好笑地上前捉住她,“你倒是会说话,不过,今个儿我还非得要在这里办了你。”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