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洞房花烛夜

   旭王府内,赵可然一睡就是一个下午,直到傍晚的时候,才睡眼朦胧的醒了过来。外面一直都是闹哄哄的,一直到了晚上吵闹声也一点停息的迹象都没有。

  外面一直闹腾着,赵可然听着外面的声响,倒也不感到无聊。终于吵闹声开始慢慢的停歇下来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房门终于被打开了,司徒旭缓缓的走了进来,一进门他看到的就是坐在床沿边上的赵可然。

  女子一袭明艳红衣,墨发盘着精致的云鬓,余下的披于脑后,头顶带着一顶金红莲玉制成的精致头冠,一排珠帘落下,半遮半掩她那精致如画的容颜。在那柔美的光晕下,女子身上也似氤氲着淡淡的温润,将她那本就清美的容颜衬托的有几分不真实,让人有种她即刻便有可能消失不见一般。

  司徒旭缓缓的来到床沿边上,也坐了下来。突然他毫无预兆的,一把抱住了赵可然,嘴里还在低喃着,“小东西,我真的娶到你了,这究竟是不是真的,还是我只是在做梦而已。”

  赵可然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她放射性的就想要挣扎,可是却在此时听到了司徒旭那脆弱的声音,她不禁失笑,原来在旭的心里也是存在的一定的不安全感的吧!

  一想到这一点,赵可然并没有挣脱司徒旭的怀抱,而是带着笑意,开口安抚道,“旭,是我,真的是我。我们今天成亲了,我们现在已经是结发夫妻了,以后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司徒旭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一直抱着赵可然,来感受这一份真是感。过了好久,他才愿意放开赵可然。不过,他眼神十分炙热的看向赵可然。

  “呵呵,旭,我们还是先吃一点东西吧!”赵可然知道司徒旭的眼神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她的心里还是很紧张,所以便开口说道,“你一整天都在外面招呼客人,我也只是吃过一点糕点而已,我们还是先吃一点东西吧!”

  好眼胧于。早在成亲的前一天晚上,月姑就已经详细的和她说过了夫妻之间的床第之事,所以她知道司徒旭的眼神代表着什么。这些事情本来应该是秦香荷教导的才对,可是秦香荷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好兴致来教导赵可然。所以只好由月姑来教导的。对于秦香荷的婚事,月姑是很心疼的,而且颇有微词,只是赵可然根本不在乎而已。

  不得不说,赵可然还真的是用对借口了,因为她的话音刚落,她的肚子就是非配合的发出了一阵“咕咕”的声音。赵可然的脸蛋顿时染上了红晕,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她本来只是想要那这个当借口而已,可是没想到自己原来竟然早就已经饿了。

  司徒旭忍不住低低的笑出声来,赵可然抬起头来,瞪了他一眼,“你笑什么啊!只要是人,肚子就都会饿的,好不好?还有,今天我就只有早上的时候喝了一点粥,下午的时候吃了一点糕点而已。”

  “好好好,看来我想要洞房的话,还是要先喂饱我的小王妃啊!”司徒旭打趣的说道,“要不然的话,我还真的怕今天晚上的洞房花烛夜,王妃不让我上床呢!”

  听到了司徒旭打趣的话以后,琴香她们忍不住笑了,就连一向稳重的诗香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看到这样的情景,赵可然就更加害羞了,她狠狠地瞪了司徒旭一眼。

  司徒旭自然也知道要见好就收了,要不然的话,要是惹怒了自己的王妃的话,自己今天晚上恐怕就真的要独守空房了。

  “好了,你们先下去,准备一桌饭菜上来吧!”

  在下人准备膳食的时候,司徒旭和赵可然分别去沐浴了。他们两个人是分开沐浴的,虽然司徒旭是很想和赵可然一起沐浴的,但是在赵可然的瞪视之下,他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他可不敢在这个日子里面得罪自己的妻子,要不然的话,到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

  不过,司徒旭也在心里面暗暗下了决定,总有一天,他会拉着赵可然和他一起沐浴的。

  赵可然在丫鬟的伺候下,卸了妆,沐浴更衣,换下了那一身精致奢华的嫁衣,换上了一身舒适的白色里衣,只在外面披了一件外衣,就出来了。

  等沐浴完了,赵可然打发了丫鬟离开,回了里屋。只见桌面上已经摆上了粥和几道清淡的小菜。司徒旭就坐在桌前等她,此时他的身上已换了轻便的衣袍,看到她时微怔了怔,盯着看个不停。

  赵可然的里衣是云锦做的,轻薄舒适,这个季节已经是初春了,不过房间里面很暖和,穿着倒也适合。而且,因为是在房间里面是有地暖的,所以赵可然并没有穿上鞋子,而是光着脚丫就出来了。

  赵可然穿的里衣虽然宽松,但是却也轻薄,里衣下面的美丽风景若隐若现的,宿兄高蜓,纤腰若束,曲线浮凸,越发显得明艳不可方物,尤其行走间不时露出光洁的小脚丫,看得司徒旭一时间眸光火热,眼神越发深邃。

  赵可然被司徒旭看得面红耳赤的,“你不要再看了,还是先吃一点东西吧!”

  司徒旭虽然心动不已,但是他还是克制住自己了,因为在他的心里排在第一位的还是赵可然的需求。

  房间里面的丫鬟都推了下去,只剩下夫妻两在静静地用着膳而已。其实就只有赵可然是在用膳而已,司徒旭根本就是心不在焉的,一直用火热的眼神看向赵可然。在司徒旭火热的眼神之中,赵可然艰难的用完了这一顿膳。

  一看到赵可然放下手中的碗,司徒旭就马上把赵可然一把抱了起来。赵可然被司徒旭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她连忙伸出手来,环住司徒旭的脖子,生怕不小心会掉下去。

  司徒旭一直抱着赵可然来到了床边,然后轻轻地把赵可然放到了床上。。

  “旭,我——”被司徒旭炙热的目光盯着,赵可然想要开口,但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而且在司徒旭的目光之下,她的脸蛋渐渐染上了红晕,就连粉颈也开始渐渐变红。

  看着娇羞可人的赵可然,司徒旭再也忍不住了,他轻轻地舔了舔赵可然的耳垂,低声的说道,“小东西,今天可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我们可不要浪费了这样的良辰美景。”

  说着,不等赵可然回答,司徒旭那双大手便在她身上油走着,薄唇封住她的,狂烈地缠绕着她的香she。他的吻狂热而霸道,像狂风骤雨一般迅猛地袭来,不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霸道而执着地拖着她进入那迷幻的世界。

  赵可然只觉得他吻得她唇舌生疼,他的手像有魔法一样,只要经过的地方都会带来一阵阵热浪,是的赵可然不住的轻颤。

  从心底烧起的火,浑身滚烫,他的手不知何时揉弄着她一对香软,慕容薇娇吟一声,那声音听在他耳畔,像世上最猛烈的情药,司徒旭再也忍不住了,他一挥手,那纱帘低垂了下来,他一把将她压在身下,单手解开了她身上衣服的带子,横陈的娇胴如花一般绽放在大红的床铺间。

  司徒旭扯开了身上的衣服,坚硬的身体压上她的柔软。他的目光就像是要把赵可然生吞活剥了一样。

  赵可然被他似欲要吞噬的眸光看得心跳加快,撅着嘴颤颤地呢喃,“旭,我怕——”

  司徒旭声音暗哑地吻住她的唇,喃喃道:“别怕,小东西,给我,把你的一切都交给我……”

  他吻着她的唇,她的俏脸,她的颈项,寸寸膜拜她娇嫩的雪肤,他的唇舌似将她带入了情潮翻涌的海浪之中无法自拔。

  赵可然低泣起来,搂住他的脖子,娇颜酡红而迷离,不可抑止地发出申银。

  司徒旭探入她从未有人去过的芳菲园,终于他的坚硬闯入了那湿润的谷地,赵可然身体紧绷,眼角渗出泪珠,痛得猛捶着他,“都是你,疼——”

  听到了赵可然喊疼,司徒旭安抚地轻吻着她:“乖,一会儿就好,一会就不痛了。”

  赵可然恼道,“你又不是女人,怎么知道?唔,你出来——”

  她越是扭动身体,司徒旭脸上的汗更多,这丫头到底知道不知道这是多么甜蜜的折磨?

  终于他再也忍不住抱着她前进,一边轻吻着她的耳垂,她的发,迷糊地低喃着:“小东西,我的旭王妃,乖,本王疼你……”

  赵可然被那疼折腾得脸色发白,直过了好一会儿又不自由自在地随着他而动了起来,身上的疼痛渐渐消去,她娇吟出声,配合他一起踏进那让这世间男女亘古迷醉的世界之中无法自拔。

  情海潮生,龙凤喜烛高燃,不时发出啪的一声灯花响声,新房之中大红的霞影纱挡住了窗户,将这屋子变得越发喜气洋洋。

  低垂的缠枝莲大红色软烟罗遮掩着室内弥漫的浓郁香气,教缠的身影在帐上晃动,好似一片水波时而晃动,时而停歇,时而风平浪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帐中似才平静下来。

  赵可然低喘着趴在他胸口,浑身酸软得动也动不了。她现在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浑身酸疼和累。

  看到赵可然的样子,司徒旭也是十分心疼的,不过这是每一个女孩都要经历的过程,由女孩变为人的过程。他爱怜地亲吻着赵可然的脸颊,大手在她的雪背上来回拂动着。

  “还疼吗?”他的声音带着餍足后的慵懒。

  赵可然嗔怪地瞪了他一眼,那一眼媚眼流光,带着无限风情,叫刚刚平息下来的萧明睿又有些蠢蠢欲动了。

  赵可然敏感地察觉到他的反应,不过她现在可没有精力再来一次了,于是她带了丝可怜兮兮地看向司徒旭,“别,人家还疼呢!”

  司徒旭这才深吸口气压下了汹涌的欲 望,深深埋进她的发丝吸了口气,“你个小妖精,我一碰你就停不下来了,到底是被你施了什么法?”

  听到了司徒旭的话以后,赵可然抡起粉拳捶了他一拳,“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呢!要知道辛苦的可是我,你还好意思说呢!”

  司徒旭低笑起来,声音震动胸臆,缓缓的起身道:“要不要沐浴?”

  虽然两人早就已经沐浴更衣的,但是经过了这样一场激烈的运动以后,两人的身上都是黏黏答答的。

  赵可然浑身酸软,哪还有力气,摇了摇头,“不要了。”

  司徒旭好笑的摇了摇头,但是也没有逼赵可然,而是去了净房。

  赵可然现在就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累,她现在累得就连一根手指都不想要动了,闭着眼睛,没多久就开始昏昏欲睡了。忽然,她感到身上一阵温热,睁眼一看,只见司徒旭正拿着毛巾正在给她擦身子,不由脸上一红。

  赵可然是知道所有的男人的跟女人完事了,都还得女人起来侍候他们,可是司徒旭却不一样,不仅不需要她伺候,反而还反过来伺候她,这一点让她感到很甜蜜,不过也很害羞。

  她连忙捉住司徒旭的手腕,制止他的动作,低声说道,“还是我自己来吧!”

  “呵呵,小东西,你就不要害羞了,你要知道,我们以后就是夫妻了,难道你就不愿意让我伺候你吗?”司徒旭笑着说道,“我还是第一次给女人做这些,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一定不会让你后悔这个决定的。”

  他是天潢贵胄,哪里伺候过人,只是心之所动,愿意为她做这些。在他的心里,赵可然就是他的命,他的灵魂,所以只是这样一点小事,他又怎么会不愿意为她做呢?

  赵可然心中感动,想着女人真是容易满足的动物,只要有一点小小的关怀,就已经能让她们感动很久,记得男人的好。不过,她也知道,司徒旭是真心对待她的,绝对不是一时的意乱情迷而已。他对于自己的感情早就已经是深入骨髓的了。

  她轻轻地在司徒旭的脸上印下一吻,“旭,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情,我都绝对不会后悔的。能和你结为夫妻,那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福。”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司徒旭的脸上忍不住绽放出幸福的笑容。他手上的动作更加轻柔了,就像是在对待着一件稀世珍宝一样小心翼翼的。当他擦到那里,赵可然已经羞臊起来。

  司徒旭却认真地给她擦拭身子,待完后,见她浑身好似虾子一般染上了粉色,娇颜似醉一般,不由一阵情动,吻上她的朱唇,炽烈的唇舌缠绕着她的,好似一瞬间要将她吞吃入腹般。

  不知何时他的手已经覆上了她胸前的香软,赵可然开口低吟道:“不行,旭,我累……”

  听到了赵可然的低喃,司徒旭如梦初醒,他深吸口气,好半晌才抑制住欲 望,趴在她身上喘息。

  司徒旭心里很清楚小东西是第一次,现在还不能承受他的欲 望,为了怜惜她的身体,没有再要了她。

  赵可然扭扭捏捏的开口说道,“旭,我们明早还要进宫呢,所以我们还是早点休息吧!”

  司徒旭星眸闪烁,无奈而又带点宠溺地轻吻着她的嘴角,轻轻地在她耳边说道,“我的傻娘子,放心吧。我今日不会要你了,不过此事你以后总得补偿回来才是。”

  赵可然眨巴着眼睛,狡黠地说:“人家可不记得自己欠了什么。所以你也别想要耍赖,我是不会认账的。”

  “要我提醒你吗?”司徒旭俊美的脸上带了几分邪气的味道,“既然娘子你都这样说了,那看来为夫今天还是不要放过你的好。”

  听到了司徒旭的话以后,赵可然吓了一跳,连忙道:“不用了,旭,你这么忙,我们还是早些睡了吧!今个儿真是累得紧呢!一整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过,而且明天一大早还得起来进宫请安和谢恩呢!”

  司徒旭也知道明天还要入宫去,只是今日娶妻他精神一直处在亢奋之中。而且,他从来就不认为进宫请安是什么样的大事。在他看来,那不过是在浪费时间而已,要是可以的话,他还是想和小东西一起呆在府里,好好的增进一下夫妻感情。所以,司徒旭感到十分精神,根本就一点睡意也没有。

  不过,他看了看睡在自己怀里的赵可然,此时她在他怀里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像个小猫儿似的窝进他怀中,寻了个舒适的位置就安眠起来。

  一张小脸蛋虽然粉黛未施,但是却显得娇美可人,纷嫩的脸颊上平添一抹嫣红,仿佛红苹果一般的红润,羽睫在眼帘下如轻罗小扇排列开来。此刻,她嫩红如樱的唇微微撅起,像是在梦里跟他撒娇一样。

  司徒旭看得心中一软,就像被什么狠狠击中了心房最柔软的地方。他真的是爱极了她这样娇憨的模样,全心依恋着他,没了白日的聪慧,多了几分小女人的情怀。

  现在的他们不止是王爷和王妃,更是全天下最平凡的夫妻。这不就是他一直想要的吗?自从遇上了赵可然以后,他心中就只有一个最简单的愿望,那就是娶到自己最爱的女人,两人一起牵手,一起用膳,一起谈天说地。每天看着自己爱人的睡颜如梦,每天看着她的笑脸起床,这样的时候才是他梦寐以求的幸福生活。

  “小东西,睡吧。”他一边轻轻地拍着赵可然的被,一边低声呢喃着,将她拥紧,“你好好的睡吧!梦里一定要有我哦!将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会永远像这样幸福的,我一定会用自己的能力,来给你建造专属于你我的堡垒。”

  此刻拥她在怀,前所未有的宁静。

  一夜无梦。

  早上醒来时,外面早已天光微亮了,赵可然微微睁开迷蒙的眼睛,爱困地咕哝一句,“什么时候了?”

  说完,赵可然并没有立刻起床,而是没过多久,她竟然又开始昏昏欲睡了,就好像刚才那句话只是一句普通的梦话而已。

  看到赵可然的样子,司徒旭看得新奇,还不知道她早上起床原来是这副模样。他不知道,原来自己的小东西刚睡醒的时候,竟然是这样模模糊糊的,就像是一个不经世故的小女孩一样,显得单纯而又美好。

  他看了眼天色,大概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于是小声的应道,“才卯初,再睡会吧!”

  赵可然嗯了一声,也没注意别的,她的身子动了动,自动自发的在司徒旭的怀里找了一个更舒适的位子以后,又开始沉沉入睡了。

  司徒旭见了好笑,为了不打搅赵可然,他一动也不敢动,静静地陪着她继续睡着。但是他也没有睡着,只是一直在静静地看着赵可然的睡颜而已。

  在他看来,没有什么事情比让小东西睡饱了重要。只是晚一点还是要起来,还得准备进宫谢恩。虽然他的心里是认为进宫的事情并不重要,但是却不能不做,要不然的话,恐怕会落人话柄。尤其是小东西才刚嫁给他而已,他可不想要在这个时候传出来什么闲言碎语的。

  可是睡了没一刻功夫,赵可然却是猛然惊醒了,当看到身旁的男人的时候,她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一把推开了司徒旭。

  “小东西,你在干什么呢?”对于赵可然突如其来的举动,司徒旭吓了一跳,有点不满的开口问道。

  这个时候,赵可然才完全清醒过来,看着眼前这个昨天已经成为了她丈夫的男子,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旭,不好意思哦!我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呢!”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司徒旭都不知道是该笑好,还是该生气好,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摸了摸赵可然的头发,笑着开口道,“那小东西,我的旭王妃,你还是赶快适应的好。”

  赵可然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