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大婚(上)

   “怎么样,药方被赵可人拿走了吗?”

  看到诗香回来了,赵可然放下手中的书籍,笑着开口问道,“得到了这样一张上古药方,赵可人现在的心情应该很好吧!”

  “是的,小姐。”诗香点了点头,“一切都和你预料的一样。在我回去找那张药方的时候,赵可人慌慌张张的把它藏起来了。而且,她还很快的就把我给打发走了。”

  “看来赵可人是很喜欢那一张上古药方啊!”赵可然笑着点了点头,“这样的话,很好。现在离大婚还有半个月,只要她跟着药方调养的话,那以后就有好戏看了。”

  “那也是她自作自受而已。”琴香缓缓的把一杯茶放到赵可然的面前,嘴里幸灾乐祸的说道,“而且,这张药方,根本就不是她的,要不是她贪心的话,又怎么会偷偷的拿走药方呢!”

  “不过,小姐,你怎么猜到,赵可人会拿走那张药方呢?”诗香疑惑的开口问道,“按理来说,你和赵可人的关系并不好,你掉下来的药方,赵可人怎么会随便就捡走了呢?难道她就一点都不会怀疑吗?”

  “呵呵,要是往常的话,赵可人恐怕就不会那么容易就上当的,但是今天就不一样了。”赵可然笑着解释道,“今天早上的时候,内务府就把我们两个人的吉服都送过来了,看到两套吉服的差异,赵可人的心里又怎么可能平静呢?那是在无时无刻提醒着她,她就只是一个妾而已。”

  “可是即使是这样,赵可人也不应该这样轻易就相信这一张药方啊!”琴香开口问道,“她那样嫉妒你,又怎么会随意相信你掉下来的药方呢?”

  “所以我后来才要找她去聊天啊!”赵可然笑着开口说道,“她大婚的那一天,太子是绝对不会出现的。太子娶秦依渺为的就是得到秦国公府的势力,所以他是绝对不会得罪秦国公府的。秦依渺归宁这样的大事,他又怎么嫩缺席呢?这件事情我早就已经猜到了,只是在今天提醒她而已。知道了这样的事情,她的心里怎么嫩不着急呢?在这个时候把药方掉下来,她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又怎么会怀疑呢?她现在想的应该是赶快怀上一个孩子,这样才能和秦依渺斗吧!”

  “呵呵,这下子赵可人还真的是活该。”琴香冷冷一笑,“她之前不是想要在小姐你的糕点里面下药吗?哼,现在我们就要让她好好的尝一下生不出孩子的痛苦。”

  “这个可是我回敬她的藏红花的。”赵可然转过头来,看向诗香,“不过,诗香,赵可人应该会找大夫来看一下药方才会用的。这样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

  “不会。”诗香很有自信,“这一张药方里面所有的药都是有助于怀孕的药物。但是里面的所有的药都是相冲相克的,只是普通的大夫根本就看不出来而已。只要按照药方调养十天以上的话,那赵可人这一辈子,都绝对不会再有当娘的机会了。”

  “琴香,你找人监视着夏雨园,一定要确保赵可人用药。”赵可然开口吩咐道,“对了,还有,你放出消息,就说我丢了一个荷包,里面有一张很旧的纸,只要谁捡到了交回来的话,就重重有赏。”

  “知道了,小姐。”琴香连忙应道,“小姐,你这是想要让赵可人更加觉得那张药方的珍贵吧!”

  赵可然点了点头,并没有再说什么话了,表情看起来有一些凝重。

  虽然赵可然的心情有一些沉重,但是对于这样的决定,她却是一点也不后悔。之前她就和旭说过了,这件事情她要自己亲自动手。要让一个女子不能怀孕,的确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情,尤其是那个女子还是她的亲妹妹。可是,要不是赵可人这样步步紧逼的话,她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自己不过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赵可然抬起头来,看向外面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想到了即将要举行的婚礼。在这个时候,她忘记了所有的烦心事,一心只是向往着即将要开始的新生活。

  在另一边的赵可人在得到了那张药方以后,而且在得到了大夫证实,这张药方上面的所有药物都是有助怀孕的以后,她就马上开始服用了。尤其是在听到了赵可然在到处找那张药方以后,她就更是如获至宝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间半个月就已经过去了,而赵可然和司徒旭的婚期也快到了。明天就是大婚的日子了。

  赵可然一些日常用习惯的东西都已经送到了旭王府去了。看着有点空的房间,赵可然一时有些感慨。

  看着赵可然有点茫然的样子,月姑笑着劝道,“小姐,你就不要多想了,明个儿还得早起呢,睡吧!”

  赵可然点了点头,待月姑离开以后,自己却在闷声想着,她竟然真的就要嫁人了。真的像是在做梦一样。

  可不就是在做梦吗,她重生了,所有的事情都和上辈子不一样了。如今,更是在这一场梦中和旭相识、相知,相爱,而且决定相守一辈子。这所有的事情都是她上辈子都不敢想象的。

  上辈子的种种既已远去,今生的一切,在她的眼前渐渐清晰起来。

  不管如何,她想,她都会好好地过这一生的。她会和旭一直这样相爱相守到老的。

  一夜好眠,很快就天亮了。

  大婚的日子终于来临了。就在这喜庆的一天里,太师府到处都是张灯结彩的,所有人的脸上有洋溢着笑容。大家都是忙里忙外的,没有一刻停得下来。

  一大早的时候,赵可然就被人叫了起来,内务府派来的嬷嬷和太师府里面的奴婢便开始伺候她沐浴,里三层外三层,还好差点没洗破皮。

  等她换上了白色中衣,套上了那一身正红色金凤鸾鸣,镶嵌着珍珠宝石的吉服,看起来雍容华贵,气质浑然天成,虽然头发还披散在身后,但是却一点也无碍她身上那股高贵的气质。仿佛她天生就该是这个样子的一样。

  在成婚之日的时候,要请来全福人给新娘梳头开脸的,而这全福妈妈就是一生过得富足,儿女双全,之人来担任的。可是赵可然这么也没想到今天的全福妈妈竟然会由她的外祖母——秦老夫人担任。

  当看到秦老夫人的时候,赵可然简直是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今天是秦依渺归宁的日子,按理来说,外祖母应该是留在秦国公府等待着秦依渺回家的才对,可是没想到,她为了自己,竟然会在一大早的时候。赶到了太师府,为自己梳头开脸。

  看着赵可然不敢置信的样子。秦老夫人倒是开口去笑道,“呵呵,可然,我来这里很奇怪吗?你可是我的外孙女啊!难道你不想要让我担任全福妈妈吗?”

  “不,不是。”赵可然连忙摇了摇头,“我只是太吃惊了而已,外祖母,你今天怎么会来呢?我还以为——”

  “呵呵,傻丫头,今天可是你的大喜日子啊!”秦老夫人笑着摸了摸赵可然的头发,“在这样的日子里面,我怎么能缺席呢?你可是我最疼爱的外孙女啊!我当然要来送上我的一份祝福啊!”

  “外祖母,谢谢你。”赵可然眼中泛起了泪光。

  “可然,你真的是长大了。”秦老夫人的语气中充满了感慨,“看到你穿上了嫁衣,我才真的有一种你已经长大的感觉了。你祖父生前最疼爱的就是你了,可是啊!他没有那样的福气,没办法亲眼看到你出嫁,今天就由我来为他见证这一个时刻吧!你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外祖母,谢谢你那样疼爱和照顾我。”赵可然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不管是你的照顾,还是外祖父的疼爱,我都不会忘记的。”

  说完,赵可然投进了秦老夫人的怀里,紧紧的抱了抱她。

  “好了好了。我们都不要再说了。”秦老夫人轻轻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拍了拍赵可然的后背,笑着说道,“快,你先坐下来,我给你梳头和开脸,可不要耽误了吉时。”

  找手的和。赵可然很快就坐了下来。秦老夫人笑着把她的头发挽成了妇人的发髻,额前的刘海梳了起来,头发上并没有戴上任何的发饰,因为等一下还得戴上头冠。

  接着,秦老夫人拿起放在一旁的五色丝线弹去赵可然脸上的绒毛,一边还说着吉祥话。什么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之类的吉祥话似不要钱似的往外倒。

  已经被开了脸的赵可然,脸庞白里透红的,乌黑的一汪秋水盈盈生辉,光彩夺目。看着这样的赵可然,大家的眼睛都移不开视线了。

  “我的可然还真的是长大了,成为一个漂亮的新娘了。”秦老夫人忍不住开口调侃道。

  听到了秦老夫人的话以后,赵可然脸上的红晕就更深了,她害羞的叫了一声,“外祖母!”

  “呵呵,看来我的可然是害羞了,好了,外祖母这是在称赞你呢!”

  这开了脸以后,一个丫鬟连忙上前来为赵可然上妆。这个丫鬟就是画香。画香的伪装功夫这样了得,化妆的功夫自然也是不弱的。只是赵可然一想到画香平常的时候,那双手都是拿着死人脸皮往脸上贴的时候,她的心里就忍不住有点毛毛的。不过,她还是忍住了,任由画香在自己的脸上涂涂抹抹的。很快,画香便止住了手上的动作,把镜子递给了赵可然,

  “小姐,你看一下吧!看看是不是满意。”

  赵可然接过镜子一看,马上惊呆了。镜子中的人儿清丽大方,眉眼间潋滟的水眸好似一汪澄澈的碧湖,使人见之忘俗。化了妆以后,却更添了几分明艳之美,朱唇饱满嫣红,俏鼻挺立,乌眸深深,眼上用桃花色的胭脂添上了淡淡的粉色眼影,显得如梦似幻。眼前的女子就像是一朵含苞欲放的青莲一样,清丽无双。

  房间里面的人,看着赵可然这样清丽脱俗的样子,都移不开视线了。大家看向画香的眼神也变得钦佩,对于她的好手艺更是感到惊奇。

  “画香,你的手还真是巧啊!”赵可然忍不住开口称赞道,“我都差点认不出镜子里面的人就是自己了。”

  “小姐,你过奖了。其实不是奴婢的手艺好,而是小姐你天生丽质而已。小姐,说真的,其实你的皮肤很好,五官也很鲜明,很容易上妆。”。

  画香说出的是自己的真实看法。其实赵可人长得这样漂亮,身为姐姐的赵可然虽然比不上妹妹的倾国倾城,但是却是另有一番美丽的。只是以前的时候,赵可然不是很会打扮,再加上以前大家对于她的忽视,所以才会造成那样的结果的。

  可是自从赵可然改变了以后,那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气质,再加上落落大方的态度,淡然的神色,所有的一切都把赵可然收敛起来的美丽开始在世人面前展示了。而今天画香只是把赵可然的优点更加突出的表现出来而已。

  听到了画香的称赞以后,赵可然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因为在她看来画香不过是在说一些场面话而已。

  没多久,赵可然便听到了外面传来阵阵鞭炮锣鼓喧闹声,听丫鬟说,是旭王已经带着迎亲的队伍来到门口了。

  此时,赵可然由月姑带领着,前往正厅拜见祖父母和父母。为了赵可然的婚事,赵霖和萧翎一大早就赶到了太师府,因为不管怎么说都好,赵松还不是镇北侯,所以赵可然只能在太师府里面出嫁了。四人都各自说了些让她相夫教子之类教导的话语。不过,赵可然看得出,自己的娘亲说这些话的时候,怕是言不由衷的吧!因为虽然她脸上是带着笑的,但是眼神之中却没有一点暖意。不过,对于这一点,赵可然倒是一点也不在乎。

  等他们都教导完了以后,赵可然又由月姑搀扶着,回到了自己的闺房,等待着司徒旭去接她。

  按规矩来说,新郎是要去拜见岳父母的,但是因为司徒旭是王爷,身份要比赵松高多了,所以是可以免去的。但是司徒旭没有拿大,而是亲自以女婿之礼前来拜见岳父岳母。

  看到司徒旭要跪下来,赵松连忙拦了下来,“旭王殿下不必如此,你的心意老夫心里明白,也心领了。老夫可万万不能接受你的跪拜啊!”

  虽然心中对于赵松和秦香荷有着很多的不满和厌恶,但是不管怎么说都好,他们都是小东西的父母,所以司徒旭坚持要把礼数做全了,他认真的说,“本王虽然是皇家的人,可这人伦道理还是懂的。如今本王既然娶了令千金,自当奉你为岳父。”

  赵松看到司徒旭这样言辞恳切,再加上心中的虚荣感作祟,倒也笑着应了这一声岳父。

  可是,在赵松身边的秦香荷倒是没有这样的好心情了。看着自己的大女儿的婚事这样的热闹,旭王有如此的疼爱她,不仅亲自上门迎亲,还愿意为了她这样卑躬屈膝。可是相比之下,自己最疼爱的可人,却没有这样的好福气了。太子不来,而且迎亲队伍也没有那样热闹。这样的冷情,自己看了还真的是心疼极了可是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心情非常糟糕。

  不过,虽然心里难受,但是秦香荷的脸上依旧是挂满了笑容的,她知道,今天这样的场合,自己不管怎么样,都一定要做好,尤其是现在府里面的形势这样不利于自己。先是和可然闹翻了,然后是孙氏竟然成了平妻,后来赵可风中了状元。可是自己最疼爱的可人的婚事却是一波三折的,最后竟然还从侧妃变为了庶妃。所以,秦香荷知道,自己今天一定要好好的完成这一场戏,要不然的话,以后自己的地位恐怕都要保不住了。

  待在太师府吃过腰食,喝了酒以后,司徒旭便带着人来接新娘子了。

  赵可然正坐在闺房里面,旁边是云依依。云依依的婚期定在几天以后,所以今天她也来凑热闹了。只是林秀秀并没有来。

  云依依开口打趣道,“可然,你今天就要出嫁了,说一下吧!你现在的心情怎么样?要是不说的话,等一下我就不让你出去啰!”

  “没什么太大的感觉。”赵可然淡淡一笑,回道。不过虽然她脸上一片淡然,但是她的心里却是紧张万分的,就像是有一只小鹿在里面不断的跳动一样。

  听到了赵可然的回答以后,云依依倒是不依了,“可然,你是不是在骗我啊!你要是敢骗我的话,我就不让你出去了,让旭王殿下干着急。”

  众人听到了云依依的话以后,都笑成一团了。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声响,云依依吐了吐舌头,“看来还真的是白天不能说人啊!我才刚说完而已,旭王就来了。”

  可不是,此刻司徒旭已经带着人,来到了门口了,可是却被人难住了。

  春晖园里,赵可然闺房的门口不远处已经被人给堵住了,赵可风和赵可礼。还有赵可然的亲表哥秦礼贤也都来了。一边还站着一些本家的亲戚,热热闹闹的拦住门不让人进。大家的脸上都是带着笑的,只是赵可风和赵可礼的脸色有点臭而已。

  尤其是赵可风,心里就更加不爽了。他一向以来最敬仰,最喜欢的大姐姐今天就要出嫁了,以后就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可以随时见面了。可是今天是大姐姐的的大喜日子,而且大姐姐还嫁得这样好,他的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所以现在他的心情有点矛盾。

  赵可礼的心情也是差不多的,尤其是这一年以来和赵可然相处的过程之中,他也渐渐的喜欢上赵可然这个姐姐了,所以面对着赵可然的出嫁也是非常不舍的,只是没有赵可风那样强烈的情绪而已。

  “呵呵,旭王殿下,虽然你是王爷,但是还是得按照规矩来。你要是想要迎娶新娘子的话,那要么就是回答我们的问题,要么就是留下买路财,不知王爷你选哪一样呢?”

  说话的男子脸色白净,长相俊美,正穿着一身紫衣,看起来英俊潇洒的。此人正是秦依渺的亲哥哥,赵可然的表哥秦礼贤。他今天是特意过来参加赵可然的婚礼的。对于赵可然这个表妹,他是很疼爱的。

  听到了秦礼贤的话以后,众人都是嘻嘻哈哈的笑着的。

  司徒旭身着一袭红色喜服,金丝纹绣,流云衣摆。他面轻含笑容,眸子静静看着厢不远处紧闭的朱门。一头墨发被金莲红玉冠于脑后,玉面凝肤,修眉入鬓,凤眼密长眼睫投下青色淡影在如玉眼睑,碾碎了一汪皎洁的月光融入漆黑瞳仁内,朦胧深邃的温柔,静谧尔雅。他安静的站着,周身上下都似弥漫一股悠然柔和的气息,宛若素雅水墨画卷,看着让人心清神迷。而且,在这个柔和的气息之中,还带着一股尊贵非凡的优雅气度,让人不自觉的臣服。

  司徒旭今天的心情,所以倒也一点也不计较,他淡然的看向众人,“那本王只好应了这些难题,好能尽早见到本王的王妃了。”

  听到了司徒旭的回答以后,赵可风和赵可礼倒是一点也不客气,尽是出一些刁钻的难题,他们就是想要看到这个即将娶走他们最敬爱的姐姐的男人出一点丑。不过,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不管是什么问题,司徒旭都能够答得出来,而且还回答的非常完美。

  此时正在房间里面的赵可然在听到了外面的声响以后,好笑的摇了摇头,对于赵可风和赵可礼的表现感到有趣,但是却一点也没有生气。因为她知道,他们只是关心自己而已。而且对于这两个弟弟,赵可然的心里还是感到一阵暖意的。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