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上古药方

   时间不知不觉的在过去,太师府也显得越发的忙碌了,因为大小姐和二小姐的婚事在渐渐逼近了,大家都在忙着准备婚礼的时候要用到的东西。赵可人在经过了上一次的事情以后,她也不敢在随便做什么了,生怕会再次被贬。不过,这并不代表她已经放过赵可然了,她只是在等待时机而已。

  在经过了上次的圣旨以后,赵松对于赵可人也变得越发冷淡了,在他看来,赵可人虽然曾经说过太子喜欢她,但是从那次的圣旨就可以看出,太子即使真的喜欢她,那也只有几分真心而已,要不然的话,又怎么会任由她由侧妃变为庶妃呢!现在,赵松的所有心思几乎都花在了赵可然的婚事和赵可风的前途上面了。秦香荷对于这些感到非常不满,但是也不敢再随意开口了。因为赵可人这段时间犯的错误实在是太多了。

  赵松冷待自己的事情,赵可人还是有所觉察的,她恨得咬牙切齿的,但是却没有任何办法而已。不过,她心中对于闲落的埋怨也渐渐淡了很多。因为毕竟闲落的头脑要比闲云灵活得多,所以她还必须要依仗着闲落的计策。

  至于闲落,虽然她表面上看起来还是很为赵可人着想,但是,在暗地里,她却是打着自己的主意的了。现在的她已经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赵可然身上了,和赵可人也只是表面上的虚以为蛇了。

  随着婚期的逼近,赵可然和赵可人的吉服也送到了太师府了。就在这一天的早上,内务府就已经把衣服送了过来。赵可然和赵可人都在大厅里面,准备领走她们各自的衣服。

  赵可然的是一身正红色的王妃吉服,用的面料是珍贵无比的连云锦,穿在身上的舒适度那是=别的面料绝对比不上的。在衣服上面用金丝银线绣上了凤凰,看起来栩栩如生,而且不管是在那一面看起来都是完美无瑕的。除此之外,在上面还镶嵌了各种宝石和珍珠,看起来华丽无比。除此以外,还有头冠也是精致无比的的,它是用金莲红玉制成的。头饰是凤飞两头,前面一排珠帘,珠帘上的每一颗珍珠都是流光溢彩的,看得人心动。

  而另外一边,赵可人的吉服自然也是很华丽的,但是却不是正红色的,而是桃红色的。还有,其精致程度是绝对远远比不上赵可然的。可以夸张一点的说,几乎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的强烈对比。

  看着两人差别这样大的差别,让赵可人心中嫉妒无比。尤其是看到两套吉服,一套是正红色的,一套是桃红色的。这两种颜色的强烈对比就像是在提醒着她,自己永远都是一个妾而已,永远都没有机会穿上正红色。

  不过,相较于赵可人,赵可然的心情却是十分愉悦,她对于这一套吉服是很满意的,尤其是那个头冠,她一拿起来,就明显感觉到不同了,和看起来不一样,头冠上面虽然镶嵌着宝石,但是却是一点也不中,她不仅发出一声感叹,“还真的是很神奇啊!这头冠怎么那么轻巧呢?还真是和它的外表一点都不符啊!”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来送吉服的那个太监顿时笑开了脸,恭敬的应道,“文郡主,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头冠虽然看起来重,但是因为它是用金莲红玉制成的。金莲红玉是一种很珍贵的玉石,虽然华丽无比,但是却轻巧。”

  “哦。”赵可然倒是来了兴致,“这样好的宝石,怎么会用来做成头冠呢?”

  “文郡主,你是有所不知了。”那个太监笑着回道,“这一套吉服虽然是内务府织造的,但是所用的所有的材料都是旭王殿下准备的。每一样都是价值连城的,历来没有哪一个王妃成婚时候的吉服会这样华丽的。”

  听到了那个太监的话以后,赵可然心里感到一阵甜滋滋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可是在一旁的赵可人却是完全没有赵可然的好心情了,她现在的心中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怨恨。明明是她长得要比赵可然好看,嫁的人也要比赵可然好,可是不管是哪一点,她好像都比不上赵可然一样。不管是地位,未来夫婿的宠爱,甚至就连成婚时候用的吉服,她都要屈居于赵可然这下,一想到这一点,赵可人的心里就忍不住冒出怨恨的情绪来。

  对于赵可人的怨恨,赵可然是一点也不在乎的。她并没有理会,而是示意性的看了琴香和诗香一眼,琴香连忙上前去接过吉服,而诗香则是从兜里拿出几张银票,塞给了那个前来送吉服的太监。

  “辛苦这位公公了。”赵可然笑着朝那个太监点了点头。

  “哪里,哪里,能来为文郡主送吉服,那是奴才三生有幸才是。”那个太监马上扬起一脸讨好的笑容,嘴上不断地讨好着,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是一点也不含糊。

  在得到了赵可然的赏钱以后,那个太监有满怀期待的等着赵可人的赏钱。要知道,这个太监在宫里面还是有一定地位的,要不然的话,也没办法拿到这一份差事了。要知道,这种为各家王妃送吉服的事情,都是又轻松,油水又多的好事。不管是哪一家小姐,在拿到了吉服以后,都会厚赏来送东西的人的。所以,他一直在等着赵可人的赏钱。

  可是现在的赵可人满心满眼就是对赵可人的怨恨,所以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那个太监看到过了这么久赵可人依旧没有给赏钱,心里面也忍不住来气了,这个赵家二小姐还真是小气啊!竟然连这么一点赏钱也不给。

  看到了这样的情景,脸皮再厚的人也会感到不好意思的,那个太监满心不悦的看了赵可人一眼。在他看来,赵可人就是看不起他,不仅没有赏钱,竟然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在赵可人一旁的闲云根本没就没有注意到这样的状况,而一向机灵的闲落虽然看到了,但是却选择忽视。她现在才不想再管小姐是不是做错了,反正和她又没有关系,要是随便乱说的话,说不定还要受罚呢!

  那个太监黑着脸看了赵可人一眼以后,转过头来,看向赵可然的时候,却又是满脸的笑容,他恭敬的向着赵可然行了一个礼,开口道,“文郡主,既然吉服已经送到了,那奴才就不打搅你了,奴才告退。”

  “还真的是麻烦公公走这一趟了。”赵可然笑着回道,“公公慢走。”

  那个太监又和赵可然寒暄了几句以后,才离开了太师府。由始至终,那个太监都没有看过赵可人一眼。

  看到这样的情景,赵可然不禁感到好笑,看来赵可人还真的被嫉妒给冲昏头脑了,竟然连这样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要知道,在宫里面,可是小鬼难缠啊!宫里面的太监很多,但是今天来的应该不是普通的太监,赵可人得罪了他,也不知道将来会不会有什么不顺利啊!

  一想到这一点,赵可然不禁想要笑出声来。

  看着自己那桃红色的吉服,在看一下赵可然那象征着正室的正红色,赵可人就忍不住满腔的怒气,但是,她不敢在这个时候,再和赵可然发生什么冲突了,要是还发生什么意外的话,那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赵可人瞪了赵可然一眼以后,吩咐道,“闲云,闲落,我们走。”

  可就在赵可人要离开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可人,我们去坐一下,可好?”

  一听这样,赵可人就已经知道是谁了,她转过头来,皱着眉头看向赵可然,“赵可然,我知道,你今天已经够出彩的了,就不要在我眼前炫耀了。我知道旭王疼爱你,一切都为你想好了,行了吧!”

  “可人,你误会了,我没有想要炫耀的意思,我是真的有事情要和你说。”

  听到了赵可人讽刺的话语以后,赵可然倒是有一点也不生气,“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其实我也不喜欢你啊!可是——”

  “既然这样的话,我觉得我们之间还真的是没有什么话好说的了。”赵可然还没有说完,赵可人就已经开口打断了,“所以,我不认为我们两个人之间有什么话需要做下来聊的。”

  说完,赵可人转身就想啊要离开。

  “呵呵,可人,你真的不停一下吗?”赵可然笑了笑,并没有开口挽留,“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回去吧!不过,到了你大婚那一天,你就不要怪我啰。”

  “你说什么?”赵可人眉头拧成一团,“赵可然,你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要干什么,是不是?你是不是想要害我在大婚的时候出丑?”

  “放心好了。”赵可然耸了耸肩,“你不要忘了,我也是在那一天大婚,所以我没时间,也没有这个精力去陷害你。不过,到了那一天,你究竟会不会出丑,我就不知道了。”

  说完,赵可然不再理会赵可人,想要离开大厅了。而赵可人,在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涌现出一股不祥的预感来。她觉得赵可然应该是知道什么了。

  所以一看到赵可然要离开,赵可人也急了,她连忙开口叫道,“赵可然,你不是说想要和我坐一下的吗?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去花园吧!说真的,我们两姐妹也很久没有好好的在一起说过话了。反正我们也都要出嫁了,不如就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地聊一下好了。”

  赵可然转过头来,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呵呵,可人,既然你这样热情邀请,那我也不好拒绝了。那我们就去花园吧!”

  说完,赵可然便率先往门外走去了。不过,在暗地里,她悄悄地给诗香使了一个眼色。然后,诗香不找痕迹的点了点头。得到了诗香的肯定以后,赵可然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异彩,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了。而赵可然和诗香之间的举动,除了她们自己以外,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

  很快,两个人便已经来到了花园里面坐了下来了。现在已经是春天了,花园里面万物新生,一派生机勃勃的样子。赵可然和赵可人就这样静静的坐在石凳子上,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

  要是外人看到了,恐怕还会以为,她们只是单纯的来这里看风景的。但是仔细一看的话,就会发现,赵可然的确是在悠闲地喝着茶,品尝着糕点,看着风景。但是,赵可人却不是这样的,她一直都心神恍惚,一脸着急,但是又不愿意先开口的样子。

  过了好一会儿,赵可人实在是忍不住了,她开口问道,“赵可然,你究竟想要和我说什么?你约我出来,不会就是为了和我在这里看风景吧!”

  “是我约你的吗?”赵可然微微启唇一笑,“可人,好像是你说要和我好好的聊一下,我们才出来的吧!”

  “赵可然,你就不要再在这里装蒜了。”赵可人的语气很冲,“刚刚一开始的时候,明明就是你想要把我叫出来的。我问你,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事情了,所以才会这样和我说的。”

  “呵呵,可人,你的性子还真是急啊!”赵可然倒是一点也不生气,“看来我们要是坐下来的话,肯定不是要闲聊的,而是有事情要谈的。”

  “赵可然,我们之间的姐妹情谊早就已经断了,这些你很清楚,不是吗?”赵可人嘴角勾起一抹讽笑,“难不成,你还认为,我们之间还可以姐妹情深的做到一起有说有笑的吧!你不会是这么天真的人吧!”

  “当然不是。”赵可然笑着摇了摇头,“我从来就没有认为我们之间会有什么姐妹情这种东西。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既然,你也是这样想的,那就赶快把你要说的话都说出来吧!”赵可人冷笑几声,“我可没有多余的时间和你在这里耗。你可是高高在上的文郡主啊!你出嫁的时候,可是有很多人会帮你准备的,可是我不一样,我可没有文郡主这样的好本事啊!所以我就只能自己准备了。”

  “看来可人你的心情还真的不怎么好啊!”赵可然笑了笑,看向赵可人的眼中却是多了几分真意,“那你要是听到了我接下去的话,,肯定会更加不高兴的。”

  “赵可然,你是什么意思,你想要做什么?”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赵可人的心里咯噔一声,而且还涌起了一股难以言喻的不祥预感,“我告诉你,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怕的。”

  “我是不会对你做什么了,不过,可人。”赵可然笑着开口道,“即使我什么都没做,你也很难好过吧!一想到你即将要举行的婚礼,就连我也忍不住要替你担心了。”

  “赵可然,你还是直说吧!”赵可人开口道,“不要再在这里拐弯抹角了。我知道你是想要打击我而已,所以你还是说吧!”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直说了。”赵可然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可人,你觉得,你大婚的那天,太子会出现吗?还有,你在新婚之夜,真的能见到太子吗?”

  生大姐敢。“赵可然,你是什么意思啊!”

  一听到赵可然的话,赵可人心中的怒气就忍不住了,“你这是在诅咒我,是不是?你算是什么姐姐啊!整天就盼着你的妹妹不幸。我告诉你,你不要再在这里危言耸听了。要不然的话,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真的会出现吗?”赵可然笑着看向赵可人,“妹妹,我想你大概忘记了,你们大婚的那一天究竟是什么日子了吧!你真的认为太子会在那一天出现吗?你不要忘了,在你们大婚的三天以前又是什么日子啊!”

  赵可人不明白赵可然的话是什么意思,可是她仔细一想以后,脸色霎时间就变白了。

  “呵呵,看来,你已经想到了。”赵可然依旧是一副淡定的样子,“没错,在你们大婚的那一天就是太子妃归宁的日子,你说,太子会不会陪着太子妃会秦国公府呢?还有,要是她们回去了,舅妈会不会很热情的邀请他们住一个晚上呢?要是真的住下来的话,那可人,你就惨了。”

  赵可然说的这一些事情,赵可人刚刚就已经想到了,所以她才会脸色大变的。

  “呵呵,既然我要说的话都已经说了,那我也不打搅你了,你就好好想一下该怎么办吧!”

  说完,赵可然就站起身来,直接离开了。可是,就在她转身离开的时候,从她的兜里面掉出一个荷包来。她却是一点都没有注意到,而是直接就离开了。

  她离开以后,赵可人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可是没想到,她的耳边却突然传来一道惊奇的声音,“咦,这是什么东西啊!”

  被这道声音打断了思绪的赵可人心中煞是不满,她瞪了一眼发出声音的罪魁祸首,也就是闲云,“你没看到我在想事情吗?你吵什么啊?”

  “小姐,奴婢不是故意的。”听到了赵可人的责备,闲云连忙开口为自己辩解,“奴婢只是看到了地上好像有东西,所以才会惊呼出声的。但是奴婢没想到会惊扰到小姐的。”

  “什么东西啊?”赵可人循着闲云的视线看过去,果然看到地上有一个东西,她开口吩咐道,“闲云,你去把它捡过来。”

  闲云很快就把地上的东西捡了起来,她把东西递给了赵可人,“小姐,这件东西好像是大小姐掉下来的,好像是一个荷包,就不知道它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荷包吗?”

  赵可人接过荷包以后,发现这个荷包的用料很好,而且十分精致。她打开荷包一看,却只是看到一张几乎泛黄的纸张,看起来似乎已经有一点年限了。她皱起了眉头,不明白赵可然究竟是为什么会用这样好的一个荷包装着这样一张纸。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赵可人打开了这张纸,可是一看到上面的几个字以后,她的心里顿时就感觉兴奋无比。

  “小姐,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啊!”在一旁的闲云感到疑惑,“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吧!”

  赵可人刚想要开口,却看到了诗香的身影,她连忙就把手中的荷包和纸张都收到了自己的兜里了。

  “诗香,你有什么事情吗?”赵可人故作镇定的开口问道,“你不伺候在赵可然身边,跑到这里来做什么啊?”

  “抱歉,二小姐。”诗香行了一个礼以后,开口道,“我家小姐刚刚丢了一个荷包,所以想要看一下是不是掉在这里了。”

  “我们并没有看到什么荷包,你还是到别的地方去找一下吧!”赵可人开口打发道,“我现在心里烦着呢!你就不不要再在我眼前晃了。”

  “那奴婢就先告退了。”

  诗香也没多做争辩,就离开了。

  “小姐,大小姐刚刚掉的荷包,我们是捡到了吗?”直到诗香走远,闲云才开口问道,“你为什么不把荷包还给大小姐呢?”

  “呵呵,赵可然当然着急了,荷包里面的东西那么重要,她要是不紧张才怪呢?”赵可人笑得狡诈,“不过,东西既然已经到了我手里,那就绝对没有再还回去的可能了。”。

  “小姐,究竟是什么好东西啊?”一直沉默不语的闲落也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心了。

  “呵呵,这可是好东西。”赵可人笑得得意,“这可是一张上古的药方,是可以帮助女子尽快怀孕的。只要我现在开始服用的话,那到了成婚以后,我就一定会比秦依渺先怀孕的。我还以为赵可然不着急呢!原来她在暗地了做了那么多功夫。不过,现在这张药方已经是我的了。”

  说完,赵可人站了起来,一扫刚才的沮丧,看起来容光焕发的,“好了,我们也回去吧!闲云,等一下,你就先去找一个大夫看一下这张药方,要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话,那就按照药方给我抓药,我要好好的调养一下身子。”

  “是的,小姐。”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