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赵可人的恐惧

   圣旨宣读完了以后,跪在地上的人没有哪一个是反应得过来的。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没办法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事情。其中唯一一个镇定的人就只有赵可然而已,因为这件事情还是她策划的,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而已。

  “二小姐,接旨吧!”看到赵可人一直没有任何动作,李福全忍不住开口催促道。

  “不,不可能的,这个绝对不可能。”赵可人一边摇头,一边喃喃自语,但是却是没有任何动作。

  “二小姐,这话可不能随便乱说。”李福全似笑非笑的看向赵可人,“这个可是皇上亲下的圣旨,绝对不会有假的,你还是不要乱说话的好,要不然的话,到时候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奴才就不知道了。”

  “不会的,皇上才不会下这样的圣旨呢?”赵可人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你是骗我的,我怎么可能从侧妃变为庶妃呢?”

  “呵呵,二小姐还只是喜欢开玩笑啊!”李福全皮笑肉不笑的看向赵可人,“你要是怀疑的话,那就是在质疑皇上的话,二小姐,你是聪明人,奴才相信你不会愿意做这些蠢事的。”

  赵可人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却被赵松制止了,他生气的开口呵斥道,“可人,不要再胡说了,还不赶快接旨。”

  “可是,爹,我——”

  “闭嘴,我说了,赶快接旨。”赵松狠狠地瞪了赵可人一眼,示意她赶快接旨。

  赵可人无奈,只好接旨,“臣女赵可人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福全把手中的圣旨交到了赵可人手上以后,没有再理会她,而是转过头来,看向赵松,“赵太师,本来这件事情奴才是不应该多加干涉的,但是二小姐的行为的确是很不妥,尤其是刚刚拒接圣旨的行为,要是严重的话,那就是抗旨不尊了,那可是杀头的大罪啊!所以奴才今天就大胆冒犯了。”

  “李公公哪里话?”听到李福全的话以后,赵松连忙回应,“李公公今天肯这样提点一下,老夫就已经感激不尽了。今天的事情,小女不过一下子接受不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的表现的,还望李公公见谅。”

  “赵太师放心好了,奴才也不是什么多嘴之人,今天的事情就看在你和文郡主的面子上,奴才是不会说出去的。”李福全笑着回道,“不过,还望太师以后对于二小姐还真的是要多加管教啊!怎么说都好,都是即将要嫁入皇家的人了,怎么嫩这样任性妄为呢?”

  听到了李福全的话以后,赵松才真的是松了一口气,“李公公,老夫知道该怎么办了?”

  说完以后,就给李福全塞了好几张银票,而且亲自把李福全送了出去。而赵可人似乎还没有接受这个现实一样,还在恍恍惚惚的,没做出任何反应。其他人也是一样,对于这件事情久久回不过神来。

  过了好一会儿以后,赵松回到了大厅,他二话不说,直接就来到了赵可人面前,甩手就是一巴掌。“你这个逆女,你究竟做了什么好事,还不赶快说出来。”

  “爹,你,你打我。”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把赵可人都给打懵了,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才好。从小到大,她就被父母捧在手心上,从来就没有受过任何委屈,给别说被打了。虽然之前她就被祖父打过,但是那是不一样的,因为祖父在她的记忆里面就是严肃的。可是,爹一直待她都是非常包容的,就连一句重话都没有和她说过,可是今天却这样打了她。这一点,她怎么也接受不了。

  “我就是打你,那又怎么了,难道我还打不得你吗?”赵松的语气中充满了怒气,“怎么,难道你还要像当初顶撞你祖父一样顶撞我吗?我告诉你,你要是这样做的话,那我也不会再认你这个女儿了,到时候,你就不要在太师府出嫁了。”

  想得来为。“老爷,可人什么也没有说,她怎么敢顶撞你呢?”听到了赵松的狠话以后,秦香荷连忙拉着赵可人,开口说了话,生怕赵可人会再闹出什么事情来,,到时候就真的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你不用再帮她说话了,我现在就要她亲口说,她就是做了什么事情?”赵松的语气并没有任何的好转,“圣旨上面说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还有,她为什么会无端端的就由侧妃贬为了庶妃?”

  “爹,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看到赵松如此震怒,赵可人实在是不敢把这件事情说出来。

  “你还敢说不知道。”赵松一听到赵可人的回答就是气不打一处来,“刚刚圣旨里面已经说了,里面说的在可然的膳食里面下药是怎么一回事?”

  “我,我真的不知道。”

  看到在赵可人处得不到回答,赵松转过头来,看向赵可然,“可然,那你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可人会突然由侧妃贬为庶妃的?”

  “真的要我说吗?”赵可然似笑非笑的看向赵可人,“可人,你呢,你要我在这里说出来吗?”

  “你——”看到赵可然的样子,赵可人的心里就满是怒气。

  “可然,你说!”赵松非常坚持。

  “呵呵,爹,既然你这一天想要知道的话,那我就告诉你好了。”赵可然看向赵松,脸上带着悠闲自在的笑意,似乎是在说着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的事情一样,“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就是可人院里的一个丫鬟在我的糕点里面放了大量的藏红花,想要害我终生不孕而已。”

  “什么!”在听到了赵可然的回答以后,赵松大吃一惊,他怎么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个样子的,他急忙追问,“那你有没有吃下去那些糕点啊?”

  “爹,你就放心好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赵可然嘴角的笑意不变,“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哪里还能站在这里和你说话啊?”

  “那就好。”

  接着,赵可然就把昨天发生的事情粗略的说了一遍。在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赵松才真的是松了一口气。要知道可然可是即将要嫁入皇室的人了,而且看得出,皇上对于可然是十分满意的,要是可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什么问题的话,那事情恐怕就不好收拾了。

  “赵可人,你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赵松看向赵可人的脸色十分不好,竟然都直呼赵可人的名字了。

  “爹,我真的不知打是怎么一回事。”看到赵松如此震怒的样子,赵可人连忙撇清关系,“这件事情我也是很无辜的。”

  赵可人知道,在这个时候,她是绝对不能再承认些什么的了。而且,也绝对不能再和爹顶撞的。之前在镇北侯府的时候的记忆实在是太羡慕了,她绝对不能再重蹈覆辙了。现在她的身后已经少了镇北侯府做靠山了,要是还少了太师府的支持的话,恐怕就连庶妃的位子她也坐不上了。

  “爹,这次的事情应该和可人没有关系的。”赵可然上前笑着开口道,“可人应该也不知道那个婢女竟然会想要害我的吧!”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赵可人感到非常吃惊,她不知道赵可然为什么会替她说话。她转过头,看向赵可然,眼中充满了不满和怀疑。她绝对不会认为这次的事情是什么意外,肯定是赵可然告状,她才会由侧妃变为庶妃的。可是,现在这个时候,赵可然为什么又要提她说话呢?难道是又想出些什么诡计来害自己了。

  不过,在一旁的赵松在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气倒是消了很多,因为听可然的意思,似乎不是可人要害他的,这也让他放心多了,不过——。

  “可人,这件事情虽然你不是直接犯了错误,但是管教下人不严,那也是你的疏忽。”赵松板着脸,开口训斥道,“皇上没有因此取消婚礼,而是这样子小惩大诫而已,那是你好运。以后你一定要吸取这次的教训,万万不能再出现什么岔子了,知道吗?”

  赵可人的心中虽然十分不服,但是嘴里却是十分乖巧的回道,“爹,你就放心好了,这次的事情不会再发生的了。”

  “那就好。”赵松点了点头,对于这样的回答似乎很满意。

  “好了,你们都散了吧!”赵松看向大厅里面的人,开口道,“大家要是要做什么的话,那就去吧!不要耽误了。”

  说完,赵松就率先离开了大厅。觉得应该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会发生的了,赵可然也转过身,往外走。看到赵可然要走了,赵可人也不再逗留了,她连忙就追了出去。

  “赵可然,你给我站住。”

  看到渐渐走远的赵可然,赵可人连忙出声叫道。而听到了她的呼叫声以后,赵可然也停住了脚步,转过来身来,直直的看向叫她的人。

  “呵呵,可人,你的脾气似乎不是很好啊!三番四次的这样子叫停我。”赵可然原本的笑脸慢慢变化,看向赵可人的眼神也越来越尖锐,“看来在你眼里,我还真的是不怎么值得尊重啊!你竟然就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着我的底线。”

  “赵可然,我告诉你,你不要在这里乱说,我叫住了你,不过就是为了要把事情问清楚而已。”看到眼前的人锐利的眼神,赵可人不知不觉感到有点心虚,“还有,不要这样随意岔开话题,你明明知道我叫住你是为了什么事情?”

  “是吗?”赵可然收回目光,嘴角勾起一抹淡然的微笑,脸上是一脸的不解,“不过,可人,你说的就不对了?是你突然叫住我的,我怎么会知道你想要说些什么呢?我可没有什么未卜先知的本事啊!”

  “赵可然,你就不要再装蒜了。”

  看到赵可然一副无所谓的眼神,赵可人的忍不住心中的火气,“我问你,今天的事情,是不是你策划的。昨天青竹才给你下的药,今天圣旨就来了。要不是你搞的鬼的话,那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呵呵,可人,那你就真的是高看我了。我哪里有这样的好本事啊!”赵可然似笑非笑,半真半假的看向赵可人,“你要知道,那圣旨可是皇上亲自下的。我哪里能左右皇上的决定啊!”

  “你说谎,要是不是你的话,那皇上为什么会下这样的圣旨呢?”对于赵可然的话,赵可然是一点也不相信,“要不是你从中搞鬼的话,我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赵可然,你就这样恨我吗?想要看到我跌入谷底的样子,是吗?”

  “赵可人,,你说我该不该恨你呢?”

  听到了赵可人的话以后,赵可然似乎是听到了这么笑话一样,“难道你觉得,我还应该好好的对待你不成吗?从小到大,你究竟陷害了我多少次,怕是就连你自己也记不清了吧!一直以来,你对我有姐妹情吗?哪怕是一点都好,可是你有吗?以前的事情,你想要谋算我的婚约,我也由你了。可是这次的事情呢?我快要成亲了,你竟然教唆青竹在我的糕点里面下药,你这是要害我一辈子啊!”

  “你,你都知道。”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赵可人心中一惊。她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做的很好,并没有露出马脚,可是没想到赵可然却是什么都知道,就连之前婚约的事情,她也知道。那件事情,自己明明就做的很隐蔽的,她怎么可能知道的。

  看着赵可人惊疑不定的样子,赵可然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是不是很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呢?那我就告诉你好了。你还真的以为你的那些事情做得天衣无缝吗?你这样错漏百出的,我要是还不知道跑的话,那就真的是太笨了。还有,那时候你除了谋夺我的婚约,其实你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想要陷害赵莹,是吧!”

  “你,你怎么可能知道呢?”赵可人一边摇头,一边不敢置信的喃喃自语,“这件事情,你不可能会知道的。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为什么我就不会知道呢?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赵可人,你真的就以为我有那么蠢吗?”

  赵可然伏在赵可人的耳边,轻轻地开口道,“还有,你以为赵莹那个笨蛋,真的能有这样聪明,在一夜之间就想到了反击的方法了吗?你是了解赵莹的,你真的认为她有这样的本事吗?”

  “是你!”赵可人瞪大了眼睛,“赵可然,那次的事情是你在搞鬼,是你教赵莹的,是不是?”

  赵可然看向赵可人,嘴角微微勾起一道弧度,但是并没有理会赵可人的问题。

  看到赵可然笑而不答,赵可人就知道那件事情真的是赵可然搞的鬼了,“赵可然,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那你为什么还任由我谋夺你的婚事呢?你究竟是有什么阴谋?”

  “可人,那你就真的是太看得起我了。”赵可然嘴角勾起一道讽刺的弧度,“你和林溪染不是两情相悦吗?你们不是背着我不知道幽会多少次了吗?既然你们这样相爱的话,那我也不好阻止你们啊!所以我就干脆成全你们了。唉,只是太可惜了,你们还是终究走不到一起啊!”

  “赵可然,你,你全都知道。你,你究竟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赵可人心中充满了恐惧,她不知道赵可然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事情的。要是赵可然把这些事情都说出去的话,那自己以后还有什么名声啊!尤其是现在自己才刚刚被变为庶妃而已,要是在这个时候在闹出什么事情来的话,那自己和太子的婚事恐怕就真的是要泡汤了,而且自己以后,怕是也找不到好人家了。而且,要是知道了这件事情以后,皇上要是震怒的话,那自己恐怕就连小命都会保不住的。

  看着赵可人越来越差的脸色,赵可然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了,“可人,你也不用担心,这些事情我是不会说出去的。要是我真的想要说出去的话,早就说了,根本就不用在这里告诉你。”

  “你,赵可然,你究竟是有什么目的?”

  赵可人看向赵可然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怨恨之情,“你现在和我说这些究竟是有什么目的,你是不是想要威胁我。”

  “赵可人,我只能说你实在是想太多了。”赵可然的笑容之中充满了讽刺,“你不要想想着全世界的人都和你一样卑鄙。我要是想要害你的话,那根本就不用这样大费周章。你没看到吗?今天的事情。”

  “你,赵可然,这件事情果然是你策划的。”赵可人眼中的恨意更深了,“是你,你向皇上告状了,是不是?所以皇上才要在这个时候把我变为庶妃。赵可然,你真的是好狠毒啊!我可是你的亲妹妹啊!你竟然这样害我。”

  “呵呵,可人,你的指控我可不会随便承认哦!”赵可然微微一笑,“不过,要是说起狠毒,我觉得我怎么样都比不上你吧!你还知道我们是亲姐妹啊!那么在你唆使青竹在我的糕点里面下藏红花的时候,你怎么就不想一想,你是我的亲妹妹呢?”

  “我,我没有做。”赵可人不敢看向赵可然的视线,十分心虚的应道,“那件事情,和我无关,那是青竹恨你才做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看到赵可人到了这个时候,依旧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赵可然倒是一点也不生气,她笑着看向赵可人,“是哦!那我我也告诉你好了,这次皇上下旨的事情,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的。那是因为皇上知道了你的恶行,才会下这样的圣旨的,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哦!”

  “你,赵可然,你不要睁眼说瞎话。”赵可人气愤难耐,“明明就是你做的,竟然还想要骗我。”

  “呵呵,可人,你现在大概很生气吧!”赵可然笑着说道,“本来秦依渺是正妃,你是侧妃,你应该就已经很不服气的了。现在事情更加糟糕,你已经成为了庶妃了,你比秦依渺可不止是低了一级而已了。”

  “你,赵可然,你也不要太得意。”

  赵可然的话刚好踩中了赵可人的听出,她恨得咬牙切齿的,“秦依渺,她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太子喜欢的是我,不管我是哪一个身份,只要我能够抓住太子的宠爱,那就足够了。”

  “呵呵,看来可人你是认命啦?”赵可然脑瓜子一转,嘴角勾起一抹坏坏的笑,“可人,要不我就再给你一个机会好了,只要你能做到我提出来的条件,那我就想办法让你重新成为太子侧妃,如何?”

  虽然明知道赵可然是不会那么好心的,但是赵可人还是忍不住you惑,开口问道,“你说的条件究竟是什么?”

  “很简单。”赵可然眼神闪过一丝恶意,“你不是唆使青竹在我的糕点里面下药了吗?我也不用你做什么事情,你只要在吃下去同等的藏红花,那就可以了。”

  “赵可然,你这是在耍我。”

  一听到赵可然的话,赵可人就怒不可见的开口道,“你明明知道,我根本就不可能答应的。赵可然,你还真的是狠毒啊!竟然想要害我终生不孕。你是想要毁了我的一辈子吗?”

  “呵呵,可人,看来你也知道你自己是一个狠毒的人啊!”赵可然瞬间收起脸上的笑意,眼神中充满了寒意,“没错,我就是在耍你,那又怎么样?我要毁了你的一生,还是你要毁了我的一生啊!不要忘了你自己做过的事情。”

  “你,赵可然,你想要做什么?”

  看到赵可然投来的眼神,赵可人不知道为什么,感到十分心慌。

  “赵可人,我警告你。”

  赵可然轻轻地附到赵可人的耳边,十分温柔的开口,但是每一个字都让赵可人感到心惊,“从现在开始,你最好就是安分守己的。要不然的话,我怕到时候,就连庶妃的位子你恐怕都保不住。还有,青竹已经被我解决了。就连她的家人也不能幸免。所以我给你的惩罚已经够轻了。你就不要在触碰我的底线了。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的。”

  说完,赵可然没有再理会赵可人,径自离开了。而被独自留下来的赵可人,此时的心中却是充满了恐惧。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