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撇清关系

   “什么?”听到了闲云的汇报以后,赵可人大惊失色,“你是说赵可然带着青竹来到夏雨园了,她是不是已经知道什么了,所以才想要来兴师问罪的。”

  “小姐,别慌,不会有事的。”在一旁的闲落看到了赵可人的样子以后,连忙开口安抚道,“我们什么都没有做,所以不用害怕。”

  等到赵可人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点以后,闲落看向还是惊魂未定的闲云,“我问你,大小姐带着青竹过来的时候,脸色是什么样的,是不是很生气,还有就只有她一个人来吗?老爷和夫人有没有跟着过来?”

  “我想一想。”刚刚看到赵可然的时候,闲云实在是太慌张了,所以根本就没有看清楚,一听到闲落的话,连忙就开始努力回想了,“好像只有大小姐一个人来而已,还有两个丫鬟押着青竹过来,但是老爷和夫人并没有跟过来。”

  “那就好。”听到了闲云的话以后,闲落松了一口气,连忙开口安抚着赵可人,“小姐,你不用担心,你们听到闲云说吗?大小姐只是一个人来而已,那就说明现在她应该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出来的。”

  “你的意思是——”赵可人心中一动。

  “小姐,大小姐一个人过来,意思不是十分明显吗?”闲落眼中没有一点慌张的神色,“大小姐现在根本就什么证据都没有。而且真的说白了,我们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在从中推波助澜而已。要是大小姐真的知道什么了,那她肯定会把老爷和夫人一起请过来的。要不然就是直接去了老爷和夫人那边了。”

  “没错。”赵可人脸上的神色变得轻松多了,“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她能那我们怎么办呢?就不知道她把青竹押解过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很简单啊!”闲落笑着回道,“小姐,奴婢猜测,大小姐过来肯定只是为了警告一下而已。虽然她没有证据,但是不管怎么说都好,青竹都是我们院里面的人。我们在这件事情上还是有一点责任的。”

  “所以,赵可然只是过来为了这件事情。”赵可人笑着说道,“你说的对,青竹做出这样的事情,我们的确是有监管不力的责任。”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闲落继续分析着,“小姐,大小姐和你素来不和,所以这次的事情,大小姐虽然没有证据,但是还是会怀疑你的。”

  “她要是喜欢怀疑的话,那就尽管怀疑好了。”赵可人一点也不以为然,“我和她本来就是不对盘的,我也不需要她喜欢我,我也不想要喜欢她。她再怀疑也没有关系,只要没有证据,她就奈何不了我。”

  “是啊!小姐,你就尽管放心好了。”闲落笑着说道,“现在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冷静的出面,淡定的应对,那就可以了。即使是大小姐,也绝对没办法抓到你的把柄的。”

  “闲云,闲落,你们现在马上帮我重新梳妆打扮,我们就出去会一下我的姐姐好了。”赵可人从容的笑着吩咐道。

  “奴婢遵命。”闲云和闲落齐声应道。

  夏雨园的偏厅内——

  赵可然就坐在椅子上,很快就有人给她送了茶上来。赵可然就静静地坐在那里,悠闲地喝着茶,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来兴师问罪的,要是忽略她身边还被琴香和诗香压制着青竹的话,她看起来就想是来找人闲聊的而已。

  而青竹虽然是被琴香和诗香压制着,但是她的神色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紧张了。自从赵可然和她提出来那一个打赌以后,她的心情就平静多了。在她的认知里面,二小姐是一个温柔善良的人,所以他一定不会忍心的。只要她开口求情,那不管是自己,还是家人都可以逃过一劫了。

  看着青竹淡定的样子,赵可然嘴角微微勾起一道弧度。她发现现在的自己真的有点坏,竟然喜欢看着别人幻想破灭的样子。青竹现在大概是满怀希望吧!不过,她真的是太不了解赵可人了,才会有这样的的幻想。赵可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帮她求情呢?等一下,赵可人就连避嫌都来不及了,又怎么会开这样的口呢?要是她真的说出来的话,那不就表明她和这件事情有关了吗?赵可人绝对不会做这样的蠢事的。

  不过,赵可然的眼中闪过一丝狠色,赵可人的胆子还真的是太大了,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看来上次旭对她说过的话,她是一点也没有记住啊!既然这样的话,那自己就有必要让她好好记住这一次的教训才行吧!

  “姐姐,还真是稀客啊!怎么今天想起来要来我夏雨园做客啊!”

  就在赵可然还在深思的时候,传来一道声音,赵可然抬头一看,赵可人正偏偏的从外面走进,眼波盈盈,樱唇微翘,俏丽如三春之桃,清素如九秋之菊。

  “姐姐,今天不知道是有什么事情,你居然会大驾光临我夏雨园。”赵可人落座了以后,看向赵可然的眼中充满了讽刺,“我们也不是什么陌生人了,你今天来究竟是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好了。”

  “呵呵,可人,你还真是着急啊!”赵可然笑了笑,眼神锐利的看向赵可人,“不过,我今天来的目的,可人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吗?还是,你已经知道了,只是一直在装而已。”

  “姐姐说笑了。”赵可人扬起一抹笑容,但是笑意不达眼底,“我又不是姐姐肚子里面的蛔虫,又怎么会知道姐姐在想什么呢?所以姐姐还是直说吧!不要在这里拐弯抹角了,我听着心烦。”

  “可人,看来你还真是挺着急的啊!”

  赵可然向一旁的琴香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琴香在接收到赵可然的示意以后,直接把手中还在压制着的青竹推了出来。青竹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已经被推倒在了地上。。

  “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赵可人一脸不解的看向赵可然,“姐姐,你要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不要再叫我猜了,我也没有这么好的心情和你玩猜谜游戏。”

  “怎么样,可人,难道你不认识这个丫鬟吗?”赵可然笑着放下手中的茶杯,“你不觉得这样丫鬟很眼熟吗?”

  “姐姐还真是爱说笑。”赵可人皮笑肉不笑的看向赵可然,“这个丫鬟究竟是谁啊?还有姐姐你为什么会带着她来到我夏雨园呢?这些事情不是应该你来告诉我吗?”

  听到了赵可人的话以后,刚刚还是满怀希望的青竹,现在却是一脸的震惊。她不知道二小姐为什么这样说,二小姐明明平常的时候,对她很好的,怎么会说不认识自己呢?这样的话,二小姐等一下还会为自己求情吗?不,不会的,二小姐不是这样的人,二小姐等一下一定会救自己的。

  青竹在心里不断地对自己说着,但是不知怎么搞的,现在她的心里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肯定了。

  赵可然就像是没有看到青竹的表情一样,并没有理会还倒在地上的人,而是微笑着看向赵可人,开口道,“可人,你大概还不知道吧!这个丫鬟可是你夏雨园的丫鬟啊!你怎么会不认识她呢?”

  “我是不认识她,怎么,不行吗?”赵可人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夏雨园里面的丫鬟这样多,她又不是在我身边贴身伺候的,我不记得,很正常啊!还有,姐姐,你今天来的目的,不是就是为了要问我这个问题而已吧!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还真的是恕我无法奉陪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可没有时间陪你在这里耗。”

  “呵呵,可人,你还真是急性子啊!”赵可然笑着摇了摇头,“你这样的性子恐怕是要吃亏啊!不过,既然你这样着急,那我也不好意思和你在东拉西扯了,我问你,你知不知道这个丫鬟今天究竟是做了什么事情?”

  赵可人皱着眉头看向赵可然,青竹今天究竟是做了什么事情,她的心里一清二楚。但是看着赵可然的样子,她的心里就充满了不确定。刚刚她是觉得赵可然一定是已经吃下去那些糕点了。

  但是赵可人现在突然发现,自从刚刚进来的时候,就有一点是很不对劲的了,那就是赵可然的精神实在是太好了。如果吃下了藏红花的话,不是应该身体会受损的吗?为什么赵可然好像一点事都没有。

  面对着赵可人打量自己的目光,赵可然不躲不闪,而是静静的看着她,“可人,你有什么事情吗?你有没有听到我刚问你的话啊?”

  赵可人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并没有听到赵可然的问话,在一旁的闲落看到了赵可人的样子以后,连忙拉了一下她的袖子。赵可人吓了一跳,“你,你说什么?”

  “可人,我刚刚问你,你知不知道今天这个丫鬟究竟做了什么事情?”对于赵可人的失态,赵可然却像是没有发现一样,而且十分好心的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

  听到了赵可然的问题以后,赵可人连忙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我怎么会知道呢?姐姐,你问的问题还真是可笑啊!我刚刚不是都已经说过了吗?我连这个丫鬟究竟是谁都记不住,我又怎么会知道她今天做过什么事情呢?”

  “那既然你不知道的话,还是由我来告诉你吧!”赵可然眼神直盯着赵可人,“这个丫鬟的胆子还真的是有够大的,今天竟然在我的糕点里面下药了。而且还是藏红花这种害人的药。还好发现的早,要不然的话,我现在恐怕就得卧床休息了。”

  “什么,你没有吃下去。”赵可人大吃一惊,她眉头紧锁,眼神之中充满了不甘。

  看到赵可人的样子,在一旁的闲落连忙拉了一下赵可人的袖子以后,一边向着赵可人使眼色,一边开口道,“小姐,大小姐没事还真的是太好了。听到这样的消息,你应该高兴才对啊!”

  听到了闲落的提醒,赵可人才知道自己失态了,她心中一慌,一抬起头来,就看到了赵可然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似乎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一样。

  “赵可然,你就直说吧!”看到赵可然的表情以后,赵可人心中越加慌乱,索性她也不再装了,“你究竟想要和我说些什么啊?你把这个丫鬟带过来,就是为了要问我知不知道这个丫鬟在你的糕点里面下药,你要是真的这么好奇的话,那我就告诉你,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呵呵呵,可人,没想到你的忍耐性还是不怎么强啊!”赵可然一脸遗憾的摇了摇头,“我还以为你会一脸关心的问候我呢!”

  开然着落。“赵可然,我们是那样的关系吗?”赵可人一脸的不屑,“还想要我关心你,你配吗?我们的关系究竟是什么样的,你心知肚明。本来还想要和你装一下的,可是现在我发现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了。”

  “很好,我也不是来和你演戏的,赵可人,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们就不要拐弯抹角了。”赵可然依旧是笑得很温柔,“你虽然说你已经不记得这个丫鬟了,但是这个丫鬟却是你对她是照顾有加啊!”

  “还有就是。”赵可然顿了顿,“我知道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那就是,这个青竹原来是玲儿的妹妹,她进太师府就是为了要替她姐姐报仇。这些事情你也不知道吗?”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赵可人的脸色虽然一直保持着冷静,但是她的内心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她刚刚还以为赵可然只是知道是青竹害她的而已,但是没想到她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了。

  一想到这样的,赵可人不禁埋怨的看了还摊在地上的青竹一眼。在她看来,赵可然之所以会知道这些事情,一定是青竹已经全部说出来了,要不然的话,赵可然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

  “那又怎么样,这些关我什么事情。”赵可人一脸镇定的看向赵可然,“她不过就是一个小丫鬟而已,她想要做什么,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赵可然,她要害你,那是你做人实在是太讨厌了。”

  “赵可人,你大概还没有听清楚我刚刚说过的话吧!”赵可然眼中散发出锐利的光芒,“她说要报仇,那就意味着,她认为是我害死了玲儿的。你说,究竟是不是我害死玲儿的。”

  不仅是赵可然,就连还在地上的青竹也抬起了头来,充满了希冀的看向赵可人。因为一直以来,都是二小姐告诉她,是大小姐害死她姐姐的。现在她希望二小姐再把那些事情再说一次,她要让赵可然知道,自己并没有做错,的确是她害死姐姐的。

  面对着赵可然和青竹的目光,赵可人感觉自己现在就连呼吸也是困难的。她真的很想说,就是赵可然害死玲儿的,可是她也知道玲儿那件事情,真的是她咎由自取的,毕竟偷了御赐之物这样大的罪。

  可是赵可人知道自己不能这样说,要是自己在这里说了谎话的话,赵可然一定不会服气的。要是这件事情真的闹大了的话,那到时候要是真的闹到了爹娘哪里的话,有一些事情说不定真的会被抖出来。

  想到了这一点以后,赵可人深吸了一口气,她没有没有理会青竹的眼神,而是看向赵可然,一脸不以为意的开口道,“赵可然,你无不无聊啊!你来就是为了要问我这件事情吗?要是是的话,那我就告诉你好了。我从来就没有觉得玲儿是你害死的。玲儿偷了太后御赐的首饰,本来就是死罪难逃的了。至于这个青竹为什么会认为是你害死玲儿的,那我就不知道了。”

  听到了赵可人的话以后,青竹马上变得面如死灰,一直以来,她都十分坚定的相信,就是赵可然害死她姐姐的,她才有这样的动力一蛰伏在太师府里面等待着机会。而这一切都是二小姐告诉她的,是那个温柔善良的二小姐告诉她的。可是,在今天的时候,还是在同一个人嘴里,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和以前的完全不一样了。那样的话,究竟哪一句才是真的,又是哪一句才是假的呢?难道自己做的这一切,真的是一点意义都没有吗?

  没有理会青竹备受打击的样子,赵可然在听到了赵可人的话以后,笑着说道,“赵可人,你说的话还真的是很可笑啊!青竹和我说过,这一切都是你告诉她的,可是现在你却是认为玲儿的事情,我是没有责任的。还真的是很可笑啊!”

  “我从来就没有和这个丫鬟说过这些话,她不知道是从哪里听到了这些闲言碎语所以才会这样做的,一切都和我无关。”赵可人一脸生气的看向赵可然,“这个不过就是夏雨园的一个丫鬟而已,我怎么可能和她说过话呢?更别说告诉她玲儿的事情了,那不是自贬身价吗?那一切不过都是她在污蔑我而已,她今天坐出了那样的事情,所以想要把我拖下水而已。”

  “那就是说,这个青竹做的所有事情,你都是不知道的。”

  “没错,她的事情我一点也不清楚,也不想要清楚。”赵可人说得坚定无比。

  “青竹,那你怎么说?”赵可然笑着看向青竹,“二小姐可是已经说了,你的事情,她是完全不知道的,那就是说,这次的事情也是你一个人做的了。”

  青竹眼中迸发出强烈的仇恨之情,她看着赵可人的样子,就像是想要把赵可人生吞活剥了一样。不过,这也差不多了,青竹的人生本来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虽然玲儿已经死了,但是靠着太师府和赵可然赏的钱,他们一家子还是可以死过上平静的日子的。娘亲可以不用那么操劳了,弟弟也可以好好的准备科举了。而她,等到年纪再大一点的时候,就可以找一户好人家家了,过一些平平淡淡的日子的。

  可是,就是因为赵可人的谎言,现在一切都已经成为泡影了。她的心里怎么能不恨呢!现在她真的很想要说,就是赵可人指使她做的,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件事情是她一个人做的,赵可人根本就没有参与其中。即使她真的说出了来,也不会有人相信的,反而还会被反咬一口。

  一想到这些,青竹心里就真的是已经绝望礼物。刚刚虽然大小姐和她说过,只要赵可人为她求一句情的话,那就会放过她和她的家人的。可是现在她已经知道了,赵可人是绝对不会为她求情的。

  看着青竹的样子,赵可然就知道,看来这次的事情,应该只是赵可人唆使的而已,她是绝对没有让她自己深陷其中的。看来这个青竹还真的是被利用了。

  “青竹,既然你什么都不说,那就是说明,你并没有否认赵可人说的话,是吗?”

  青竹依旧是不言不语的。

  看着青竹的样子,赵可人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赌约,“赵可人,不管怎么说都好,这个青竹都是你院里面的人,你就不为她求一下情吗?”

  “我为什么要为她求情啊!”赵可人一脸的不以为然,“她虽然是我院里面的丫鬟,但是不过就是一个下人而已,再说,这件事情你才是受害者,我是不会插话的。”

  “赵可人,你的心还真的是有够狠的。”

  “我本来就没有说错。”赵可人看向找客人的眼神之中充满了不屑,“再说,赵可然,我再狠,也比不上你啊!”

  “琴香,诗香,竟然二小姐已经说了,这件事情她不会插手,那你们就把青竹押回春晖园里面去。”赵可然开口吩咐道,“我倒是要好好想一下,该怎么处罚这个丫鬟才行。”

  说完,便转过身,离开了夏雨园。琴香和诗香连忙押着青竹跟了上去。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