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审问李婆子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李婆子的心就像是掉进了冰窟里面一样,她现在感觉浑身冰冷,但是背后却一直在冒冷汗。她心里真的是很害怕,也越发的后悔,要是自己当初没有贪心的话,就不会被二小姐抓住把柄,今天就不会弄成这个样子了。现在弄到这种地步,要是说出来的话,二小姐大概也不会放过她的,可是要是不说的话,大小姐也不肯放过她。现在她只感到进退两难。

  “李婆子,你可要好好想一下啊!”赵可然轻轻地放下茶杯,“不过,可不要花太多时间哦!我这个人,就是有一个缺点,那就是没什么耐性。要是你一直这样沉默的话,那我就当你是承认了,把你扭送到官府里面去了。”

  看着赵可然慢吞吞的动作,李婆子却是心惊胆战的。现在她的心里正在天人交战的,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二小姐的手段她是知道的,要是真的说出来的话,自己恐怕也没有活路的了。

  “李婆子,看来你是打定主意不肯开口的了。”看着李婆子沉默不语的样子,赵可然倒是一点也不着急,她笑了笑,“既然你不想说的话,那我也不会勉强你的。”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李婆子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的决定还真的是没有错,只要一直不说话,大小姐也奈何不了自己。看来大小姐还是挺仁慈的。可是,就在这时,赵可然接下去的话,却叫她吓得差点就要昏倒过去了。

  “琴香,你去找几个人了,把李婆子捆了,扭送到官府去。”赵可然十分温柔的开口,可是说出来的话语却是如冰一样充满寒意,“还有,记得带着官府的人到李婆子家里去,记得,一点要株连九族。就连她刚出生的小孙子也绝对不要放过。”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一旁的月姑和珑儿心中不忍,月姑走上前来,刚想要开口,可是却被赵可然用眼神制止了。看到了赵可然的眼神以后,月姑也不敢随意开口了,只能退到一边去,静静地看着。

  “不要啊!大小姐,千万不要啊!”一听到赵可然的话,李婆子顿时就吓得三魂不见了气魄,她连忙跪到了赵可然面前,拉着赵可然的裙角,哭着开口道,“大小姐,奴婢的小孙子是无辜的,他才刚出生不久,能知道些什么啊!你千万不要动他啊!”

  看到了李婆子的动作,在一旁的琴香一脚就踹了过去,李婆子顿时就摔得个人仰马翻的。她马上就爬起来,还想要在继续哀求赵可然。可是对于李婆子的哀求,赵可然却是充耳不闻的,她轻轻地捏起桌面上一块糕点,慢悠悠的吃着,一点都没有理会李婆子。刚刚的时候,诗香已经检查过了,这几碟糕点里面,就只有那一碟玫瑰花糕里面有下药而已,其他的都是干净的。所以赵可然才敢这样放心的吃下去。

  “琴香,你还不动手。”赵可然开口催促道。

  “不要啊,大小姐,你就放过奴婢吧!你想要知道什么,奴婢一定会全部说出来的。”

  看到琴香走近自己,李婆子知道这次大小姐是要动真格了,她吓得连忙什么都说出来了。以前的时候,她一直都仗着大小姐仁慈,即使发现了也不会怎么样处罚她的。可是到了今天,她才知道,原来大小姐的手段比二小姐还要狠,早知道这个样子的话,自己当初就说什么都不敢背叛的。

  赵可然抬起手来,琴香才停住了走向李婆子的脚步。

  “真的什么都愿意说了?”赵可然微微一笑,看向李婆子,脸上的表情十分温柔,可是眼底却没有一丝暖意,“李婆子,那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好了。但是,要是有一句假话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你不要以为我仁慈,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要是我想要狠的话,我可以比赵可人还要狠。要是不想要你的家人跟着你受苦的话,那你最好就是不要有任何隐瞒。”

  “大小姐,奴婢知道了。”李婆子连忙答应道,“你要是有什么要问的话,那就尽管问吧,只要奴婢知道的,一定会告诉你的。奴婢现在不求什么,但求大小姐放过奴婢的家人,奴婢就感激不尽了。”

  “这一点你就不需要担心了。”赵可然笑了笑,喝了口茶以后,开口答道,“只要你说的都是真话的话,那我是不会和你的家人计较的。但是只要你敢说一句假话,那不仅是你,就连你的家人也不能幸免于难。”

  李婆子连忙开口发誓道,“奴婢对天发誓,奴婢一定会说真话的,要是奴婢有一句是假话的话,那奴婢愿天打五雷轰。”

  “很好。”赵可然看向跪在地上的人,开口问道,“究竟是谁把要放到糕点里面去的?”

  “回大小姐的话,这一点奴婢不是很清楚。”李婆子连忙开口答道,“奴婢就只是帮忙放了一个丫鬟进来,和使开厨娘而已,究竟是谁下的要,奴婢真的是不知道。但是,奴婢猜测,应该是那个丫鬟干的才对。”

  “丫鬟?”赵可然皱着眉头开口问道,“究竟是哪一个丫鬟?是不是二小姐身边的闲云或是闲落啊?”

  不怪赵可然这样猜测,毕竟这样的事情,还是要用自己心腹的人来做会比较安全。要是随便叫一个人的话,那对于赵可人来说,实在是太不安全了,所以赵可然才会猜测是闲云或是闲落。可是,没想到,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李婆子却是摇了摇头。

  “不是的,大小姐,那个丫鬟是夏雨园里面的丫鬟,但是并不是闲云或是闲落,而是另外一个丫鬟,她之前还来找过珑儿姑娘几次,奴婢之前是有见过的。”

  “什么,找过珑儿的?”赵可然感到十分疑惑。

  不仅是赵可然,就连站在一旁的珑儿也是一头雾水的,因为一直以来,她和夏雨园里面的丫鬟,没有哪一个是交好的。所以她还真的是想不起来,李婆子说的究竟是谁。

  想了好一会儿以后,赵可然突然脑中灵光一闪,“你说的那个丫鬟,是不是叫做青竹?”

  “没错,就是青竹。”李婆子连忙应道,“奴婢就是把那个青竹放进来以后,再把厨娘引开,但是那个青竹究竟是做了什么,奴婢真的是不知道啊!”

  “青竹?”月姑和珑儿同时惊呼出声。尤其是珑儿,她对于这个青竹的印象仅仅是限于之前她来套近乎的时候的那几面而已。不过,她们都是认为,青竹不过就是二小姐指使的而已。

  听到了李婆子开口证实自己的猜测,赵可然陷入乐儿沉思。在这一年时间里面,青竹都没有动手,反而是在自己快要出嫁的时候,做出这样的事情。不知道究竟是她自己的主意,还是有人在背后唆使的,但是不管是哪一样,她都不会放过这个青竹的。一开始的时候,她就知道了这个青竹就是来报仇的,只是她没有做出什么事情,所以自己才会放过她的。可是没想到,她竟然还真的出手了,既然这个样子的话,那就不要怪自己狠了。

  还跪在地上的李婆子看着赵可然沉默的样子,心里面是七上八下的。现在她已经把自己知道的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说出来了,一点都没有隐瞒。但是看着大小姐现在的样子,她不知道大小姐是不是相信她的话。

  “李婆子。”赵可然轻轻地叫了一声。

  虽然赵可然的语很温柔,但是李婆子就像是听到了来自地狱的勾魂使者催命的声音一样,全身发抖的,“大,大小姐,奴婢,奴婢知道的事情都已经全部说出来了。你就放过奴婢吧!奴婢以后不敢了。”

  李婆子一边说一边不停的磕头,头都给磕破了,把地毯都给染红了,可是还是不敢停下来。月姑和珑儿看到这样的情景都是忍不住别过头去。而琴香和诗香对于这样的事情似乎早就已经麻木了,面无表情的看着李婆子的动作。

  而赵可然,对于李婆子的求情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的。上辈子的时候,李婆子陷害自己,害的自己被灌毒酒而死的时候。她看到自己惨死的时候,不是也是一点愧疚的感觉都没有吗?现在她不过就是把头磕破了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不用再磕了。”赵可然的声音冷冷的传来,“我不会处罚你的。”

  “真的吗?”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李婆子面露喜色,连忙道谢,“谢谢大小姐,谢谢大小姐。”

  “不用谢。”赵可然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但是看起来却一点笑意也没有,反而显得有点阴森,让人发怵,“你也没有什么好谢我的。既然你是为赵可人办事的,那就说明你是赵可人的人了,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把你送到夏雨园去好了,至于赵可人会不会处罚你,我就不知道了。”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李婆子脸上的喜色就像是僵住了一样。接着慢慢地变成了恐惧,她急忙爬了过去,但是却不敢碰到赵可然了,哭喊着哀求道,“大小姐,你,你就绕过奴婢吧!奴婢只是听命行事而已。你就行行好心吧!不要把我送到二小姐哪里去。”

  李婆子现在心里是充满了恐惧的。二小姐的手段她是知道的,要是二小姐知道自己出卖了她的话,那自己恐怕是真的没有活路了。现在大小姐要是真的把她送到了夏雨园去,那不是明摆着告诉二小姐,自己已经全部都说出来额吗?那样的话,自己恐怕就真的是生不如死了。

  对于李婆子的哀求,赵可然充耳不闻吗,她看向琴香和诗香,吩咐道,“琴香,诗香,你们两个现在就把李婆子押到夏雨园,还有,把那个青竹给我带回来。”

  听到了吩咐以后,琴香和诗香上前去,拉起还在地上的李婆子。

  “不要啊!”李婆子挣扎着,不肯走,嘴里面还在嚷嚷着,“大小姐,你不能这样,你刚刚说过的,只要奴婢招了,你就放过奴婢的,你不能出尔反尔。你把奴婢送到夏雨园去,不就是把奴婢往死路上推吗?要是被别人知道的话,会耻笑你的。”

  “等一下。”赵可然抬起手来,制止道。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琴香和诗香停下来动作。李婆子以为自己说的话奏效了,脸上忍不住露出得意之色,嘴里还在不断的说着,“大小姐,你快要成为旭王妃了。你可不能这样说话不算话的。奴婢虽然没有读过什么书,但是也是知道的,做人要言而有信。大小姐,你可不能把奴婢送到二小姐处。”。

  在一旁的人月姑她们听到了李婆子的话以后,脸上都是一副气愤的样子,这个世界上的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竟然连这样的话都说的出来,明明是自己做错了事情,竟然还敢这样教训小姐。

  而赵可然听到了李婆子的话以后,脸上却没有一点气愤的样子,她来到李婆子身边,居高临下的看向李婆子,嘴角微微一勾,“李婆子,难道你觉得我言而无信吗?你可以好好地想一下我们刚刚说过的话,有那一句是说我要放过你的。而且,我可是没有要惩罚你啊!我只是把你送回赵可人那边而已。你不是她的人吗?还有,你既然知道我即将成为旭王妃,那你是想要威胁我吗?我告诉你,我要是想要你死的话,就像是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根本就不想要这样大费周章的。不过,看来在你眼里,赵可人真的是很可怕啊!”

  越听赵可然的话,李婆子的心里就越是恐惧,她都不知道自己刚刚是怎么又勇气说出那样的话的。而且,看着赵可然的样子,李婆子忽然发现,原来自己一点也不了解大小姐,大小姐看起来好像比二小姐还要可怕。她瑟瑟发抖的,就是不敢直视赵可然。

  “琴香,诗香,等一下把李婆子送到夏雨园的时候,记得把李婆子说过的话,一字不漏的全部告诉赵可然。”

  抓面样不。说完以后,赵可然没有再理会李婆子,而是自顾自的坐回到了桌子边去。而李婆子在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仿佛全身都没有了力气一样,任由琴香和诗香拖走了。

  琴香和诗香离开了以后,赵可然依旧是不动声色的,静静地坐在桌子边上,甚至还拿起了一本书,静静地开始看书了。

  看着赵可然的举动,月姑和珑儿也不知道小姐心里面究竟是在想什么,但是却也不敢随便开口了,因为小姐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却可以看得出来,心情十分不好。房间里面被一股低气压笼罩着,大家都被压抑的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过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琴香和诗香终于带着青竹回来了。不过,和刚刚押着李婆子进来的时候不一样,青竹不哭不闹的,甚至根本就不用琴香和诗香押着,自己就乖乖的跟着走了进来。

  青竹走了进来以后,不声不响的,什么动作也没有,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定定的看着赵可然,什么话也没有说,既没有行礼,也没有挣扎,更没有求饶。但是,赵可然还是可以感受到,青竹身上散发出来强烈的恨意。

  “怎么样,很恨我吗?”面对着青竹的恨意,赵可然却是一点感觉也没有,“你恨我,所以才在我的糕点里面下药,不是吗?你知道我快要嫁入皇家了,所以才这样做的,为的就是要让我痛苦吗?”

  青竹看着赵可然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恨意和痛快,她以为赵可然已经吃下去那些糕点了。因为要是不是已经吃下去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发现的。既然已经吃下去了,那么她的仇就已经报了,既然这样的话,那她也没什么好害怕的了。不过,她的心里还是有一点没底的,既然赵可然已经吃下去那些糕点了,那为什么不是大发雷霆的呢?

  看着青竹的样子,赵可然就知道她究竟是在想什么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她对于打击别人这种事情特别感兴趣。

  赵可然单手托腮,一副慵懒的样子,笑着开口道,“青竹,真的是很抱歉,你的如意算盘恐怕是要落空了。”

  赵可然拿起桌面上的那一碟玫瑰花糕,直接丢到了青竹的面前,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还真的是很遗憾,这碟加了藏红花的玫瑰花糕,我一块都没有吃下去。”

  “什么?”青竹看着掉落在地上的玫瑰花糕,脸色终于变了,不再是刚刚的无所谓的样子了,她一下子就无力的瘫倒在地上了,“不可能,不可能,要是没有吃下去的话,你,你怎么可能知道呢?”

  “是啊!”赵可然一点也不生气,反而是笑着看向她,“你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呢?不过,你也要体谅一下我啊!你在里面加了这样多的藏红花,我怎么敢吃下去啊!”

  “不会的,不会的。”

  在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青竹变得十分激动,她一下子就想要冲上前去。但是,被琴香制止了。

  看着青竹的样子,在一旁的月姑实在是忍不住了,她她走上前去,抬起手来,狠狠地甩了青竹一巴掌,“你这个贱婢,你这样帮着二小姐来害大小姐,现在事情被揭穿了,你竟然还不止悔改,你这样还算是人吗?”

  月姑本来就十分疼爱赵可然的了,现在看到了直接下药的人,自然就是怒火中烧的了。尤其是看到青竹不知悔改,还想要伤害小姐的样子,她实在是忍不住了,所以才会上前去,给了她一个耳光。

  大家都被月姑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而青竹大概也被这样的举动给吓到了,愣了一下,硬是没有反应过来。

  过了好一会儿以后,青竹终于反应过来了,她更加激动了,一边挣扎一边骂道,“你,你凭什么打我,你知道些什么?明明就是赵可然做错事情的,要打你就该打赵可然,你凭什么打我啊!你有什么权力打我。你不过就是赵可然身边的一条狗而已,你这个狐假虎威的老虔婆。”

  “你——”

  听到了青竹的话以后,月姑被气得不轻,她捂住胸口,指着青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看到这样的情形,珑儿连忙上前去,扶着月姑。

  赵可然皱起来眉头,向着琴香使了一个眼神。接收到了赵可然的示意以后,琴香轻轻一踢青竹的膝盖,接着直接抓过青竹的双手,反扣在身后。

  青竹只感到膝盖一阵疼痛,就跪了下来。她不想要跪眼前这个害死自己姐姐的人,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是因为行动被琴香锁死了,所以一点办法都没有。

  赵可然没有理会青竹,她看向月姑,开口吩咐道,“珑儿,你先把月姑扶下去吧!在这样下去,我还真怕会出什么事情?”

  “不用。”月姑拒绝道,“小姐,奴婢想要留在这里,奴婢倒要看一下这个不要脸的贱婢还要说出多少这样叛逆的话。”

  “月姑。”赵可然的语气十分坚定,“你先下去吧!你在这里,我也只会担心而已,你先下去休息一下,到时候,我会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你的。”

  月姑还是不肯,最后,在大家的劝说下,月姑才肯由着珑儿把她扶下去。

  在月姑离开了以后,赵可然看向还跪在地上的青竹,笑了笑,开口道,“青竹,你应该很恨我吧!你这样恨我,是不是为了玲儿的事情?”

  “你知道?”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青竹大吃一惊,自己明明就隐藏得十分好,为什么她会知道的。

  “呵呵,是不是很疑惑呢?”赵可然脸上的脸色一点也没有变,“是啊,我早就知道了。从你一进府里,我就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还有,就连你进府的目的我也知道。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