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尘埃落定

   赵可然的话就像是一道雷一样,直接劈中了秦香荷。秦香荷实在是不敢相信,这样的一句话,是从赵可然的嘴里冒出来的。听听自己的好女儿说出来的话,什么“祖父,可然一切但凭你做主。”,这样的话,不就是默认了要把孙氏提为正妻的提议了吗?

  “赵可然,你——”秦香荷看着赵可然的眼神中充满了恨意,仿佛眼前这个根本就不是她的女儿,而是她的仇人一样。

  面对着秦香荷的眼神,赵可然却是不退不避的直视着,“娘亲,我说的是实话,祖父是一家之主,他做的决定,我们又怎么能违抗呢?这样的话,实在是太不孝了。”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秦香荷心中的恨意就更深了。她真的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究竟是不是她的女儿,要是真的是她的女儿的话,又怎么会同意这样的事情呢?而面对着自己亲生娘亲的恨意,赵可然却是一点感觉也没有,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还是自顾自的喝着茶。

  对于赵可然的话,赵松是很满意的。他欣慰的看了赵可然一眼以后,继续说道,“既然这件事情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的话,那就这么办吧!”

  秦香荷心中很是气恼,但是她刚想要开口的时候,却被赵霖打断了。

  “香荷,我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好。”赵霖看向秦香荷的眼神十分冰冷,“你就是太忙了,所以才会没有时间好好教导可人的,以至于可人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还有,一年以前的事情,你应该还没有忘记吧!要不是实在是太忙了,你怎么会做出这样的糊涂事呢?所以,还是找一个人来帮你分担一下会比较好。”

  听到了赵霖提起了一年以前的事情,秦香荷顿时把所有的话都吞回了肚子里面,赵霖的话,她是听得明明白白的,意思就是,要是自己同意的话,那就最好。要是不同意要把事情闹大的话,他也不在乎,他会把之前自己陷害林溪染的事情说出来。要是真的闹到那种地步的话,自己就真的是没脸见人了。

  虽然心中十万般不愿,但是秦香荷还是忍了下来,强作恭敬的回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一切但凭爹做主。”

  “好,既然这件事情大家都没有意见了,那就这么决定了。”赵霖笑着开口道,“既然已经决定了,那这件事情还是尽快办好比较好。没过多久就是风儿参见殿试的日子了,接下来就是可然的及屏礼了,然后就是婚事了。时间都是十分紧凑的。所以我决定的,这件事情就在这几天就找时间来办吧!一定要在风儿参加殿试以前办好。”

  “这么快?”秦香荷惊呼出声。

  其实,她嘴上虽然妥协了,但是心中还是很不情愿的。她也知道接下来的事情会很多,所以她就想要一直拖着。可是没想到,赵霖却要在这几天就把这件事情办好。

  “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应该要赶快办好,这样才对。”赵霖淡淡的看了秦香荷一眼,他很清楚秦香荷心中的打算,所以他才决定一定要尽快把事情办好,免得夜长梦多。到时候要是再生什么变故,那就不好了。

  秦香荷没有办法反驳,只好默认了这件事情。

  在事情都谈完了以后,大家便各自回房休息去了。赵可然和赵可风也一起相偕,回到了松柏园。就在刚进了松柏园的门口的时候,后面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可然,你等一下,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听到了声音以后,赵可然和赵可风同时回过头来,看到了叫住他们的人,原来是秦香荷。

  “娘亲,你有什么事情吗?”看到秦香荷以后,赵可然的眼神平静无波,没有一丝变化,就好像站在她面前的人不过就是一个陌生人而已,而不是血脉相连的亲生母亲。

  一看到赵可然的样子,秦香荷就忍不住皱起来眉头,她最讨厌的就是赵可然的这种眼神,就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一样,自己可是她的娘亲啊!她不是应该很在乎自己才对吗?她怎么能用这样无所谓的眼神看向自己呢?

  还有就是,秦香荷用厌恶的眼神看了一眼赵可风,赵可然明明就知道自己不喜欢赵可风,还一直都和他走得这么近。这一点,她也是不满的。

  “你跟我过来一下,我有话要和你说。”秦香荷的语气是高高在上的,就好像是在施舍一样,仿佛赵可然能和她说话,那是她的福气一样。

  在说完了这一句话以后,秦香荷率先向前走去了。她很确定赵可然是一定会跟上的一样,完全都没有再看赵可然一眼了。

  “大姐姐。”看着赵可然提步想要跟上,赵可风忍不住开口叫道。说实在的,现在这样的情况,他并不认为,大姐姐和大娘谈话会有什么好处。尤其是刚刚在大厅里面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以后,现在的大娘一定是恨死大姐姐了。不管怎么说都好,大娘是大姐姐的亲生娘亲,要是真的发生什么事情的话,对于大姐姐来说,那都是不利的。

  注意到赵可风眼中的担忧,一股暖流涌进了赵可然的心里,她觉得其实这样有一个家人担心着自己也是挺不错的。她看向赵可风,安抚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摇了摇头,“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风儿,你先回房吧!再说还有琴香陪着我呢!”

  说完,赵可然便朝着秦香荷的方向走了过去琴香也连忙跟了上去。很快,秦香荷就在松柏园的小花园中的一张石凳子上坐了下来。赵可然来到以后,并没有坐下来,反而是站到了一边去。

  现在的天色已经不早了,天早就已经黑透了。小花园里面早就已经挂上了灯笼了,所以并不是十分漆黑。但是,就是真的挂上了灯笼,和白天的时候,也是没有办法相比较的,反而是显得有一点阴森。

  秦香荷就坐在那里,赵可然就站在那里,但是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在静静地对持了好一会儿以后,秦香荷终于忍不住了,开口就是质问,“赵可然,我问你,你究竟是什么意思,今天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呵呵呵,娘亲,你究竟在说什么,我怎么就听不明白呢?”面对着秦香荷的怒气,赵可然却是一点那也没有退却,“还有,娘亲,你要是想要指控我的话,那还是把事情给说出来吧!我可不喜欢这种猜谜活动。”

  “赵可然,你这是在明知故问。”看到赵可然那不冷不热的态度,秦香荷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你明明知道我说的是刚刚在大厅里面发生的事情,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同意这件事情?”

  “娘亲,这个你可就冤枉我了。”赵可然一副十分无辜的表情,“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做啊!我从头到尾不过就说了两句话而已,能起到什么作用。所有的事情都是祖父决定的,娘亲,你要是有什么不满的话,那就去找祖父吧!”

  “赵可然,你——”看着赵可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秦香荷就气愤难耐,这个究竟是不是她的女儿啊!怎么每一句话都是这样顶撞的。

  “赵可然,你不用岔开话题。我的意思你很明白。我问你,为什么你要同意孙氏成为平妻?我才是你的亲生娘亲,你为什么要帮着那个孙氏?”

  “娘亲,你要是不说的话,有时候,我都会忘了,原来我还是你的女儿呢!”赵可然面带讽刺的开口道,“我还以为,你只有赵可人一个女儿而已呢!原来只要一发生事情的时候,我就是你的女儿了。”

  赵可然话里面的意思,秦香荷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对于赵可然的讽刺,她却是一点也不会感到惭愧,“赵可然,你是我生的,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好,我这一辈子都是你的娘亲。即使我真的抛弃你,你也绝对不能背叛我。”

  听着秦香荷理直气壮的话语,赵可然并没有太大的激愤,她只是感到好笑,“娘亲,你要收有什么要说的话,那就赶快说吧!这样折腾了一整天,我也累了,你赶快说完,我还要回去休息呢!”

  “你——”只要一看到赵可然的样子,秦香荷就感到生气,她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以后,用命令的语气开口道,“赵可然,我命令你,你现在马上去和你祖父说,你不愿意孙氏成为平妻。”

  看着秦香荷理所当然的样子,赵可然微微一笑,一个字一个字的开口道,“娘亲,我、告、诉、你,我、不、要。”议不相孙。

  “赵可然,你。”听到了赵可然的拒绝以后,秦香荷气得用手指指向她,手指还在发着抖,“你,你这个逆女,我可是你的娘亲啊!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告诉你,你想做要去做,不想做你也得去做。”

  “娘亲,我还是说一句公道话吧!孙姨娘陪在爹身边这么多年了,又为他生下了唯一的一个男丁。你也是看到的,风儿的前途那是无可限量的,所以孙姨娘坐上这个平妻的位子,那绝对是绰绰有余的。”赵可然没有理会秦香荷,径直笑着开口道,“再说,娘亲,我要是不想做,你能拿我怎么办呢?你难道要押着我去吗?”

  “赵可然,你不要太过分了。”秦香荷冷静了一下以后开口道,“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赵可然,你的及屏礼快要到了,还有,接下来你就要出嫁了。你说,要是我不愿意出席你的及屏礼,不愿意为你送嫁的话,那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秦香荷的样子十分得意,她觉得自己的这个威胁那是十分好的。现在及屏礼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要是自己不出席的话,那赵可然肯定会颜面尽失的。所以她有信心,赵可然这一次一定会妥协的。

  而赵可然听到了秦香荷的话以后,还真的是哭笑不得。看来自己的娘亲还真的是够狠的,竟然敢拿这件事情来威胁自己。不过,自己可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啊!

  “娘亲,你要是不想要出席我的及屏礼的话,那就不要出席好了。还有,要是你真的不愿意送嫁的话,那也不要去好了,我一点也不在乎。”

  秦香荷脸色大变,她不知道赵可然究竟是在说真的,还是只是在说气话。

  “娘亲,你不要以为我是在说笑的,我说的都是真的。”赵可然转过头来,看向秦香荷,微微一笑,“娘亲,你的威胁我根本就不在乎。不过,到时候,究竟是你的损失大,还是我的损失大,那就说不定了。娘亲,你要知道,虽然现在我和你已经闹翻了,但是大家还是不知道的,所以将来的旭王妃,现在的文郡主是你的女儿,这一点,应该能为你带来不少面子吧!”。

  越是听下去,秦香荷的脸色就越黑,因为,她知道,赵可然说的都是实话,赵可然的身份的确是让她出了不少风头。

  “还有呢!”看着秦香荷变化的脸色,赵可然并没有住嘴,而是接着说下去,“娘亲,现在即使是孙姨娘坐上了平妻的位子,那也是绝对威胁不了你的,那是因为还有我和可人站在你的身后。你说,要是少了我的支持,,那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还真是期待啊!”

  秦香荷的脸色越来越黑,她想要开口反驳,想要开口说自己根本就不在乎,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开不了口。她知道赵可然说的都是实话,要是失去了赵可然这个女儿的话,那自己的处境真的会变得比现在还要糟糕。但是,看着自己的女儿对于自己这样不敬,她的心里就感到很不悦,但是却没有办法,她真的很讨厌这样缚手缚脚的感觉。

  看到秦香荷没有再开口反驳,赵可然微微一笑,“娘亲,我看你还是需要时间好好想一下了。要是你真的不想要出席我的及屏礼和婚礼的话,那我也是不会强求的,你自己选择好了。至于孙姨娘提为平妻的事情,你也不要再闹了,反正不管怎么样都好,这件事情都是势在必行的了,所以你也不要再想了。娘亲,我真的是已经累了,就不陪你了,我先回去了。”

  说完,赵可然转过头,就要离开花园了。不过,走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转过头来,开口道,“娘亲,你要是真的有时间的话,还是抓紧时间教导一下赵可人吧!毕竟她也很快就要嫁给太子了。要是她还像之前只有无礼的话,这次她大概就不是被驱逐出镇北侯府了,而是被驱逐出太子府了。”

  “赵可然。”秦香荷恨得咬牙切齿的,“我真是恨啊!要知道会有今天,当初你一出生的时候,我就该掐死你才对。”

  听到了秦香荷决绝的话以后,赵可然的身体一僵,因为,秦香荷的这一句话,让赵可然想起了自己在上辈子经历过的事情。虽然那件事情在这一辈子是绝对不会再发生的,但是赵可然却是怎么样忘不了,忘不了那种被自己最亲的人抛弃的感觉。不过,赵可然的脸色很快就恢复平常了。

  对于秦香荷的话,赵可然并没有生气,她笑着一副十分遗憾的样子,“娘亲,还真的是十分抱歉,你当初没有这样做,现在可是一点机会都没有的了。”

  看着赵可然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秦香荷就气的几乎内伤,因为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一样,明明就已经使上了全力,可是却还是显得那样无力。

  赵可然没有理会秦香荷挫败的样子,直接就离开了花园里面。而留在原地的秦香荷,看着赵可然的背影,气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小姐,你没事吧!”

  琴香十分担心的看向赵可然,她真的很不明白,夫人为什么会偏心偏成这个样子的。一直以来,她只疼爱赵可人那个虚伪的女人,那都算了,今天她既然说出这样的话,什么,一出生就掐死这样的话。有时候,她都很怀疑,小姐究竟是不是夫人生的。

  “我没事。”赵可然一点也没受影响,现在的她对于秦香荷伤人的话语,早就已经可以置之不理的程度了。不过,从今天的情况下看来,娘亲现在真的是很恨自己了吧!竟然都想要掐死自己了。看来自己还真的是很不孝啊!

  不过,既然娘亲都已经这么说了,自己要是不做一点什么的话,那不是太对不起娘亲了吗?娘亲现在最恨的事情,不就是孙姨娘扶为平妻的事情吗?看来,这件事情还是要尽快进行才行啊!要不然的话,那就辜负了娘亲今天对自己的这一番威胁了。

  在快要回到房间的时候,赵可然看到自己的房门口似乎有一道身影,走近一看,原来是赵可风,她惊呼出声,“风儿,你怎么在这里,我不是让你回去休息了吗?”

  看到了毫发无损的赵可然以后,赵可风松了一口气,笑了笑,开口道,“大姐姐,我只是担心你而已。不过现在看到你回来,我就放心多了。我还是先回房去了,你好好休息吧!”

  说完,赵可风还没等赵可然开口说什么,就直接掉头离开了。

  看着赵可风的背影,赵可然笑着摇了摇头,“还真的是一个小孩子啊!”

  不过,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是对于赵可风的举动,赵可然的心里还是十分感动的。她知道赵可风等在这里,为的不过就是确保自己没事而已。虽然娘亲对于自己没有一点感情,但是自己的身边还是有亲人的。

  在赵可然的暗中推动之下,事情进行得十分顺利,也十分快。就在赵霖宣布那件事情的几天以后,所有的事情就都已经办好了。在经历过一系列的祭祖等活动以后,太师府里面少了一位孙姨娘,而多了一位二夫人。

  在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以后,赵可然才真的是松了一口气。因为事情只要一天没有办完,那就多一份变数,只有事情都成了定局了,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她才能够真正的放下心来。

  对于这样的结果,秦香荷的心里是又气又恨的,但是却没有任何办法阻止。而一直都没有机会再回到镇北侯府的赵可人,就根本不知道事情究竟是怎么样发生的。等她知道的时候,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成了定局了,即使是她想要反对,那也没有机会了。

  太师府里面的各房妻妾在知道了这件事情以后,心中的感觉都是十分复杂的。张姨娘对于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觉了,现在在她的心里就只有她那个被送到家庙去的女儿赵莹了。而刘姨娘心中虽然也是十分羡慕的,但是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再说,她现在已经是赵可然的人了,又和孙氏交好,所以对于这件事情她还是乐见其成的。

  而其中感觉最复杂的人,那应该就是李姨娘了。李姨娘对于孙氏是既羡慕又嫉妒的。看着孙氏一下子就成为了平妻,而她生的儿子一下子就由庶子变成了嫡子,她的心里就是百感交集的。现在她想得最多的就是自己的两个女儿了。自从赵可然和赵可人都定亲以后,她就多次求过夫人了,可是夫人根本就没有时间管这件事情。她想要去求老爷,可是她根本就没有机会见到人。眼看着自己两个女儿的年纪越来越大了,可是她却一点办法也没有。所以当看到孙氏的际遇以后,她感到十分茫然,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对。

  不过,不管,众人是怎么想的,孙氏都已经成为了太师府的二夫人了,这件事情已成定局了,没有人可以再改变了。

  在孙氏的事情完了以后不久,科举考试中最后的一场,也是最重要的一场殿试,也正式拉开了序幕。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